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王藏文集
·希望之声:异议人士:中共要一条黑路走到底
·希望之声:四川泸州万人抗暴 十八大前维稳难奏效
·希望之声:从手机实名制再看中共政改的欺骗性
·北京之春:《李九莲就义35周年纪念专辑》朱毅 等撰稿整理
·博讯: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自由亚洲电台:北京画家呼吁关注同行严正学被迫外出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追寻自由的虹光》III(诗行合一2013—)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希望之声:南周献辞掀风暴 全民反中共新闻审查
·大纪元: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民主中国: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希望之声:民间签名呼吁党官公示财产的意义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维权网:宋庄艺术家与上访维权人士同做“砸出色彩”行为艺术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戴面具的诗人王藏。胡佳 摄。谢谢佳哥,这是我懂事以来最酷的一张个人照。
·德国之声:斯巴达第二季:一夜再回十八大前
·博讯:唐柏桥等紧急呼吁各界关注严正学的处境
·维权网:大陆民主维权人士发布“立即制止对安徽张林父女非法侵害的呼吁书”
·希望之声:党毒发作 云南县官怒砸机场
·RFA:两会前各地多名民主人士被威胁监控拘押 异见艺术家称要自焚后失踪
·大纪元:两会前异议人士被严控 艺术家欲自焚抗争
·希望之声:《南周》为浦志强募集十万粉丝打大老虎
·希望之声:民众:彻底清算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罪行
·敦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呼吁书(首批联
·希望之声:两会代表对环境问题沉默折射官员何种心态?
·维权网: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遭遇强拆
·维权网: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继续升级,抗争持续
·RFA:宋庄艺术家维权活动遭当局干扰
·看中国:宋庄艺术区被疯狂改造 艺术家愤怒了(组图)
·大纪元:京最大艺术区遭强拆 艺术家举办反强拆艺术节
·荷兰在线: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中国艺术先锋的沦陷?(组图)
·胡佳:我是杨佳的兄弟胡佳
·美国之音:杨佳墓“敏感” 扫墓者遭抓
·六四天网:歌星伊能静将捐款10000元给73岁访民王英强
·博讯:伊能静私信王藏:愿捐助访民王英强1万元
·自由亚洲电台:台湾艺人伊能静捐助陕西访民
·大纪元:女艺人伊能静再“羞”中共 捐万元助访民
·新唐人电视台:獲伊能靜捐款一萬 訪民感動流淚
·自由亚洲电台:诗人王藏将伊能静的捐款交给陕西访民
·维权网:艺术界声援陕西访民王英强等人,感谢伊能靜爱心捐助(图)
·大纪元:投书:陕西访民王英强被遗弃街头 再失踪
·中国禁闻-禁书网:蓝田访民曹秀琴陈述从北京被押回的遭遇
·新唐人电视台:陕西冤民:致联合国人权办的一封集体联名信
·新唐人电视台:多名艺术家关注的73岁老人再次赴京上访
·希望之声:防被 「自主高墜」 民眾爭相簽「不自殺保證」
·自由亚洲电台:马三家劳教所受害者北京宋庄讲述酷刑折磨
·新唐人电视台:【禁聞】謠言成真 羅昌平單挑劉鐵男勝出
·维权网:常州8位上访老人被截访受虐待,艺术家为其声援(图)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频传艺术家遭打压 画家严正学夫妇被软禁
·希望之声:反腐被抓 國際組織促中共釋放
·希望之声:死豬遍布各地多河
·希望之声:清明節民眾自發祭奠楊佳 當局恐慌
·新唐人电视台:【禁闻】美白宫成国际信访办 请愿网站火爆
·新唐人电视台:解放军换新车牌 豪车禁挂军牌
·希望之声:心中拋棄共產黨 遇難尋求美國幫助
·希望之声:陳克貴需要手術 家人擔心監獄延罩委
·希望之声:從蘆山縣副鄉長被免職看中共官場
·新唐人电视台:【禁聞】習近平打的亦真亦假 或涉高層權鬥
·新唐人电视台:【禁闻】作者追究马三家调查组诽谤责任
·希望之声:藏学者致习近平公开信 中共暴行再聚焦
·参与:江苏灌南法院黑手遮天各界人士热烈声讨(多图)
·希望之声:同样致3死3伤酒驾案 一判15年一判死刑
·希望之声:端午精神何在 国人借古讽今喻亡党
·希望之声:权贵富豪送子女海外读名校 被指用脚投票
·希望之声:毛派权威淫照现 江泽民司马南沾边
·希望之声:李天一案水很深“拼爹”拼输了
·希望之声:中共抓新疆鄯善17人示官威
·希望之声:民众:和谐横幅是共党的末路叫嚣
·希望之声:民众总要说话无惧打压
·希望之声:中秋节民众做反共月饼表心愿
·新唐人电视台:岳父冤死4年 诗人王藏携友灌南讨公道
·新唐人电视台:【禁聞】忽如一夜標語滿街 恍如重回文革?
·留念。与RFA记者,大美女 心[email protected]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林昭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女性。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向上。1个民族的精神与气质,更集中凸现在这个民族女性的精神与气质中。林昭1个人的精神,囊括了整个民族精神中的精华。谁说只有燕赵之士才能慷慨悲歌,君不见江南女儿,不是须眉,愧煞须眉。她是中华民族的圣女,很多民族都有他们的圣女,从古代传到今天。几千年来,中国的女性一直处在被排斥、被漠视、被侮辱的地位,多少优秀的女儿,无声无息地湮没于荒草之间,直到不久前的昨天,她们终于闪耀出最璀璨的光彩,所有的中国人都可以骄傲地说:“我们也有自己的圣女了!”
   
