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转: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王藏文集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南郭点评:继英雄杨佳之后,邓玉娇成为中共暴政六十年第二位从“犯罪嫌犯”一跃而为国人普遍认为应当入传的英雄人物。杨佳曾获六则传记和无数诗歌表障,巧合的是,邓玉娇同样荣获六则传记,而颂诗已有超过百首。作者们国语了得,正义感是非心更是一目了然,他们皆精通吾国文言,使用春秋笔法,爱憎分明生动准确刻画了相关人物,邓玉娇出于污泥而不染的高贵品格,她以实际行动充分体现了孟子之“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大丈夫精神跃然纸上;与此同时,中共狗官们的粗鄙下流无耻则暴露无遗。短短百余字却涵盖新闻六大要素,时间、地点、人物、言行、背景、评论。可谓言简意赅入木三分。从邓玉娇案反映出的民意民心,可见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多少印证了纯正的中国人尚未灭绝。有如此众多尚未被中共党化毒化的国人在,中国的自由宪政共和的民主前途还是大有希望的。
   
   
   2009年6月14日第171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1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


   
   
   
    邓玉娇者,恩施巴东人也,性娴静,美而烈,家贫,于青楼修脚为业。
   
   
   
    红朝六十年春、乙卯,薄夜有乡吏三人,曰招贾郎邓贵大,劝农使黄德智、邓某者,醉饮罢,相携寻欢到彼,适玉娇浣衣于室,三吏过而涎之,把臂群入,闭门索欢,玉娇辞以身非其职,贵大勃怒曰,汝谓吾乏财乎?乃持钞数卷击其面,玉娇不顾欲退,贵大持其臂扑于凳,强狎之,玉娇坚起,复曳扑之,黄、邓并环围淫笑以逼之,时大急,适近有修脚利刃,玉娇持以刺之,三中贵大,立仆,黄惊而前,复刺之臂,余者股栗,不能稍动,玉娇乃徐徐起,整衣毕,径电官衙以自投。邸报以闻,天下惊佩。驰章纷沓,皆惜玉娇而冤之者。
   
   
   
    野史公曰:至贞者玉,至美者娇,如玉娇者,可谓不负其名矣,时其处烟花之地,对悍戾之官,孤身在室,三凶群围,玉娇乃能拒重金之诱,奋而起,毙伤二寇,得免其辱,夫布衣一怒,流血五步,正此耳!孟子云:“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维今之世,士风日颓,卖妻以求荣者,连绵如缕,吮肛而媚上者,不绝于书,而夫山野之间,烟花陋巷,乃有此烈女,子云:礼失求诸野,盖此乎?一朝亮刃,而为天下敬,如玉娇者,壮哉!
   
   
   

2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文/饕餮
   
   
   
    湘鄂西之巴东,近有烈女出焉。此烈女非曩时夫死守寡之属,亦非旧时旌表之类,乃抗暴屠凶之女也。
   
   
   
      盖巴东,隶属恩施州,其地偏狭,乃鄂西咽喉,神农架于其北,大巴山贯其中。土家、苗族等世守其地,宋相寇准曾为县令,将军贺龙于兹杀伐,虽然,巴东乃贫蔽之邑也。
   
   
   
      有女邓玉娇者,正青春年少,于野三关镇充杂役,或以修脚小技苟活焉。五月十日,有该镇小吏三员,曰邓贵大、黄德智并邓姓者一,聚而饮,饮而思淫,遂至邓玉娇役作之所。斯时也,邓玉娇浣衣,而黄德智先入,见其美壮,以淫语亵,邓愠,斥其非,邓贵大醺醺继入,淫欲勃勃,见邓玉娇不从,乃大怒,出囊中钱,拍击邓女之首曰:“得非以我等无钱乎?”继之用强,扑邓女于椅,欲行奸淫。邓女强挣而起,再扑,再起再扑,邓女大怒,忽出修脚利刃,直刺其喉,黄德智大骇,前搏,邓女横刀宰之,重创黄,而随行之邓姓者,心胆俱裂,骇立而已。邓贵大酒血狼藉,未几毙,黄德智者嗷嗷待毙,而邓女掷刀于地,挽发报警焉。
   
