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救市如何能凑效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自由的力量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马克思主义强盗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我的维权路一)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
·讨伐马克思主义
·贵州民间人权捍卫者呼吁全国人民响应《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财富对个人和对社会是同一个意义。因为社会是由个人,也就是说国家是由各个国民共同组成的。因此我们不能说,社会对财富的认识与个人对财富的认识或评价会有不同。但是个人尽管是同一个民族,同一种血脉,在喜好上的偏差也是显而易见的,财富就是对喜好满足的物质。或者说,财富就是为满足人的喜好的。对人们喜好——大多数时候人们用欲望一词来表达——的满足,是由物品的效用决定的。“对财富不是以它的长短、大小或轻重来估计”(萨伊《政治经济学概论》59页)。萨伊说:“所谓生产,不是创造物质,而是创造效用”(同上)。
   通常情况下,对效用大小的评价,就是对财富多寡的评价。生产某一种享用物,这种特定产品的数量往往就决定了它能产生的效用大小。但物品作为商品,它除了它的物理效用外,还有一个价值效用。这个价值效用虽然源于物品本身的物理效用,但在商品社会中,它却具有独立的意义。就像一公斤大米对一个饿汉来说会救了他的命,而对一个吃饱了肚子的人来说会要了他的命一样。物在它的需求度上的物理效用会变形为价值效用。这个价值效用并不依照数量、质量等等物理数据来显示,它有它自己的价值规律。这就是社会要关注的内容,也是要准备或正在从事商品生产和服务的人士应该关注的内容。
   并且,需求度往往不是一件商品能独立形成的,它是在社会众多商品的权衡中形成的。就像棉花的生产增加,纺织机械和印染材料也会发展一样。商品之间相互是有直接或间接关联关系的。这种显见的,往往又是潜在的关联关系如果失调,或者说相互的生产供给比例不当,就会引起某种程度的紊乱。当然,这种紊乱会自发地进行调整,使之趋于平衡,但平衡不是永恒的,就像紊乱在自由市场中也不会是永久不变的一样。

   这就是一个产品或商品的价格会产生波动的原因。寻找引起或可能引起商品价格波动的根源,力求减小波动的幅度甚至避开波动的不利后果,对个人和对社会都是有意义的。要做到这一点,就首先要考察和分析引起一个商品的价值效用发生变化的因素。
   从物理的角度上看,作为商品的任何物品的效用是不会发生变化的。比如衣服的保暖性是不变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商品的价格波动不是商品本身的物理效用发生变化所致。任何物品的物理效用一般来讲是恒定不变的。但对于人,特别是社会人这个消费本体来说,偏好的随机性和喜好的满足度会使物品或叫商品的消费品在效用上出现边际效用递减现象。纵使一物对人的生命、健康,以及舒适安逸等等方面的幸福感受上权重极轻,但那些决定人生命、健康的重要生活物品如果较充足的时候,原本不足为重的物品反而会极昂贵。比如像黄金,人们衣食充足的时候往往会想起它,当食不果腹时,黄金会比较粮食显得无足轻重。
   效用也不是一概都会因为一个物品过多就会出现下降,即所谓边际效用递减现象。比如空气就不会因为多而出现效用下降。但这是在物品的物理效用上来理解的,并且是无须支付的无限自然物产。当物品作为制造品,即它不是自然提供给人们的时候,那它就必须耗费人们的劳动来实现,这个物品就会以劳动产品的形态出现在商品交换网中。也就是说,当物品作为商品时,它就不再仅仅只是在物理效用上的意义,它更重要的还在其价值效用上的意义。因为商品不是供生产者自己使用的,而是用于交换的。交换追求的是价值最大化。生产者往往对购买者在使用他的产品方面的认识不准确,往往是根据他的预期来指导生产。这就带有很大的主观性。我们前面说过,人的喜好即使有相同处,也是在一个很大范围内,喜好的偏差性决定个人是无从准确把握社会消费欲望的走向的。这个缺陷,导致我们的社会财富与我们的劳动付出往往相差太大,甚至社会会因为我们的劳动导致某种灾难。如通货膨胀和近代出现的滞胀现象。经济危机的根源总在于此,在于我们个人或一部分人总不能准确把握社会需求走向,想当然地认为一定付出就有肯定的回报,这是不正确的。除非你要用这句话树立劳动的信心,那就是另一回事。
   个人因为贪欲和占有欲的趋使,会看重物品的虚幻效能而多多占有。尽管对他在使用上已经满足有余,他也会如此。因为他认为,占有的都是财富(这里不论及因嗜好或带有文化内涵的收藏之类)。人们也不否认这一点。但这些占有物必须是当下社会群体认可有价值的物品才是财富;一旦时过境迁,就不一定全如他意。
   因此,个人占有和支配的财富有时候会因非生理满足而纯粹的心理满足而存在。当然我并不结论这种财富一律不属于社会财富。客观地说,个人财富无论所有权属多么不同,都会构成社会财富的一部分。我要证明的是,个人因为偏好等等心理因素,对财富的认识不一定完全一致。个人对财富往往看重它的物理效能,虽然这并没有错。但他的认识带有自己的偏好,不能认为别人的看法也会和他一样。社会看待财富却没有这些主观偏见,社会只认可物品的价值效用。这个价值效用虽然也是物品物理效用的一个表现,但它是在社会总体的使用效果上来体现的,是真实的,完全的社会财富。个人手中如果不是自己使用的物品,是准备出卖的,那就只能属于意向性财富。
   对个人来说,某一物品过多而其他均缺的时候他一样会觉得生活并不幸福,他会因此寻求交换,这也是商品出现的原因之一。如果没有可供他交换的,那他就无法实现他的幸福。如果社会中众多人都处于这种状况(只多多地拥有各自不同的某一种物品),那这些物品就会因边际效用递减定律使效用下降,整个社会仍然会处于贫穷状态下。如果他们彼此以有余换不足,那么,这些物品的效用就能最大限度地扩充,社会财富就会大大增加。
   这类看似简单的道理虽然一经提出,人人都能一目了然。但在具体的论述中确总让人犯惑,以至于像萨伊、西斯蒙第、孔狄亚克等经济学大家,也在里面大绕圈子。萨伊说:“当一个人把西班牙酒运到巴黎时,他实际上就是进行两种等价东西的交换,付出的银和收入的酒价值相等。但酒的价值,在这刻和在阿利康特未出口之前并不相同。到了商人手中之后,酒的价值的确增高了,但所以增高,是由于运输的关系,不是由于交换行为增高,也不是在交换时增高。……孔狄亚克毫无根据地说,‘人们如果老是以价值相等的东西互相交换,那么商人便无利可获。’”(同上65-66页)令人尊敬的老经济学家们不是不知道,劳动产品的社会分工会大大提高产出效率。而人对某一物品的享用会有限度。也就是它的效用会逐渐降低,甚至有的会变利为害。而交换解决了这一矛盾。也就是说,是交换保持了物品的效用,是交换增加了社会财富,萨伊却说是由于运输使价值增加了。这显然是错误的。运输只是交换可能的一个程序,它并不是必经程序。正是交换使物品从有余者手中到了稀缺者手中,从而避免了该物品的边际效用下降。交换保持了物品效用的增长,不正是增加了社会财富吗。
   这种物品因过满足而出现边际效用递减的现象,在一个市场中同样存在。一个自由交易的市场中尽管商品种类很多,如果总是一成不变,也会很快饱和。社会生产如果不能及时更新产品,提高社会供给能力,开发新的消费领域,同时让低收入群体也进入消费,那么,繁荣将会每况愈下。
   上世纪30年代中期,凯恩斯对此提出了扩大消费,让“多余”的产品找到出路的方法。结果导致滞胀发生。其实,凯恩斯说的所谓多余的产品,一方面是因为产品价格过高,使低收入群体无能力购买,另一方面,具有购买能力的群体已经享用充足。他的方法一方面使产品价格继续提高,因为他拉动消费的方法使得税收等生产成本增加;另一方面,有了所谓出路的产品又行增加,更加剧了所谓需求不足。滞胀于是不可避免地发生。如果我们认真分析,不难发现,这种现象,正是市场总体的商品因需求饱和而使边际效用下降。或者准确地说,是市场众多商品的边际效用下降使得产品数量甚至和质量一同提高时,社会财富不增反减。我们通过下面的图示进一步解析这种现象。
   
