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转: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王藏文集
·希望之声:中国官员表现令马航乘客家属失望
·希望之声:报告:中国是网民监狱 被指更严重
·希望之声:中国投资移民激增 冲击美签证计划
·希望之声:律师公民团被抓 更多公民前往声援
·希望之声:更多律师公民联合闯中共禁区
·希望之声:建三江前线告急 中共下令或暴力清场
·希望之声:建三江3律师获释已在返京途中
·希望之声:从中国官员频频自杀看中共体制
·新唐人電視:政協委員自曝中共文藝團體海外演出醜聞
·新唐人電視:中共警察带枪巡逻 被指国家恐怖主义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闹大了 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通告攻击律师 引巨大反弹
·新唐人電視:器官捐獻率世界之末 活摘器官盛行
·自由亚洲电台:开庭用复印文件 律师抗议退庭法官照审
·大纪元:玉清心:北京为何下禁令封锁“建三江”事件?
·大纪元:绑架四律师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书记想毁掉的照片
·博讯:王藏:對昆明事件的10個懷疑論
·博讯:王藏:再次向“少數民族”同胞悔罪致歉
·博讯:王藏:“反恐”賦
·博讯:王藏:馬三家受害者上訪被押回,劉華被關蘇家屯紅菱鎮派出所
·参与:王藏: 烛光悼念曹順利和拉萨3.14事件死难者
·博訊:王藏:緊急關注正在截訪車上心臟病發的雲南訪民羅金翠
·博訊: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博訊: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博訊:王藏:某些「知識人」為何於風起雲湧的抗爭中鼓吹「素
·博訊:王藏:河北受害访民李学忠的两封信,请求关注
·博訊:王藏:以民國精神聲援建三江行動(行為)
·博訊:王藏:【黑頭套•黑社會】行為聲援建三江(之二)
·博訊:王藏:挽恩师黃河清先生
·王藏:銘刻情義,痛悼河清
·参与: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博讯:人权艺术家举画像声援丁家喜律师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参与:铁笼里祭林昭被暴政屠杀46周年(图)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参与:北京:高氏兄弟新工作室开张与生日派对(多图)
·参与:呼吁帮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多图)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自由亞洲:《六四诗选》港台同步发售 “六四”游行案开庭多人被抓
·自由亚洲:【刘云书评】《六四诗选》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民主中国:王藏:为自焚藏人立碑的汉人画家刘毅
·希望之声:中国乱像丛生 3天5起暴力袭击事件
·希望之声:自作自受?蓝皮书曝中共安全恐慌
·希望之声:红领巾夺命案再现 学者吁废除红领巾
·希望之声:朴槿惠含泪再致歉 中国人感慨万千
·希望之声:遭秋后算账 北京女律师绝食抗议
·希望之声:六四前夕 中共当局疯狂拘押异议人士
·希望之声:美国会通过决议案纪念六四
·希望之声:高智晟律师回家倒计时 20天
·希望之声:“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自由亚洲:北京宋庄艺术家被一度驱逐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
·甘粹/朱毅/胡佳/王书瑶:为严正学/朱春柳募捐公告(附至8-25全明细)
·亟待认领的严正学/朱春柳治癌捐款
·民生观察:在京维权人王藏等医院看望严正学妻子朱春柳女士
·大纪元: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封杀 逾百人联署抗议
●《血泪的洗礼——中国底层调查》
○我强睁疲惫的双眼,看着这滴血流泪的中国
《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暴力强拆导致马玲丽户十五年蒙冤受害的调查报告》(诗行合一2008)
·漫漫血泪路——屈辱浇灌的受迫害和抗争经历(上篇)
·我要的是一个公道——马玲丽访谈(中篇)
·强拆在中国——令人揪心的文章标题(下篇)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一)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二)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三)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四)
蒙冤受害在继续(诗行合一2009)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诗行合一2010)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一位中学生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自由亚洲:贵阳母女抗议强拆被打伤
·自由亚洲:贵州和北京分别有维权人士遭到当局传唤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临时居所(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寡母李毫美与失学女儿吴文燕被强拆后只能在废墟上鸣冤控诉(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后随之抗议标语被强行烧毁(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受伤躺在床上(图)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中)在强拆废墟上(图)
●《诗想录》
·《诗想录》(1-15)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朝圣的足迹(雪域藏地之旅)
·顶礼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
·门措上师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丹增嘉措活佛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顶礼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
·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简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南郭点评:继英雄杨佳之后,邓玉娇成为中共暴政六十年第二位从“犯罪嫌犯”一跃而为国人普遍认为应当入传的英雄人物。杨佳曾获六则传记和无数诗歌表障,巧合的是,邓玉娇同样荣获六则传记,而颂诗已有超过百首。作者们国语了得,正义感是非心更是一目了然,他们皆精通吾国文言,使用春秋笔法,爱憎分明生动准确刻画了相关人物,邓玉娇出于污泥而不染的高贵品格,她以实际行动充分体现了孟子之“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大丈夫精神跃然纸上;与此同时,中共狗官们的粗鄙下流无耻则暴露无遗。短短百余字却涵盖新闻六大要素,时间、地点、人物、言行、背景、评论。可谓言简意赅入木三分。从邓玉娇案反映出的民意民心,可见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多少印证了纯正的中国人尚未灭绝。有如此众多尚未被中共党化毒化的国人在,中国的自由宪政共和的民主前途还是大有希望的。
   