    圣女贞德会永远被法国人崇敬与怀念。她的事迹千古传颂。她的精神成为法兰西民族的精神支柱。而与贞德相比,林昭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贞德为保卫祖国而牺牲,林昭为追求自由与真理而殉难。她所经历的苦难比贞德尤甚,而她在苦难中所表现出不屈不挠的执着,对理想和信念的忠贞不二,面对摧残、凌辱与死亡时超然漠视的坚韧,更是毫不逊色。

   
    20世纪科学技术高速发展,艺术新思潮此起彼伏,1个又1个伟大的天才纷纷降世。但这个世纪的苦难如同它的繁荣一样令人瞠目结舌:到处是暴戾的统治者,人民的苦难与生死完全掌握他们翻云覆雨之间。每个民族都在这个世纪里书写着他们全新的历史。我们没有涌现爱因斯坦、毕加索、弗洛伊德,但我们有林昭。中国历史上,从未有人比她更热爱真理,也从未有人象她一样,将忍辱负重与慷慨赴死结合得如此完美,即便整个人类历史,能和她相比的人也寥寥可数。她曾经写过1首长诗来颂扬普罗米修斯。实际上,她就是普罗米修斯──新世纪的普罗米修斯,东方的普罗米修斯,现实中的普罗米修斯,化身为女性的普罗米修斯。她才不算最高,思想不算最深邃,但她却拥有珠穆朗玛似的精神,凭借这种精神,她对人类做出了巨大的影响和贡献,这种影响和贡献完全可以和那些伟大的天才们相提并论。她是我们在这个天翻地覆时代中最大的骄傲,也是唯一的骄傲。她燃烧生命的火焰虽未能照亮她所处的那个黑暗年代,却必将照亮中华民族的千秋万世。因为有了她,我们这个民族在精神上不再是一片肃煞和死寂。她墓碑上的诗句必将永远在这片土地上传唱,令一切善良正直的人们热泪盈眶。
   
    女性是美的化身。中国历史上曾经涌现出过不少知名的女性。权倾一时的武则天和叶赫娜拉氏不过是几堆粪土;以美貌著称西施、昭君、杨玉环是男性的玩物、政治的牺牲品。她们的美是苍白、易碎的,是易逝的浮华;李清照有才有情,孰几美矣,但她的才情只能照亮她的自身;秋瑾已经接近了美的真谛,却没有经历苦难的洗礼。张志新和林昭有着相似的品格、经历和命运,但她思想的高度和对真理的理解上都与林昭不可同日而语,使她的美带上令人遗憾的瑕疵。唯有林昭的美,才是最光彩夺目、最返璞归真、最夺人心魄的美,淘尽黄河所有的沙,金子终会浮现,那上面凝结了多少山川日月的精华啊。
   
