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转: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王藏文集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南郭点评:继英雄杨佳之后,邓玉娇成为中共暴政六十年第二位从“犯罪嫌犯”一跃而为国人普遍认为应当入传的英雄人物。杨佳曾获六则传记和无数诗歌表障,巧合的是,邓玉娇同样荣获六则传记,而颂诗已有超过百首。作者们国语了得,正义感是非心更是一目了然,他们皆精通吾国文言,使用春秋笔法,爱憎分明生动准确刻画了相关人物,邓玉娇出于污泥而不染的高贵品格,她以实际行动充分体现了孟子之“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大丈夫精神跃然纸上;与此同时,中共狗官们的粗鄙下流无耻则暴露无遗。短短百余字却涵盖新闻六大要素,时间、地点、人物、言行、背景、评论。可谓言简意赅入木三分。从邓玉娇案反映出的民意民心,可见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多少印证了纯正的中国人尚未灭绝。有如此众多尚未被中共党化毒化的国人在,中国的自由宪政共和的民主前途还是大有希望的。
   
   
   2009年6月14日第171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1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


   
   
   
    邓玉娇者,恩施巴东人也,性娴静,美而烈,家贫,于青楼修脚为业。
   
   
   
    红朝六十年春、乙卯,薄夜有乡吏三人,曰招贾郎邓贵大,劝农使黄德智、邓某者,醉饮罢,相携寻欢到彼,适玉娇浣衣于室,三吏过而涎之,把臂群入,闭门索欢,玉娇辞以身非其职,贵大勃怒曰,汝谓吾乏财乎?乃持钞数卷击其面,玉娇不顾欲退,贵大持其臂扑于凳,强狎之,玉娇坚起,复曳扑之,黄、邓并环围淫笑以逼之,时大急,适近有修脚利刃,玉娇持以刺之,三中贵大,立仆,黄惊而前,复刺之臂,余者股栗,不能稍动,玉娇乃徐徐起,整衣毕,径电官衙以自投。邸报以闻,天下惊佩。驰章纷沓,皆惜玉娇而冤之者。
   
   
   
    野史公曰:至贞者玉,至美者娇,如玉娇者,可谓不负其名矣,时其处烟花之地,对悍戾之官,孤身在室,三凶群围,玉娇乃能拒重金之诱,奋而起,毙伤二寇,得免其辱,夫布衣一怒,流血五步,正此耳!孟子云:“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维今之世,士风日颓,卖妻以求荣者,连绵如缕,吮肛而媚上者,不绝于书,而夫山野之间,烟花陋巷,乃有此烈女,子云:礼失求诸野,盖此乎?一朝亮刃,而为天下敬,如玉娇者,壮哉!
   
   
   

2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文/饕餮
   
   
   
    湘鄂西之巴东,近有烈女出焉。此烈女非曩时夫死守寡之属,亦非旧时旌表之类,乃抗暴屠凶之女也。
   
   
   
      盖巴东,隶属恩施州,其地偏狭,乃鄂西咽喉,神农架于其北,大巴山贯其中。土家、苗族等世守其地,宋相寇准曾为县令,将军贺龙于兹杀伐,虽然,巴东乃贫蔽之邑也。
   
   
   
      有女邓玉娇者,正青春年少,于野三关镇充杂役,或以修脚小技苟活焉。五月十日,有该镇小吏三员,曰邓贵大、黄德智并邓姓者一,聚而饮,饮而思淫,遂至邓玉娇役作之所。斯时也,邓玉娇浣衣,而黄德智先入,见其美壮,以淫语亵,邓愠,斥其非,邓贵大醺醺继入,淫欲勃勃,见邓玉娇不从,乃大怒,出囊中钱,拍击邓女之首曰:“得非以我等无钱乎?”继之用强,扑邓女于椅,欲行奸淫。邓女强挣而起,再扑,再起再扑,邓女大怒,忽出修脚利刃,直刺其喉,黄德智大骇,前搏,邓女横刀宰之,重创黄,而随行之邓姓者,心胆俱裂,骇立而已。邓贵大酒血狼藉,未几毙,黄德智者嗷嗷待毙,而邓女掷刀于地,挽发报警焉。
   
