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王藏文集
·博讯新闻网有关【郭飞雄】部分内容,详情请进
●已完成著作,願意出版合作者請聯繫,謝謝!
○《王藏語錄》(王藏詩歌十年精選集)
○《自焚》(長詩)
○《黑暗日》(獻給西藏的長詩)
○《坦克進行曲》(組詩選集)
○《輪回中的苦心花園》(情詩選集)
○《沒有墓碑的墓誌銘》(長詩選集)
○《追尋自由的虹光》(文選集)
○《血淚的洗禮——中國底層調查與維權親歷》
●最近更新 .诗行合一2014
·人权艺术家严正学70大寿,饭醉庆贺留影
·参与:诗人王藏部分行为艺术+参与活动17图
·民主中國:王藏:扯开只许州官强奸不许百姓做爱的遮羞布—评张海鹰“扫黄”创作并谈“人权艺术”
·胡佳:我和王藏陪同南方街头运动的王默与谢文飞
·巾帼英雄齐月英大姐答谢宴,帝都数十维权人士饭醉
·博讯:王藏:推特談“道歉劇”
·博讯:王藏:推特簡談雪域苦難與每個人相關
·关于要求立即释放伊力哈木教授的联署
·廖祖笙等:若策动谋杀的不是你中共——众评廖梦君之死节选
·希望之聲:是什麼促使上
·新唐人电视台:【禁聞】「一無所有」崔健不上春晚
·希望之声:鲍彤:刘云山“祖宗”论已过时
·希望之聲:崔建拒馮小剛不再導 春晚哪出問題
·希望之聲:民眾:各民族共同的敵人是中共
·参与:王藏:家庭教会人员看望张文和老人被关押,呼吁关注(图)
·参与:王藏:马三家受酷刑最惨重的基督徒访民朱桂芹又进马家楼(图)
·博讯:王藏:刺瞎世界的灵魂之火
·博訊:詩人王藏對於薛明凱先生父死母失蹤事件的聲明
·博訊:王藏:网友大年初二营救薛明凯母亲小回顾
·参与:强烈抗议山东省曲阜市当局卑鄙行径联署第四批185人
·转:薛明凯事件公民观察团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希望之声:浙渔船日海域失火 中共拒援引民愤
·希望之声:中共江泽民集团应受法律的严厉制裁
·自由亚洲电台:胡佳与杜峡疑论雾霾天气被警带走
·新唐人电视台:报告:北京污染严重〝不宜居住〞
·新唐人电视台:请王岐山书记针对此事出来走两步谈谈看法
·希望之声:乌克兰拟取缔共产党 50多列宁像被推倒
·参与:陕西省80余访民致中共两会的一封集体呼吁书(图)
·参与:王藏整编:网友“扫黄”语录荟萃1
·参与:王藏整编:网友“扫黄”语录荟萃2(微博版)
·博讯:孙宝强:民窑和官窑的区别—回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博訊:王藏:河北元氏县政府打人致残还向李学忠家投炸弹并毁粮
·新唐人電視:河北强占村民土地 投6枚炸弹炸房屋
·博訊:王藏:再《別海內博客書》
·博訊:王藏:简谈公仇私仇皆报并抗议对胡佳曾金燕女儿的威胁
·博訊:王藏:晒两封冒充唐吉田律师和秦永敏先生发来的信
·希望之聲:人权艺术家严正学两会前遭传唤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希望之声:王岐山谈韩剧 传统回归挡不住
·希望之声:中国官员表现令马航乘客家属失望
·希望之声:报告:中国是网民监狱 被指更严重
·希望之声:中国投资移民激增 冲击美签证计划
·希望之声:律师公民团被抓 更多公民前往声援
·希望之声:更多律师公民联合闯中共禁区
·希望之声:建三江前线告急 中共下令或暴力清场
·希望之声:建三江3律师获释已在返京途中
·希望之声:从中国官员频频自杀看中共体制
·新唐人電視:政協委員自曝中共文藝團體海外演出醜聞
·新唐人電視:中共警察带枪巡逻 被指国家恐怖主义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闹大了 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通告攻击律师 引巨大反弹
·新唐人電視:器官捐獻率世界之末 活摘器官盛行
·自由亚洲电台:开庭用复印文件 律师抗议退庭法官照审
·大纪元:玉清心:北京为何下禁令封锁“建三江”事件?
·大纪元:绑架四律师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书记想毁掉的照片
·博讯:王藏:對昆明事件的10個懷疑論
·博讯:王藏:再次向“少數民族”同胞悔罪致歉
·博讯:王藏:“反恐”賦
·博讯:王藏:馬三家受害者上訪被押回,劉華被關蘇家屯紅菱鎮派出所
·参与:王藏: 烛光悼念曹順利和拉萨3.14事件死难者
·博訊:王藏:緊急關注正在截訪車上心臟病發的雲南訪民羅金翠
·博訊: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博訊: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博訊:王藏:某些「知識人」為何於風起雲湧的抗爭中鼓吹「素
·博訊:王藏:河北受害访民李学忠的两封信,请求关注
·博訊:王藏:以民國精神聲援建三江行動(行為)
·博訊:王藏:【黑頭套•黑社會】行為聲援建三江(之二)
·博訊:王藏:挽恩师黃河清先生
·王藏:銘刻情義,痛悼河清
·参与: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博讯:人权艺术家举画像声援丁家喜律师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参与:铁笼里祭林昭被暴政屠杀46周年(图)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参与:北京:高氏兄弟新工作室开张与生日派对(多图)
·参与:呼吁帮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多图)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自由亞洲:《六四诗选》港台同步发售 “六四”游行案开庭多人被抓
·自由亚洲:【刘云书评】《六四诗选》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民主中国:王藏:为自焚藏人立碑的汉人画家刘毅
·希望之声:中国乱像丛生 3天5起暴力袭击事件
·希望之声:自作自受?蓝皮书曝中共安全恐慌
·希望之声:红领巾夺命案再现 学者吁废除红领巾
·希望之声:朴槿惠含泪再致歉 中国人感慨万千
·希望之声:遭秋后算账 北京女律师绝食抗议
·希望之声:六四前夕 中共当局疯狂拘押异议人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为革命呐喊
   
