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揭开“一二.九”运动爆发的真相]
张成觉文集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缶阵的质疑
·锦上添花的“靓女”
·金牌就是一切?
·异军突起“话鲁迅”——读《笑谈大先生》
·不会再有鲁迅了
·荒谬绝伦的指鹿为马——评毛对鲁迅诗句的解读
·“鲁迅是谁?”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最可爱的人”与“最可怜的人”---魏巍去世有感
·浅议胡耀邦与华国锋
·勿把冯京作马凉——阅读时文有感
·正视历史 分寸得宜——评《华国锋同志生平》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
·请公允评价华国锋——与陈奎德先生商榷
·请还华国锋一个公道——与吴康民先生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揭开“一二.九”运动爆发的真相

   人所共知,“一二.九”运动始于1935年12月9日,当时的北平学生举行抗日大游行,反对“华北‘自治’”,要求国民党当局“停止内战,一致对外”,遭到军警镇压。结果激起全国各大城市广大群众的连锁反应,成为次年12月“西安事变”的重要诱因之一。
   
   在中共官修的史书以及当事人的回忆录中,几乎众口一词地称颂该运动为“党”领导的一次大规模学生爱国运动。以致其发生半世纪后的1985年12月,权威的《红旗》杂志在第23期特意发表毛的一篇演说作为纪念。
   
   该演说题为《一二九运动的伟大意义》,是其1939年在延安各界纪念“一二.九”运动大会上的讲话。全文气势磅礴,极富煽动性,显示出毛能言善辩的非凡本领,难怪其于国共合作时期受孙中山赏识,担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负责人。

   
   但正如成语“强词夺理”所云,滔滔雄辩未必意味着弘扬正论,有时反而可能纯属蛊惑人心。当时安居延安山沟党军大权在握的毛总舵主,便公然篡改“一二.九”史实,开创了极为恶劣的肆意忽悠民众之先例。
   
   当天的大会正值运动发生四周年,作为亲历者的李昌应邀首先讲话。李时任中共中央青年工作委员会组织部长,讲题为《“一二·九”运动与民主》。他认为:“从运动的本身看来,‘一二·九’运动是具备着许多为历次青年运动所没有的特点的。这就是说:‘一二·九’是自发的,但很快的转成了自觉的运动;……”
   
   他的“自发论”乃基于事实,即运动并非由中共策划组织。这显然不合毛的意旨,故随后讲话的毛极力歪曲真相,强调“党”领导了运动。不过,开头他是这样讲的:
   
   红军经过了万里长征,在一九三五年十月到达陕北吴起镇。当时敌人还在进攻我们,那年的十一月下旬,在富县我们还打了三个胜仗。在祝捷声中,在十二月十日,一听到北平一二九运动的消息,我们心里好不欢喜!红军同志完成了这么伟大的长征,学生同志在北平发动了这样伟大的救亡运动,两者都是为解放民族和解放人民而斗争,其直接意义都是推动抗日战争。所以,一二九运动在历史上讲,是抗日战争准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请注意,上面一段的“学生同志”语义含糊,可以理解为上面有“党”组织指挥,也可理解为受“党”思想影响。模棱两可,见仁见智。
   
   毛到底是长于演说的超级高手,巧舌如簧,可以媲美希特勒。他接着话头一转,便道出要害:
   
   一二九运动和中国共产党的关系是怎样呢?毫无疑义,一二九运动中共产党起了骨干的作用。没有共产党作骨干,一二九运动是不可能发生的。首先是共产党的八一宣言给了青年学生一个明确的政治方针;其次是红军到了陕北,配合了北方的救亡运动;再次是共产党北方局和上海等地党组织的直接领导。这样,才使一二九运动发生,并使之在全国各阶层开展起来,形成了全民族救亡运动的巨大政治力量。
   
   金口玉言。此语一出,李昌的“自发论”即成异端。会后李本人很快受批判,罪名自然离不开鼓吹“民主”,妄图使青年工作摆脱党的领导。其后甚至将之调离延安,后被贺龙接收任晋绥边区兴县县委副书记。这位曾经赫赫有名的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总队长、清华大学出身的学生领袖根本无从申辩。
   
   不过,毛的胡言乱语毕竟经不起推敲。
   
   首先,《八一宣言》真的“给了青年学生一个明确的政治方针”吗?否。
   
   据戴晴新作《张东荪和他的时代---在如来佛掌中》(中文大学出版社,2008年,222-238页),该宣言最初起草于1935年夏,出自以王明为首的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原题作《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后改称《八一宣言》以求响亮上口,并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名义发表,实质只在俄文版《共产国际》、英文版的《共产国际通讯》和巴黎出版的《救国报》(中文)刊登而已。
   
   奉命将这份3500字的草案专程送到陕北的是林育英(林彪堂兄,后改名张浩),他7月底从莫斯科动身时,文件尚无《八一宣言》这个醒目标题。11月中旬他抵达毛所在的瓦窑堡时,上述俄、英和中文的《八一宣言》也传到了中国。但白色高压下的北平党组织能有几人懂外文?又有几人能领会文件中的国际新精神,即“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停止内战,一致抗日”?
   
   其次,所谓“红军到了陕北,配合了北方的救亡运动”吗?那是自欺欺人。毛自己前面说:刚到陕北就听到一二.九运动的消息,喜出望外。可见彼此并无联系,又谈何“配合”?
   
