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曾节明文集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自由圣火》首发)
    前言:“六四”二十年来,有关“八九”北京学运及其人物的文章故事已经汗牛充栋,但关于地方学运的回忆却仍见稀缺,尤其是边疆地区。海南,作为远离北京的南垂岛省,二十年前发生于那里的民主运动,迄今却不见提及;但愿拙文的叙述,能够为弥补中国八九民运史的这一欠缺尽点微薄之力。
     由于多年来拔高的报道,二十年前的学运领袖们,往往被认为是中国人中具有自由民主理念的先觉者,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当年他们中的许多人,其实并不知道自由民主是什么,而仅仅因为爱国热情和一时的冲动,便走上了民主运动这条不归路。林大军就是其中之一。
    如今的职业民运人士林大军,已是一位四十出头的中年人,但长期的冒险流亡生活和东南亚的气候,使他看上去比其年龄衰老十岁,他高颧低额、成熟机警、西装革履、不露声色,透露出一副行动家的气质,谁会想到,这个人在二十年以前,不过是一个头脑简单、不问政治的大学时髦青年。

    林大军常常自称是“六四”学生领袖之一,由于他的相关资料,通过google能够搜索到的很少,因此他常被人怀疑为骗子。事实上林大军确实是“六四”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只不过他不是倍受瞩目的北京学运领袖,而是遥远的海南省“高自联”主席。
    林大军,本名林道忠,1969年出生于海南岛琼海市一个新加坡归国华侨家庭,1987年考上海南大学,就读于海南大学农学院园林系,1989年的他,正值大学二年级。由于华侨家庭的影响,林大军比别的同学思想开放、崇尚港台时尚,大学时期的林大军,好留长发、戴太阳镜、穿喇叭裤,天然一副“出头鸟”的禀性,再加上其性格外向、处世圆滑、善于交际、有点周恩来八面玲珑的影子,因此在学校广得人缘、很受拥戴,长期担任学生干部,在海南大学里是一个上窜下跳的活跃角色。
    但是,林大军承认:直到卷入八九民运大潮之后,自己仍然不清楚何谓民主、何谓自由,当时他虽然生活上很“自由化”,却没有清晰的自由、民主概念和追求目标,更谈不上什么思想、纲领,只是有一股强烈的爱国热情和冲动,当时受赵紫阳时期政治改革的舆论宣传鼓动,觉得“自由民主”对国家好,于是在当时历史大潮的推动和携裹下,就上街追求“自由民主”。林大军回忆说,当时许多学生的想法也和他相似。
    历史的剧变往往是由偶然引发的,直到北京学潮春潮骤涨的前夜,林大军的主要兴趣还在园林绿化上:由于当时园林专业是一个新兴专业,海南大学只有他们一个园林班,而且时值城市大建设时期,当时的社会又十分缺乏园林专业方面人才,林大军他们班,不仅毕业后好工作无忧,且成了海南大学的宝贝。
    作为新建大学,当时的海南大学校园的园林绿化规划和建设,都是由林大军他们班“承包”的,当时林大军作为班干部,一心想在学校园林绿化上干出点成就来,对政治他既不懂、也没有多大兴趣。
    由于海南省是南垂侨乡,政治氛围远不如北京那样浓厚,因此四月中旬胡耀邦的去世,并没有在海南激起大的涟漪,当时一切都似乎在显示:注重实惠的海南人,要游离于八九民运大潮之外。这个时候,一个偶然的事件彻底改写了海南的历史、也永远改变了林大军的人生。
    由于海南大学当时是新创大学,林大军就读的时候,部分校园建设还未完工;正当胡耀邦去世的前后,海口市爆出了海南大学校园建设用地被政府挪用的丑闻:部分校园建设用地,被某些受贿的政府官员改变用途,转批给外商搞房地产开发。官员的腐败行为激怒了海南大学学校当局,当时的学校当局,试图借助学生的力量,向政府讨还失地,于是,学校当局组织了几十名学生代表组成请愿团,由当时海南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林亚民亲自带队,前往海口市市政府门前静坐请愿,当时的林大军,只是学生请愿团中普通的一员。
    鉴于赵紫阳时期宽松优容的整体环境,当时的海口市市长李金云,不得不亲自出来与学生对话。面对学生归还土地的要求,李金云推脱说:海南大学建设用地的问题属于省政府管,市政府管不着,把问题往省政府推。碰了软钉子的学生代表团只好转而向省政府出发,位于海府路的省政府离市政府很远,而四月的海南已是骄阳似火,汗流浃背的学生遏止不住心中的怒火,沿途开始高呼“打倒腐败”、“打倒官倒”、“反对官商勾结”的口号,由是喊出了海南学潮的第一声,赵紫阳时代宽松自由海南新闻媒体迅速跟进报道,于是,这一与政治没有直接关系的偶然事件,很快在海南其他高校引发了骨牌效应,无意中引燃了八九海南民运的熊熊大火。
    继海南大学讨还土地维权游行示威之后,海南其他高校学生陆续起来游行示威,纪念胡耀邦、声援北京学潮,而这时首先发起土地维权学运的海南大学反倒偃旗息鼓了,这是什么原因?林大军回忆说:因为当时海南大学校长兼党委书记林亚民的夫人董范园是海南省常委、纪委书记,也就是说,林亚民的夫人直接掌握着海大学生的学业和学籍的“生杀予夺”大权,而且当时海大当局天天对学生广播:不准上街示威游行,学生们大多深怀顾虑,包括他自己在内,因此无人敢出这个头。因此四月份的大部分时间里,任凭校外风吹浪打、海南大学校内一如避风港湾般的风平浪静。
    但这样的平静没能维持多久,四月底,由于中共顽固派“四二六”社论的出台,学生们大为愤怒,全国学潮陡然升级,汹涌的风潮很快波及到海南。从四月底开始,海南师范大学、海南医学院等高校的学生跑到海大串联,天天鼓动海大学生上街示威游行,同时,海南大学的教师、学生开始罢工、罢课,学校逐渐陷入瘫痪。
    林大军回忆说:当时外校来串联的学生队伍不分昼夜地在海大敲锅打碗、摔酒瓶,校园内秩序大乱。林大军尤为心痛校园绿化所遭受的破坏,他说,由于海大是新建的大学,校园的花草树木尚未长成,因为外校串联学生的破坏,稚嫩的花草、树苗满目疮痍,而当时的校园绿化,正是他们园林班的劳动成果。
    眼见自己的劳动成果遭毁坏,情急之下,林大军就去找当时海大农学院院长、致公党海南主委陈家悦:
    “报告院长,学校的花圃完蛋了,你们花瓶党怎么办?”林大军尖酸刻薄地问。
    没想到陈家悦竟然回答:“我们决不愿做花瓶党!为了保住学校的秩序和环境,你们应该冲出去,我支持你们!”
