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三舅护国梦.]
吴倩文集
·祈盼使徒
·话语的权力
·参见圣灵
·无光的黑夜
·约翰十架,我的良师
·无光的黑夜,我爱上了你
·随笔:辨别真假重于辩论是非
·随笔:往深出去
·随笔:从骗子到王子
·随笔:内心的力道
·随笔:历史;英雄
·天主对祂钟爱的中国人民的讲话
·随笔:天籁
·随笔:寂寞时
· 邪恶集团不断散播最大的谎言
·你们银行的倒闭是“反基督”所主谋策划的。
·百万之师
·百万之师
·有十只角的巨兽便是欧洲联盟
·有十只角的巨兽便是欧洲联盟
·2012.02.04 涉及伊朗、以色列、埃及和叙利亚的战争是连环相扣的。
·天父:“反基督”与新世界货币。
·追求财富
·阿拉伯人的起义将引发全球动荡的局面
·祈祷的重要性和大能。
·祈祷的重要性和大能。
·天父:给世界领袖的警告讯息。
·天主圣父将粉碎推翻货币的阴谋。
·你们的耶稣:“反基督”将来自东方,而不是西方。
·耶稣基督:核子战争的警告。
·你们亲爱的耶稣:这一次我来要更新大地,在世上重建我的王国
·情欲是条蛇
·你们的耶稣“大警告”将帮助世界抵抗有史以来最大的叛教。:
·耶稣基督:法蒂玛最后的秘密揭示了撒旦的邪派进入梵蒂冈的真相
·信心
·隐藏在一旁的反基督将很快现身世界。
·你心爱的耶稣:战争行将增加之际,开启第二个印的时间到了。
·王策:对一个悖逆时代的反思与救赎 ——吴倩文集《苦难之轭》序言
·你们的耶稣:他将是“假先知”非常亲密的盟友
·耶稣基督:他们对于我第二次再临的个中意义只是口是心非
·青年遇罗克
·禁食祈祷手记:那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
·耶稣基督:我的新王国:你们将会受宠若惊,
·自由的喜年
·德鲁克: 信仰是要经历绝望的。
·你們的耶穌: 天主的上智安排將永遠獲勝。
·和我一样的女人呀
·你们慈爱的救主,耶稣基督 :第二次来临。
·致封從德的公開信
· 天主圣父:我已耐心等待了很长时间,好再次把我的子女聚集在我的圣意内。
·除非那四堵绝望的墙
·有关我的“第二次降临” 的真正含義所引起的混亂
·你们的耶稣:我的爱与你们的信仰相结合,将成为“救赎之剑”。
·春天被打倒了
·你们的耶稣:当前的时日被喻为暴风雨前的平静前奏
·天主圣父:没有人能够解释我怎样创造宇宙或人类
·你们的耶稣:每个人都拥有我天父的特征
·你们的耶稣:我在整个童年生活的期间都知道我自己是谁。
·全国降半旗
·你们的耶稣:我永远不会忽略孤独、悲伤、惊慌以及不确定天主是否存在的人。
· 你们亲爱的耶稣:我现今给你们的话语,将在末日再次被听见。要记住它们。
·你们心爱的耶稣:我会在你们最意料不到的一刻来临。
·我出生时
·纪念文革五十周年---知青是怎样回城的
·耶稣基督:所有你们这些冒名顶替的人是有祸的
·我陪汉字迁涉
·你们心爱的耶稣:封印了的“真理书”将会被揭开---
·天父说︰接受这最后的机会,否则你们将面临一个可怕的惩罚。
·天主圣父:没有人能够解释我怎样创造宇宙或人类,
·你们的耶稣 :“假先知”将不仅接管天主教教会,他会主宰所有基督信仰的教会
· 灵修笔记: 你的定命
·你们的耶稣:标志将给予你们所有人,而奇迹将要发生.
·打开你定命之门的五步骤 灵修笔记
·你们的耶稣:当那巨兽显露“反基督”身份的时刻来临之际
·你们的耶稣: 你们之中许多人因为害怕会拒绝来自天堂的呼召。
·你心爱的耶稣基督:“警告”(真光照良心)对人类是怎样一份厚礼。
·我正在用崭新的灵力观看
·你们亲爱的母亲:“大警告”发生之后,人们会满怀光荣天主的强烈愿望。
·你们的耶稣:每一天都要做好准备,仿佛“大警告”明天就会发生
· 天主圣父:我,你们敬爱的父亲,最终确定了 “大警告”发生的日子。
·你们的耶稣:紧接着天空一连三天变黑,我就回来了。
·你们的耶稣:你们将赢得这场灵魂的争夺战 因为不需多时,
·你们的耶稣:这个使命可以比作为营救一艘巨大的远洋客轮。
· 你们的耶稣:天空将会剥落,仿佛屋顶被打开了。
· 你们的耶稣:天空将会剥落,仿佛屋顶被打开了。
·你们的耶稣:那给予了若望(约翰),却直至现在还没有揭示的预言,
·天主之母:你被赋予的这使命是这最后盟约的最末一个环节
·你们的耶稣: 我父为祂子女创造的地堂,终于要以其原福状况完全归还给他们.
