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王藏文集
·自由亚洲电台:作家杜导斌遭抄家及刑拘 刘萍涉非法集会罪被逮捕
·自由亚洲电台:宋庄艺术家王藏遭逼迁 当局打压行为艺术
·新唐人电视台:在京诗人王藏被国保逼出宋庄 呼吁联合抗争
·希望之声:大陆诗人王藏被国保逼出北京宋庄
·维权网:李焕君会见律师讲述被抓捕、抄家的过程(图)
·维权网:“漩涡”公民艺术视觉展在北京举行(图)
·[父女声援释放郭飞雄]王藏与10个月女儿一起呼吁:释放郭飞雄!停止政治迫害
·自由飞雄!左起/前排:向莉、林潇、胡佳 ;后排:朱日坤 、张建俊、戈平、
·李海、王荔蕻、胡佳、王藏、曼殊和上等佛弟子一起声援郭飞雄!
·参与:释放良心记者陈永洲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自由亚洲电台:司法不公官民待遇迥异 废除死刑民间再度热议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再有亲人遇车祸 友质疑背后动机
·博讯:郭飞雄(杨茂东)案公民观察团声明
·自由亚洲电台:广州12名维权工人遭当局集体逮捕 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发声再
·希望之声:夏俊峰之死再掀中共活摘器官质疑
·希望之声:陈永洲正式逮捕 当局腐败维稳宣言?
·大纪元:广东维权人士郭飞雄被非法关押 各界呼吁放人
·中国人权: 關於恢復唐吉田等良心律師執業權利呼籲書
·接受<<南方周末>>采访,谈夏俊峰之子强强被质疑"代笔"、"抄袭"之事
·大纪元:中共国保使黑招逼走诗人王藏及维权者叶海燕
·民主中国:王藏:伤残警察郭少坤的维权之路
·希望之声:邱县漫画被立典型 相比之下两重天
·希望之声:民众:抓周永康是好事更应废一党专政
·新唐人電視:茅于轼杭州演讲 恐再遭毛左搅局
·博讯:王藏: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大纪元:护家园 北京宋庄六百艺术家举横幅抗议(组图)
·希望之声:北京宋庄艺术区再遭强拆 诗人王藏吁抗争
·参与:王藏:江天勇等4位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涉嫌非法拘禁(图)
·参与:北京宋庄和巴沟两处同时强拆!抗拆维权行动异地同时有规模展开!
·在夏俊峰之子签售会上当张晶面向出版机构立的字据
·参与:世界人权日北京艺术家与子女于宋庄街头抗议雾霾(多图)
·希望之声:世界人权日 北京艺术家要空气清新权
·新唐人电视台:雾霾持续 民吁上街抗议政府失职
·博讯镜头 严正学向北京公安局正式提出游行、示威申请
·博讯:严正学:游行、示威、静坐申请书
·希望之声:雾霾致病新证据出炉 民众愤怒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社交媒体中微信删贴最少?
·新唐人电视台:禁人肉搜索 中共网络打压又一招
·希望之声:民众:为乌克兰人民欢呼 毛像也该推倒
·博讯:“南乐教案”律师、媒体遭围攻,公民联署支持律师发出决斗挑战书(第
·希望之声:警察日志走红 全民支持法轮功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诗行合一2014
·人权艺术家严正学70大寿,饭醉庆贺留影
·参与:诗人王藏部分行为艺术+参与活动17图
·民主中國:王藏:扯开只许州官强奸不许百姓做爱的遮羞布—评张海鹰“扫黄”创作并谈“人权艺术”
·胡佳:我和王藏陪同南方街头运动的王默与谢文飞
·巾帼英雄齐月英大姐答谢宴,帝都数十维权人士饭醉
·博讯:王藏:推特談“道歉劇”
·博讯:王藏:推特簡談雪域苦難與每個人相關
·关于要求立即释放伊力哈木教授的联署
·廖祖笙等:若策动谋杀的不是你中共——众评廖梦君之死节选
·希望之聲:是什麼促使上
·新唐人电视台:【禁聞】「一無所有」崔健不上春晚
·希望之声:鲍彤:刘云山“祖宗”论已过时
·希望之聲:崔建拒馮小剛不再導 春晚哪出問題
·希望之聲:民眾:各民族共同的敵人是中共
·参与:王藏:家庭教会人员看望张文和老人被关押,呼吁关注(图)
·参与:王藏:马三家受酷刑最惨重的基督徒访民朱桂芹又进马家楼(图)
·博讯:王藏:刺瞎世界的灵魂之火
·博訊:詩人王藏對於薛明凱先生父死母失蹤事件的聲明
·博訊:王藏:网友大年初二营救薛明凯母亲小回顾
·参与:强烈抗议山东省曲阜市当局卑鄙行径联署第四批185人
·转:薛明凯事件公民观察团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希望之声:浙渔船日海域失火 中共拒援引民愤
·希望之声:中共江泽民集团应受法律的严厉制裁
·自由亚洲电台:胡佳与杜峡疑论雾霾天气被警带走
·新唐人电视台:报告:北京污染严重〝不宜居住〞
·新唐人电视台:请王岐山书记针对此事出来走两步谈谈看法
·希望之声:乌克兰拟取缔共产党 50多列宁像被推倒
·参与:陕西省80余访民致中共两会的一封集体呼吁书(图)
·参与:王藏整编:网友“扫黄”语录荟萃1
·参与:王藏整编:网友“扫黄”语录荟萃2(微博版)
·博讯:孙宝强:民窑和官窑的区别—回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博訊:王藏:河北元氏县政府打人致残还向李学忠家投炸弹并毁粮
·新唐人電視:河北强占村民土地 投6枚炸弹炸房屋
·博訊:王藏:再《別海內博客書》
·博訊:王藏:简谈公仇私仇皆报并抗议对胡佳曾金燕女儿的威胁
·博訊:王藏:晒两封冒充唐吉田律师和秦永敏先生发来的信
·希望之聲:人权艺术家严正学两会前遭传唤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希望之声:王岐山谈韩剧 传统回归挡不住
·希望之声:中国官员表现令马航乘客家属失望
·希望之声:报告:中国是网民监狱 被指更严重
·希望之声:中国投资移民激增 冲击美签证计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为革命呐喊
   
