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王藏文集
·无聊人:向死而生----给小王子
·楚狂:王者的狂与伤————献给我的精神兄弟小王子
·看一则网络红卫兵对小王子的攻击——这类爱国愤青的激情有增无减啊
·一网友对《厌恶呼吸》的解读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黄河清:口占寄小王子
·齐白石嫡传弟子慷慨赠送我的书法作品:苦难慈悲
·九曲澄:读王藏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廖双元大哥廖复元生日晚宴上。2009年最后一天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评奖委员会:关于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第二号通告
·石雨哲对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的提名
·雨花:提名中国自由文化奖获奖名单
·秋水白衣提名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获奖名单
·小王子获二零零八《自由圣火》写作奖
·让血有浓度,让泪有光泽【“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友情转发
·转读者来信: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张嘉谚诗学专著《中国低诗歌》正式出版
·棵子:逆流而上的诗歌河豚 ——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
·莫建刚:《诗章:弦乐四重奏》
·小王子推荐之《2008年的幸福》
·陈仲义:“崇低”与“祛魅”——中国“低诗潮”分析
·转江婴诗:榴红似火复如血〔外一篇〕
·民心不死,如火如荼,且看《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坐监22年 民主斗士秦永敏出狱引公众关注
●真相(图片上传)
·王藏与小学生在自定义的课堂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后,我会看到我想要的光明
·"苦难慈悲"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林昭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女性。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向上。1个民族的精神与气质,更集中凸现在这个民族女性的精神与气质中。林昭1个人的精神,囊括了整个民族精神中的精华。谁说只有燕赵之士才能慷慨悲歌,君不见江南女儿,不是须眉,愧煞须眉。她是中华民族的圣女,很多民族都有他们的圣女,从古代传到今天。几千年来,中国的女性一直处在被排斥、被漠视、被侮辱的地位,多少优秀的女儿,无声无息地湮没于荒草之间,直到不久前的昨天,她们终于闪耀出最璀璨的光彩,所有的中国人都可以骄傲地说:“我们也有自己的圣女了!”
   
    圣女贞德会永远被法国人崇敬与怀念。她的事迹千古传颂。她的精神成为法兰西民族的精神支柱。而与贞德相比,林昭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贞德为保卫祖国而牺牲,林昭为追求自由与真理而殉难。她所经历的苦难比贞德尤甚,而她在苦难中所表现出不屈不挠的执着,对理想和信念的忠贞不二,面对摧残、凌辱与死亡时超然漠视的坚韧,更是毫不逊色。

   
    20世纪科学技术高速发展,艺术新思潮此起彼伏,1个又1个伟大的天才纷纷降世。但这个世纪的苦难如同它的繁荣一样令人瞠目结舌:到处是暴戾的统治者,人民的苦难与生死完全掌握他们翻云覆雨之间。每个民族都在这个世纪里书写着他们全新的历史。我们没有涌现爱因斯坦、毕加索、弗洛伊德,但我们有林昭。中国历史上,从未有人比她更热爱真理,也从未有人象她一样,将忍辱负重与慷慨赴死结合得如此完美,即便整个人类历史,能和她相比的人也寥寥可数。她曾经写过1首长诗来颂扬普罗米修斯。实际上,她就是普罗米修斯──新世纪的普罗米修斯,东方的普罗米修斯,现实中的普罗米修斯,化身为女性的普罗米修斯。她才不算最高,思想不算最深邃,但她却拥有珠穆朗玛似的精神,凭借这种精神,她对人类做出了巨大的影响和贡献,这种影响和贡献完全可以和那些伟大的天才们相提并论。她是我们在这个天翻地覆时代中最大的骄傲,也是唯一的骄傲。她燃烧生命的火焰虽未能照亮她所处的那个黑暗年代,却必将照亮中华民族的千秋万世。因为有了她,我们这个民族在精神上不再是一片肃煞和死寂。她墓碑上的诗句必将永远在这片土地上传唱,令一切善良正直的人们热泪盈眶。
   
    女性是美的化身。中国历史上曾经涌现出过不少知名的女性。权倾一时的武则天和叶赫娜拉氏不过是几堆粪土;以美貌著称西施、昭君、杨玉环是男性的玩物、政治的牺牲品。她们的美是苍白、易碎的,是易逝的浮华;李清照有才有情,孰几美矣,但她的才情只能照亮她的自身;秋瑾已经接近了美的真谛,却没有经历苦难的洗礼。张志新和林昭有着相似的品格、经历和命运,但她思想的高度和对真理的理解上都与林昭不可同日而语,使她的美带上令人遗憾的瑕疵。唯有林昭的美,才是最光彩夺目、最返璞归真、最夺人心魄的美,淘尽黄河所有的沙,金子终会浮现,那上面凝结了多少山川日月的精华啊。
   
