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救市如何能凑效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自由的力量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马克思主义强盗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我的维权路一)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
·讨伐马克思主义
·贵州民间人权捍卫者呼吁全国人民响应《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二、商品价值大混乱
   在构成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三个理论中,他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理论是这三个理论中最大,内容最充实,并且能够独立自成体系的一个部分;而《资本论》正是这个部分的核心,它也是马克思一生的得意之作。
   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开篇的第一个章节,就是“商品”。商品是一个人人熟悉的对象,但人们对商品的“熟悉”,只是离不开它而已。

   岂止今天离不开它,还远在它一来到这个人间世上时,人们就离不开它了。商品来到这个世间,就迅速构筑起了一个劳动的人们相互依存的关系,任何人脱离这个关系,都会感觉难以为生。
   商品如何会有如此的魔力?大家只知道,协作方式可以提高劳动生产效率,却很难直观地看到这个提高的效率能给我们每一个人带来多少好处。
   要回答这个问题,可以这么说,从商品来到这个人世间,人间的一切悲苦和灾祸都由它而生,人间的一切希望和福祉也托了它而来。这样评说商品也许不仅有些人,想必很多人都会不以为然。小小商品,何足道哉,那会有如此魔力,显然是夸大其词了吧。
   那我们暂时放下商品价值不说,先来说说商品产生的社会效果。
   在商品出现前,生产力低下,物质匮乏,自给自足的劳动不但效率低,而且往往还出现原本就很不足的生活资料因边际效用递减而折损效用的现象。商品出现后,它开始改变着这一切,不但使社会生产效率迅速提高,而且使物的边际效用边缘几乎无限扩展。它大大地改善了人们的物质生活状况。很快,它在交换关系中牢固地建立起了一个人们相互依存的体系。这个体系之牢固和强大,使任何人一旦离开这个体系都将难以生存。
   商品创造了这样一种力量,这样一种用单一自给方式下可能最强大的个体力量都远不及在商品生产体系中最弱小的生产者万分之一的微力。它强大的力量产生的社会直接效果,就是紧紧地束缚住一切劳动生产个体,用它原子一般微小的身躯释放出巨大的使用价值能量,将社会生产群体牢牢地限定在一个交换半径的区域内。一切暴力、杀戮和奴役都从此冲不破它的束缚。它给人类产生这些罪孽创造了条件,它提供的财富在满足一切罪恶、贪婪的掠夺后仍然还有余力让劳动者生存下来,并且在物质的获取上仍然比自给方式下多得多。商品提供得越多,人类社会的罪恶人群就越扩大,一切都抵消不了这小小的财富原子释放出来的巨大引力。包括罪恶、奴役和杀戮。商品产生的社会引力,远比原始部落社会表现出的人类群居愿望产生的社会引力更强大。那个时候,原始人群是不能容忍奴役和不平等的,而商品出现的时候,一切都不得不被接受,包括最无耻的专制在内。
   正如卢梭所说,使人类堕落下去的东西,在诗人看来是金钱,在哲学家看来则是铁和谷物。追溯下去,就是商品。商品正是这样一种物,它产生了人类罪恶滋生的条件,它也促成了人类的物质文明和进步;它帮助各个劳动生产个体冲破他们自给方式下单一、贫乏的生活而进入一个梦幻般的物质世界,人们的物质享受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富足和丰裕。
   这一切,正是商品的物质效用使然,是商品的使用价值带给了人类文明和进步。政治经济学从创立以来,思想家们无一例外都把商品的使用价值看成是社会财富的直接表现。马克思尽管在它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中完全否定了商品的使用价值,但也不得不承认,“使用价值是构成财富的物质内容”。只是这个物质内容在他的商品价值理论中是分文不值的。
   他借斯密和李嘉图在论述自然交换率时对劳动的表述,提出了他的“劳动消耗价值论”。并为了使劳动耗费量在商品交换和社会分配中合理化,提出了他的“抽象劳动”理论。认为具体劳动只创造具体的物,只创造使用价值,抽象劳动才创造价值。使用价值只是商品的物质承担者,商品中的“抽象劳动”才是商品交换的依据。这个“抽象劳动”就是同一的“一般人类劳动”,是社会平均劳动耗费量。他说:“商品的价值量只是表示商品中包含的劳动量”;他还同时说:“劳动时间是计量生产者个人在共同产品的个人消费部分中所占份额的尺度”。他自诩是一个共产主义的提倡者,他还不如就此直接说,每个人只要参与了社会劳动,就可以分享一份共同劳动的果实,就是按时间计量分配也罢。相信很多人都会赞赏这个观点。他完全没有必要去扭曲自然规则地硬说,“商品的价值量只是表示商品中包含的劳动量”。
   商品的价值量代表的是一定的财富量,劳动量能代表财富量吗?劳动创造财富这句话是对的,是真理,但是并不意味一定量劳动必然或永远代表一定量财富。况且人类的生产劳动中总是存在一些无效劳动和劳动群体能力上的参差不齐,共产的信念可以包容这一切,但没有理由用这个信念去扭曲价值规律,破坏商品生产、交换的自然规则。
   如果照他的抽象劳动创造价值的理论,对农民来说,辛劳一年,是丰收还是歉收已经不再有任何意义了。因为不管收成多少,他们都付出了同量的劳动,他们就应该获得同样的社会报酬。甚至在歉收年,他们还有可能付出更多劳动,那他们在歉收年减产后只会使他们收入更丰厚咯。因为他们比丰年付出了更多劳动,他们就有理由比丰年要求更多的报酬。那我们的农民兄弟是不是从此不是在丰收年载歌载舞庆贺丰收,而是改在歉收年喜气洋洋庆贺歉收呢?