   /徐水良
   
            

    [按]接近美国国庆,美国有的电视频道,如历史频道,连续播送名为《美国革命》的电视。美国人非常珍惜和尊敬他们独立革命等革命历史。革命,这是写入《独立宣言》的美国立国精神。而在中国,那些被专制阉割和压断了脊梁的伪"精英"伪"改良主义"者们,除了宫廷太监般的柔弱媚态以外,已经没有任何血性。他们把"革命"变成了一个邪恶的字眼,甚至把革命完全等同于共产党实行反动大倒退的共产假"革命"。他们造成了太监般没有血性的"民运"沦陷区小圈子。另一方面,一部分流氓特务,以恐怖主义和冒险主义冒充"革命",败坏革命名声,诱捕国内激进分子。在这种情况下,尤其在中共拒绝改良尤其是政治改革的条件下,我们有必要再次呼唤革命,为革命呐喊。在美国独立节(国庆)前,我们重发近四年以前《为革命呐喊》一文。
   
    这里顺便讲一下革命概念。按学者们的意见,革命概念原始来源于天文学,从英国的"光荣革命"(1688年)后开始普遍地用于一个国家的政治和社会关系的彻底深刻的转变。按照不同领域中革命的发生,人们可以把它划分为政治革命、社会革命、技术革命、文化革命、艺术革命、科学革命等等。
   
    ——徐水良2004-7-2日
   
   
    在当代世界上,否定革命,反对革命,攻击革命,成为中国民运一部分人中一种奇特的特有现象。
   
    近来,南斯拉夫人民勇敢地做了一件这些当代中国民运朋友没有勇气做,因而一直大加攻击的事,即从当局手中"夺权",从而推翻米舍洛维奇统治,使革命取得成功。这鼓舞了中国民运及老百姓,使他们重新呼唤革命。这时,这些朋友又老调重弹,大唱反对革命的高调。
   