·迦勒永生:如何得着圣灵的能力
·你们的耶稣:许多被人视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将会被颠覆并彻底改变,但这是
·天主圣父:当世人看到两个太阳时,任何科学鉴定结论都显得无道理。
·你们的耶稣:世界的开始和终结将是一体的
·你们的耶稣: 世界上所有的民族都是与天主合而为一,
· 天主圣父:当我的旨意奠定时,和平将统御大地。
·天父宣布重要信息:我将赏赐你们为他们代祷的那些灵魂的豁免權
·天主圣父:当我的旨意奠定时,和平将统御大地。
·你们的耶稣:当某一个人说他爱我时,他做一切事都会遵循我的圣意。
·你们的耶稣: 很快你们将被告知要运用自己的信仰组建一个拯救贫困的政治运
·《真理书》:为什么会有“警告”发生?
·你们诚恳的救主耶稣基督:呼唤众信徒去唤醒在丧亡边缘的人灵皈依。
·你们慈爱的救世主:预备「大警告」(The Warning) ,真光照良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舅护国梦.


    距今六十三年前,我就在不自主的情况下被抛到这个世界上来了.好像有人说过:婴儿都是没有例外的哭着开始他的生涯的,所以人生就只能是悲剧.
    果真如此麽?我喜欢合欢树,望着它,我却想到,我的生涯绝不是悲剧.
    合欢树,合欢树…….
    海河边,那个白发,脸上满是皱纹的老人在那里徘徊是寻找什麽呀?是那绚烂的多幻想的青春麽?那不是早已像烟一样消散了麽?是为了像青年人一样到这儿,让海河和自己一块儿分享命运最后的转折而带来的欢心麽?是为了又一次唤起他自己成为过去的那令人感动的场面麽?……

    二十年代的春天,我诞生在北京一个教授后来又做了官的家庭里,我的母亲是基督徒,在我之前,他已生养了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儿了.生于中流社会的家庭,好像没有尝过生活的贫困,但在我的童年中也记不得有什麽幸福,也许,这倒并不仅仅因为我在五岁时,母亲就亡故了,连母亲的面貌都不能经常清楚的记忆的我,当然对于她,也不会有什麽印象了,什麽是幼年的欢乐呢?我只依稀记得:我在院子里骑三轮自行车,母亲靠在藤椅上看着我.替代它的,是母亲的亡故,我坐在沙发上,让别人给我往腿上系作为孝服的带子,如此而已.
    我九岁的时候,父亲听说,他的名字已被列入当时军阀政府中的黑名单,便匆匆带着到我家不久的继母到马路街藏身,而我们则被生父继母撇下,跟随我们那仁慈的,有着基督心肠的外祖母在皖北老家定居下来,而在那里也便开始了我的直到小学毕业的童年生涯了.外祖母黄家是个大家族,人口和房子非常之多,这些对于一个在都市长大的孩子印象是极深的.
    老之将至的我,竟然未能忘怀几十个小朋友聚在一起玩驴子拉磨的光景.还有在那至今未能忘怀的暖洋洋的,喷着好闻的干糠味儿的磨房里,我们还一个搂着一个的腰玩拔萝卜,那是多麽有趣呦.在那个寂寞的贫困的小县城里,我把北京那个家忘得一干二净,把那个每天早晨喝着盖碗茶,将十几份中外报纸看完撒个满地的父亲忘得一干二净.好像在我的天性中就对宦海沉浮,终醉金迷的仕途生活无甚兴趣.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或许还不知道我是哪年哪月出生的,他只能难得的不放过用乡音夹着日本音的英文和我哥哥姐姐叽哩呱啦一通,而在北京时,每到礼拜六由学校回来,别人都是高兴地往家奔,我却常常到市政府去找程老表,并且在那里过夜.其实程老表比我大二十岁,决不是我理想的伙伴,他还有公事在身,我在那样的年纪也感觉到他是不得不哄着我了.纵然如此,我也不愿回四马路那个家去;那个家有那麽多屋子,那麽多仆人,我还是名义上的少主人,竟没有一间可以使我有舒适的感觉.有时更多的时间倒是在车夫老史,田贵他们堆里混!