   
   2009年6月14日第171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1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


   
   
   
    邓玉娇者,恩施巴东人也,性娴静,美而烈,家贫,于青楼修脚为业。
   
   
   
    红朝六十年春、乙卯,薄夜有乡吏三人,曰招贾郎邓贵大,劝农使黄德智、邓某者,醉饮罢,相携寻欢到彼,适玉娇浣衣于室,三吏过而涎之,把臂群入,闭门索欢,玉娇辞以身非其职,贵大勃怒曰,汝谓吾乏财乎?乃持钞数卷击其面,玉娇不顾欲退,贵大持其臂扑于凳,强狎之,玉娇坚起,复曳扑之,黄、邓并环围淫笑以逼之,时大急,适近有修脚利刃,玉娇持以刺之,三中贵大,立仆,黄惊而前,复刺之臂,余者股栗,不能稍动,玉娇乃徐徐起,整衣毕,径电官衙以自投。邸报以闻,天下惊佩。驰章纷沓,皆惜玉娇而冤之者。
   
   
   
    野史公曰:至贞者玉,至美者娇,如玉娇者,可谓不负其名矣,时其处烟花之地,对悍戾之官,孤身在室,三凶群围,玉娇乃能拒重金之诱,奋而起,毙伤二寇,得免其辱,夫布衣一怒,流血五步,正此耳!孟子云:“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维今之世,士风日颓,卖妻以求荣者,连绵如缕,吮肛而媚上者,不绝于书,而夫山野之间,烟花陋巷,乃有此烈女,子云:礼失求诸野,盖此乎?一朝亮刃,而为天下敬,如玉娇者,壮哉!
   
   
   

2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文/饕餮
   
   
   
    湘鄂西之巴东,近有烈女出焉。此烈女非曩时夫死守寡之属,亦非旧时旌表之类,乃抗暴屠凶之女也。
   
   
   
      盖巴东,隶属恩施州,其地偏狭,乃鄂西咽喉,神农架于其北,大巴山贯其中。土家、苗族等世守其地,宋相寇准曾为县令,将军贺龙于兹杀伐,虽然,巴东乃贫蔽之邑也。
   
   
   
      有女邓玉娇者,正青春年少,于野三关镇充杂役,或以修脚小技苟活焉。五月十日,有该镇小吏三员,曰邓贵大、黄德智并邓姓者一,聚而饮,饮而思淫,遂至邓玉娇役作之所。斯时也,邓玉娇浣衣,而黄德智先入,见其美壮,以淫语亵,邓愠,斥其非,邓贵大醺醺继入,淫欲勃勃,见邓玉娇不从,乃大怒,出囊中钱,拍击邓女之首曰:“得非以我等无钱乎?”继之用强,扑邓女于椅,欲行奸淫。邓女强挣而起,再扑,再起再扑,邓女大怒,忽出修脚利刃,直刺其喉,黄德智大骇,前搏,邓女横刀宰之,重创黄,而随行之邓姓者,心胆俱裂,骇立而已。邓贵大酒血狼藉,未几毙,黄德智者嗷嗷待毙,而邓女掷刀于地,挽发报警焉。
   
