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王藏文集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
   
   公元一九九三年十月二十四日于河南郑州,我们发布了《空白写作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基本宣言》,从那时起便宣告了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集团的诞生。这是对中国近年来诗歌流派的消失现象的一个有力回潮与发展,亦普遍引起争议,并事实证明已给中国当代先锋诗歌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如此为推动中国已勾沉的现代诗歌流派的全面复兴而造势的努力即成事实,而且正为后先锋诗界看好。随着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的向前运动,亟待需要它的诗歌写作理论的进一步完善,以便适应更新的不断发展扩大着的它的诗歌写作的实践及其应用。就此意义,我们诸位创始人经过空间的激烈拟议,决定继续委托杨春光先生执笔完成第二次宣言,即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的纲领宣言,以弥补和充实原基本宣言的不足,并且这份宣言除了重申一下我们这个集团面对的社会意义及任务以外,将着重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的哲学纲领性若干问题和文学文本的若干技术处理问题等加以阐述,以增加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文本的思想指导性问题;以解决同时展开的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文本的实践应用等具体问题。以后,我们还将不断地根据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的深入和发展,再进一步地提出我们新的理论和宣言,直至它本身理论消亡和它自身集团解散为止。我们:仅仅通过我们完成一次历史赋予我们的后现代诗歌或后现代艺术革命的根本性转折的伟大使命!

    除此,我们别无选择!
   