    在当代世界上,美国人不反对革命,赞扬革命,把革命权利写进在全世界影响很大的《独立宣言》,而《独立宣言》则被视作美国的立国基础,法国的《人权宣言》就是在《独立宣言》的影响下产生的。因为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是美国革命即美国独立战争带来的。而美国的人权和空前自由,也是由这个革命、南北战争和伴随而来的一系列改良和其它变革,如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所带来的。而美国的强大的国力和经济,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当代的科学技术方面的巨大革命。英国人不反对革命,因为英国的议会民主制是由一六四二年革命("清教革命")及"光荣革命"(一次不流血的包暴力革命)造成的,而英国的民主和英国的产业革命一起,曾经造成了强大的大英帝国。在当代世界上,凡是实现了民主的国家,他们的人民和政府,都不反对革命,恰恰在专制统治下的中国,反而有八九民运中产生的一小部分"精英"朋友,反对、否定和攻击革命。是不是中国情况特殊,中国不应该像英国、美国、法国,以及当代的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苏联、罗马尼亚、东欧、南斯拉夫那样,进行革命(或半革命)。仔细一看,不是的,原来在这些朋友那里,一切真正的革命都不见了,造成了世界重要民主国家,民主基地的巨大的政治革命,都不见了。思想革命,教育革命,科学革命,技术革命,文化上的革命,产业革命,一般的社会革命,非暴力政治革命,甚至许多暴力革命,统统从历史上消失了,只剩下许多人并不认为是革命的改朝换代。于是,革命仅仅是改朝换代,根据他们的逻辑,又进而论证,革命极端可恶!相反,在他们那里,这些革命都不能产生民主,只能产生专制,而他们的所谓"改良",却是极端地好,所有的民主只能从改良中产生,而改良决不像革命那样产生专制,似乎希特勒的专制不是从合法改良中产生的,似乎给亚洲带来灾难的日本军国主义,也不是在明治维新的改良后产生的,似乎马科斯的专制统治也不是靠改良和民主选举上台的。这些朋友的"历史",与我们的完全不同,也许,他们生活在与我们地球历史不同的历史中,也许,地球上的历史也可以由他们任意编制,事实可以由他们任意捏造,历史规律可以由他们任意杜撰。对于不懂历史,容易受骗的中国老百姓,在他们的头脑中装上这种"历史",似乎还不是太困难。他们不是修正他们的理论,更改他们的逻辑,使之与历史相符,相反,他们勇敢地更改历史和历史事实,使历史与他们的理论和逻辑相符。因此,为了符合他们的理论,他们把一切与他们的理论不符的革命,从历史中删去,只剩下改朝换代的暴力"革命"。
   
