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救市如何能凑效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自由的力量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马克思主义强盗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我的维权路一)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
·讨伐马克思主义
·贵州民间人权捍卫者呼吁全国人民响应《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不应该全归责马克思
   
   马蜂
   

   拜读了马虻的文章,仅就几点问题与马虻商榷。
   马虻批驳的第一条,"反动的资本理论"。虽然有一定道理。但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是马克思为了保障物质生活资料公有提出来的。资本理论是马克思理论的核心,其重要性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虽不及阶级斗争理论,但其理论性却超过阶级斗争理论。《资本论》就是阐述资本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运动规律的,众所周知,它被工人阶级喻为"工人阶级的圣经"。它是被发展的马克思主义者们借用,变成了他们剥夺社会一切财富(即包括生产资料也包括生活资料)归他们享受的借口。
   这些所谓的"发展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大多连《资本论》都没有读过,只是一听见生产资料公有,就高喊马克思万岁,就去把别人的生产资料包括生活资料全部抢来归在自己名下。他们实际上是强奸了马克思。他们的行为不能称为"马克思主义"。
   马虻批驳的第二条,"反科学的商品、价值理论"。这个部分包含了马克思的劳动理论。马克思继承了斯密等人的劳动价值理论,将劳动创造价值有些意识形态化,不大符合科学原理,但他是为了提醒人们,劳动者才是创造世界,建设国家的人,他们理应主导社会政治,而不应受压迫,反而被社会抛弃,生活在饥寒交迫中。马克思的理论虽然没有凑效,但罪不在马克思。
   第三条,"反进步的剩余价值理论"。确如马虻所言,剩余价值理论是马克思的得意之作,他为了强调现实劳动的价值和作用,反而有些弄巧成拙,也与他的资本本论不相符合,与政治经济学原理是对立的。但它对认识劳动者的社会地位不能说完全没有意义。
   我们不会不看到,劳动者的社会地位自古来非常低下,尽管人们口头上一再说,劳动创造了人,是劳动者建设了国家。但是在现实中,人们,当然主要是那些学者,官者,那些所谓的上流社会的人们,对低贱的"活劳动"是不屑一顾的,认为社会的物质财富是他们的过去劳动,是科学技术,是理论家们创造的。马克思驳斥了他们,建立了他的剩余价值理论,强调剩余价值是完全由表现为可变资本的活劳动创造的。
   这一点虽然有些极端,否认了社会其他劳动要素的作用。但是社会其他劳动形式不也极端地贬低了现实活劳动的地位了吗。为什么人们总是从一个极端走向一个极端。今天自称是马克思主义者的邓小平也宣称: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相信谁也不会认为这个观点有错,这些后马克思主义者与他们打倒的地主、资本家的观点如出一辙。他们把马克思的观点搬倒了,驳翻了马克思理论还是马克思主义者。
   关于阶级斗争理论和马克思主义对他人思想权的剥夺,这都是后马克思主义者的作法,不应该归责在马克思头上。马克思说到,在他的科学社会主义中,每个人的自由是全社会自由的基础,只有保障人人得自由,才能有全社会的自由。但后马克思主义者们却剥夺个人的自由说是为了全社会的自由,让个人做出牺牲。这是反马克思主义的。
   实际上,马克思主义已经被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挖得千仓百孔,一切对劳苦大众有益的原理和信条都被他们挖掉丢弃,所留下的只有阶级斗争和阶级专政这些对统治者有用的内容和不妨碍执政者满足他们私利的教条,而不论这些教条是多么地有害于国家、民族和社会进步。
   任何事物的形成或者不如说任何思想的提出总有它合理的成分,我们姑且不论人人都是上帝或者自然的儿子,因之产生于任何人身上的自然权利的实际体现诸如思想权(包括自由思想和自由表达思想的权利)、生命权,和不受任何强制的权利都是平等的。特别是一种思想当能引起一定程度和范围的共鸣,并且形成一种思潮的时候,如果极端地对待它和它本身以极端的形式来表现和宣泻都同样地有害于社会,有害于人类思想的健康发展;因为极端方式会剥夺他人的权利,是违背自然法则的。
   马克思主义正是因为它的极端化而出现谬误,它极端的思想使它维护工农大众利益的愿望,反而成为置工农于死地的理论。这个理论又被发展的马克思主义者们将之恶意扭曲,更加极端化。他们之意根本不在社会主义,而意在专政统治。
   马克思提出的科学社会主义与其他社会主义一样,有比任何社会形式更多的权利平等的原则,工农大众享有普遍的社会福利。如公费医疗,国家保障的人人平等享有的低价住房,和一系列社会劳动保险制度。他还用生产资料的公有来保证社会一切物质的公有,保障劳动者在不伤害身体的条件下从事劳动。
   但是在极端主义的推行下,这些社会主义优越性只适用于当权者,劳动大众根本享受不到。不仅如此,在今天的中国,这个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当权者们正如网上一篇文章(我没记住出处和作者)所说,他们不仅享有社会主义的全部优越,还享有资本主义社会中资产者们享有的种种优越。实际上,他们还同时享有封建社会中王、候们享有的诸如独占资源,任意定税的种种特权;他们真的占尽了天下好处。只因他们霸占了一切权利,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是违背天理的。
   但我们可喜地看到,在资本主义国家中,正是马克思主义的震撼力,正是"剥夺者将被剥夺"的威慑力,使那里建立了福利国家,那里的人民享受着普遍的自由、民主和幸福;劳动生产环境十分良好。这些资本主义国家实际上比今天这些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的所谓社会主义国家更加社会主义化。
   湖南 马蜂
   06/4/11
   (4/13/2006 5:7)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贵州 马狼
   
