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王藏文集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王藏行为艺术】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黑暗日》(长诗)
·黑暗日(之一)
·黑暗日(之二)
·黑暗日(之三)
·黑暗日(之四)
·黑暗日(之五)
·黑暗日(之六)
●《王者归来》(王者哲学)
·《王者归来》序诗
一、严冬残梦
·严冬残梦(一)
·严冬残梦(二)
·严冬残梦(三)
●《我还在面对》(短诗2012)
·《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京城的鬼》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沒有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2014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
●《王藏小说集》
·雪城(连载一)
·消失的光芒
《黑火》(献给红朝天国的亡魂)
焦热的夜,是黑色的火在猛烧
●寫作中
●《鋒刃上的裸舞——為自由而戰》(恩師楊春光及後現代思想研究)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新奥斯维辛之中的写作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来自中国农村底层的声音
·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何谓文学牛虱?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中国诗人紧缺的政治关怀在哪
·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低诗歌写作"应主动争取并充分行使自己的话语权
·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一)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三)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四)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五)
·垃圾也疯狂——炮打《诗刊》主编叶延滨
·火,在网络奔驰———悼念中国先驱诗人、自由思想者杨春光,网络诗坛综述
·关于低诗歌的访谈——老象、小王子对谈录
●《点燃梦想的热血》(诗行合一2006-2009)
○粗糙,或张扬——说什么也得梦想,也要点燃青春
·一些与写作相关的词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戳穿网络红卫兵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等待与无语
·两个"反革命"青年的邂逅与对白——欧阳小戎、小王子谈话节录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别海内博客
·敏感的人是幸福的
·2007年6月4日与洪哲胜博士的通信
·回洪哲胜博士信暨向《民主论坛》新年献辞
·吴玉琴: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纪念"民主墙"30周年座谈会辑录
·热血男儿不孤寂
·热血男儿不孤寂(二)
·我为什么改笔名为“王者”?
·人人皆可为王者
·王者不妄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一文附言
·不甘为奴的见证——相逢贵州人权研讨会
·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一位老文革诗人的激情诗旅和精神蜕变
·致张嘉谚——刘晓波被重判更严峻说明改良老调再谈无大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在中共恶党放肆执政期间,把所有“真理”、“真相”、“历史”或“公论”统统反过来看,就能得到真正的真理、真相、历史、公论——这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常识。
   
   “零分”?现在的网民和公众们可不是好忽悠的。玉娇就是巾帼英雄,舆论一边倒,哪管你中南海的蛆虫们满脸气愤满嘴喷粪满身刺痛。
   
   一看到被河蟹盖棺论定的“零分”或“罪过”,草泥马们都会异口同声认为是“满分”和“正义”。

   
   政府又企图将“绿坝(霸)软件”和“零分作文”割裂开来掩人耳目,又说浩浩荡荡的抗议和抗暴大潮“被利用”啦,“煽动民众与政府的对立”啦,“破坏和谐社会的建设”啦——这一看即呕的戴套痿话早就没人听了。
   
   这恰恰是网民和公共舆论的胜利,这是大好趋势。
   
   依共党闭着眼睛横冲直撞的走势看,严重缺乏并死死抵制“先进性教育”的代婊们只懂只能持续封杀雄文和正义,而“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只会越来越多。用不了多久,文兵武兵高扬民主革命大旗兵临城下,泱泱党国最后立马就只会剩下腐臭皮囊了。
   
   毛太祖躺进水晶棺妄想草草了事,婊子们想学就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现在也是不敢想的啦,今非昔比啊,共产红朝已是穷途末路。
   
   行尸走肉们疯狂一天淫乱一天挣扎一天算一天,不过它们中的一些或许心知肚明,从建党至今无数的孤魂野鬼正等着找它们老帐新帐一起算呢。
   
   6月20日草就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附博文
   
   2009-06-20 13:14:17 原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u/4d34c8610100dy3l [查看原文]
   正当政府最近扶持推行的“绿坝软件”遭到民众和西方非议之时,《北京零分作文》应声热传上网。种种迹象表明:有人别有用心地将“绿坝软件”和“零分作文”联系起来,煽动民众与政府的对立,破坏和谐社会的建设,为此,有关部门已经展开刑侦调查,揭露藏在背后的黑手,维护社会稳定,以喜庆祥和的社会环境迎接国庆六十周年的到来。
   