    有人说,有朝一日在北大的校园中,必将立起1座林昭的雕像。是的,会这样的。但1个小小的北大岂能容纳她的全部灵魂?她灵魂的光辉必将撒满整个中华大地,传向全世界。有朝一日,从安第斯山的之巅到撒哈拉的最深处,当夜幕降临之后,热爱生命的人们将在心底唱起一曲关于1位美丽中国姑娘的悲歌。多年以后,暴戾的专制者和无耻的走狗们在历史的垃圾堆中遭人唾弃,而当年被摧残被迫害至死的魂灵们却永远为人们所铭记。人们将怀着无限的思念,向自由与光明的前方徐徐行进。
   
   

一、家世和少女时代


   
    江南的初冬不似北方,肃肃煞煞,或有悲风怒号,霁雪飘飞。江南的初冬是1场好梦初了,秋尽天南,冷雨敲窗,草木凋零,似1位少女刚送走远行人,开始了惆怅的等待。
   
    1932年,19路军在上海与日军作战,继而伪满洲国建立,在这百年之内,仿佛每1个年份都不得安宁。初冬的苏州,想必拙政园或是狮子林中并无什么游人,或多或少显得有些凄凉。12月16日,1个女婴诞生在这传说中的人间天堂。她是父母的头生子,取名彭令昭,乳名苹男,林昭是她成年后改用的名字。父亲给她取名令昭,有望她效学班昭之意。其实班昭有什么可效学的?除了有点小聪明,几乎一无是处,由此可见这位父亲的迂腐。
   
    父亲彭国彦,早年留学英国,学习宪政,1926年又毕业于东南大学政治经济专业。1928年,在国民政府举办的第1届县长考试中获第1名,被任命为苏州吴县县长。因为其人较为书生气,不谙官场迎逢拍谄之道,很不招上司同僚喜欢,不久就被调去苏北邳县去作县长。虽同为县长,苏北与苏州不可同日而语,实际上等于贬官发配。后来,干脆开了他的缺,于是他只好回老家赋闲。老家在在苏州山塘街,房子位于1杂货店后,是间普通平房,可见彭家日子并不宽裕。1945年,彭国彦到了上海,在中央银行当了1名职员。但到了1949年,中央银行随着国民政府的溃败而垮台,彭国彦只好再次赋闲。
   
    母亲许宪民,1908年生,是苏州有名的新女性、社会名媛。冯英子说:“苏州出过许多巾帼英雄,然而我认为在现代的苏州女性中,够得上称为巾帼英雄的,许宪民同志应当是其中之一。在苏州的历史上,不可以没有许宪民的传记,不可以忘掉这样1个人。”她16岁便在哥哥许金元的影响下参加革命,是苏州第1个穿上军装的女兵。1936年任第3战区上海淞沪3区专员。沦陷后,坐过日本人的大牢。1946年,在史良支持下,参加国民党国大竞选并当选国大代表,在众多有利身分的掩护下,资助共产党建立地下电台,提供收发电报场所,并帮助地下党进行策反活动。日本投降后任苏州县银行董事,《大华报》总经理、苏福长途汽车公司董事长。1949年后曾任苏州市政协委员。
   
    大舅许金元,曾任中共江苏省委青年部长、苏州特别支部书记,1927年“4.12”事变中遇难,尸体被国民党装入麻袋抛入长江中。
   
    她还有1个妹妹彭令范和1个弟弟彭思华。
   
    关于林昭儿时的事迹情景,由于当事人和知情人已故去多年,又缺乏日记书信可查,到如今已近乎轶失。我们只能从她的少女时代说起。日本投降后,内战很快便再次爆发,国、共两党势同水火。林昭的母亲受兄长影响,瞒着家人暗中帮助支持共产党;而她的父亲,虽然知道妻子的作为,却不声不响,用沉默来表达对妻子的支持与信赖。当时林昭15、6岁,鸿蒙渐开,正在苏州教会中学读书,她受到了母亲的影响,对国民党的统治极为不满,视其为“黑暗的时代”。她心中神往共产革命,自以为找到了照亮前进道路的“火炬”。
   