   
   
      江湖传此,以为邓玉娇者,今之烈女也。宰恶吏于当场,抒民愤于巴东,壮哉!余则谓:僻远之乡,民族之地,秦汉以降,无论流官土司,均以抚民为善策,不以暴烈残其民。土家、苗人等,民风淳朴,邓玉娇抑或苗族也——官府倘迫之太甚,则其血性发作,往往啸聚山林,所谓官逼民反,不得不反,此之谓也。邓贵大等,小镇之恶吏也,区区巴东如此,国中此辈衮衮不可胜计焉尔!纵吏残民,国祸之源也。则沪上刀客,巴东烈女之起,有何怪哉?
   
   
   
    是为记。作者:周筱赟
   
   
   

3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新版)


   
   
   
    邓女玉娇者,鄂巴东三关镇人也,年近三七,尚未婚配,蛰居镇梦幻城,修足为业。
   
   
   
    乙丑年,逢母亲节戍时二刻,有镇府官吏邓贵大,偕同僚黄德智并邓某三人。三吏甚喜五色,行招商、刮民膏、饮酒沈湎,以夜继昼,尤喜窈窕而淫乐耳。逸则淫,淫则忘善,忘善则恶心生。
   
   
   
    初,三吏行酒划拳,须臾,酒过数巡,猜枚行令,腮红舌乱。间,有谏曰:“何不往梦幻城逍遥,解吾等铛下疾苦?”,六眼色起,光比狼甚,逐往。智为 先、贵大邓某尾后,行楼上一寓,三吏推门,窥之,见娇浣衣,三狼淫心顿起,两股轻开,麈柄坚挺。智询娇曰:“特服否?”娇明其意,曰:“奴只修膝下二足, 不候尔等铛下小足,烦官家怜之。”
   
   
   
    智闻言,愤质娇曰:“此交欢处,汝敢拒之?汝在此何为?”娇曰:“侍女,非鸡也!”
   
   
   
    智娇逐争,娇欲离,远狼群,未果。臾,身后贵大横言,曰:“恐吾等无银乎?”便爪入囊中取银万千,右爪持银至娇面前狂舞,娇避之不睬,复身欲往,贵 大怒按娇于沙发之上。娇起贵按,往复数次。贵大欲奸娇,娇不从,逐探身索寸长果刀,刺贵大三刀。智大惊,阻之,右臂被娇刺一刀,咳曰:“汝可为吕四娘 乎?”邓姓恐极,不敢前往。
   
   
   
    呜呼!贵大淫血喷尽,肺脉衰竭,淫星陨落,智伤无命危矣,娇电衙自首。
   
   
   
    颂曰:公好淫乐,娇为护身,贞专精纯,不贪行贵,守节执事,不为轮奸,遂死不顾,名号显遗,杀身成仁,义冠天下。
   
   
   

4巴东烈女传


   
   
   
    郑玉娇者,荆楚巴东人,少有奇志,尚憨直,有勇略。昔居乡里,尝谓闾左曰:“富贵宁有种乎?勤勉克己者为之。范蠡建不世之业于勾践,觉鸟尽弓藏之危,乃走诸鲁,励于工商,终以陶朱公闻。韩信,忍胯下奇耻,逢风云际会,有至功于汉室。至于刘豫州、朱洪武,后人亦多称焉。然时人不思伟人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之艰;先祖兢兢业业,非能果腹之难,虽受洪泽于政策,足温饱乃至于小康,竞以奇巧淫行,谋求富贵。及至,忘乎所以,苟且之事发焉。巨贪大蠹、巨资敛财频见于报端;奸淫幼女,草菅人命多流于网络。古人云,行不平之事,当思三尺神明。此大恶逼于天,惨毒行于民,岂可恕乎?叹因果报应,不能遽至,立法枉纵,司法腐败,天谴不能行,民怨不能伸。愿丈三尺龙泉,斩尽天下奸竖,澄清世事,虽凌迟犹未悔也。”每忧叹之此,莫不感之。李公者,尝事台阁,闻而往见。许之曰:“豆蔻之姿,有此志才,不让木兰红玉。卿生于当世,男女平等,宜于自勉,居庙堂之高,未尝不可。”赞叹而去。及长,囿于家贫,玉娇供职于雄风宾馆梦幻城,修 脚为生。窃以天将降大任自励,不敢忘鸿鹄之志。  
   