   
   
      江湖传此,以为邓玉娇者,今之烈女也。宰恶吏于当场,抒民愤于巴东,壮哉!余则谓:僻远之乡,民族之地,秦汉以降,无论流官土司,均以抚民为善策,不以暴烈残其民。土家、苗人等,民风淳朴,邓玉娇抑或苗族也——官府倘迫之太甚,则其血性发作,往往啸聚山林,所谓官逼民反,不得不反,此之谓也。邓贵大等,小镇之恶吏也,区区巴东如此,国中此辈衮衮不可胜计焉尔!纵吏残民,国祸之源也。则沪上刀客,巴东烈女之起,有何怪哉?
   
   
   
    是为记。作者:周筱赟
   
   
   

3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新版)


   
   
   
    邓女玉娇者,鄂巴东三关镇人也,年近三七,尚未婚配,蛰居镇梦幻城,修足为业。
   
   
   
    乙丑年,逢母亲节戍时二刻,有镇府官吏邓贵大,偕同僚黄德智并邓某三人。三吏甚喜五色,行招商、刮民膏、饮酒沈湎,以夜继昼,尤喜窈窕而淫乐耳。逸则淫,淫则忘善,忘善则恶心生。
   
   
   
    初,三吏行酒划拳,须臾,酒过数巡,猜枚行令,腮红舌乱。间,有谏曰:“何不往梦幻城逍遥,解吾等铛下疾苦?”,六眼色起,光比狼甚,逐往。智为 先、贵大邓某尾后,行楼上一寓,三吏推门,窥之,见娇浣衣,三狼淫心顿起,两股轻开,麈柄坚挺。智询娇曰:“特服否?”娇明其意,曰:“奴只修膝下二足, 不候尔等铛下小足,烦官家怜之。”
   
   
   
    智闻言,愤质娇曰:“此交欢处,汝敢拒之?汝在此何为?”娇曰:“侍女,非鸡也!”
   
   
   
    智娇逐争,娇欲离,远狼群,未果。臾,身后贵大横言,曰:“恐吾等无银乎?”便爪入囊中取银万千,右爪持银至娇面前狂舞,娇避之不睬,复身欲往,贵 大怒按娇于沙发之上。娇起贵按,往复数次。贵大欲奸娇,娇不从,逐探身索寸长果刀,刺贵大三刀。智大惊,阻之,右臂被娇刺一刀,咳曰:“汝可为吕四娘 乎?”邓姓恐极,不敢前往。
   
   
   
    呜呼!贵大淫血喷尽,肺脉衰竭,淫星陨落,智伤无命危矣,娇电衙自首。
   
   
   
    颂曰:公好淫乐,娇为护身,贞专精纯,不贪行贵,守节执事,不为轮奸,遂死不顾,名号显遗,杀身成仁,义冠天下。
   
   
   

4巴东烈女传


   
   
   
    郑玉娇者,荆楚巴东人,少有奇志,尚憨直,有勇略。昔居乡里,尝谓闾左曰:“富贵宁有种乎?勤勉克己者为之。范蠡建不世之业于勾践,觉鸟尽弓藏之危,乃走诸鲁,励于工商,终以陶朱公闻。韩信,忍胯下奇耻,逢风云际会,有至功于汉室。至于刘豫州、朱洪武,后人亦多称焉。然时人不思伟人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之艰;先祖兢兢业业,非能果腹之难,虽受洪泽于政策,足温饱乃至于小康,竞以奇巧淫行,谋求富贵。及至,忘乎所以,苟且之事发焉。巨贪大蠹、巨资敛财频见于报端;奸淫幼女,草菅人命多流于网络。古人云,行不平之事,当思三尺神明。此大恶逼于天,惨毒行于民,岂可恕乎?叹因果报应,不能遽至,立法枉纵,司法腐败,天谴不能行,民怨不能伸。愿丈三尺龙泉,斩尽天下奸竖,澄清世事,虽凌迟犹未悔也。”每忧叹之此,莫不感之。李公者,尝事台阁,闻而往见。许之曰:“豆蔻之姿,有此志才,不让木兰红玉。卿生于当世,男女平等,宜于自勉,居庙堂之高,未尝不可。”赞叹而去。及长,囿于家贫,玉娇供职于雄风宾馆梦幻城,修 脚为生。窃以天将降大任自励,不敢忘鸿鹄之志。  
   
