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讨伐马克思主义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救市如何能凑效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自由的力量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马克思主义强盗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权利回归
   ——弱政府强国民
   
   国家权利天然属于人民;但从有国家始,人民就无往不在枷锁中。而这个枷锁,就正是被政府强夺去的原属于人民的权利。收回这个权利,枷锁就可打破,国民就能得以生息,国家就能走上富强之路。反之,强霸着国家权利的恶政府必使国民屈从而衰弱。国民弱,国家自然就弱。就象清政府,它对内大肆镇压、屠杀革新人士,政府威力强大无比;对外却因国力衰弱,只能靠割让国土,丧权辱国来苟且偷安。
   天下人早已明了,上天兼爱天下人人,从不单爱国君,师尊,也不单爱党首、族首。人人都是天之子,人人皆平等,天下人共同拥有天下。

   天下有地域之分,人群有文化、习俗的不同。一定地域的人群按自己的文化、习俗和共同意愿组成国家,这是符合天意的。因此,国家是国民的联盟,不是政治联盟,更不是集团联盟。国民联盟建立的政府当然服从国民,它在国民面前永远是也只能是弱小服帖的;因为人民按自己的意愿建立的政府就象股东按自己的意愿建立的公司一样,股东们不可能把自己的权力和利益拱手交给经营者并听凭他们雇聘的经营者骑在他们头上对他们呼三喝四,而他们只能唯唯诺诺,不敢违抗。相反,股东们对自己的公司有绝对主宰权,经营者的一切经营活动必须符合股东要求,不得违抗。经营者在股东面前应该象听话的孩子在威严的父母面前一样;国民联盟建立的国家,政府就必须象个听话的孩子在父母面前一样孝顺地服从人民的指派。而不是象强盗一样,夺了他人财物,占了他人家园,还要“威武地”奴役主人;古往今来的政府对待他们治下的人民就是这样。
   政治联盟建立的政府是强者的联盟体,它有浓烈的意识倾向,必然排斥个别甚至部分国民,忽略、冷漠他们的意愿。它们多以民主的名义建立政府,但却又蔑视人民,对人民很强硬,它们是恶政府。
   集团联盟建立的政府是强盗政府,奴隶制和封建制社会的政府就是大强盗结伙打劫建立的政府。因为他们不依照任何约定的合法权力,仅凭他们的强力。这种政府跟强盗团伙没有两样,他们用武力强霸国家权利,驱使人民象牛马一样,不能自主,更不能有思想自由,只能听凭他们摆布。
   在今天的强政府时代,各国政府都承认主权在民,人民是国家主人,政府官员都自称是人民的公仆,是公务员,不再是官老爷,它们否定了强盗政府。但这只是在口头上,我们今天就时常听见那些恶政府的官员们喊着唱着要做人民的公仆,要做人民的好儿子。其实那不过是些政治骗子在欺骗人民,他们刚从强盗政府那里转世,眼谗着旧帝王金碧辉煌的生活,自觉不自觉地就会捞一两样东西贴在自己身上,他们至今就还带着“官员”的帽子和各种各样“长”的身份。有了这些旧世界的臭架子,他们就还是照旧世界的样对待人民。只不过嘴上却变了新调,时时在喊着唱着民主的新词。以至于公仆们欺压“老爷”,老爷们却只能忍气吞声,逆子们屠杀爹娘,当爹娘的只能抱着死去的亲人痛哭;弄得当今世界象见了鬼,上下、黑白全颠倒了。
