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救市如何能凑效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自由的力量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马克思主义强盗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我的维权路一)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
·讨伐马克思主义
·贵州民间人权捍卫者呼吁全国人民响应《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并致:布什总统、基金会主席爱德华博士、罗伦巴赫议员的公开信
   尊敬的布什总统、爱德华博士、罗伦巴赫议员:
   因为消息闭塞,一个中国公民迟到现在才得知一座永远的铜像已经矗立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当然,同样令人激动的,是布什总统在这座纪念碑落成仪式上句句触人心弦的演讲。
   多少生命无声地消逝在这大战之后本应实现和平和幸福、自由的时代。然而这个时代,却比那场可耻的战争更加凶残,更加黑暗;它夺走了1亿多企盼和平、自由和幸福生活的人的生命。谁都知道,是谁犯下了这滔天罪行。
   我特别注意到了纪念碑前座的题字:“献给那些在共产党政权下死亡的一亿多受害者和那些热爱自由的人民”。碑后的题字是:“为所有那些遭受(共产党)奴役的国家和人民的自由和独立”(大纪元),我也同样注意到这座纪念无数死难者的纪念碑的名称:“受共产主义迫害死难者纪念碑”(同上),以及布什总统和爱德华博士、罗伦巴赫议员的演讲中提到的“共产主义受难者”这样的表述。你们为这场人类大灾难中受难的和正在受难的和将要受难(因为这场灾难并没有结束)的人们慷慨陈词。我们感谢你们。我们要说,我们从中受到了鼓舞,你们使我们看到了希望。但我要提醒世人并借此上呈布什总统、爱德华博士、罗伦巴赫议员—感谢你们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这场灾难不是共产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

   从墨子在人类社会首先提出:有财相分,有力相营的早期共产主义理念,到莫尔、康帕内拉、安德里亚,再到圣西门、欧文……等等众多的共产主义倡导者,他们为人类奉献的是人人相爱,老有所养,幼有所依的美好社会。共产主义是在马克思这里才变了味。他的共产主义本质上不过是一个阶级的共产主义,与前人提出的全社会平等、友爱、互助的共产主义风马牛不相及。正是马克思在他的阶级共产主义中鼓动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政治统治,才导致了我们今天的灾难。
   我们人类是社会性动物,我们天然有人的亲情和互助互帮的热情,人人都愿望大家亲如兄弟般的生活在一起。而马克思的意识形态利用了人们的这种良好心愿,将一种极权方式传授给了人类一小撮丧心病狂的奴役欲者。是他们通过运用马克思理论,制造了这惨绝人寰的悲剧。我认为,如果使用“共产主义受难者”这一名称或这样称谓这座让人人感触心底的纪念碑,会否使有史以来为人类能和睦相处、互助互帮而贡献一生的思想家们蒙受屈辱,却让真正的罪魁祸首马克思似有了并罪的同伙而逃脱他应有的罪责。
   这座铭刻我们记忆的纪念碑我认为应该称为:马克思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一个中国公民:申有连
    2007-7-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