   
   
    五月十日晚八十许,笔墨小吏三人寻欢于斯。见玉娇姿态万方,不异天仙,顿生邪念。重金相诱,数遭坚拒;几番用强,终难得手。三人怒不可遏,以现金鞭其面, 宣言“尔不事事,何至于此”、“意吾等乏资乎”。玉娇暗恨之,并不争辩。含辱忍让,竟暴力相侵。未几,玉娇操身边利刃,表玉碎之意。彼性方兴,偃旗息鼓无望;此情决绝,鱼死网破亦甘。终至一死、一伤。嗟乎!无良小吏淫贱之举,身死名败,罪有应得。英烈之女邓氏蒙羞于当时,获罪于而后,岂有辜乎?  
   
   
   
    小子曰:迨及野有大恶,天谴不至,官府不止,民怨难平,即愤而自助。星星之火,顿成燎原之势。此存亡之道也。往者孙志刚、高莺莺、聂树斌皆诺诺之辈,遭遇不幸,难以伸张。法制不济,危害不见。今者烈女不甘受辱,愤而扬刀问天,亟待深省。瓮安事件,险酿变故。防微杜渐,岂可侥幸?“唯楚有才”,岂无悖乱之辈;神州亿兆,应有不甘之心。国势蒸蒸日上,政治清平安宁,不足为安枕之据;家国空前统一,黎庶安居乐业,宜长怀忧亡之心。安史之乱,盛唐骚然多故;苏东剧变,帝国轰然崩亡。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勿谓言之不预也。
   
   
   

5感动中国的贞女


   
   
   
    邓玉娇者,荆州巴东人也,美而烈,以修脚为业。
   
   
   
    一夕,浣纱于室,野三关镇吏黄德智、邓贵大、邓某相携寻欢不遇,见玉娇,遂破门而入,欲强狎焉。玉娇严词斥之,贵大怒,鞭面以币,曰:吾辈多金,岂惧汝不从哉。玉娇不顾,贵大愈怒,乃按其于卧塌,强起,复按之,并相视狂笑曰:不从亦从,贱婢岂奈吾何。玉娇羞愤,遂操细刃刺之,三创而毙,德智复犯,玉娇又刺之,重创,邓者大惧,不敢前。玉娇乃投刃自首于官。
   
   
   
    赞曰:乐羊子之妻自缢于贼,以死守洁,千古流芳;烈女玉娇遇奸而不惧,奋然抗暴,连伤者三,忠贞壮烈无双,天下咸誉之。然一生一死,事同命殊,何哉,唯性异而已。故吾怜乐羊之妻,而独壮玉娇之行也。
   
   
   

6烈女邓玉娇列传


   
   
   
    邓玉娇者,荆州巴东人也,美而烈,以修脚为业。一夕,浣纱于室,野三关镇吏黄德智、邓贵大、邓某相携寻欢不遇,见玉娇,遂破门而入,欲强狎焉。玉娇严词斥之,邓贵大怒,鞭面以币,曰:吾辈多金,岂惧汝不从哉。玉娇不顾,贵大愈怒,乃按其于卧塌,强起,复按之,三者相视而笑。玉娇羞愤,遂操细刃刺之,三创而毙,德智复犯,玉娇又刺之,重创,邓者大惧,不敢前。玉娇乃投刃自首于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