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3)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关于冯正虎先生争取回国权的声明和呼吁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一)——关于所谓“中国民主党的整合”的问题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二)——关于中国民主党的“统一陷阱”的揭示
·王希哲:王军涛搞厚黑权谋勾当还能理直气壮
·徐文立:得两位挚友,今死足矣
·读任老的信而感慨和深思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公告(2009年12月1日)
·王策:祝贺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补充公告(2009年12月2日)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致王策主席感謝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三党团结动员,声援冯正虎争取回国权利活动的决议
·孔识仁:民运领导人组团考察台湾地方选举心得多(一)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中外邸报》(1)
·《中外邸報》(2)
·《中外邸報》(3)
·曾节明: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钱达:从「和平在望」到「和平在握」——我参加推动「和平协议」公开信的经过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严厉谴责中共当局圣诞前夕非法审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中国时间2009年12月22日)
·为审刘晓波北京警方昼夜监控查建国和高洪明的住宅
·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美国旧金山党部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博士的审判
·高洪明: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高洪明、胡石根、查建国、杨子立、梁强、华颇、赵枫生、王林海、刘建新、贾建英关于抗议以言治罪刘晓波先生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重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
·王平渊:中国政治格局的“有效突破”
·2009年12月29日,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以《从刘晓波郭泉谢长发等案件看中共独裁专制本质》为主题召开党员大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有关临时条款、领导机构和组成人员的公告(2010年1月1日)
·中国民主党美西党部元旦举行抗议活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今日正式发布《中国民主党党员手册(试行)》
·徐文立:中国大势
·孔识仁:中国民运的前景和战略——读徐文立《中国大势》而作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旅泰党部举办春节聚餐联谊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中共政府全面打压中国大陆网络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声明
·《正宪运动宣言》草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一提案
·农村制度改革——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二提案
·上海万邦宣教教会争取敬拜自由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三提案
·彻底平反倪柝声、李常受的基督教地方教会—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四提案
·房价上涨问题——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五提案
·政治犯家属贾建英等人提出《失去人身自由的监视居住期应折抵刑期》的立法建议
·重发: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发展公民社会是解决环境危机的根本出路——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六提案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全球接力活动的公告第一号(2010年2月21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二号公告(2010年3月15日)
·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三号公告(2010年3月20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四号公告(2010年3月21日)
·一位中国民主党人的《建国五大纲领》建议稿及初步反馈意见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五号公告(2010年3月29日黄花岗义举百年纪念日)
·《自由亚洲》报道:中国民主党“走向共和﹐薪火相传”演讲会(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欧洲联合党部2010年第一次工作会议公报
·高洪明:清明节悼念中国死于共产运动的人们
·中国民主党山西党部对“三王特别民主党”的意见信
·王希哲:“三代表”与王军涛的中国民主党“太祖皇帝”
·王希哲:为什么说评王军涛一文中“袁世凯这段写得蛮深刻”?
·王希哲:王有才是“后娘卖儿心不疼”
·1998年中国民主党党史上重要问题的澄清
·中国民主党迎接二十一世纪宣言(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4月10日再发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关系的备忘录
·1998年6月25日中国民主党成立公开宣言
·王希哲:浙江民主党人的耻辱!---给国内民主党人是浙江民主党人的一封公开信
·王希哲:谈中国民主党“北京派”和“浙江派”的终于形成
·里面的每个字都是谢长发用血泪铸成的,我们不能任由他人黑白颠倒了
·中国民主党北京地区关于设立党的发言人制度的声明
·高洪明为纪念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成立九周年致徐文立主席的公开信
·郑存柱:同质与共识——从罗尔斯的政治自由主义来看中国民主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春节对中国民主党受难党员、受难异议人士及家属慰问活动向公众的汇报
·共和电影沙龙首站在美国布朗大学举行
·王希哲:从王军涛王有才民主精英演出,看民主的乌托邦性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中国青海省玉树地震的声明
·查建国:扫地僧为何武功最高? (微言大义——王希哲先生评语)
·誰之罪?-----孔佑平在
·高洪明:你(王希哲)全心全意地捍卫中国民主党的旗帜、历史和荣誉,我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和全力的支持
·王希哲电邮批驳王有才
·王军涛给他“团队”的海市唇楼及对老民主党人必须的道歉---王希哲电邮批驳王军涛
·辛亥革命·百年紀念·一傳十·十傳百·薪火相傳·再造共和
·如何合法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倡议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敦促中共监狱当局尊重人道,让杨天水先生保外就医
·声援上海访民胡燕在联合国总部前抗议的照片和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致民主党海外湖南代表委员会贺电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总关于国内民主党人士和组织委托海外代表的具体意见
·王希哲对刘浩峰所谓“湖南民主党人关于中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意见公告”批语
·王希哲、刘晓波致国共两党的双十宣言
·王希哲:走孫中山的路,這就是結論
·孔识仁徐文立:恢复民国宪政法统是中国再造共和的最佳路径
·巴黎动态;民运前辈徐文立先生随访巴黎
·《纪念“六四”周年柏林墙前,追求民主共和欧洲万里行》通告
·任畹町先生在斯特拉斯堡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讲话
·中国民主党人柏林纪念六四21周年,开启2010年欧洲取圣火万里之旅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三:2010年6月11日红蓝白双十旗高高飘扬在阿尔卑斯山一座峰顶上及诗歌《二十一》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二:徐文立一行德国柏林六月八日访问自由大学和基金会纪事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四:2010-06-09—12 德国福森Füseen和帕骚Passau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五:“中国就是世界”--2010-06-13-15奥地利林茨Linz和维也纳Wien之夜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六:“法律乃治国基石”--2010-06-13—15 奥地利维也纳Wien II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七:“自尊传统的民族才能自强不息”--2010-06-16 斯洛伐克共和国首都Bratislava布拉提斯拉瓦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八:“不自由毋宁死”--2010-06-16-19 匈牙利共和国首都Budapest布达佩斯特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九“我家在何方Kdedomovmủj?”--2010-06-20-22 捷克共和国首都Prague布拉格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和平的文明”--2010-06-23/24 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和首都柏林III
·刘贤斌先生被刑拘事件的声明/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德国党部重组公告/总部热烈祝贺德国党部重组成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劉曉波與徐文立1995.4.24在北京徐文立的家