    年少时,我并不是一个顽强的埋头于功课的人.但初中以后,我便对外国文学产生兴趣,我曾为使自己像林语堂一样用外国文字写出作品来,震惊于世,经历了多少不眠之夜呵!那时的我,不明白伟大究竟意味着什麽.我也和一切在青少年时代怀有勃勃野心的人一样,决计要做一番伟大的事业.我想的是拨动人心,惩恶扬善.
    初中毕业,才十四岁的我,便被父亲送到日本去了.父亲原是清朝末年的日本留学生,对于明治维新十分醉心,希望我受和日本人同样的教育.
    当时正值祖国在苦难中呻吟,那时我甚至有“我将为祖国作些什麽呢”的想法.我怎样尽一个儿子的义务把祖国从被侮辱的苦难中解救出来呢?这样纯真的思想.
    渡日的船进入太平洋,在惊涛骇浪前进时,我回首祖国驰骧自己的思想与未来,烟雨弥漫处,心中的激动之情是难以抑制的.
    战争时期的日本,在什麽国民大会开会之前一定要有一个为“护国英灵”默祷,和默想生为一个日本人的感谢的过场.“为护国英灵默祷”故且不论罢,那所谓“默想生为一个日本人的感谢”大半是要培养国民热爱祖国并为之献身的意思吧.果真如此,能以生为其祖国的人民而有感激之情,如果进而能为自己的祖国而尽一尽自己的义务,那不是更可喜麽?…….
    或许是老了的缘故,我的回忆是那麽支离破碎,大度跳跃.在东渡日本的轮船上曾用不同于一般青年人的态度告诫过自己:倘若我要上战场,一定要做一个使敌人丧胆的勇士;倘若我做一个教师,也一定要使得我的学生受益很多;和朋友相处我是个愉快的伙伴,在家里做一个妻子信赖,子女崇敬的丈夫和父亲.
    我常常为“护国英灵”默祷着,那时的一切有良知的青年,都是这样默祷着过着清苦的生活.我初到日本的努力也可说,并不是太普通的了,在预备学校,学英,日语对白自不必说,弹子房,麻将房这些地方我常去,与其去玩,不如是为了把那里的客人和服务人员当老师来学日语,仅在学校那一点机会对我来讲自不能满足,于是吃茶店也成了教室,我不离身的带着笔记本,遇到不明白的话,就不放过的请教,晚间,就寝后,想起什麽问题马上查字典,我为了练习会话能力,便在与人谈话是故意用很艰深的字眼,为了试试能否使对方听得明白,曾有过这样的事,我为学“差一点”这样一个慢用型,使用它讲些根本不是事实的话.一天晚上,当下房的下女送牛奶来时,我便告诉她:“我的钱夹差一点叫小偷偷去了.”她听了果然信以为真.第二天晚上,我又告诉她说:“我今天差一点叫汽车压死.”这时她还睁大眼睛很同情我似的说:“石先生,近来真是运气不佳的很哪.”
    由于怀念,由于那时间,我切切实实努力过,更由于为我切切实实努力而且切切实实努力的人,每当想起他们时,我的心头不仅仅是感激,而更多的是羞愧.在我将入早田稻大学的那些预备的日子里,我有幸结识了我的英语老师,她是爱尔兰人,她是信奉天主教的,并且极其虔诚,她温厚,勤勉,且责任感极强,因而我十分的敬重她.我甚至为了博得她的欢心,曾以顽强的努力总是在班中取得数一数二的成绩,由此引起她的注意,自幼丧母,我便因之有一种想亲近年长女性的愿望.自从和她结识后,我就想方设法接近她,不仅想博得她的欢心,当然更多的是为了学识,我便以这种心情给她写了一封信.从此,我成了她家中年轻的客人.我在她那儿谈了些我对她的仰慕之情,由于漂泊异乡深感寂寞,以及由于惑于人生的真正意义而想读一读圣经成为宗教圣徒的话,她热心含笑的听了这一切之后,我为使她更能理解我的心情,曾写了篇叫做生活思想的记录文字,她看了我的记录,时而微笑点头,时而款款而笑,她对我的回答,竟使我惊异,她不主张我信仰宗教,而她自己是那般的笃信基督总有一天返还大地进行末世纪审判.她说,我最招她喜欢的,是我对我多难的祖国的赤诚之爱.“孩子,只有生活过,并且痛悔过,怀着一颗赎罪的心而又无归宿的人才笃信宗教.你却正是鹏程未起之时,大千世界留待你自己去探索,为什麽要抱着一个已成的答案呢?”她是那麽熟悉我的祖国,知道那麽些掌故,至今我人仍不能忘怀.她给我讲述“岳母刺字”时,那种可爱的,虔诚的表情,她那慈爱的声音,多麽暖人心扉呀.大约从那时起,我由酷爱用外国文字写作品,转尔潜心于历史的研究了,这其中有一句话给我启发极大,她说:“你通达了历史,便成为一个有几千年生命和阅历的人,你会感到世界实实在在的存在,不会虚无,会感到在沧桑的世事中,世界执拗地前进,我不相信地球的毁灭,倘若有一天它真会爆炸了,那只是人类的升腾开始,相信吧.”