    在总结八九民运失败经验的时候,他们"别具只眼",说八九民运的失败,是因为中国民运不够妥协。在人类历史上同类反对派运动中,中国民运是最为怯懦、软弱,空前渴望妥协的反对派运动,原来还不够怯懦,不够妥协,不会妥协!八九民运的第一个行动是跪,以后一直没能站起来。但他们却指责一切努力站起来的企图。他们千万百计掩盖这样的事实,这就是八九民运各种条件,尤其是声势和规模都远超过当时的苏联及目前的南斯拉夫,赵紫阳对于中国,几乎具有完全的合法性,而叶利钦则是苏联一个加盟共和国俄罗斯总统,对全苏联并不具有合法性。而我们与苏联及南斯拉夫不同的地方,对苏联而言,就是叶利钦勇敢地走上街头,阻挡坦克,发布命令,号召抵抗,而赵紫阳却不敢有任何公开的抵抗。空前崇尚合法性朋友,临到紧要关头,是决不敢利用合法性的。对南斯拉夫而言,就是南斯拉夫人民勇敢地进行"夺权",而八九民运的主体及其领导人,却没有人愿意夺权,并且他们的理论一直攻击和反对夺权,我们可以设想,如果叶利钦和南斯拉夫人民不敢抵抗,不敢夺权,那他们必然像中国八九民运一样失败。
   我们并不否认一些幼稚学生不懂策略,思想上没有任何摊牌的准备,而行动上却是坚决摊牌,而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要摊牌。他们年轻,还不懂进退。但学生的这个缺点,并不能掩盖上面这个铁的事实,及显而易见的八九民运失败的原因。这些朋友闭口不谈这个原因,掩盖这个事实,也正是掩盖他们的怯懦。他们攻击革命,攻击英勇行为,以便把他们的怯懦,吹嘘为成熟、智慧、理性和勇敢。面对中共大规模血腥暴力,他们跪着举起"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旗帜和口号,要求手无寸铁的被屠杀者放弃"暴力",呈现一幅可笑滑稽的画面。当我们的敌人不使用暴力的时候,我们当然可以采取"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策略,但这是实现目标的策略,不是原则,不是口号,不是旗帜和目标。他们甚至不懂暴力为何物,似乎只是人的拳头和牙齿,学生手中的石块和燃烧瓶。有人甚至认为,非法行为才是暴力。他们说他们的非暴力是一种原则,他们要在目前条件下,立刻废除暴力。他们甚至不知道当代最大的暴力就是现代化的军队和警察。而这两者,至少目前及不远的将来,我们还看不到废除的可能。你不可能一下子废除坦克、飞机、监狱、手铐,不可能一下子废除有组织的军队和警察的肉体暴力,和武器等物质装备的物质暴力。
   
    当我们毫无权力,并且被中共贬为另类的民运朋友们,自大狂地一厢情愿地宣称他们决定走改良道路,反对革命道路的时候,其实,是很可笑的,因为自上而下的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革命则是老百姓的权利,而我们只拥有老百姓革命权利中的一部分。他们自我膨胀地把自己等同于中国的统治者,因此决定实行改良。其自我膨胀,自命不凡的形象,真是令人忍俊不禁。
   
    我们当然也有废除暴力的长远目标,但那是未来社会的一种国家及社会制度,而不是现代社会中作为手段的策略。现代社会并没有非暴力的国家制度,因此在目前实行非暴力只能是策略。我们的这些非暴力朋友当然更不会懂得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事实上,对付中共这样的法西斯专制,凡不违反人道,不违反人类公认道德的一切手段,都是允许的。无论是改良还是革命、公开还是秘密、合法还是非法,都是事业的必须。主张只用一种方法,只用一条腿走路,坚决要把另一条腿、另一只手砍掉,这是极端的愚蠢。我们既反对攻击革命,也反对攻击改良,我们认为,革命必然包含大量的改良,而改良也会包含局部的革命,并且必须以革命压力为后盾。任何一方否定对方,也就是否定自己。主张改良反对革命的民运朋友们对革命的攻击,正是取消革命的压力,使中共有持无恐地反对和扼杀改良。清末的"民运",即革命党人和改良派保皇党人,都积极准备武装起义,在这种压力下,经过十年,迫使慈禧太后下诏开放党禁。经过十六七年,推翻满清皇朝。而当代中国民运经过二十多年,仍未冲破党禁。原因之一,就是中共有持无恐。
   
    历史上的革命和改良,都有可能采用和平的方式,也可能采用暴力方式;有可能产生专制,也可能产生民主。人是有头脑、有意志、有主动性、能选择的动物,人的目标是专制的,达成目标时,只能产生专制;目标是民主的,达成目标后,就实现民主。因此,革命、改良,暴力、和平,专制、民主,相互之间,有各种组合,而不是反对革命的朋友认为的那样,只有一种,即革命=暴力=专制,改良=和平=民主。
   
    革命和改良都是人类永远必须的,暴力革命可以告别,但革命本身却不能告别。许多年来,中共已经一再拒绝改良,一再堵死的改良的道路,在这个情况下,让我们一起,呼唤革命,为革命呐喊!
   
    (写于2000年10月,发表于当时《新闻自由导报》等报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