   我叫马狼,是马还是狼,我也不知道。我本是马,世人却说我是狼。人们的理由是,狼是吃肉的,马是吃草的。
   我本吃草,不伤肉灵。但肉的诱惑太大,特别是人肉,我尝到了这美味就再也不愿吃别的食物。卢梭早把我揪了出来。今天有人学了卢梭的招,我不得已,只好叫马狼。我改不掉吃人的习惯,但又不愿放弃马的美名。那是真正的德国货,洋得够格。
   此番自白后,言归正传。网上见了二马的文章(《五驳马克思主义》马虻)和(《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马蜂)。我也姓马,义不容辞,要与马虻对战一场。他坏了马的名声,干坏事的其实是狼,不是马。马是好货,拉车,犁地,任劳任怨;号召共产,天下均贫富。
   马蜂说得好,一句“剥夺者将被剥夺”,吓得天下富人收敛了许多。制定福利制度,利了穷人。
   岂止这一句。马克思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工人阶级从此失去的只是枷锁,他们将赢得整个世界。
   可是狼来了,披着马皮。吃起人来,比地主、资本家狠。人肉味美,更有血汗和精血佐餐。美味越吃胃越大。
   旁边少不了有人痛骂,就干脆再拉几个一道吃人,省得只有狼被骂。现在连医生、教师都在我的巧妙安排下变得爱吃人了。
   医者本是救死扶伤者,够人道的。他们原来胸前挂着红十字,那是用耶稣鲜血染红的。
   当年耶稣要拯救世人,被坏蛋钉在十字架上。他背着这沉重的十字架,走完了那段永劫之路。他的鲜血染红了十字架,染红了那段悲壮的路。全世界的医者要学他的样,举起了这架红十字。
   但是狼来了,教他们吃人。吃人多了,红十字就长满了铜绿,变成了绿十字。这绿十字到也般配,象征见钱眼开,无钱病死也不理。难怪世人叫今天的医生是白衣强盗,他们不再做天使,倒跟魔鬼做邻居。
   教书育人,自古先生受人敬;被排位在五尊之末。天、地、君、亲、师嘛。
   可是狼来了,也教他们吃人。一干还真不赖,这行当容易上路。世人不再尊师了,改称他们叫“持教鞭抢劫犯”。够吓人的,比持枪抢劫犯还凶。
   但要声明,这些都是狼干的,不干马事。
   马克思证明了财产公有的合理性。生产资料的公有才是社会一切物质财富公有的保证。这具有科学性,不愧为“科学社会主义”。
   全社会有计划地进行生产,按劳取酬,避免了原材料浪费和劳动力浪费,杜绝生产过剩,避免周期性经济危机。这是物质高效生产的保证。
   全社会都共产,所有学龄儿童都进学校读书,幼儿都进幼儿园,老年人也都全有社会保障。人人有饭吃,人人有工作,人人都平等。
   马克思真不赖,是好样的。
   但是狼来了,他披着马皮,共了有钱人的产,却不和天下人共产。有产的被共了,变成了无产者,无产的还是无产者。
   马克思在19世纪就能写《资本论》,敢公开喊“剥夺者将被剥夺”,公开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但他人身安全,无人抓他,关他。今天都21世纪了,可今天却无人敢喊一声“共产者将被共产”,更无人敢做推翻专制统治的事,连说这样的话都要被关进大牢。像贵州的夜狼一样。他跟我同名不同性,他那条狼是咬马的,见畜生就咬 。现今正被囚在牢笼中,只能每天用鼻子指着铁窗望天怒吼而无助。我这条狼不同,是吃人的。吸人的精血,供养大群马狼。可供之者有限,受之者却无厌,直闹得当今世上马门酒肉臭,路有饿死骨。……
   狼又来了,披着马皮,说是发展的马,指狼为马,欺骗世人。过去有人指鹿为马,受人嘲笑。但总有人乱指,这句话才会流传至今。今天该“发展”了,该指狼为马。如有人嘲笑,那就干脆叫马狼,来个姓资姓社二不像。
   马虻先生看清了,马是马,狼是狼,不要听其信口开河。
   马蜂的观点我赞同,我站在他一边;马与狼要分清。但有一点疑问,他说马克思喊了一声“剥夺者将被剥夺”,就让地主、资本家有了收敛,建立了福利国家,让穷苦人民都过上了好日子,不敢再嫌弃他们没教养,素质低,让人人都能直接选举国家主席和地方行政长官。如果今天有人在中国也喊一声:“共产者将被共产”,就真的让马狼也收敛,也让天下人人过上幸福、自由、平等的好日子……?
   恐怕未必。杜牧说得真切,当年秦若爱天下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可其象今天一样,制定严酷政策,增强武装力量,强制天下。终使楚人一炬,三百里秦宫,化为焦土。秦人无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狼又来了,披着马皮,改不了吃人。
   
   紫电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