   /徐水良
   
            

    [按]接近美国国庆,美国有的电视频道,如历史频道,连续播送名为《美国革命》的电视。美国人非常珍惜和尊敬他们独立革命等革命历史。革命,这是写入《独立宣言》的美国立国精神。而在中国,那些被专制阉割和压断了脊梁的伪"精英"伪"改良主义"者们,除了宫廷太监般的柔弱媚态以外,已经没有任何血性。他们把"革命"变成了一个邪恶的字眼,甚至把革命完全等同于共产党实行反动大倒退的共产假"革命"。他们造成了太监般没有血性的"民运"沦陷区小圈子。另一方面,一部分流氓特务,以恐怖主义和冒险主义冒充"革命",败坏革命名声,诱捕国内激进分子。在这种情况下,尤其在中共拒绝改良尤其是政治改革的条件下,我们有必要再次呼唤革命,为革命呐喊。在美国独立节(国庆)前,我们重发近四年以前《为革命呐喊》一文。
   
    这里顺便讲一下革命概念。按学者们的意见,革命概念原始来源于天文学,从英国的"光荣革命"(1688年)后开始普遍地用于一个国家的政治和社会关系的彻底深刻的转变。按照不同领域中革命的发生,人们可以把它划分为政治革命、社会革命、技术革命、文化革命、艺术革命、科学革命等等。
   
    ——徐水良2004-7-2日
   
   
    在当代世界上,否定革命,反对革命,攻击革命,成为中国民运一部分人中一种奇特的特有现象。
   
    近来,南斯拉夫人民勇敢地做了一件这些当代中国民运朋友没有勇气做,因而一直大加攻击的事,即从当局手中"夺权",从而推翻米舍洛维奇统治,使革命取得成功。这鼓舞了中国民运及老百姓,使他们重新呼唤革命。这时,这些朋友又老调重弹,大唱反对革命的高调。
   