   强盗政府时代,政府是集一切权利于一身的。帝王即国家,帝王家族和集团组成的政府没有社会契约,只有法令。今天的强政府也沿袭了这一点,它们不是按照民主理念制定共同遵守的规则而是动辄以法令、法规的旧形式去强制国民。强盗政府从来就集天下权利为一体,它即立法,也司法,更行使行政权;而行政权力的过程就正是政府行为的过程。这些古往今来的强道者的权威就是通过行使行政权实现的,立法和司法只是为保证他们施行政务的手段,也就是他们实现政“治”的内容。自古以来,衙门里对任何违抗者抓来就打板子,这些挨板子的,盗贼只是少数,大多数都是些平民百姓。他们或因缴不足税银,或因房、地被官家强占冒犯了官长,就被治罪,这是强盗逻辑。今天的强政府依循着这个逻辑。他们虽然将政府分解成三个部分,即立法、司法和行政。但表现得最突出和最充分的,依然还是行政部门。以至人们在提到“政府”的时候,往往仅只是指行政部门的官吏们;这在专制国家中更是如此。也就是说,现今的强政府时代,实际只是“强行政”时代。在很多民主国家中,行政权也并不是人们认为的那样以三权分立的原则与另两个部分平行存在,它不但不低于立法的权力部门,甚至高于立法和司法而威权无比。在专制国家中,行政部门甚至操纵立法与司法。这种情形跟强盗政府没有两样,它们是新强盗政府。由此可见,当代以民主的名义建立的国家,司法和立法部门都只是行政部门的陪衬,行政处处以政府名义行事,挟政府以管制天下。这就是致使国家衰弱的根源,也正是致使人类在苦难中挣扎仍然无出头之日的根源。
   自古以来,有“苛政猛于虎”之说。其实,政“治”亦猛于虎。苛政的来源就是政之治权。政之治权从何而来?它来源于强盗政府,是强盗统治的逻辑;它没有自然法上的依据,是非法之权。古代的思想家热心推崇德政,企盼强盗收敛政“治”权,放松束政力。政放权,弱权即是德,德政近弱政,强政即暴政。无治权之政府即是弱政府,它符合大道,是无为之政,是自然之法所归。
   人类文明曾以自为开端,那是大道昌明的时代。普天之下,唯人不受治于任何强力。自从政治潜入人类文明并占据它的顶端之后,强道开始盛行,大道逐渐隐没。比一切更自由自主的人,从此反而比一切更受禁锢。先圣们曾直言强道者无为以还天下自为,但时至今日,文明还是拒不走强道。政治至高无上就是强道盛行的证明。人们今天以全民自主的心愿提出了政治民主的要求,实际上,政治民主变成了强者的民主,它与全民自主相离亦远。因为政治奉行的就是强道,强道即强盗。天下不在治,而在约法共同遵守;社会不在管,而在规则人人遵循。可问上天,曾给谁管、治大权?苍天可鉴,天下人兼有天下。今天的行政权力是社会罪恶之源,行政权力的来源就是政治。人民是天下的主人,岂能受治;国民是国家股份拥有者,岂能强治。以政治民,天理不容。因为政(正)源于民,不源于政客,政只能治违逆民意者,岂能被政客反治于民。
   尽管人们对宪政已有认识,但还未把它与政治区别开来。宪政的渊源是宪法,是民主的公务规则,是国民契约,不是政“治”;宪政是大众约法,政“治”则以强道为本,它凝集的是强者的意志,并以它生自贵胄的名义强制世间万事万物都得依从它。因为政治的渊源就是强盗政府即帝王政府的手法。强盗以强道为本,与政治同出一穴。有的人把它称为传统,就象古往今来有强盗,盗贼之行也是人类文化之一斑一样。说来有点差强人意,但帝王威严常被一些文化人称道,代代都风行帝王颂。既然大盗制小盗倍受称道,强力受到了颂扬,那大盗治民也就理顺民必从了。
   政“治”在当今是正盗,因为政治的起源是强盗建立的政府的贯常行为,强盗只会用强制的手法,“治”即以其为渊源。千百年来,社会一直这样延续,人们也就由习惯认可了强盗逻辑用于政的政“治”的正统和“合法性”。其实这是误区。宪法才是国民的基本意愿,是全民约法,当代各国称为国之母法、大法。因此,宪法即国民契约的表达和表现文件。人民从来就反感政“治”,这些脏东西是贼心未死之辈鱼目混珠混入宪政制度中来的。盘古开天之时,政何来由权;普天之下,只有人民才有天下之权。宪政的确立就是归权于民,政治的残留和形成是余贼在作祟。弱政府就是在终结政“治”权后组建的政府形式,是全民协会的形式。这是国民意愿的实现形式或方式。只有废除政“治”权,才能建立完整的宪政制度,实现真正的宪政,实现弱政府。