   
   
      江湖传此,以为邓玉娇者,今之烈女也。宰恶吏于当场,抒民愤于巴东,壮哉!余则谓:僻远之乡,民族之地,秦汉以降,无论流官土司,均以抚民为善策,不以暴烈残其民。土家、苗人等,民风淳朴,邓玉娇抑或苗族也——官府倘迫之太甚,则其血性发作,往往啸聚山林,所谓官逼民反,不得不反,此之谓也。邓贵大等,小镇之恶吏也,区区巴东如此,国中此辈衮衮不可胜计焉尔!纵吏残民,国祸之源也。则沪上刀客,巴东烈女之起,有何怪哉?
   
   
   
    是为记。作者:周筱赟
   
   
   

3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新版)


   
   
   
    邓女玉娇者,鄂巴东三关镇人也,年近三七,尚未婚配,蛰居镇梦幻城,修足为业。
   
   
   
    乙丑年,逢母亲节戍时二刻,有镇府官吏邓贵大,偕同僚黄德智并邓某三人。三吏甚喜五色,行招商、刮民膏、饮酒沈湎,以夜继昼,尤喜窈窕而淫乐耳。逸则淫,淫则忘善,忘善则恶心生。
   
   
   
    初,三吏行酒划拳,须臾,酒过数巡,猜枚行令,腮红舌乱。间,有谏曰:“何不往梦幻城逍遥,解吾等铛下疾苦?”,六眼色起,光比狼甚,逐往。智为 先、贵大邓某尾后,行楼上一寓,三吏推门,窥之,见娇浣衣,三狼淫心顿起,两股轻开,麈柄坚挺。智询娇曰:“特服否?”娇明其意,曰:“奴只修膝下二足, 不候尔等铛下小足,烦官家怜之。”
   
   
   
    智闻言,愤质娇曰:“此交欢处,汝敢拒之?汝在此何为?”娇曰:“侍女,非鸡也!”
   
   
   
    智娇逐争,娇欲离,远狼群,未果。臾,身后贵大横言,曰:“恐吾等无银乎?”便爪入囊中取银万千,右爪持银至娇面前狂舞,娇避之不睬,复身欲往,贵 大怒按娇于沙发之上。娇起贵按,往复数次。贵大欲奸娇,娇不从,逐探身索寸长果刀,刺贵大三刀。智大惊,阻之,右臂被娇刺一刀,咳曰:“汝可为吕四娘 乎?”邓姓恐极,不敢前往。
   
   
   
    呜呼!贵大淫血喷尽,肺脉衰竭,淫星陨落,智伤无命危矣,娇电衙自首。
   
   
   
    颂曰:公好淫乐,娇为护身,贞专精纯,不贪行贵,守节执事,不为轮奸,遂死不顾,名号显遗,杀身成仁,义冠天下。
   
   
   

4巴东烈女传


   
   