    在当代世界上,美国人不反对革命,赞扬革命,把革命权利写进在全世界影响很大的《独立宣言》,而《独立宣言》则被视作美国的立国基础,法国的《人权宣言》就是在《独立宣言》的影响下产生的。因为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是美国革命即美国独立战争带来的。而美国的人权和空前自由,也是由这个革命、南北战争和伴随而来的一系列改良和其它变革,如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所带来的。而美国的强大的国力和经济,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当代的科学技术方面的巨大革命。英国人不反对革命,因为英国的议会民主制是由一六四二年革命("清教革命")及"光荣革命"(一次不流血的包暴力革命)造成的,而英国的民主和英国的产业革命一起,曾经造成了强大的大英帝国。在当代世界上,凡是实现了民主的国家,他们的人民和政府,都不反对革命,恰恰在专制统治下的中国,反而有八九民运中产生的一小部分"精英"朋友,反对、否定和攻击革命。是不是中国情况特殊,中国不应该像英国、美国、法国,以及当代的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苏联、罗马尼亚、东欧、南斯拉夫那样,进行革命(或半革命)。仔细一看,不是的,原来在这些朋友那里,一切真正的革命都不见了,造成了世界重要民主国家,民主基地的巨大的政治革命,都不见了。思想革命,教育革命,科学革命,技术革命,文化上的革命,产业革命,一般的社会革命,非暴力政治革命,甚至许多暴力革命,统统从历史上消失了,只剩下许多人并不认为是革命的改朝换代。于是,革命仅仅是改朝换代,根据他们的逻辑,又进而论证,革命极端可恶!相反,在他们那里,这些革命都不能产生民主,只能产生专制,而他们的所谓"改良",却是极端地好,所有的民主只能从改良中产生,而改良决不像革命那样产生专制,似乎希特勒的专制不是从合法改良中产生的,似乎给亚洲带来灾难的日本军国主义,也不是在明治维新的改良后产生的,似乎马科斯的专制统治也不是靠改良和民主选举上台的。这些朋友的"历史",与我们的完全不同,也许,他们生活在与我们地球历史不同的历史中,也许,地球上的历史也可以由他们任意编制,事实可以由他们任意捏造,历史规律可以由他们任意杜撰。对于不懂历史,容易受骗的中国老百姓,在他们的头脑中装上这种"历史",似乎还不是太困难。他们不是修正他们的理论,更改他们的逻辑,使之与历史相符,相反,他们勇敢地更改历史和历史事实,使历史与他们的理论和逻辑相符。因此,为了符合他们的理论,他们把一切与他们的理论不符的革命,从历史中删去,只剩下改朝换代的暴力"革命"。
   