   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八九六四·“四君子”之一——周舵

   ————————————————————

   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刘晓波先生的道德勇气,是世人皆知的。

   刘晓波、周舵、高新、侯德健“四君子”在1989“六四屠杀”前夕和当时,学生和北京市民的万难时刻,挺身而出,再次彰显了我中华士人永不熄灭的道德勇气。

   之后,晓波能以审美者的眼光反躬自问,检讨自己任何一点不足,更是彰显了他作为一个独特的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

   1989 “六四”血腥镇压,中国社会政治上一片黑暗,正是刘晓波等人如同普罗米修斯一般,高擎着自由、民主的火炬,让中国民主事业的大旗在国内不倒,刘晓波做出了第一等的贡献。

   1989年之后,坚毅的刘晓波变得更加温和、平定,也就更加彰显了他的道德勇气和力量。只有这样,才有国内的303人不顾国内的政治高压和迫害,之后有国内外8,000多人如同当年“公车上书”一般地聚集在了《08宪章》和刘晓波的大旗之下。

   刘晓波的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的迫害是无济于事的,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请他们好自为之!

   为此,我代表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强烈抗议中共政府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

   附:

   

   六•四人物话当年:“绝食四君子”周舵(图)

   2009-06-16

   为纪念1989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和六.四事件二十周年,自由亚洲电台邀请当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参与者,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在今天的《六.四人物话当年》节目里,本台记者林坪采访了在89年六.四清晨,跟戒严部队谈判,促使学生和平撤离天安门广场的“绝食四君子”之一周舵。

   

   档案照/周舵提供

   图片:天安门广场的“绝食四君子”之一周舵(档案照/周舵提供)

   

   周舵1989年任北京四通集团公司综合计划部部长兼公共关系部副部长,也是中共统战部第六局(知识分子局)联系对象,常作为党外知识分子在统战部的座谈会上发言。周舵回忆说,89年学潮初起,他和其他一些知识分子喜忧参半,喜的是学潮可以冲击党内日益坐大的保守势力,忧的是学潮过火可能导致赵紫阳下台,重蹈86年底学潮导致胡耀邦下台的覆辙,使改革开放成果毁于一旦。周舵先是劝学生和党内的改革派合作,把矛头对准保守势力,不要把邓小平推到对立面上去,否则学运会失败。劝说学生无果后,周舵以《世界经济导报》和《亚太经济时报》两家报纸特约记者的身份,动员新闻界介入学潮。周舵表示,他当时发起五.四新闻界大游行,是希望通过"掺沙子",改变单一学潮的性质,让更成熟理性的社会力量起到引导作用,但未能奏效。