   
   
    五月十日晚八十许,笔墨小吏三人寻欢于斯。见玉娇姿态万方,不异天仙,顿生邪念。重金相诱,数遭坚拒;几番用强,终难得手。三人怒不可遏,以现金鞭其面, 宣言“尔不事事,何至于此”、“意吾等乏资乎”。玉娇暗恨之,并不争辩。含辱忍让,竟暴力相侵。未几,玉娇操身边利刃,表玉碎之意。彼性方兴,偃旗息鼓无望;此情决绝,鱼死网破亦甘。终至一死、一伤。嗟乎!无良小吏淫贱之举,身死名败,罪有应得。英烈之女邓氏蒙羞于当时,获罪于而后,岂有辜乎?  
   
   
   
    小子曰:迨及野有大恶,天谴不至,官府不止,民怨难平,即愤而自助。星星之火,顿成燎原之势。此存亡之道也。往者孙志刚、高莺莺、聂树斌皆诺诺之辈,遭遇不幸,难以伸张。法制不济,危害不见。今者烈女不甘受辱,愤而扬刀问天,亟待深省。瓮安事件,险酿变故。防微杜渐,岂可侥幸?“唯楚有才”,岂无悖乱之辈;神州亿兆,应有不甘之心。国势蒸蒸日上,政治清平安宁,不足为安枕之据;家国空前统一,黎庶安居乐业,宜长怀忧亡之心。安史之乱,盛唐骚然多故;苏东剧变,帝国轰然崩亡。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勿谓言之不预也。
   
   
   

5感动中国的贞女


   
   
   
    邓玉娇者,荆州巴东人也,美而烈,以修脚为业。
   
   
   
    一夕,浣纱于室,野三关镇吏黄德智、邓贵大、邓某相携寻欢不遇,见玉娇,遂破门而入,欲强狎焉。玉娇严词斥之,贵大怒,鞭面以币,曰:吾辈多金,岂惧汝不从哉。玉娇不顾,贵大愈怒,乃按其于卧塌,强起,复按之,并相视狂笑曰:不从亦从,贱婢岂奈吾何。玉娇羞愤,遂操细刃刺之,三创而毙,德智复犯,玉娇又刺之,重创,邓者大惧,不敢前。玉娇乃投刃自首于官。
   
   
   
    赞曰:乐羊子之妻自缢于贼,以死守洁,千古流芳;烈女玉娇遇奸而不惧,奋然抗暴,连伤者三,忠贞壮烈无双,天下咸誉之。然一生一死,事同命殊,何哉,唯性异而已。故吾怜乐羊之妻,而独壮玉娇之行也。
   
   
   

6烈女邓玉娇列传


   
   
   
    邓玉娇者,荆州巴东人也,美而烈,以修脚为业。一夕,浣纱于室,野三关镇吏黄德智、邓贵大、邓某相携寻欢不遇,见玉娇,遂破门而入,欲强狎焉。玉娇严词斥之,邓贵大怒,鞭面以币,曰:吾辈多金,岂惧汝不从哉。玉娇不顾,贵大愈怒,乃按其于卧塌,强起,复按之,三者相视而笑。玉娇羞愤,遂操细刃刺之,三创而毙,德智复犯,玉娇又刺之,重创,邓者大惧,不敢前。玉娇乃投刃自首于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