   
    郑玉娇者,荆楚巴东人,少有奇志,尚憨直,有勇略。昔居乡里,尝谓闾左曰:“富贵宁有种乎?勤勉克己者为之。范蠡建不世之业于勾践,觉鸟尽弓藏之危,乃走诸鲁,励于工商,终以陶朱公闻。韩信,忍胯下奇耻,逢风云际会,有至功于汉室。至于刘豫州、朱洪武,后人亦多称焉。然时人不思伟人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之艰;先祖兢兢业业,非能果腹之难,虽受洪泽于政策,足温饱乃至于小康,竞以奇巧淫行,谋求富贵。及至,忘乎所以,苟且之事发焉。巨贪大蠹、巨资敛财频见于报端;奸淫幼女,草菅人命多流于网络。古人云,行不平之事,当思三尺神明。此大恶逼于天,惨毒行于民,岂可恕乎?叹因果报应,不能遽至,立法枉纵,司法腐败,天谴不能行,民怨不能伸。愿丈三尺龙泉,斩尽天下奸竖,澄清世事,虽凌迟犹未悔也。”每忧叹之此,莫不感之。李公者,尝事台阁,闻而往见。许之曰:“豆蔻之姿,有此志才,不让木兰红玉。卿生于当世,男女平等,宜于自勉,居庙堂之高,未尝不可。”赞叹而去。及长,囿于家贫,玉娇供职于雄风宾馆梦幻城,修 脚为生。窃以天将降大任自励,不敢忘鸿鹄之志。  
   
   
   
    五月十日晚八十许,笔墨小吏三人寻欢于斯。见玉娇姿态万方,不异天仙,顿生邪念。重金相诱,数遭坚拒;几番用强,终难得手。三人怒不可遏,以现金鞭其面, 宣言“尔不事事,何至于此”、“意吾等乏资乎”。玉娇暗恨之,并不争辩。含辱忍让,竟暴力相侵。未几,玉娇操身边利刃,表玉碎之意。彼性方兴,偃旗息鼓无望;此情决绝,鱼死网破亦甘。终至一死、一伤。嗟乎!无良小吏淫贱之举,身死名败,罪有应得。英烈之女邓氏蒙羞于当时,获罪于而后,岂有辜乎?  
   
   
   
    小子曰:迨及野有大恶,天谴不至,官府不止,民怨难平,即愤而自助。星星之火,顿成燎原之势。此存亡之道也。往者孙志刚、高莺莺、聂树斌皆诺诺之辈,遭遇不幸,难以伸张。法制不济,危害不见。今者烈女不甘受辱,愤而扬刀问天,亟待深省。瓮安事件,险酿变故。防微杜渐,岂可侥幸?“唯楚有才”,岂无悖乱之辈;神州亿兆,应有不甘之心。国势蒸蒸日上,政治清平安宁,不足为安枕之据;家国空前统一,黎庶安居乐业,宜长怀忧亡之心。安史之乱,盛唐骚然多故;苏东剧变,帝国轰然崩亡。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勿谓言之不预也。
   
   
   

5感动中国的贞女


   
   
   
    邓玉娇者,荆州巴东人也,美而烈,以修脚为业。
   
   
   
    一夕,浣纱于室,野三关镇吏黄德智、邓贵大、邓某相携寻欢不遇,见玉娇,遂破门而入,欲强狎焉。玉娇严词斥之,贵大怒,鞭面以币,曰:吾辈多金,岂惧汝不从哉。玉娇不顾,贵大愈怒,乃按其于卧塌,强起,复按之,并相视狂笑曰:不从亦从,贱婢岂奈吾何。玉娇羞愤,遂操细刃刺之,三创而毙,德智复犯,玉娇又刺之,重创,邓者大惧,不敢前。玉娇乃投刃自首于官。
   
   
   
    赞曰:乐羊子之妻自缢于贼,以死守洁,千古流芳;烈女玉娇遇奸而不惧,奋然抗暴,连伤者三,忠贞壮烈无双,天下咸誉之。然一生一死,事同命殊,何哉,唯性异而已。故吾怜乐羊之妻,而独壮玉娇之行也。
   
   
   

6烈女邓玉娇列传


   
   
   
    邓玉娇者,荆州巴东人也,美而烈,以修脚为业。一夕,浣纱于室,野三关镇吏黄德智、邓贵大、邓某相携寻欢不遇,见玉娇,遂破门而入,欲强狎焉。玉娇严词斥之,邓贵大怒,鞭面以币,曰:吾辈多金,岂惧汝不从哉。玉娇不顾,贵大愈怒,乃按其于卧塌,强起,复按之,三者相视而笑。玉娇羞愤,遂操细刃刺之,三创而毙,德智复犯,玉娇又刺之,重创,邓者大惧,不敢前。玉娇乃投刃自首于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