    有人说,有朝一日在北大的校园中,必将立起1座林昭的雕像。是的,会这样的。但1个小小的北大岂能容纳她的全部灵魂?她灵魂的光辉必将撒满整个中华大地,传向全世界。有朝一日,从安第斯山的之巅到撒哈拉的最深处,当夜幕降临之后,热爱生命的人们将在心底唱起一曲关于1位美丽中国姑娘的悲歌。多年以后,暴戾的专制者和无耻的走狗们在历史的垃圾堆中遭人唾弃,而当年被摧残被迫害至死的魂灵们却永远为人们所铭记。人们将怀着无限的思念,向自由与光明的前方徐徐行进。
   
   

一、家世和少女时代


   
    江南的初冬不似北方,肃肃煞煞,或有悲风怒号,霁雪飘飞。江南的初冬是1场好梦初了,秋尽天南,冷雨敲窗,草木凋零,似1位少女刚送走远行人,开始了惆怅的等待。
   
    1932年,19路军在上海与日军作战,继而伪满洲国建立,在这百年之内,仿佛每1个年份都不得安宁。初冬的苏州,想必拙政园或是狮子林中并无什么游人,或多或少显得有些凄凉。12月16日,1个女婴诞生在这传说中的人间天堂。她是父母的头生子,取名彭令昭,乳名苹男,林昭是她成年后改用的名字。父亲给她取名令昭,有望她效学班昭之意。其实班昭有什么可效学的?除了有点小聪明,几乎一无是处,由此可见这位父亲的迂腐。
   
    父亲彭国彦,早年留学英国,学习宪政,1926年又毕业于东南大学政治经济专业。1928年,在国民政府举办的第1届县长考试中获第1名,被任命为苏州吴县县长。因为其人较为书生气,不谙官场迎逢拍谄之道,很不招上司同僚喜欢,不久就被调去苏北邳县去作县长。虽同为县长,苏北与苏州不可同日而语,实际上等于贬官发配。后来,干脆开了他的缺,于是他只好回老家赋闲。老家在在苏州山塘街,房子位于1杂货店后,是间普通平房,可见彭家日子并不宽裕。1945年,彭国彦到了上海,在中央银行当了1名职员。但到了1949年,中央银行随着国民政府的溃败而垮台,彭国彦只好再次赋闲。
   
    母亲许宪民,1908年生,是苏州有名的新女性、社会名媛。冯英子说:“苏州出过许多巾帼英雄,然而我认为在现代的苏州女性中,够得上称为巾帼英雄的,许宪民同志应当是其中之一。在苏州的历史上,不可以没有许宪民的传记,不可以忘掉这样1个人。”她16岁便在哥哥许金元的影响下参加革命,是苏州第1个穿上军装的女兵。1936年任第3战区上海淞沪3区专员。沦陷后,坐过日本人的大牢。1946年,在史良支持下,参加国民党国大竞选并当选国大代表,在众多有利身分的掩护下,资助共产党建立地下电台,提供收发电报场所,并帮助地下党进行策反活动。日本投降后任苏州县银行董事,《大华报》总经理、苏福长途汽车公司董事长。1949年后曾任苏州市政协委员。
   
    大舅许金元,曾任中共江苏省委青年部长、苏州特别支部书记,1927年“4.12”事变中遇难,尸体被国民党装入麻袋抛入长江中。
   
    她还有1个妹妹彭令范和1个弟弟彭思华。
   
    关于林昭儿时的事迹情景,由于当事人和知情人已故去多年,又缺乏日记书信可查,到如今已近乎轶失。我们只能从她的少女时代说起。日本投降后,内战很快便再次爆发,国、共两党势同水火。林昭的母亲受兄长影响,瞒着家人暗中帮助支持共产党;而她的父亲,虽然知道妻子的作为,却不声不响,用沉默来表达对妻子的支持与信赖。当时林昭15、6岁,鸿蒙渐开,正在苏州教会中学读书,她受到了母亲的影响,对国民党的统治极为不满,视其为“黑暗的时代”。她心中神往共产革命,自以为找到了照亮前进道路的“火炬”。
   