    很快,她就找到了共产党外围组织,为大地图书馆工作,被发展成为地下党员,同时也上了苏州城防指挥部学生黑名单。其实她的工作也就是为党跑跑腿、送送信,但革命工作是神圣的。为保存实力,地下党组织黑名单上的人撤离,但她没有参加这次撤离,从此也就和地下党失去了联系,也失去了那分好不容易得来的“荣誉”。
   
    解放前夕,她报考了中国共产党成立的第1所学校──苏南新闻专科学校,试图通过在共产党建立的学校学习,今后为共产党工作,重新找到党组织。
   
    林昭从来就不是那种吹嘘出来迷惑民众的英雄,偶像一般刻板,身上似乎自小就没有任何缺点,长大后更是大义凛然,不可亵渎。那时候,她只是个普通的勤于思索的女孩,象很多同龄人一样,偏颇、固执、叛逆,急于摆脱家庭的羁绊,证明自己的独立性,甚至有点不近人情。在她的家庭里,母亲是一家的主心骨,要想摆脱家庭的影响,实际上就是1个与母亲发生分歧与对抗的过程。是年,由于时局动荡,母亲希望她到国外留学,或是报考北大。但是她认为应该自己来选择道路,自行报考了苏南新闻专科学校。录取后,母亲不许她入学,说,“你要去,出去了就别再回来。”她自然不肯妥协,于是母、女俩赌起气来,林昭遂留下“活不来往,死不吊孝”的字据,负气出走,并把自己的父姓去掉,改名“林昭”,以示决绝,一走就是3年。
   
    在苏南新闻专科学校经过短暂培训以后,全国政权更迭,苏南新专的同学全部下到基层支援地方工作,遂随苏南农村工作团参加苏南农村土改。那时候,她热烈拥护和赞扬新政权,对党和对毛主席一片赤诚。在她给友人的信中,曾经这样写到:
   
    “土改,谁都知道,是巩固祖国的1个重要环节,我们的岗位是战斗岗位,这样一想,工作不努力,怎么对得起党和人民。”
   
    “现在我真是一无所求,就是对家庭的感情也淡多了。我心中只有一颗红星,我知道我在这里,他(毛泽东)却在北京或莫斯科,每一想起他,我便感到激动。”
   
    在信中,她多次将毛泽东称为“父亲”。
   
    对某种事物或思想的迷恋,会使人丧失理智的分析和冷静的头脑,蒙蔽人的视野。尤其对于1个19岁的孩子来说,更是如此。工作队下到农村,急于立威,便把地主放在冬天的水缸里,将其冻得彻夜嚎叫,林昭把这称为“冷酷的痛快”。自然,在她当时的眼光看来,地主是敌对阶级,要想推进土地改革,就必先灭之而后快。土改工作队掌握着对地主的生杀大权,可以动辄抓打,甚至枪毙地主。以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地主们如今威风扫地,也许真的很“痛快”,但同时她也意识到这种“痛快”的“冷酷”,说明她的良知在隐隐作痛。
   
    “对地主的仇恨是这样,对爱国主义也一样。这种爱与恨,也同样是我前进的力量。当我看到了志愿军的英勇战斗的故事,从纸上的战云中探出头来,望一望窗外的恬静美丽的春天的田野,我就更加重一些对工作的责任心。这样的祖国,决不能让它受难。”
   
    在1封给友人的信中,她这样写道。她满怀着对未来的期待,心中想象着祖国美好的明天。但她没有清晰地意识到,什么样的事才是让祖国受难。祖国已经在苦难和蒙昧里挣扎了数千年,她的苦难还将继续。
   
    虽然参加了党的工作,但她依旧苦恼,她受到排挤和打压。她读书,写诗,被认为是小资产阶级情调;她率直地指出一些看不惯的事情,譬如有的人抛弃了乡下的原配妻子,娶了年轻貌美的女大学生,而遭到某些人报复性批判。当然,这些不是根源,根源在于她的家庭出身,谁叫她摊上1个旧官僚的父亲呢?这一时期,她恢复了和家里的联系,“活不来往,死不吊孝”看来只是1场儿戏,她离不开亲人的关怀,亲人也从未抛弃过她。于是她写信给家里,要求家里“交待”他们的“罪行”。这种通信关系,也被认为是没有与反动家庭彻底划清界线。在几次大会上,她曾被公开点名批评,以至于她一度想不通,想借生病的机会,回家休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