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徐水良文集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就魏京生的采访报道再谈民主远近问题)


   

徐水良


   

2009-6-22


   
   
   读了魏京生基金会发表的《德国〈星期五〉杂志每周主题发表对魏京生的采访:“与20年前相比,中国距离民主更近了”》一文。我觉得有必要再谈谈这个问题。
   
   因为,中共改革走入歧路、民主政治改革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的观点,是首先由我提出来、并且反复论述的。
   
   
   

一、比喻


   
   
   这里,我先用比喻、隐喻的方法,来描述这个问题。
   
   从专制走向民主,往往要走遥远的路。但是,经过长期准备,建立民主制度、实现民主的关键一步,却往往是一个巨大的跳跃或飞跃。这一步非常重要。跳过去,民主就实现了;跳不过去,就失败,专制制度取得胜利,民主进程有可能经历巨大的倒退。
   
   二十年前,我们进入这关键的一步,开始跳跃。结果,东欧、苏联,甚至蒙古那样落后的国家,都跳过去了。而最早起跳的我们,却失败了:起跳以后,在离民主半步之遥的起跳半途上,被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共法西斯权贵专制集团,动用几十万大军,血腥屠杀阻挡,被他们反攻回来了。结果,这一个倒退,一退就是二十年。
   
   跳跃的失败,倒退的产生,当然首先要怪邓小平权贵集团的凶残和野蛮,但同时也要怪我们自己,没有做好必要的准备,自己起跳的决心和力度都很不足。
   
   二十年来,中国人民和中国的民主力量,继续抗争,努力挡住中共的反扑,并且努力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把它推回到接近新的跳跃或飞跃的起点。尤其是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简称民权运动)的兴起和展开、以及它成为中国民主事业的主力,中国民主的进程,已经呈现势不可挡的趋势。
   
   虽然花瓶民运无可救药地衰落,但是,全民性的民主民权运动,却轰轰烈烈、如火如荼地兴起和展开。
   
   这个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从早些年的孙志刚事件,黄静事件等等开始,及到近来的512、周老虎、瓮安、杨佳、躲猫猫、侵犯幼女的深圳海事局林书记屁民事件、官员嫖幼女、宝马车撞人、邓玉娇、石首事件、接连不断、绵绵不绝的反抗低价强制拆迁和暴力拆迁,等等等等,一系列事件,中国的民主民权运动,逐步发展壮大,遍及全国,铺天盖地。这个民权运动,将决定未来中国的命运。
   
   今后,在民权运动面前,中共只有两条路:或者容忍,那么,民权运动将一步一步推着中共向前走;或者中共无法容忍,展开镇压,那将激起民变,导致中共的快速灭亡。
   
   在中共面前,除了这两条路,已经没有其它道路。
   
   我们未来民主的准备工作和起跳力度,已经远远超过二十年前的水平。
   
   从这种意义上,中国民主的进程,离民主越来越近了。
   
   但是,即使如此,我们现在仍然没有达到二十年前已经到达的起跳阶段。因此,从这个角度说,我们离民主的距离,可能还有起跳前的几步,加上不久以后起跳的一步,比二十年前的起跳以后的半步距离,仍然要更远一点,“与20年前相比,中国距离民主更近了”的说法,并不完全正确。
   
   因此,从进步因素有利因素看,从潜在的力量和必然性看,我们离民主更近了;但是从现实的民主进程看,我们并没有更近,仍然是一样远,甚至还要更远一些。
   
   

二、不同因素


   
   
   下面,我们从理论上讨论这个问题。
   
   先接着从上面第一部分后面已经谈到的不同因素、不同力量的角度,从理论上讨论这个问题。
   
   中国大陆改革走入歧路,在自由主义帮凶鼓吹和支持下实行大抢劫大掠夺的邓式改革,人为制造了一个反对民主化、反对政治改革的既得利益的特权官僚和太子党权贵集团,为政治改革制造了巨大的阻力。特权官僚们允许政治改革的意愿越来越小,反对政治改革的意愿却越来越大。就官方体制内而言,民主化政治改革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
   
