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味素味精和世人保鲜的努力]
謝田文集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味素味精和世人保鲜的努力

   
味素味精和世人保鲜的努力

   
   图:人们追求新鲜的渴求演绎出了味素和味精的故事。图为前年在北京开张的一家墨西哥餐馆的厨师在烙墨西哥卷饼。
   
   与著名厨师一起就餐,是独特而愉快的经历,这大概与跟作曲家一起听音乐会、美术家一起看画展差不多吧。上周末与名厨仲毅先生一起吃饭,就受益良多。

   
   钟先生非常诚实善良,很讲义气,也正气十足,他是去年新唐人全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的亚军,也是美国“中餐百家”评比中一百个最佳中餐馆之一、宾州阿伦城(Allentown)“美味轩”的东主。
   
   *沙锅酸菜的魅力
   
   最喜欢的仲先生的菜,是他拿手的东北家常菜 --“沙锅酸菜白肉粉条”。仲毅去年参加东北菜初赛与决赛的指定菜“肉丝拉皮”和“尖椒干豆腐肉丝”都还没见过,自选菜“翡翠双茹凤尾虾”和“金丝桃花凤还巢”也还没尝到。但念念不忘的,是他的沙锅酸菜粉的魅力。有时候人就是怎么奇怪,从中国、美国、墨西哥菜,到法国、意大利菜,吃来吃去,还是几道普通的家常菜最为隽永,吃了久久不忘。大概是起了吃的执著了吧,也未可知。
   
   吃饭时,一边吃一边就教,请钟先生指点做菜的秘诀。那天吃的是费城一家粤菜馆,点了清蒸、椒盐、和葱姜的各类海鲜,以及时鲜的菜蔬和三拼的凉盘。吃凉盘时钟先生说,味精放得多了点。我说是吗,我怎么吃不出来呢?他说,味精放多了的时候,会觉得味道过于鲜美,鲜的高出食物本来的味道太多,那就是了。
   
   美国的中餐馆业内,味精是一个敏感的调味料,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有人吃了没感觉,有人说吃了过敏。问钟毅味精到底是什么做的,他说就是谷物、蔬菜中提取的,没什么其他的东西;吃了过敏的,往往是其他东西起的作用、捣的鬼。
   
   *从味素到味精
   
   说起味精,我说想起来了,以前在中国好象叫味素是吧,这味精和味素是一回事吗?钟毅说其实是一回事儿,原来就叫味素,味精是后来叫开的,大概是人们觉得“味道的基本要素”不够过瘾、不够刺激吧,非要什么“精华”之类的东西来提提神。我问这味精是否现在又不够刺激了,有没有什么新产品问世。钟毅说有的,现在批发商向中餐老板推荐的,不再是味精,而是“味精王”了。
   
   味精作为调味料的一种,就是谷氨酸钠,氨基酸谷氨酸的钠盐,英文简称MSG。谷氨酸钠水溶性很好,按说它本身无嗅无色,一旦溶解在水中,居然就可以增加食品的“鲜味”,这也蛮有意思。它在中国菜里用的很多,用于汤和调味汁,大多数美国产的罐装汤、鸡肉牛肉产品、薯条薯片、冷冻食物、以及速食产品如速食面等,里面也有这个东西。
   
   1907年,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的池田菊苗教授发现了味精,他是在海带(昆布)汤蒸发后留下的残余中,发现了这个谷氨酸的棕色晶体。池田将这种味道称为“鲜味”。后来,他把大规模生产谷氨酸晶体的方法申请了专利。再后来成立的日本味之素(味素)公司,就致力于味精的生产与销售。二战后,当味精登陆美国市场时,被称作“味道增强剂”(flavor enhancer)。
   
   味精的发明改变了餐饮业的许多做法。现代味精的商业化生产是通过淀粉、甜菜、甘蔗或糖蜜培养基发酵生产的。每年,人们消耗的味精都有数百万吨。
   
   *中国餐馆的冤枉
   
   有人说对味精有特别敏感的反应,吃了会产生不适。当初,美国佬因吃中国菜引起了一些病征,如睡意、面红、头疼,所以曾将这些病征称为“中国餐馆症候群”(Chinese restaurant syndrome)。但症状都不太严重,很快就消失了。
   
   但这个名字却坑了中餐馆从业的人们。后来发现,“中国餐馆综合症”其实不是因为中国菜多加味精,而是其他的细菌污染了饭菜。味精是常见的调味料,并非只有中国菜能带来这种综合症。要说从天然食品中提取出来的东西,会让人不适、生病,修炼的人中没有人会相信,因为这把人生病的真正根源给抹杀了。当然,吃过多的味精肯定不好,吃过多的什么东西都不会好,这是肯定的。有人说,味精通过刺激舌头味蕾上特定的味觉受体,带给人鲜味的感受。但人们熟知的五味中,其实没有所谓的“鲜味”。
   
   *五味之外的鲜味和保鲜
   
   中国菜的五味、五色和五香之说,应该与中国的五行学说有关。世界由金、木、水、火、土五种物质构成,菜肴的色、香、味也与五行挂钩。古人把甜、酸、苦、辣、咸定为五味,这是五种味道;而饴、醋、酒、姜、盐等,是五味的载体。伯高告诉黄帝谷之五味,是糠米甘、麻酸、大豆咸、麦苦、黄黍辛。这的确很有意思。有人认为涩味也应该归入基本味之类,有人认为苦味不宜列入,反正苦涩之味还是不那么流行,喜欢吃苦的人不多。
   
   至于“五色”,是红、黄、蓝、白、黑;而“五香”,指烹调所用的茴香、花椒、大料、桂皮、丁香等五种主要香料。
   
   五味中没有“鲜味”,其实也有道理。因为归根结底,这“鲜味”不是真正的味道,而是食物本身新鲜、生猛、处于不坏的境地时原始的、本来的面目。
   
   这鲜味的生意,味精之类所能模仿的、保持鲜味的努力,不过是在掩盖“不够新鲜”、甚至“趋于腐烂”的状态,如此而已。这应该是现代人类的可怜之处。不止在日常生活中是这样,其他领域也是如此。红朝的“保先”被人们讥讽为“保鲜”,也是一种挽救本体趋于腐烂的趋势而已。
   
   下次跟钟先生吃饭,还要继续探讨探讨。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
   
   
   

此文于2009年06月2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