   这听起来岂不荒唐。粮食总体减产后,粮价上涨,单位价格提高了,但农民总的收入还是大大降低了,这如何能使他们高兴起来呢。如果用马克思的抽象劳动价值制度强行使歉收的农民和丰年收入一致,社会总体的财富量仍然一样是减少了,绝不可能与丰年一样富足。而它导致的价值混乱,会破坏整个社会生产。可马克思却宣扬无论在那种年景,同量劳动创造的价值量永远不变。他说道:“不管生产力发生了什么变化,同一劳动在同样的时间内提供的价值量总是相同的。但它在同样的时间内提供的使用价值量会是不同的”。他虽然在后一句话中承认了使用价值量的变化,但他的商品交换和社会分配已完全否定了使用价值的参与,只以他认定的“价值量”即劳动量来决定。他的这个理论无疑是把生产力钉上了十字架。这种情况下,谁有兴趣提高生产力呢?他还说:“那种能提高劳动成效从而增加劳动所提供的使用价值量的生产力变化,如果会缩减生产这个使用价值量所必需的劳动时间的总和,就会减少这个增大的总量的价值量。反之亦然。”也就是说,那种降低劳动成效的生产力变化,反而会增加社会总的价值量。这种公然对生产力的反动,在人类社会还是绝无仅有的。
   生产力提高只对使用价值才有意义。对马克思定义的商品价值而言,确如他所说,只有降低生产力才能使它的价值增大。马克思主义者就是把这样的荒唐理论沾沾自喜地反复念叨,强迫社会按这个理论劳动和交换,这如何不使社会生产一片混乱,如何不使社会生产每况愈下。这种荒诞不经的反动理论为什么还要强迫中国人遵循呢?
   人类从进入商品社会以来,整个社会生产就在商品的纽带中进行,各个生产者相互独立,彼此各不相亲,互不相识,有的甚至相互对立,但一切都不妨碍他们通过商品彼此合作、互利。这就是商品中能供人们享用和减轻人们痛苦的物质的效用在吸引各个劳动者互相帮助,共同创造美好生活。也是亚当•斯密指给我们看的那支无形的手无所不能地在引导整个社会生产。而马克思却要把这支手砍断,用他的虚无存在的抽象劳动代替那支自然法则的手,去指挥他用暴力强制建立的“产业军”。
   我们的“人民公社”和“国营企业”,就是用他的这个抽象劳动取代世代建立的自然法则之手,在指挥中国人劳动、生产和生活,这如何不使中国人陷入苦难、贫穷的无底深渊。
   人们忍受社会的种种不合理和不平等,付出巨大的代价,为的就是商品带来的物质效用增长,为的是劳动效率提高,和物质生活改善。而马克思在号召打破这种不平等的同时,用他的抽象劳动价值理论否定了商品效用的价值意义和社会分配依据,窒息和抑制了商品的使用价值效果,破坏了社会财富的生产和商品交换的自然秩序。而他的暴力方式也只是打破旧的不平等关系又建立起新的不平等关系。在他的理论建立的社会中,商品中那股强大的物质财富创造力不见了,人们从事商品生产和商品活动能够真实获得的成千倍,成万倍增加的物质效用变成了一堆虚拟的抽象劳动;由商品使用价值引导的整个社会生产,变成了这个抽象劳动指挥的产业军团无目标的大混战。一方面,这个理论摧毁了商品带给人们的希望,商品中决定一国兴衰,决定民族存亡和社会繁荣与否的使用价值被他那低俗的理论完全窒息;另一方面,它又在扩大商品社会罪恶的一面,因为这个理论坚持用暴力推行他的抽象劳动价值观,社会中的无赖和投机分子早就盼望有一种强制理由可以使他们占有别人的劳动成果,而只把够养活劳动者的劳动量留下。这种更加不合理的制度绝不是劳苦大众的愿望。
   商品在市场上总是用它的效用即使用价值在吸引消费者,这些连三年级小学生都能理解的浅显道理,那些享受着共产特权利益的当权者们却都一概装糊涂。他们借马克思的这些歪理,无限扩大他们糜烂、奢侈的生活。他们把劳动创造的物质效用拿走,只留给劳动者“劳动”本身。这就是今天中国直接从事物质财富创造的工农大众生活贫穷、困苦,而不直接生产物质财富和根本就不从事物质生产的群体的生活总是锦上又添花的根本原因。他们拿走了全部商品产生的物质效用,一切表现为经济增长的商品使用价值都被他们强占,留给工农大众的只有马克思的“抽象劳动”,即饱含辛劳、苦楚的劳动量和劳动时间。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原因。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