   

   5月13号、16号,通过周舵的斡旋,统战部部长阎明复和学生代表举行了两次对话。阎明复并在周舵的劝说下,于5月16号,到天安门广场,劝学生撤离。然而,阎明复和学生的几次接触,没起到任何实质作用。周舵认为,问题的症结还是在于“4.26社论”,

   

   “4月25号,赵紫阳去朝鲜访问,在火车站李鹏给他送行的时候,李鹏还问赵紫阳怎么处理,赵紫阳说就按照政治局已经定的方针来做吧。结果李鹏是,赵紫前脚走,他后脚就带上陈希同和李锡铭,跑到邓小平家里去煽风点火,大肆的煽动说,学生如何如何要推翻共产党,如何如何把矛头对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首先是指邓本人了,这样就误导邓说了一大篇昏话,然后就出台了这个‘4.26社论’。这一下子,等于是把学生运动定性成敌我矛盾了,于是不但是激怒了学生,而且激怒了知识分子,激怒了社会各界。赵紫阳回来实际上就是想要从这个定性上转弯子,而且还说他可以承担责任,就把这个‘4.26社论’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把老邓给解脱出来,但始终也没有做成。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李鹏这伙人,在背后用了各种方式来破坏捣乱。赵紫阳的这个办法刚刚有一点成效的时候,李鹏就搞点别的事情,又把学生的怒火给激起来。所以李鹏是个非常坏的家伙。”

   

   6月2号下午4点左右,刘晓波、周舵、高新和侯德健四人来到天安门广场,进行绝食,并向在场记者表示,绝食是为了抗议戒严和军管,呼吁学生和政府以和平谈判、协商对话来解决双方对立。此后,四人一直呆在广场,直至六.四凌晨。

   

   周舵回忆说,6月4号凌晨,各种混乱的消息不断传入天安门广场,人们虽然感到恐惧,但是谁也不知道,军队最后会采取什么办法,来完成清场任务。周舵感到,周围的人都怀着听天由命的心情,等待着最后的结局。

   

   “而且当时广场上,整个气氛是非常情绪化,比如说柴玲(6月3号)一下午就是在广播站里讲‘头可断、血可流、人民广场不可丢’,所以当时广场上整个的舆论就是,谁敢说撤,谁就是叛徒。到了(6月4号凌晨)3点钟的时候,一个叫邵江的北大的学生,我是因为5月13号找他参加阎明复的座谈会认识他,他一直跟我联系很多,他就跑到我们绝食帐篷里来,看不见他表情,但是我听他声音都是颤抖的。他说他从打枪最厉害最密集的几个地方,刚刚跑了一圈回来。他就跟我讲,周老师,太可怕了,完全不是大家事先预料的那样,真的是血流成河了,这些当兵的简直像疯狗一样,见人就开枪,也不管男女老幼,真的是血流成河了。然后他就求我说,周老师,现在同学们太危险了,你无论如何想想办法,救救大家,现在能救同学们的就你们几个老师了。就指我们四个人。我当时听了就想,我能救谁呀?我连我自己也救不了。再说,我怎么能指挥你们哪,我们四个人是你们的客人,你们的总指挥是柴玲啊。所以我就先问他说,这个是你自己的想法呢,还是你跟柴玲商量过?他就很不屑的说,跟柴玲说根本没有用,她根本不听劝,而且她也指挥不动同学。”

   

   周舵说,经过考虑,他决定无论如何,要试一下,试不成,顶多被人说成是叛徒,自己也算尽到责任了;万一能试成,不试岂不是错失良机。于是周舵先说服高新,两人再说服侯德健,三人最后说服了刘晓波。四个人统一了意见之后,周舵设计了一个行动方案,并建议四人分成两批,两人留下继续劝说学生撤退,两人去找戒严部队谈判。周舵提议,由自己和侯德健去找戒严部队,

   

