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曾节明文集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中国之春通讯社记者曾节明采访报道)自去年下半年开始,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明显加强了与中国海外民运的交流活动,达赖喇嘛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突然与中国民运拉近距离?达赖是否真的谋求西藏独立?中共为什么死死咬定达赖“搞分裂”?达赖喇嘛和追随他的西藏流亡政府对民运有哪些借鉴意义?达赖喇嘛和中国民运有哪些互补和合作的前景空间?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专访了正在曼谷协调和组织“六四”纪念和抗议活动的民运人士林大军。
    林大军分别于2008年十一月、2009年三月,随海外民运代表团两次访问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考察了西藏流亡政府的生存与发展之道、并与达赖喇嘛进行了会谈。
    林大军认为:达赖喇嘛之所以转向民运,首先是因为对中共当局彻底失望。去年北京奥运会后,中共胡锦涛当局立刻撕下“对话”的伪装,硬说达赖喇嘛“已经没有资格代表西藏人民”,出尔反尔,悍然拒绝商谈原先拟定的西藏自治问题,由此完全暴露了胡锦涛等人以谈判为保奥运缓兵之计的假和谈面目;中共当局毫无诚意、罔顾基本事实的流氓无耻态度,使达赖喇嘛深受伤害,一直以来充满善意、却备受中共愚弄和欺骗的达赖喇嘛,终于意识到寄望于中共的道路走不通。