   强盗政府违抗天意,强政府也一样。它们仍然将国民置于自己的管辖下,甚至是奴役下。在它们的统治下,国民有何心愿和欲求,竟要去向政府请愿,用游行、集会、罢工等无奈之举去向政府抗争。政府——其实就是行政官僚——反倒显得像是主人样,还动辄对游行、请愿的民众施暴。有的人民甚至连这点作为都没有,被禁止罢工、游行、请愿、集会。可见当今行政官吏们是何等强傲和狂暴。他们完全不理会人民大众的意愿就是上天的意愿,窃取了国家权利竟不怕与天意相违;对他们的主人,对国家的主人施行强暴政治。这种行为违抗天意,政治违反自然法则,行政权力没有合法依据,应予取缔。行政权越小,政府在人民面前越弱;政府越弱,国民越富、越强,则国家越富强,越有力量。政府应弱到它应该具有的地位上去。这个政府应有的它本来的地位,就是人民的雇工的地位。它不能对人民呼三喝四,就象员工不能对老板呼三喝四一样。它也不能与人民平起平坐。国家主权在民,民众才是国家主人。政府的组成人员全是人民的雇工,是打工仔。人民才应该,才有权对他们呼三喝四。一个国家如能将政府置于它应在的这个位置上;公务员,即那些政府中的雇员们都唯唯诺诺做人民的仆人,忠实地做人民的打工仔,这个国家就可实现至“善”,就能无比的强盛和繁荣。
   在我们人类家园,现在的政府都很强傲和凶暴,而人民相比则十分孱弱。因此当今的人类非常贫穷,人类社会也很黑暗,充满了罪恶和邪毒。相比起来,今天的各国政府中,美国政府在它的人民面前是最弱而无能的,它在它的人民面前几乎没有威风。虽然美国人民也时常不得不走上街头,或到政府大殿前去请愿、抗议、游行等,但美国政府从不敢对这些民众动粗,也不会向批评甚至贬斥政府和政党的人施暴。美国政府在人民面前的弱小,使美国成为当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人民也因此是世界上最自由、幸福的人民。这种有较弱的政府制度的国家虽然还远不是尽善尽美的国家,但它们是当今人类的榜样,它们将是人类实现弱政府的带头人。一旦它们的民主制度将政府推进到“弱”的最佳点,它们的成就必会让世人景慕,从而带动人类进入弱政府时代。但如果今天在专制压迫下的那一国人民一举实现了弱政府,或能把本国政府置于比美国政府更弱的地位上,那它要赶超美国,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它也一样能成为人类解放的带头人。那时候,再也没有政府官员的趾高气扬,人民从此不用再去街头顶着烈日,冒着严寒游行、请愿;强忍种种凌辱、毒打、无奈、仇苦,甚至屠杀。
   是强盗最先在人类社会建立起今天意义的政府。即机构复杂,等级森严,组织多样,结构勾心斗角的权利群体。这个群体的利益维持就全靠的是行政权力的行使。到今天,这个部门仍然是恶政府的中坚,它依靠立法与司法相伴构成恶政府的基本骨架。现代民主理论和自由主义的思想家曾经试图将立法与司法从政府行政权威中撕割开,以此削弱政府。但行政权力的保留使得这个恶政府最大的毒瘤仍能为满足他们的利益和方便他们施政制定种种文件、法规,并胁迫、利诱立法与司法参与,强制人民。这是极其荒唐的。这就象一个公司的经理部强制股东,恶意搜刮股东一样荒唐和不可接受。行政权力违反宪法精神,它与宪政完全相悖,是政“治”对抗宪政。恶政府却假借宪政与政“治”一体,压制国民。行政“治”权是强盗政府“治”权的延续,是非法之权,应予取缔。弱政府就是要削弱和最终取消行政权利,变行政权利为公务责任,让行政部门的雇员们象公司的雇员一样,履行他们打工仔的职责,从此不敢再对他们的国民老板呼三喝四,指手划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