   至于“共产党北方局和上海等地党组织的直接领导”,那就更荒诞了。上海不必说,北方局和一二.九运动全无瓜葛。时任北方局(设在天津)宣传部长的陈伯达就回忆称,自己是10号才从《大公报》上得知此事的。
   
   那么,究竟真相如何?李昌的夫人、前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列所负责人冯兰瑞,在其《一二.九运动到底是谁发动的?》一文中,以翔实的资料和缜密的分析提供了答案。文章载于《炎黄春秋》2009年第一期。而戴晴的书也作了类似的考证。综合两者的观点,大致情况是:
   
   运动是由北平学联发动的。而北平学联“是在北平临委不起作用、分裂的情况下,自己搞起来的。”(冯兰瑞文)北平临委即中共北平市临时工作委员会,他们之间多数人仍坚持“武装暴动夺取政权”的原有路线,只有负责宣传的彭涛主张组织学生请愿示威。
   当年11月18日各校学生代表在中国大学举行了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了“北平市学生抗日救国联合会”,简称“北平学联”。大会选出主席郭明秋(女一中代表)、秘书长姚克广(即姚依林,清华大学代表)、总交通孙敬文(镜湖中学代表)、总纠察邹鲁风(东北大学代表)和总交际王汝梅(即黄华,燕京大学代表)。北平学联发表宣言,要求立即停止内战、对日作战、保卫华北……(参见黄华著:《亲历与见闻》,世界知识出版社2007年版,第6页)
   
   姚依林回忆称:“‘一二·九’运动的真正主要负责人,据我看是彭涛同志。在运动中,在整个过程中,经验最丰富的,组织能力最强的是黄敬同志。尽管他组织关系没有恢复……”(《姚依林关于一二·九运动的一次谈话》,《中共党史资料》2007年第4期第96页)而直接担任指挥的则是郭明秋。
   郭是18岁的中学生。其老师孙荪荃曾任女一中校长,第三党成员。她们师生俩和清华大学教授张申府,加上张的学生姚克广(依林),“那天上午,……四人同到西单亚北咖啡馆楼上饮茶,算是组成了一个临时公开指挥部。我们看着游行队伍行进。队伍走过西单又往东走时,有一个姓陈的清华学生骑着自行车跟着队伍,并随时把游行的情况到楼上来告诉我们。”(张申府:《“一二.九”运动的点滴回忆》,见《一二九回忆录》,第一集,21页)
   
   上述张申府(1893-1986)被称为中共三个主要创始人之一,他曾是周恩来和朱德的入党介绍人。现在几乎已被人遗忘。郭明秋后来成了林枫(1936年初的北平市委书记,60年代曾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妻子。
   
   黄敬(俞启威)作为江青第一任丈夫颇为人知。电影《青春之歌》林道静攀上电车演说的镜头,就以黄敬在一二.九运动当天的表现为蓝本。
   
   三,“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清华大学救国会告全国民众书》中这句话,曾被认为是“一二.九”运动的招牌口号。据称该文出自蒋南翔笔下。但戴晴的书里引用虞昊文章,证明“这份《告全国民众书》是刊登在1935年12月10日出版的小报《怒吼吧》上,此时”一二.九“游行早已结束。可知这句名言只是‘马后炮’,点燃不了12月9日几千北平学生游行的激情。”(虞昊《一二.九运动与张申府》,《传记文学》,2005年第3期)
   
   据此,冯兰瑞引述了黄华的话:“‘一二·九’开始是自发的”,然后明确指出该运动“第一阶段具有明显的自发性质,谈不上中共党组织的领导。”她认为,可从组织领导与指导思想两方面进一步分析:
   
   
   “不错,个别党员参加了‘一二·九’运动的组织领导工作。但是,根据历史资料来分析,参加组织学联、发起‘一二·九’运动的4个核心人物中,只有两个党员:彭涛和姚依林。黄敬尚未恢复党的关系,郭明秋还没有入党(是共青团员)。他们每个人对运动都起了重要的骨干作用,但只是个人身份,不代表任何一级党的组织。实际上,当时北平临委是反对组织学生群众合法斗争的。彭涛是北平临委成员,但已被撤销了职务。他们甩开了临委,参与筹建北平学联,参与组织、发动了抗日救国的‘一二·九’学生群众运动。这一点非常重要。”
   
   再一点,“‘一二·九’发动请愿的指导思想,亦即所遵循的路线、方针与当时党的路线、方针是否一致?史实表明是不一致的。”换句话说,属于“撇开党委闹‘革命’”,甚至是和党组织唱对台戏。
   
   由此她得出结论:“‘一二·九’运动是自发的,其发生和爆发阶段没有党的领导。”1936年初,北方局派林枫重建北平市委后,“学生运动才逐步走上了中共领导的轨道。”
   
   戴晴则在书中建议,“把‘一二.九’这个‘在共产党员参与下,由知识分子与学生出于爱国热情而自发的街头请愿示威’,定位为‘1930年代初左倾关门主义、冒险主义统治在北方白区活动的尾声’,而非大义凛然的‘在《八一宣言》精神指导下,在中共组织领导下……促进了中华民族新觉醒,掀起了全国抗日救亡运动的新高潮’。”(236页)
   
   有70年党龄的马列主义理论工作者冯兰瑞文末写道:
   
   中国共产党胜利了,就把一切成绩和好事都归于党的领导,甚至都归于最高领导人英明,这与封建专制社会的传统一脉相承。我们必须抛弃这种陋习,还历史本来面目。
   
   真是掷地有声的警世通言啊!
   
   (09-6-9)修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