    陈家悦的回答使得林大军周身年轻方刚的热血顿时沸腾起来,而当时园林班的班主任吴庆书,年龄不过二十五六岁,正是胡耀邦时期启蒙出来一位典型的“自由化”青年教师,满脑子西化新思维,对学潮非常理解和支持,且与林大军甚谈得来,这些,使林大军感受到身后强大的支持力量,终于决心采取行动。
    凭着自己的人缘和活动能力,林大军很快找同学一道制作了“海南大学”的牌匾和游行的标语、旗帜、借来了小喇叭,第二天傍晚八点钟,林大军举着牌匾,带着几个同学望宿舍楼前一站,举起小喇叭慷慨激昂了一番,出乎意料地竟一呼百应、从者如云,很快召集到数百人的队伍,当时是五月初的晚上,海风湿润而凉爽,当林大军举着“海南大学”的牌,第一个步出校门之际,忽然银白色的闪光如闪电般劈头盖脸而来,耳边“咔哒”、“咔哒”声响个不停,原来早有几十名中外记者埋伏在校门口,只等他们出门,林大军活了二十载,哪里品尝过如此风光滋味?于飘飘然之间,忽觉这种“游戏”非常刺激好玩,不玩白不玩。从此,这位流里流气的华侨子弟,竟然懵里懵懂地踏上了中国民运这条不归的航船。
    林大军回忆说,当时海南各院校学生数千人,在海南省省委、省政府门前扎下营盘,天天静坐示威,既不返家、也不回校,他当时也作为学生头头之一,住在帐篷里。学生们把收音机、收录机、甚至电视机都弄来帐篷,天天看电视、听广播,收看、收听新闻厌烦了就放港台流行歌、跳舞,非常好玩。当时学生打出的横幅、标语、喊出的口号基本上是“打倒官倒”、“打倒腐败”、和要求新闻自由之类。
    但林大军坦诚:何为新闻自由?他当时和许多大学生一样,并不清楚。现在看来,当时的新闻自由度其实已经很大,新闻自由事实上已基本实现,只差出台新闻法来保障。林大军说,胡、赵时期(特别是赵紫阳时期)新闻自由度之大,是后来成长起来的中国年轻人很难想象的,当时的体制内媒体普遍能够报道异议观点和活动,现今的诸多禁区和“敏感”话题,当年根本没有禁忌;自纪念胡耀邦起,中央电视台天天报道北京学潮动态,非常的及时和真实,央视的报道事实上成为各地学运跟进和配合北京学运的行动指南。
    林大军说,当时当局对境外电台的干扰很小,美国之音、BBC等电台收能够清晰地收听,由于地理的邻近,在海南收听香港电台尤为清晰;境外电台的节目由是成为他们获取真实信息的重要渠道,尤其是五月底中共当局重新钳制媒体之后。
    由于参与游行示威的学生越来越多,抗议行动和海口市社会秩序有混乱失控的趋向,海南各高校学生代表感到有必要组建统一的独立学生组织,统一指挥和协调学生的行动,保障社会秩序。于是在五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海南各高校代表三百多人在海南大学101阶梯大教室召开了海南高校学生代表大会,仿效北京学生成立了海南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建成“海南高自联”),经过激烈的竞选角逐,林大军出乎意外地当选为海南高自联主席。林大军回忆说,当晚还有三人当选为副主席,一位是海南艺术学院的一名女生、另两人分别来自海南大学农学院和法学院。
    发表当选演说之际,在场的十几名中外记者纷纷拍照,面对台下雷动的掌声和闪作一片的镁光灯,毫无心理准备的林大军兴奋得头脑里一阵空白,就这么突然成了整个海南的学生领袖,只觉得自己站到了历史的巅峰,因为站得太高而觉得心里发毛。
    林大军说,当时的他,没有目标、没有计划和方案、更没有什么夺取政权的想法,当出风头产生的高烧消褪时,当选为海南高自联主席的他,因为深感责任重大而后怕。
    短于思想理论的林大军,很快就发挥出善于交际、长于行动和实际应变的优势。他带领高自联积极行动起来,与各高校食堂和有关单位,先解决解决学生的食宿给养和交通问题,做到学生出门有车坐、晚归有饭吃,林大军还频频跑到各高校搞串联、发动学生轮番上街,作息结合,以持久抗争、同时组建交通协管队伍、学生纠察队伍,以保证交通和抗议行动秩序、设立募捐小组…总之,北京高自联的那一套运作方式,林大军很快学得有模有样。随着海南高自联的成立和运作,海口的学运和社会秩序大为改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