    然而有一天,我在一张报纸上看到这么一组漫画,我便跑去给她看,画上有一个又高又尖的塔,塔上坐着两个人捧着一本大大的史书,在奋笔书写历史.从塔上往下看去地上有两个人,画得很小,象是在打架,又象是亲热地寒暄,于是塔上二人争起来了,一个说下边的人在打架,一个说在寒暄,争得不可开交,最后一个人把历史书撕烂,而后扔下塔,喊道:“还写什麽历史!有什麽是可信的?连我们自己亲眼看到的都是假的!”
    当时正值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报纸连篇累版的报道日军步步为营,开辟殖民地并以此为荣.
    她只是笑而不答,而后随手拿了一个四方形的茶座,放在我面前,叫我站在每个不同的角度去看它,我恍然大悟,她笑了,拍着我的手说道:“历史家的使命,在于记载这个四方形,至于各个朝代的史官如何去评判它那倒不是真的.”
    我越来越疑惑,这个如此深明大义的人,如何会是基督教?
    毕业前夕,东京遭到了罕见的水灾,一天之内突然满街都被水淹没了,街上划船代替了行车.翌日,我在公寓的三楼的高台上远望沉思,一望无际,象是海洋,无处去买吃的了,正在束手无策的时候,脑中闪出了一个念头,去找她吧,我雇了一条过路的船前往.大约有两个月,我住在她的家里,接触了她的私生活,和她就更亲近了,当时,她唯一的姐姐卧病在床,还有两个和我年级相仿的日本学生正住在那里,时下的遭扰,使我于心不安.
    一天晚上,我和她在她的书房里隔着桌子闲谈着什麽,我用日文写了一张条子:除了您的姐姐以外,在这世上喜欢谁呢?“喜欢你,我的孩子.”于是我又冒昧大胆地写了一张字条问她,你为什麽到东京来?你的家是个什麽样的情况,为什麽独身呢?还有关于宗教的问题.她的脸煞白,双手颤抖着,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但我更明白,她如此潜心于历史,潜心于宗教,定然有深刻的原因的.
    然而遗憾的是我没有来得及弄清这其中的原因,因为日本侵略军在中国的横行使我耻于在在日本呆下去了,还有一两个月的课程的时候,我便返回祖国.出发前,她和她姐姐为我在华宫--中国菜馆饯行,请我吃我最喜爱吃的炸虾,她微笑着望着我饱餐大虾的面影,使我难忘.她作为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勿宁过修女似的生活,是很少和客人到外边吃馆子的,更何况是中国餐馆.临上飞机时,她握着我的手,说了如下的话:“今后,你不论遇到什麽样的变迁,事故,你都别忘了,你是生活中的人,你也是生活以外的人;你在想到你要做一番伟人的事业的时候,你也要想到,你是一个平凡的,一个过着普通日子的人.你别学我的…….”她的脸又煞白了,“好好学历史吧,写历史吧,纵然你一事无成,我也不会责怪你的.”
    一九四九年,我从北京迁到天津,和她通信有五年,报道新中国婴儿般的生命力,以及我将如何鹏程展翅的,但不料一次寄出的信和包裹住上:已迁走,不知去向.而退了回来.这使我十分困惑.她们姐妹相爱生活,虔诚地为我的祖国祈祷,而我对她们的恩情却未能报于万一…….关于她的未解之谜,使我觉得更遗憾了.
   
   注:此散文是根据我的三舅留下的记忆文稿而写.
   请听:多美丽的清明上河图:http://s661tang.myweb.hinet.net/river.htm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