    很快,她就找到了共产党外围组织,为大地图书馆工作,被发展成为地下党员,同时也上了苏州城防指挥部学生黑名单。其实她的工作也就是为党跑跑腿、送送信,但革命工作是神圣的。为保存实力,地下党组织黑名单上的人撤离,但她没有参加这次撤离,从此也就和地下党失去了联系,也失去了那分好不容易得来的“荣誉”。
   
    解放前夕,她报考了中国共产党成立的第1所学校──苏南新闻专科学校,试图通过在共产党建立的学校学习,今后为共产党工作,重新找到党组织。
   
    林昭从来就不是那种吹嘘出来迷惑民众的英雄,偶像一般刻板,身上似乎自小就没有任何缺点,长大后更是大义凛然,不可亵渎。那时候,她只是个普通的勤于思索的女孩,象很多同龄人一样,偏颇、固执、叛逆,急于摆脱家庭的羁绊,证明自己的独立性,甚至有点不近人情。在她的家庭里,母亲是一家的主心骨,要想摆脱家庭的影响,实际上就是1个与母亲发生分歧与对抗的过程。是年,由于时局动荡,母亲希望她到国外留学,或是报考北大。但是她认为应该自己来选择道路,自行报考了苏南新闻专科学校。录取后,母亲不许她入学,说,“你要去,出去了就别再回来。”她自然不肯妥协,于是母、女俩赌起气来,林昭遂留下“活不来往,死不吊孝”的字据,负气出走,并把自己的父姓去掉,改名“林昭”,以示决绝,一走就是3年。
   
    在苏南新闻专科学校经过短暂培训以后,全国政权更迭,苏南新专的同学全部下到基层支援地方工作,遂随苏南农村工作团参加苏南农村土改。那时候,她热烈拥护和赞扬新政权,对党和对毛主席一片赤诚。在她给友人的信中,曾经这样写到:
   
    “土改,谁都知道,是巩固祖国的1个重要环节,我们的岗位是战斗岗位,这样一想,工作不努力,怎么对得起党和人民。”
   
    “现在我真是一无所求,就是对家庭的感情也淡多了。我心中只有一颗红星,我知道我在这里,他(毛泽东)却在北京或莫斯科,每一想起他,我便感到激动。”
   
    在信中,她多次将毛泽东称为“父亲”。
   
    对某种事物或思想的迷恋,会使人丧失理智的分析和冷静的头脑,蒙蔽人的视野。尤其对于1个19岁的孩子来说,更是如此。工作队下到农村,急于立威,便把地主放在冬天的水缸里,将其冻得彻夜嚎叫,林昭把这称为“冷酷的痛快”。自然,在她当时的眼光看来,地主是敌对阶级,要想推进土地改革,就必先灭之而后快。土改工作队掌握着对地主的生杀大权,可以动辄抓打,甚至枪毙地主。以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地主们如今威风扫地,也许真的很“痛快”,但同时她也意识到这种“痛快”的“冷酷”,说明她的良知在隐隐作痛。
   
    “对地主的仇恨是这样,对爱国主义也一样。这种爱与恨,也同样是我前进的力量。当我看到了志愿军的英勇战斗的故事,从纸上的战云中探出头来,望一望窗外的恬静美丽的春天的田野,我就更加重一些对工作的责任心。这样的祖国,决不能让它受难。”
   
    在1封给友人的信中,她这样写道。她满怀着对未来的期待,心中想象着祖国美好的明天。但她没有清晰地意识到,什么样的事才是让祖国受难。祖国已经在苦难和蒙昧里挣扎了数千年,她的苦难还将继续。
   
    虽然参加了党的工作,但她依旧苦恼,她受到排挤和打压。她读书,写诗,被认为是小资产阶级情调;她率直地指出一些看不惯的事情,譬如有的人抛弃了乡下的原配妻子,娶了年轻貌美的女大学生,而遭到某些人报复性批判。当然,这些不是根源,根源在于她的家庭出身,谁叫她摊上1个旧官僚的父亲呢?这一时期,她恢复了和家里的联系,“活不来往,死不吊孝”看来只是1场儿戏,她离不开亲人的关怀,亲人也从未抛弃过她。于是她写信给家里,要求家里“交待”他们的“罪行”。这种通信关系,也被认为是没有与反动家庭彻底划清界线。在几次大会上,她曾被公开点名批评,以至于她一度想不通,想借生病的机会,回家休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