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曾节明文集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曾节明:末路专制的力不从心(二)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6/24/2009
   中共“绿坝门”事件上的狼狈处境,则是因最高统治者和权贵既得利益集团利益不一致,造成的专制控制的力不从心局面。
   江泽民、朱镕基为了发展党国经济,于1994年引入了互联网,十多年来,垄断互联网产业的中共政府有关机构和企业,形成了庞大的电信权贵既得利益集团,心向朝鲜的胡锦涛虽然仇恨互联网,却早已无法取消这一产业。
   电信权贵既得利益集团与中共最高统治集团的利益追求并不一致:电信权贵既得利益集团追求的是“闷声发大财”;而中共最高统治者追求的专制的稳定,为之不惜经济代价。而且,电信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掌握在经济官僚们的手中,官僚们关注的是在当权时期内如何大捞一把,他们并不在乎中共政权的长远利益;而胡锦涛等中共头子,则是身负累累血债的杀人犯,他们的罪恶远比一般中共贪官为大,出于对清算的恐惧,他们不能不为党专制长远利益殚精竭虑。
   因此,中共中共统治者的政策,必然会与电信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相抵触:胡锦涛不惜经济代价的封网政策,必然会损害电信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
   但是,胡锦涛中央强化封网的命令,只能通过电信集团来实施,在如今的意识形态早已破产的情况下,专制机器完全靠利益驱动,因此,当胡锦涛一伙的“紧套”要求,阻挡了电信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的“闷声发财”财路的时候,既得利益权贵们就不可能忠诚听令。
   这种因利益不一致造成的专制控制力不从心,在“绿坝门”事件中集中暴露出来。
   “绿坝”的推出,本身就反映出电信产业集团在强化封锁方面的不作为。
   电信产业集团的不作为,表现在它始终不愿行政手段封堵网民的上网自由。表面上看,电信产业集团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执行中共中央的封锁政策,七年来一直在修建“金盾”网络长城:在电信部门的努力下,防火墙越筑越高、功能越来越强、“敏感”词库越来越庞大、过滤技术越来越高超… …
   但是,互联网的开放多向性,注定了技术手段封网无法成功,因为封网与反封网犹如一场大象对老鼠的不对称决斗,一方需要挖空心思、耗费巨资、全面设防,但总是纰漏难免、防不胜防,且被对手穿透一处,则满盘皆输、防线形同虚设;另一方只要抓住对方一处弱点,突破一点,则全线告捷。2004年以来,自由门、无界、VPN等反封锁软件的面世,让越来越多的人轻松突破思想禁锢的防火墙,已经令中共耗费巨资的“金盾”封网系统一筹莫展。
   因此,以技术手段封网,是永远无法取胜的一场消耗战,最终结局是中共政权的精气神被互联网这张巨大的海绵吸干。要有效钳制互联网,唯一的办法就是使用行政手段,赤膊上阵、野蛮“控制”。朝鲜当局的封网技术很粗糙,它之所以能够有效地控制互联网,靠的就是行政手段:在朝鲜,对互联网使用施行严格的行政审批制度,有权使用宽带的只有金氏家族及一小撮对“美帝国主义”有“抗体”的高层权贵,老百姓根本无网可上;既然根本就没有互联网的普及,朝鲜劳动党当局当然就无须费钱费力不讨好地去营造“金盾”之类的工程,却能够做到远比中共更有效地钳制舆论。
   心向朝鲜的铁杆斯大林分子胡锦涛,显然早就看到了这一点,因此上台伊始就蠢蠢欲动,一再鼓捣出以行政手段封网的鬼蜮伎俩:先是企图禁止网吧经营的报批、 继而于2006年令亲信汪洋在重庆搞个人宽带申请公安备案试点、再而搞网站实名制、如今包括“绿坝”的推出、又强令国内网站上报管理密码及个人信息… …
   但是很明显,中共国的电信产业集团对于以上种种行政手段封网要求采取了消极应对的态度。经过2004至2006年的萧条期,网吧业的发展照样回潮,胡锦涛对网吧的禁令犹如一阵风;个人宽带申请公安备案的试验如今也不了了之,未能推广开来;“绿坝”工程,就是一个带有强烈行政色彩的封网手段,它是中共当局技术封网难奏效的无奈之举,但最近的“绿坝”工程,除了中宣部之外,只有信息工业部一头热,并不见电信产业部门积极配合跟进。
   “绿坝门“事件同时也反映了中共当局孤立寡助之下的急迫与困窘。本来,如果电信产业部门积极配合中共中央的行政手段封网政策,当局今天也用不着赤膊上阵,不顾唾骂地要用回直接伸手控制老百姓私人物品的毛共手法。
   如果电信产业部门施行个人互联网申请的公安备案审批制度,中国互联网自由空间将遭到巨大的压缩,公安可以通过户籍网络系统,轻易阻止有过异议纪录的人士和其家人申请宽带网;电信产业部门虽然无法破解反封锁软件,但从技术上能够侦查到用户在使用反封锁软件,如果电信产业部门以行政“法规”,对反封锁软件使用者施以断网处罚,网上言论信息自由行为将深受阻碍;电信产业集团也可以以行政手段,强令用户必须安装“绿坝”,否则拒绝提供宽带服务、或者进行断网处罚… …
   但是所有这些,电信产业既得利益团都不愿去做,这是为什么?因为这些行政封网手段,对自己利益有害无益。电信产业权贵既得利益团固然不在乎技术上对网民的限制,但决不会容忍对自己用户数量的行政限制。
   因此,“绿坝”工程,以及胡锦涛当局的任何行政封网政策,都不可能得到电信产业既得利益团的卖力配合。而缺少互联网产业垄断集团的积极支持,鄙陋低劣、千疮百孔且有严重剽窃嫌疑的“绿坝”,很快就会像大地震中的豆腐渣工程一样垮塌。
   胡锦涛虽然憋足了劲要学朝鲜,可惜中国早已无法退回封闭时代。如今的中共国社会,已经是一个利益多元化社会,不仅官民利益对立,体制内各集团派系利益也不一致;只要胡锦涛无法把中国社会拖回计划经济时代,以行政手段强化专制的做法就行不通。
   中共当局最近于“绿坝门”事件中的被迫退却,很大程度上是得不到电信产业既得利益团积极支持的结果。“绿坝门”事件也预示着:末路的中共政权,在垂死的挣扎当中,将如“绿坝”一样垮塌。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九年六月二十二日星期一于曼谷家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