    在总结八九民运失败经验的时候,他们"别具只眼",说八九民运的失败,是因为中国民运不够妥协。在人类历史上同类反对派运动中,中国民运是最为怯懦、软弱,空前渴望妥协的反对派运动,原来还不够怯懦,不够妥协,不会妥协!八九民运的第一个行动是跪,以后一直没能站起来。但他们却指责一切努力站起来的企图。他们千万百计掩盖这样的事实,这就是八九民运各种条件,尤其是声势和规模都远超过当时的苏联及目前的南斯拉夫,赵紫阳对于中国,几乎具有完全的合法性,而叶利钦则是苏联一个加盟共和国俄罗斯总统,对全苏联并不具有合法性。而我们与苏联及南斯拉夫不同的地方,对苏联而言,就是叶利钦勇敢地走上街头,阻挡坦克,发布命令,号召抵抗,而赵紫阳却不敢有任何公开的抵抗。空前崇尚合法性朋友,临到紧要关头,是决不敢利用合法性的。对南斯拉夫而言,就是南斯拉夫人民勇敢地进行"夺权",而八九民运的主体及其领导人,却没有人愿意夺权,并且他们的理论一直攻击和反对夺权,我们可以设想,如果叶利钦和南斯拉夫人民不敢抵抗,不敢夺权,那他们必然像中国八九民运一样失败。
   我们并不否认一些幼稚学生不懂策略,思想上没有任何摊牌的准备,而行动上却是坚决摊牌,而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要摊牌。他们年轻,还不懂进退。但学生的这个缺点,并不能掩盖上面这个铁的事实,及显而易见的八九民运失败的原因。这些朋友闭口不谈这个原因,掩盖这个事实,也正是掩盖他们的怯懦。他们攻击革命,攻击英勇行为,以便把他们的怯懦,吹嘘为成熟、智慧、理性和勇敢。面对中共大规模血腥暴力,他们跪着举起"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旗帜和口号,要求手无寸铁的被屠杀者放弃"暴力",呈现一幅可笑滑稽的画面。当我们的敌人不使用暴力的时候,我们当然可以采取"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策略,但这是实现目标的策略,不是原则,不是口号,不是旗帜和目标。他们甚至不懂暴力为何物,似乎只是人的拳头和牙齿,学生手中的石块和燃烧瓶。有人甚至认为,非法行为才是暴力。他们说他们的非暴力是一种原则,他们要在目前条件下,立刻废除暴力。他们甚至不知道当代最大的暴力就是现代化的军队和警察。而这两者,至少目前及不远的将来,我们还看不到废除的可能。你不可能一下子废除坦克、飞机、监狱、手铐,不可能一下子废除有组织的军队和警察的肉体暴力,和武器等物质装备的物质暴力。
   
    当我们毫无权力,并且被中共贬为另类的民运朋友们,自大狂地一厢情愿地宣称他们决定走改良道路,反对革命道路的时候,其实,是很可笑的,因为自上而下的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革命则是老百姓的权利,而我们只拥有老百姓革命权利中的一部分。他们自我膨胀地把自己等同于中国的统治者,因此决定实行改良。其自我膨胀,自命不凡的形象,真是令人忍俊不禁。
   
    我们当然也有废除暴力的长远目标,但那是未来社会的一种国家及社会制度,而不是现代社会中作为手段的策略。现代社会并没有非暴力的国家制度,因此在目前实行非暴力只能是策略。我们的这些非暴力朋友当然更不会懂得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事实上,对付中共这样的法西斯专制,凡不违反人道,不违反人类公认道德的一切手段,都是允许的。无论是改良还是革命、公开还是秘密、合法还是非法,都是事业的必须。主张只用一种方法,只用一条腿走路,坚决要把另一条腿、另一只手砍掉,这是极端的愚蠢。我们既反对攻击革命,也反对攻击改良,我们认为,革命必然包含大量的改良,而改良也会包含局部的革命,并且必须以革命压力为后盾。任何一方否定对方,也就是否定自己。主张改良反对革命的民运朋友们对革命的攻击,正是取消革命的压力,使中共有持无恐地反对和扼杀改良。清末的"民运",即革命党人和改良派保皇党人,都积极准备武装起义,在这种压力下,经过十年,迫使慈禧太后下诏开放党禁。经过十六七年,推翻满清皇朝。而当代中国民运经过二十多年,仍未冲破党禁。原因之一,就是中共有持无恐。
   
    历史上的革命和改良,都有可能采用和平的方式,也可能采用暴力方式;有可能产生专制,也可能产生民主。人是有头脑、有意志、有主动性、能选择的动物,人的目标是专制的,达成目标时,只能产生专制;目标是民主的,达成目标后,就实现民主。因此,革命、改良,暴力、和平,专制、民主,相互之间,有各种组合,而不是反对革命的朋友认为的那样,只有一种,即革命=暴力=专制,改良=和平=民主。
   
    革命和改良都是人类永远必须的,暴力革命可以告别,但革命本身却不能告别。许多年来,中共已经一再拒绝改良,一再堵死的改良的道路,在这个情况下,让我们一起,呼唤革命,为革命呐喊!
   
    (写于2000年10月,发表于当时《新闻自由导报》等报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