   
    效 危机线
    用
    值
   
   
   
   产量
    价值效用与危机曲线
   
   图中可见,当某一产品增加,开始表现为社会财富总量增加,价值效用随着产品数量增长而增长。当达到一定值后,价值效用值并不随数量增长如初期那样同比上升,而是有所减缓。如果此时继续增加产量,一旦冲破危机线,价值效用将不增反减。单个产品出现这种状况,会迫使该行业部分企业破产。如果是普遍性冲破危机线,经济危机就会爆发。过分分散的自主资本的生产方式最大的弱点或缺陷就在这里。它在早期普遍生产不足时表现不从来;当生产发展到现有产品供给相对充足的时候,就会因为无能力开发新型消费而表现从来。这种缺乏社会理念的小规模自主经济方式是不会知难而止的,他们会一味拼杀,直至同归于尽。
   解决它的方法其实不难,只要提高社会供给能力,开辟新的消费,降低传统产品的生产成本,扩大消费群体,繁荣就能长久保持。上世纪30年代初,罗斯福总统就是采用政府参与组织生产,强制干预经济的方法,有效地制止了盲目生产,提高了社会供给能力。其实政府参与并不是最好的方法,最好的方法还是通过资本自由合并、重组。但并不是一个行业的全部资本合而为一,只要能使其具有创新消费,降低大众消费产品价格的能力,就是最优组合。任何时候,社会市场都应当保持充分的竞争动力,否则,社会会变得死气沉沉。
   在今天,多种行业一体的公司比比皆是。合并和重组是一个趋势。这是现有商品充裕时提高社会供给能力的有效方法。对于任何一个哪怕是发展良好的公司,也不要把自己局限在一个公司的狭小范围内,要把自己置身于整个社会市场中。不要怕暴露自己,特别是弱点。更不要把眼光只盯在公司的为数不多的员工或人力资源上,要把眼光扫向整个社会群体。开放自己,接纳天下,才是为大者。
   
   
    紫电
    2008-5-25
   
   参考文献:
   《政治经济学概论》萨伊著 商务印书馆出版
   《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凯恩斯著 商务印书馆出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