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小龙女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时间是漫长的又是短暂的,一晃,六四已经距离我们二十年了。
   
   二十年,整整一代人的时间。曾经意气风发、慷慨激昂的我们已经青春不再。

   
   年年缅怀,岁岁纪念。到底,谁才最有发言权?是政府?民运领袖?还是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亲历者?
   
   看惯了网上没心没肺的谩骂、嘲讽和漫无边际的拨高、煽情的文章,我的心已经不再有任何的涟漪。二十年的涤荡、过滤,沉淀了太多的东西,再回首,我的心依然充满激情,只是,多了几分冷静。
   
   二十年前,我们怀着满腔的热情、责任、憧憬、无知、冲动走上街头,那时,我觉得,我们的行为是神圣的,是对五四精神最好的诠释。二十年后,我常想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当年的我们成功了,结果会是怎样?国家是不是因此而更加富强?是不是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二十年前,当我们打起“民主---我们共同的理想”的横幅时,民主的概念很模糊,只觉得那是可以解决世间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二十年后,我对民主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我知道了,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想、一种制度、一个符号,民主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民主不是西方的原创。
   
   ...... ......
   
   二十年前,我们满脑子想的都是民族的富强、国家的昌盛。二十年后,当我看到有些当年的学生领袖公开表示支持“西藏独立”后,我惊呆了,这难道就是我们的初衷?难道我们当初走上街头为的是分裂祖国?
   
   二十年前,我对在广场上意气风发、慷慨陈词的学生领袖五体投地。二十年后,熊炎在《我们需要更坚定的信念》一文中写到:“二十年,海外民主运动的某些机构组织得到过台湾不下几千万美元的资助,但是这些钱被盗用滥用了。正如一位很知名的政论家所说,一些民运机构盗用滥用了千万的美元,而且短视到二十年过去连一个办公室也没有买下来。痛心啊!可恶啊!中饱私囊的民运蛀虫!”“高飞之鸟,亡于贪食;深渊之鱼,死于诱饵”,难道六四真的成了有些人换取美元、法朗的政治资本?难道当年的豪言壮语真的如肥皂泡般破灭了?
   
   ...... ......
   
   六四是什么,什么是六四?
   
   二十年后,当我们去掉笼罩在六四身上的层层光环后,会发现,六四不仅仅是一场学生运动,更不是宣扬民主自由的廉价舞台。更多的,是中国知识分子忧国忧民的情怀和为国家、为民族无私奉献的精神在我们这代学子身上的集中体现。
   
   二十年过去了,当年的百万学子遍布世界各地,更多的则留在国内,无论在哪里,我们都在尽自己的努力奉献社会,我们无愧于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今天,对六四最有发言权的是谁?是我们,当年走上街头的百万学子,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
   
   二十年过去了,中国在发展、在变化,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现有政治体制下完成的,这,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深思。
   
   五千年来,我们习惯于用仇恨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由此而导致中华大地上演一幕幕历史悲剧。为什么在中国解决问题就一定要用暴力?就非得拼个你死我活?为什么我们不能用和平、对话的方式解决属于内部的争端而非挟洋自重?
   
   二十年过去了,世界在变,中国在变,不变的是,有些“学生领袖”的心态。明天,中国的变化还将继续,她将变得更加繁荣、富强、文明,这,也是我们二十年前走上街头的初衷。
   
   ...... ......
   
   从今天起,让我们学会宽容、和解和体谅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