   这些观点,首先由我提出来,并且在《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中国改革再反省》《再谈“左派”和“右派”》《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等等许许多多文章中进行了反复的论述。
   
   对魏京生提问的那个记者和上面提及的这篇报道的标题,显然是针对这些观点提出来的。但是,问题的提法和标题,都很不科学。并且明显违背了魏京生先生的回答,即“与过去差不多遥远”的本意。有误导之嫌。魏京生先生显然在记者不科学的抽象提问之下,有点不知所措,讲了几句从进步因素谈论问题的话,结果被利用,被错误报道。
   
   实际上,这个问题是一个具体问题。应该具体地提出问题。因为从不同的具体角度观察,就会呈现完全不同的巨大差别。对中共走入歧途的改革而言,人为制造反对民主化政治改革、搞大抢劫大掠夺的权贵阻力集团,阻力越来越大,对民主,无疑是一种大倒退,因此是一种把中国推向与民主化政治改革越来越远的力量。
   
   但是,全国反对派和老百姓的巨大觉醒,又是一种相反的,把中国推向民主的力量,使民主越来越近的潜在因素和趋势。
   
   我的论述,是批判中共及其自由主义帮凶的谬论经济决定论,批判他们那种经济改革必然导致政治改革,推动政治改革的谬论。
   
   中共的经济改革,制造了一个全力反对民主的权贵抢劫掠夺集团,从民主阻力而言,现在的民主阻力比三十年前大得多,从这一点而言,经济改革不是促进了政治改革,使中国走向民主,而是增加政治改革的阻力,离民主改革更远。
   
   但是,中国不是只有中共,民主进程也不是只有中共的改革,中国,还有老百姓,还有反对派,还可能有官方改革之外的民间起义和革命。后面这些因素得到巨大的进步和壮大,远远超过了二十年前。
   
   从民众觉悟看,从这些进步因素看,民主当然是更近了。
   
   

三、不同道路


   
   
   最后,我们从选择不同道路产生的距离远近,来讨论这个问题。
   
   我讲的“越来越远”,也是从不同道路之间的对比,来讲这个问题。
   
   对中共选择邓式改革的一条道路而言。时间前进三十年,群众的觉悟前进了三十年,走现在的邓式改革道路,离这条道路走向民主的时间,现在当然是比三十年前近了三十年。
   
   但是,问题在于,当时可以选择不同的道路。
   
   第一、我们完全可以不走“总设计师”邓小平根本没有事先设计的实用主义道路,即不走邓式改革道路,也即不走先搞经济改革,后搞、甚至不搞政治改革的道路。我们可以选择走首先进行政治改革、以政治改革带动思想、经济、教育、文化和其它所有领域的改革的道路。
   
   如果那样,中国就不会产生一个人为制造的官僚太子党权贵阻力集团,中国的改革,就会相当顺利,中国早就实现民主了。按照我的研究,走这条道路,只要花十年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建立起一个初步成熟的民主制度。我在1997年底写的《中国改革简纲》,仍然是这个时间,就是花十年时间,走改革(改良)的道路,可以实现民主。
   
   事实上,台湾等的实际经验表明,这个过程也是十年左右的时间。
   
   第二、即使当时不走最理想的道路,而是走苏联东欧那样的实际道路,那么,中国二十年前也已经实现民主了。
   
   所以,我说,颠倒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的程序,先搞经济改革,想用中共邓式经济改革带动政治改革,以为这是政治改革的正确道路,是完全搞错了方向,走错了道路。走了巨大的弯路。包含了巨大的倒退。大大增加了走向民主道路的距离。这种改革,使民主不是更近,而是更远。
   
   如果没有经济改革制造出来的权贵集团的阻力,现在搞政治改革,也会容易得多。
   
   所以,邓式改革拉远了中国与民主的距离;时间进程和进步因素拉近了中国与民主的距离,两种说法,都没有错。只是,前者讲的是改革(改良)道路;后者讲的是革命道路。

此文于2009年06月2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