   
    纲领之一:我们面对社会的意义及其任务
   
    1/1:我们不能说我们能够把当代全部有决定意义的问题统统抓在了手里,因为我们仅仅是一个文学流派。我们只想超出常规文学的僵死姿态,在我们所认定的超世纪的哲学思想的影响下,进一步做出让我们的同代人的一般理解能力所无法共识的极易争议的地方:这便是站在一切思想机制最前卫的阵地上─—站在先锋诗歌的前沿去提出我们事业的超前性学说。让别人说我们是疯子或者是怪客吧!如果一定要认为我们是如此的话,那么我们也会毫不客气地说,这正是我们的伟大性并与之同代人的无知者拉开悬殊距离的地方。尼采早就说过,我们是和你们同属于这个时代的,但我们的时代还没有真正到来。今天,我们仍然自豪地说,我们不是来自继承这个世界的遗产的,我们是来自创造这个世界未来的人;我们不是来自物质和文化的人,我们是在利用这一切使之自己能够首先生存下来的而又绝对超越了物质和文化的人;我们不是简单地把追求物质享受作为第一需要而再也不会有第二需要的与动物生存本质没有区别的单面社会的人,我们是把追求精神享受当作高级需要为第一性而把物质享受当作第二性的双面超社会的极近本体的人;我们不是极端地反传统或破坏既有文化的人,我们是在反和破坏的同时又着手创造新的传统和建造新的文化的人;我们不仅仅是做出先锋姿态和前倾态势的稍纵即逝的人,我们是具有先锋精神、前卫态度、知识分子原则、民间立场、精英品格、学术眼光、战略智慧、勇于实验、敢于探索和敢于大胆超前的人;我们不会是只影响我们自己或者仅限于诗歌领域进行探险的学院主义者,我们还会结成最广大的前卫统一战线,并且即会影响诗歌也会影响一切哲学领域甚至反作用于社会生产力的反意识形态结构的人;我们永远处于对一切价值重估的前瞻状态中,而我们自己创造的一切思想公式也将在即成传统事实的时候又会必须是向前错动、变更或者打碎自己和重新结构的人;我们是不断地进行文化批判和艺术解构的诗歌哲学,我们不打算说明我们在某个时候是绝对取得了胜利的胜利者,在我们的面前,相对我们命定承受的阻力来说——我们永远不会有什么胜利可言,所有的成功也只是唯有坚持、再坚持,乃坚持或者挺住就意味着一切,而且把失败同样看作是我们的英雄行为和目的的人。我们真的无所谓胜利和失败,因为胜利和失败都不是真理,都不能论述英雄,只有破坏即建设的前进才是我们的唯一目的。
    1/2:现在,我们面临的世界性的后现代社会的背景已经十分明了,就连我们所处的自己的种族社会的发展趋势也显然为我们尽快承担起这样一种特殊的文本历史使命提供了契机。我们不能回避,我们只能迎接挑战,并且做出我们自己坚定的回答:人的精神赎救或曰人本的抢救已经刻不容缓地落在了我们少数人的肩上。我们能否挺住,除了其他,我们自己手中的文本是最重要、最本质和最不容易异化的强有力的内在手段,也是人类多元化终极目的逐步实现的最主要边缘途径。这便是我们创造的艺术和我们创造的精神自觉以及精神纯粹的文本。
    1/3:我们应该看到了这样的事实:由于大工业革命以来,特别是电子技术得到普遍应用而带来的电子文明时代,科学技术和现代电子信息正在日益渗入社会和个人生活的各个角落之中,社会的人开始从根本上变为了新的文明的被动者,任何主动创造性越来越失去主体作用。人不再是控制和支配科学技术的绝对当家者,而是科学技术反过来控制和支配着人的生产力活动;人愈来愈成为任意商品价值或金钱的仆从,人性被物性贬值;人的生命能力开始回转于或屈服于或逐渐沦为大生产机器和电子科学指挥下的奴隶,人严重地依赖于现代科学技术、现代文明和现代文化的统治;人受其传统习俗、现代知识和现代技术的三重奴役和压制,人的尊严、价值、自由和本能欲望等均在被物化的剥夺和蚕食之中,人的主体性日渐丧失了,逐被动为客体,人的本体更是置于前所未有的根本异化之中。在这种时刻,而人的传统认知(意识)性却正在异化中扮演着最不光彩的角色,因为高度发展的科学技术是离不开人的主体认识的。具有先觉能力的哲人们已经共识到了这种危机,并早就纷纷反对这种与科学文明同步物化的认知主体,即传统的认识论,也就是所谓知识就是力量的学说,从而去探寻或企图找回人生的真实本体,以便人类自己一面既是科学文明高度发展的客体享受的人,一面又是精神世界本真存在的并充分自由的主体创造的人。面对这样的人本使命,以往的认识论的神圣性已经完全陈旧而不中用了,以往的认识论为中心的学说已显得不合时宜。以此改变哲学重心,则成了当代哲学家的头等任务。我们空房子主义者,正是遵循解构主义的各位大师的创意,本着以本体解构论代替认识结构论的原则为研究方式,旨在诗学领域里进行本体论的空房子主义革命,从而承担起人类精神革命的这一文本性的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
    1/4:极而言之,我们空房子主义在明确了这一历史使命之后,对以上提出的事实进一步分析,于是得出这样的一系列结论:第一,在当代,金钱和商品正成为人们灵魂的主宰。不是吗?人们好像只为了追求物质而生活,好像找到了物质就找到了灵魂,这实际上正是意味着人们忘掉和失去自己的灵魂了,是在日益将人类自己变为动物的本能或是等同于物的属性。如若常此以往,人不仅将丧失人的本能而等同于动物的本能,并且人将可能变为可怕的植物人而在植物链上退化自己。第二,现代人正在丧失对社会意识形态的批判能力,也同时丧失了对多元价值标准的判断能力和支配能力。不是吗?现代社会正在通过制造和满足人们的最大物质需求来左右和支配人们的欲望、意识、思想和行为,人们在期间被动地接受并受制于此,自觉或不自觉地丧失了改造社会的思想主动性,日渐失去了对社会的各种批判功能,失去了人的灵魂独立的多元价值体系,而把精神需求的价值体系,则等同于一元的物质需求的价值体系,也就是把物质需求这种非实体的东西,当作了实体来追求,而把真正的实体(实惠)当作虚的东西来处理,认为精神这东西不是实在的,而将其置于可有可无的那一边或根本于不顾之,因此人类的精神本源不仅从此缺席了、不在位了,连人类新的非本源的多元精神需求也尚未坚定地建立起来,人已从根本上开始丧失自己的本性了。人正在成为社会世俗和社会物质财富的附属品,人的最本质的积极因素和创造才能及本体灵魂,正在被务实的单面物质生产运动同化,人越来越搞不清自己的集团和性质是什么,人就这样疏离着人的本性,人也就无法有真在和本质的标准来识别真善美和假恶丑了。第三,人的普遍性创造才能业已失效。人的人生享受原则已代替了苦难原则,人的工具性时代已经来临。不是吗?不仅我们,在西方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里更是如此。社会集团对人的统治再不靠压服,也不靠对劳动者的冷酷盘剥(因股份制从所有制上改变了这种地位),而靠高度发达的大工业文明程度(因电子机械化已代替了人工操作并已大大减轻了劳动负担)及其信息传输的指挥系统来把人降为纯粹工具和机器第二的自动受役状态,不幸意识正被幸福意识取代。人对既成文化的批判性和否定性,则变为了容忍性或肯定性。人丧失了内心自由的创发能力与破坏能力,人的精神超越本质已经彻底地同现实达成默契关系并同流合污了。人不再积极地操纵物质社会,反而被高速发展的物质社会所操纵。于此同时,人们对艺术的熟知状况,几乎降到了非艺术的程度。电视、收录机等现代音像设备的全面普及,使人们在任何空间与时间范围内便可享受到自己所需要的艺术与文化。这在一定程度上使人们变成了改造自己的思想内容的文化机器中的零件。人们相应失去了创造艺术与幻想世界的能力。这种泛文化和艺术,也便成了人们实际上的物质代替品。人们搞不清精神产品与物质产品的区别。人们的精神境界被这种五花八门的文化与艺术充填得十分麻木。人们在其中只是被动地选择或被选择,没有机会去创造与批判。人们的创新意识完全被现代媒介剥夺。人们甚至把仅存的纯粹艺术也视为物化的东西。人们成为文化的被动的活的使用工具。人们成了仅是生产物质和享受物质而无法创造精神与享受精神的单面的社会人。第四,人的主体已经崩溃。人的语言失去了活力。人在所谓多元化的进程中,已被实际一元化了。不是吗?单面社会人的语言,也就日益失去了批判和超功能的作用,其语言能力只指向工具性而不再指向目的性。人的语言越来越被缩写、被输入电子程序、被成语化、被计算化、被僵化和俗规化。人的语言不再寓有创新机制,人的语言对现实的继承而又无法再有更多可能地对现实改造的能力。大量的商业性文化、一次性消费的低俗、短期行为和非永恒的卖艺性艺术等,统统充塞在人们的一切闲暇时间内,而越是高雅越是不具有利润和效益的文化与艺术显然被挤在了现代媒体的一边,人们只能从书架上或具有国家保存性的图书馆里去欣赏纯艺术的可能也就成为越来越少数人的行为。即便纯艺术市场也是被挤得很小很小。这样就逐渐失去了人们的真正艺术想象的空间,失去了人们超现实、干预现实和与现实相反的语言表达方式。人们面对物质需求多元化的手段,忘记了精神需求多元化的目的。人们在崇尚金钱与权力的同时,权钱交易成了联体的“一元化”。对此单面的社会和单面的人生,我们空房子主义者,正是努力找回这个世界的二元空处,让人类本体的精神实体重新回到这个空处,而把所谓现有的知识一概进行空值处理,使之人的社会是双面的真在社会,使之人的本体重新回来对抗或主宰非人的本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