   “当时我是两个考虑,一个是因为他(侯德健)名气大,我说,当兵的应该都知道你,《龙的传人》谁不会唱啊?我就觉得他就是一个活名片,谁知道周舵谁呀,侯德健活名片,不然的话,凭空来两个人,你说你来谈判,你能代表谁呀,你算老几呀?(侯德健去)这样才有可信度。第二,我说这样呢,谈判代表可能会比较安全一点。当兵的,要是一个普通人,可能手指头动一动就给毙了,要是侯德健,他们可能会犹豫一下。侯德健几乎没有犹豫,当时就同意了,我觉得真是挺了不起的,一个台湾人,大陆的事他也根本不清楚,和他根本也没有什么关系,去冒这种生命危险。刘晓波还说,建议由他和侯德健一起去,我问为什么,他也不说,他就说反正周舵不能去。我估计他是觉得挺歉疚,把我弄到这么一场大漩涡里,所以这种最危险的事,他要不去他会觉得挺惭愧的。侯德健劝他说,你脾气坏,你还是别去了,去了跟人家吵起来,我们全玩完,周舵温文尔雅,看上去不像个暴徒。然后就是我们俩去找戒严部队谈判。 ”

   

   周舵说,四人正在商量怎么样动员学生撤的时候,广场上险相环生,

   

   “忽然一大帮子学生纠察队员从外面跑进来,气急败坏的说不好了,几位老师们赶紧去看看吧,出大事了!跑出去一看,5个市民敢死队队员,架着一挺重机枪,就架在纪念碑上,朝着人民大会堂,每个人头上系着一根红布条,手里拿着铁棒,谁劝他们都不听,谁劝就说要敲死谁。他们就说是不想活了,要跟军队拼命。然后我们四个人,拼命上去,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其中我劝的那个市民敢死队,他跟我讲,说他十九岁,眼看着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就被打死在旁边,所以他也不想活了,就是想要拼命。然后我问他,家里都有什么人,他说他有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姐姐。我就劝他,我说中国民主化的路还长着呢,你死在这儿,毫无意义,你将来还可以做很多有意义的工作,你爸爸妈妈就你一个儿子,你想想,如果你死了,他们会多难过,你替他们想一想,快离开这地方。他一边说一边哭,我也陪着他一起流眼泪,最后总算把他们劝走了。”

   

   随后,周舵四人找到柴玲和李禄,劝他们尽快组织学生撤离。周舵通过广播,呼吁学生和平撤退,并向广场周围的军人喊话说,将派代表去谈判撤退事项。周舵截住了一辆过路的中巴,司机同意载他和侯德健去找戒严部队谈判,一起去的还有协和医学院学生宋松和学生纠察队的一个学生。当时并不知道具体找谁谈,去哪儿谈,于是周舵告诉司机开向天安门前边金水桥一带,因为那里停着的都是坦克。在距离戒严部队100米的地方,司机遭到军人警告,被迫停车。于是周舵等人下车步行,遭到军人警告,再往前走,部队会开枪。几人赶紧报上侯德健的名字,并说明谈判意图,一名上校指挥官,请示过指挥部后表示,上级同意,在广场东南角留了通道,要求周舵等人赶快回去带学生出去。周舵回到广场后,通过广播动员学生撤离,学生仍在争论不休。周舵、侯德健、宋松又跑回去问戒严部队,能不能推迟行动的时间,得到回复:军令如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周舵三人跑回广场,发现学生已经开始撤了,后来才知道,是封从德组织了口头表决,并说是同意撤的声音大,才说服了学生撤离。撤离过程中,走在队尾的周舵和宋松均被军人捅伤。

   

   周舵表示,如果当时没能促成学生和平撤离广场,后果不堪设想,

   

   “当时的情况,非常混乱,广场我估计大概还有三五千人吧,不光是学生,还有很多很多各色各样的人,还有市民敢死队,市民敢死队差不多手里都有枪,除了这个重机枪之外,还有很多冲锋枪之类的。学生们还准备了好多汽油瓶等东西。所以当时如果说,无论这边开枪也好,还是用暴力反抗,那前景就真的是不堪设想。因为已经杀了那么多人了,而且他们得到的命令虽然没有直接说可以开枪杀人,但是那个含义意境很清楚了,就是‘可以使用任何手段,不惜任何代价’。而且我还听说,政府事先派进来400多个便衣,就准备开始清场的时候,一声令下,先把这些为首的,像我们这样的,先给抓走,然后再收拾其他的学生,结果还没到清场的时候,他们全跑了,也不知道是下命令让他们撤了,还是他们自己也害怕就走了,说明连他们都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而且,跟我谈判的那个上校他也告诉我们,要是学生不撤,奉劝你们四位自己走吧,否则不能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所以,如果我们不是做了这么多工作,去完成天安门广场和平撤离的话,所谓天安门大屠杀十之八九是一定会发生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