    再则,达赖喇嘛谋求西方国家政府和组织对中共施压的努力,也未能收到好的效果。二十年来,中共国以巨大的市场和资源为诱饵,诱使西方国家抛却道义原则;出于本国经济利益的考量,美国等西方国家,不同程度地对中共国绥靖妥协,坐视中共当局侵害西藏而不愿采取实质性的措施;正是抓住了西方这一软肋,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共当局侵犯人权肆无忌惮,对西藏厉行二十年来空前残暴的高压暴政,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干脆于和平时期对整个西藏实行军管戒严统治,西藏的人权状况,倒退至“文革”后的最低点...面对中共胡锦涛当局对西藏霸王硬上弓般地压迫,正值经济萧条西方世界,对中共国的抗议和谴责越来越稀疏和疲软。
    所有这些,终于让达赖喇嘛意识到寄希望于西方国家之路也行不通。
    林大军认为:这两方面的挫折令达赖认识到:西藏的前途和出路在于中国的民主化,要解决西藏问题,就必须结束中共一党专制统治,反专制的中国人,才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有生力量。林大军说,达赖喇嘛尊者已经寄希望于中国人民和未来中国政府,他有与中国民运力量合作,建立民主统一战线的诚意。林大军透露,会谈期间,达赖喇嘛向与会的中国民运人士提出:“汉藏大团结,民运大团结”;达赖还与会面的民运人士达成这样一个共识:
    只有中国民主化,在宪政民主的框架下,才能解决西藏问题;西藏问题的根子是中共的专制统治,只要中共专制统治存在一天,就不可能有西藏的自治。
    林大军说,由于中共的长期宣教和“统战”,海内外许多华人认为达赖喇嘛是藏独势力首领,要分裂中国,这是极大的误解。会谈时达赖喇嘛亲口说,他不谋求西藏的独立,因为西藏地理位置闭塞、资源贫乏,西藏独立建国并不符合藏人利益,他追求的是西藏民族、宗教、文化的完整保存和西藏人权得到保障,也就是西藏真正的、宪政民主性质的自治。
    既然达赖喇嘛并不谋求西藏独立,中共为何多年来死死咬定达赖“搞分裂”?对此,林大军认为:中共是一个极权性质的政党,它绝对容不得任何不受它控制的宗教信仰;以中共的本性,任何不受它控制的宗教信仰,都是“邪教”、或者是“敌对”、“反华”、“分裂”势力,中共当然知道达赖不求西藏独立,但达赖追求西藏的宗教自由,即追求西藏宗教不受它控制,因此中共就要死死咬定达赖“搞分裂”。
    中共诬蔑达赖喇嘛“搞分裂”,一则因为其反(宗教信仰)自由的丑恶嘴脸见不得人,只好以诬赖别人无耻来掩盖自己真正无耻,二则因为对达赖扣以“藏独分裂势力”的帽子,可以伪装成民族利益的化身,煽动极端民族主义,转移视线,骗取广大中国愚民愤青的支持。多年来,特别是在胡锦涛主管西藏事物后,中共死咬达赖喇嘛“搞分裂”,不仅卑鄙至极,而且用心非常阴险歹毒。
    对于中共的指控,林大军讽刺说: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没有占据中共国一寸土地,“分裂中国”表现在哪里?如果这叫“搞分裂”,更有理由指责达赖“搞分裂”应该是印度,达赖在印度国土成立政府、发展不同于印度国教的宗教,印度不仅没有指控达赖“搞分裂”,反倒划出达兰萨拉这块地供达赖“分裂”印度之用,这说明了什么?林大军说:说明了中共对达赖“搞分裂”指控纯属诬蔑、说明了印度是保障宗教自由的国家、而中共政权,则是仇视宗教自由的反人类政权。
    林大军认为:达赖喇嘛尊者与中国民运有着特殊的互补性和广阔和合作前景。林大军说,两次会面,达赖喇嘛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达赖不仅知识渊博、且为人乐观、睿智、幽默、安详,有一种抚慰灵魂的强大吸引力,这种奇特的人格魅力,是中国民运人士所没有的,达赖的道德感召力和国际声望,也是中国所有民运领袖根本无法比拟的。
    林大军认为,达赖喇嘛完全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林大军说:中国民运当前发展遭遇到很大困难:国内部分,因为中共当局严酷的高压统治而基本无法生存或发展;海外民运,则山头林立、纷争不已、内斗不休,民运知名人士,一个不服一个,不能合作、甚至不相往来,因此,中国海外民运多年来无法产生有能力、有威望的领袖、无法形成统一的平台和协调指挥机构、无法采取统一的行动…以致于落得今天七零八落的局面,民运资源和人才的浪费十分严重。
    林大军说,这种局面亟待改变,要尽快瓦解中共专制,反专制力量必须形成合力,海外民运必须建成统一的平台和协调指挥机构;而要达到这个目的,民运就必须首先选出统一的领袖和领导集体。但是林大军强调:海外民运要成功选举统一的领袖和领导集体,就必须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尊者作为精神领袖,主持这样的选举活动,否则,这样的选举活动本身一定会变成内斗新战役;林大军透露,海外民运也曾经做过这样的选举尝试,结果不仅选不成领袖,达不成团结,反而斗得不可开交。
    谁能够主持中国民运的统一努力呢?林大军认为:只有达赖喇嘛才有魅力和权威整合中国海外民运,在达赖喇嘛尊者的主持下,中国海外民运一定能选出统一的领袖和领导集体、一定能建成统一的平台和协调指挥机构。
    林大军认为:以达赖喇嘛为精神领袖的西藏流亡政权,其成功经验很值得中国民运借鉴,达赖和西藏的流亡精英群体,在非常困难的局面下,借鉴先进国家经验、成功建成了的流亡议会、流亡政府、流亡法院,三权分立,西藏流亡政权具备了成熟的宪政民主性质,而且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生存和发展了多年,获得了巨大的国际声望和影响力,经济相对落后的兄弟民族藏人的这些政治成就,足以让汉人民运力量惭愧万分。
    
    林大军强烈主张:海外民运今年在达兰萨拉召开全球大会,由达赖喇嘛尊者主持,选举中国民运统一的领袖和领导集体;届时海外民运可以就近考察和借鉴西藏流亡政府的成功经验,建立统一的中国民运平台。
   
           曾节明 六月五日采访,成稿于二〇〇九年六月十一日星期四下午于曼谷家中 
   
   附:
   
   照片一:
   林大军与达赖喇嘛在达兰萨拉的合影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照片二:
   林大军与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桑东任波切在达兰萨拉的合影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