   
   附:北京高考零分作文《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
   
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我曾是一只鸽子,是千万鸽群中的一只。
   
   这一年,我有一对洁白的羽翼,日渐茁壮,眼看就快要长成,开始了扑翅。每次稚嫩的扑腾都是向天空倾诉飞翔的渴望。那一天呵,跃跃欲试的我和伙伴们聚在金色的广场上,期待着去探索蓝色海洋的首次飞行。
   
   那一夜,自称是养育我们的主人来了,带着那些可怕的工具。他们轻而易举地,用鸟枪和渔网,捉住了我们,剪去了我们的翅膀,让大地上落下无数洁白飞羽。从此我们无法离开沉重的地面,只能做他们玩赏的点缀。我们身体孱弱,我们步履艰难。我们失去了自由,只能任人宰割。可是我高傲的羽族呵,我苦难的兄弟,你又怎么能被剥夺最珍贵的----自由?
   
    看哪,时光流逝,我们中有的堕落成了鹦鹉,他们竟向主人赏的玉米粒唱赞歌;另一些兄弟们沉沦了,忘记了自己曾经有过飞翔的双翼,到处和母鸡调情。还有一些同类在主人的淫威底下,已经像呆鹅一样麻木;最令我伤心的,有的同类在各种意外中被失去了年轻的生命,多少次被一辆辆跑车碾得毛羽纷纷。而我只能傻傻地看着,默默流泪。如果我们还有翅膀呵,怎会不摆脱这一切,高高翱翔?
   
   你看,最后甚至我自己,目睹了这一切之后,如蚂蚁一般沉默地死去了。想要飞翔,然而结果却是爬到死去为止,这就是我们的命运!我还看明白了,我的尸体将成为主人的盘中美餐。懂得这一切之后,我祈祷自己来生要化为鹰隼,振翼高飞罗网之外,乘风远翔黑云之上,我要请神赐予我利喙和尖爪,让我呼啸着,扯破这不可忍受的暗夜!一个声音对我说:要飞翔,要飞翔,要让大家自由地飞翔!
   
   对飞翔的渴望让我重生,但没有变成鹰隼,也非别的羽族,而居然变成一只蜘蛛。最可怕的是,我再也不能够飞翔,只能躲在角落里结网。我绝望了,也放弃了。可是一天,一个朋友出现了,他从另一张网上传来波动。轻轻地说:你好!
   
   呵!看哪,千千万万只转生为蜘蛛的昔日鸽儿呵,现在在编织着同一张连接整个世界的网络。从丝缕脉动中,我能听到大地的心跳,也能知晓小草的呼吸,能感到大洋彼岸的涛声,也知道世界屋脊上的雪落。而只要敲击同一张网络上我们编织的节点,我们也能向世界发出自由网络自身的呼喊:wir sind!
   
   为了自由,我们宁愿选择作为蜘蛛而生存。无论什么力量,也无法阻拦无边网络的脉动,既那么细微,又那么澎湃。更重要的是,这也让我能发现昔日主人的恐惧,在无边网络中,他们看不见,也捉不住我们中的大多数。他们纵使出钳断蛛丝的河蟹,我们便将蛛网化为千万令人费解的绕指柔,让它无计可施;若派来蟑螂和婺蝥,我们便把它们粘死在网上。即使是主人,也会被万千迷网重重困住,精疲力竭。我们的未来,将像传说中的那位蜘蛛侠客那样,再也不会被地面束缚,而是用喷涌的蛛丝,拥抱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在天地间自由翱翔,胜过了世间的君王。
   
   是的,网络就是我隐形的翅膀。你有这双翅膀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