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荔枝恨╱散文 ]
王先强著作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瘟疫大温床
·邓小平独孙从美国回中国做官
·习近平在重庆那边吹的风
·怎么正衣冠,如何治治病
·逃生无门
·方向盘上的一滴泪/散文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官课搬上天,民童入学难
·香港人在走曼德拉等人的路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一、富人家庭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二、寻常百姓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三、社会变更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四、错综复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五、一塌糊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六、各走各路
·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七、重大事件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八、游行示威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香港的乱
·烧香拜毛泽东神龛
·害人杀人又遭害遭杀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中共在审判中共
·台钟╱散文
·香港怎么动乱
·占中冲击中共
·习近平的头很痛
·百姓的冤,知多少
·一棵小草╱散文
·一棵小草╱散文
·遍地皆「獨」
·習近平要打仗
·習近平在找死
·金正恩的「殘暴」和殘虐「」
·新疆的恐襲與香港的暴徒
·中共怎反安倍晋三參拜靖國神社
·製毒村與製毒國
·孤獨老人/散文
·中共于歲暮的特別關照
·戰爭開打,共軍必潰
·嘴邊的人民值幾錢
·軍隊不向民眾開槍
·赴死與砍人
·台灣人的驚覺
·習近平自己打自己嘴巴
·舉牌.聚眾.犯罪
·維人骨頭硬
·「果斷措施」怎「果斷」
·中共何以抓高瑜
·杭州餘杭區民眾抗暴
·抹黑博訊愚不可及
·習近平反恐
·中共反恐開新局
·淺談中共垮台前提
·香港人等着給人任宰
·誰最是反華力量
·香港争普选毅行第三天之拾零
·香港早晨街头小景
·香港6、22实体投票站投票拾零
·拿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荔枝恨╱散文

   
    又是荔枝成熟时……
   
    荔枝是岭南佳果之一,肉白貭嫩,汁多味甜,果中鲜有,食之满口溜滑香甘,极是享受。
   

    古时大诗人苏轼有诗云: 罗浮山下四时春, 卢橘黄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 不辞长作岭南人。
   
    他因有荔枝可啖,情愿在岭南定居下来了──可见荔枝是何等的逗人喜爱。
   
    但是,必须指出,这只是荔枝的一个方面;它还有其另一个方面的。
   
    我家乡在山区,偏僻落后,除了一片一片的灌木丛外,便是绿绿葱葱的山林,上空苍鹰盘旋,地下野兔走窜。在那山林里,疏疏落落的长有野生荔枝树;每隔一年,到了二、三月份,有些荔枝树会开出细小的花朵来,然后结果,到了五月份,便是荔枝成熟期了。这时,从山外望去,可清楚的看见那些荔枝一束一束的挂在枝头,随风晃动,逞浅青直至紫红色,点点成片,片中有点,青红交映,倒也好看。然而,山区人对荔枝似乎不屑一顾,不大予以理会。谁想吃荔枝,可走进山里去随意采摘,不会有人干涉,不会有人说你偷,要不,也是交飞鸟山鼠予取予求,最后任由果熟蒂落掉到地上去。
   
    我十二岁那一年,是特殊的一年。那一年,家庭被划作地主,我成了地主仔而陷入绝境,不仅没了书读,更主要的还是没了饭吃,每天只好采摘蕃薯叶来充饥;也是那一年,正逢着荔枝树开花结果,漫山遍岭都出荔枝,这就给饥饿中的我送上恩惠来。除了蕃薯叶之外,我加上荔枝来填塞我的肚子。
   
    在村里,尚有与我同命运的一个人──另一个地主仔。由于同病相怜,我与他常常避过村人,在村外汇集在一起,共同去打发那悲惨的、折腾人的时光。那一段荔枝成熟时节里的每天中午,我们必相邀一起钻进山里去,四下里寻荔枝,上树去摘下来吃。山里没有人,我们免受白眼,免遭喝骂,瞬间显自由,周身可以松弛下来。他比我大十岁八岁,有爬树的本领,便上树去采荔枝,掷到地上来;我上不了树,便在地下捡拾荔枝,集得一堆堆;未了,他下树来同我一起,坐到满是树叶的、潮湿的地上去,在蚊蝇虫蚁的围攻之下,放开怀来大吃。
   
    这些野生荔枝,大多都是果身干瘪、果肉单薄、果汁酸涩的;这就离去人们的赞美甚远,难以让人垂涎了。大诗人啖的倘若是这种荔枝,想必就不会有那首诗了。山区人不大喜欢荔枝,当中的一个原因,大概也是这个。我们天天的去采摘那些荔枝来吃,实际上吃得辛苦,为的只是充饥,因为我们太饿了。我们不是把荔枝当做果子来品尝,而是把荔枝权充食粮来解躯体之需的。这样,我们大口大口吞下去的不是甜脂蜜浆,而是辛酸痛楚──一种境遇苛迫和食物求索交纒在一起的辛酸痛楚啊!我们从山里出来的时候,没有半点儿「饱餐」后的欢愉,倒是更增添了胸腔中的积郁。
   
    后来,我得知「一啖荔枝三把火」,一次过把荔枝吃得多了,是会生「荔枝病」的,严重的还会引致死亡。所幸的是我完好无损,活了下来;那个地主仔也活了下来。
   
    那一年之后的很长的一段日子,由于景况变异和在逆境中挣扎,我无缘再进山去享受那「闲适轻松」,于是很少吃到荔枝了。意料不到的是,尽管如此,我仍然摆不脱跟荔枝的牵扯;那就是我同好多人一起,得嚼由荔枝核磨成粉而做成的、美其名为荔枝饼的、一种空前绝后的特别的饼干。这种饼干还不是容易得到,而是得去排队抢购或是通过走后门购买的。自古以来,从未有人吃荔枝核,因为那是不可以入腹的东西,可我们破天荒的咽下去了。何以如此?大饥荒呀!在那一大片的土地上,千千万万人在剥树皮挖草根来填充肚皮呢,千千万万的人患了水肿病、命丧黄泉呢!有得选择吗?那是一个饥肠辘辘、面临死亡、饥不择食的大时代啊! 此时,山区里再也没有人对荔枝不感兴趣了;他们也收集荔枝核,舂成粉末,自制荔枝粿来吃。没有例外的,同样饿死人! 具讽刺意味的是,那些原来凶狠狠地斗地主,恶狠狠地臭骂地主仔,一心要过上共产主义天堂生活的人,到头来却是也尝了苦果。呜呼哀哉!
   
    荔枝核究竟也饱过人的肚子,有人会对其赞颂吗?
   
    逃离那苦难土地,获得自由之后,我可轻松自在的到市场上去采购荔枝了。这些荔枝都是人工培育种植的,因而才是粒粒饱满,肉白质嫩,汁多味甜,才是实实在在的佳果。不过,我每剥吃这佳果时,脑海中就总是浮现出当年那一幅幅凄怆情景,就总是想到荔枝的另一个方面,不免难以尽尝出那美味来。我不能、也不会遗忘那样的情景;我必须常常去思索那另一个方面的问题。这些年来我不断地啖荔枝,当中的一个所为,也正是要那情景重复地显现,以便更牢固的沉凝在脑中,更激发思路。
   
    我的生命里融有荔枝的份子,因而我对荔枝仍有一种特别的感念。然而,当我回顾吞下滞涩的荔枝,咽下粗劣的荔枝核饼的情景时,心头却又油然的涌出一股愤恨──不是恨荔枝,而是一种荔枝恨!
   
    荔枝的那另一个方面、那背后所潜匿着的悲怆,不少人该都经受过的;荔枝恨,绝对不只是我一个人所有。
   
    苏轼本是被贬南方荒蛮之地,在悲苦之中啖上荔枝的,但是看来他似乎仍然有某种的保障和自由,因而他可以感受到「四时春」,并为了荔枝而愿意「长作岭南人」。当今的好多人能有那种优游自在的境遇,能培养出那种的情怀吗?
   
    面对紫红色的荔枝,有太多的唏嘘。我不会作诗,但我仍要凑合成这样的一首:
   
    荒苍山下魔扑春,
   
    阴风鬼火递迭新。
   
    酸荔苦仁撑肚腹,
   
    孤注辞作东边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