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文人与女人]
万沐
·撤销宣传部 裁除政法委
·爱国贼不是爱国者
· 哈勃与北京及伦敦奥运会
·你从冰川走来
·你从冰川走来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我们的家园》(一)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二)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三)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四)
·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五)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六)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七)
· 不要苛求莫言
·走出冬天!
·希望知道温总家族财产的真相
·弯弯的月亮
·香港——祖国归来的儿女
· 胡锦涛的报告是习近平执政的紧箍咒
·万沐关于朝鲜问题的几篇文章
·“抗捐”的本质是反腐
·“抗捐”的本质是反腐
· 朱令案的白宫上访令人喟叹
·也谈海外的“爱国”专制
·严正声明-----请颜昌海停止冒用我的文章
· 发言人是“家奴”由来已久
· 中国“左”派本质是专制的拥护者
·强烈推荐连续剧《中国远征军》
·黎明的鸟声
·反宪政的本质就是保权贵、反人民
·八一五夜记
·埃及为什么流血及其它
·拥薄者的背景分析
· 毛左和权贵资本集团是一家
·宪政民主派是权贵资本集团的克星
·习近平将成为胡耀邦的真正传人
·请两高出台官员放弃隐私权的法律
· 夏俊峰,一个人起义的烈士
·伊能静,中华民国精神的承载者
·红宝书的回光返照
·微服私访不如新闻自由
·支持习李王 创造中国政治转型的基础
·甲午國恥與谷俊山的貪腐
·许志永入狱与习近平改革
·克里米亚将是普京的滑铁卢
·冷冻北极熊的时代开始了
·北韓才是中國最危險敵人
· 习李王反腐的性质
·习李王反腐的性质
·美中欧对俄软弱,世界共受其害
· “民主”好?还是“官主”好!
· “民主”好?还是“官主”好?
· 欧巴马犯错 新冷战降临欧亚
·乐见中共尊儒
·乐见中共尊儒
· 美国推动民主化的误区
·习近平访韩 一石五鸟
·欧巴马错判中日,贻害美国
·北約
· 中共要尊儒 必须去马列
·习近平将走向何处?
· 看台湾的警道与匪道
·用儒家经典代替马列政治课
·习近平反腐搅动大国外交
·毕福剑酒后吐的是平民真言
·希拉里选总统,我不看好!
·毕福剑与布鲁诺
· 胡耀邦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加拿大大陆华人的主流政治逻辑
·北京应积极回应洪秀柱
·中秋纪怀
·秋日感怀
·重阳四首
·茅村即景
·扣紧时代的脉搏
·毛左义和团 民主红卫兵
·国际恐怖集团找上门,中国会如何应对?
·国际恐怖集团找上门,中国会如何应对?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哀中东
·荒诞散文:把多伦多皇帝的玩意割了
·呸!你也配做赵家人
·建议追究倪萍的颠覆国家政权罪
·杂咏四首
·清明
·海外反赵势力与海外反华势力
·中国大妈纽约唱红歌
·
·
·黄河边专栏不能封
·秋日三首
·前十年左右万沐关于朝鲜问题的几篇文章
·到渝州
·中国对北韩出手,不能再犹豫啦 !
·给加拿大的政客敲敲警钟
·谈谈苑刚碎尸案
·马克龙救不了法国
·文在寅是东郭先生的升级版
·川普做事太任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人与女人

   

    文学作品往往因为女人展现了生命的主题而永恒,文人的最大图腾就是女性。大千世界中许多形象即使不以女人的形象出现,但文人却赋予了这一切女性的柔美与温婉,比如月亮、花、香草,都是象征女人的意象,说明了文人潜意识中女性的无处不在。

    屈原《离骚》中的美人,固然比喻君王,但其精神实质则是对女性最大的崇拜,以至于在中国文学中形成了一种表现传统。厨川白村说过,文学是性苦闷的象征,是否如此,我无法断定,但异性肯定是文人创作的重要资源。我们从中国文学史上几个似乎比较古板的文人那里可以领略一下文人对女性的崇拜。

    陶渊明令人最容易想起的便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但岂不知《闲情赋》却表现了其对女性可以说是如饥似渴的追求,梁萧统认为是“白璧微瑕”,其实恰恰表现了其人性的一面。其中一段用一连串暗示性的比喻表现了对爱情的热烈追求,同时也流露出了对失去爱情的担心:作者愿成为所爱的人的衣领,希望享受她头发的芬芳,但又怕她在冰凉的秋夜除去衣裳,将自己扔在一边,长夜漫漫,不知何时天亮?愿意成为所爱者衣服上的带子,紧紧贴在她窈窕的身上,但又怕她因天气变化而换了衣服;愿意成为她的发油,又怕被洗掉;愿意成为丝织的鞋子,紧紧贴在心中人白嫩的脚上,又怕她不出门,将自己孤零零的扔在床前;愿意变成她的影子,又怕她走过树荫,将自己遮掉,等等。这些看起来几近肉麻的爱,我相信这也应该是许多文人的内心世界,只是有没有写出来的问题。

    杜甫不仅有写他太太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的清辞丽句,也有在西安丈八沟携妓游乐的轻薄之举。可以看出诗人在写“老妻”、“妻孥”等厚重之作以外的另一种对女性的理解和渴慕。而且此诗是写于安史之乱中,此举又是在长安求仕“残羹与冷炙,处处潜悲辛”的困境中。

    以至于欧阳修这位醉翁也有“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艳词传世。写出<江城子>这样冠绝千古悼亡之作的苏轼,更是美妾成群.

    这里所举的只是中国文人中几位宽厚长者的另一面。其他的如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私奔,白居易、范成大蓄养歌姬等更是不胜枚举。总之,一部文学史背后的珍珠就是文人的情爱史,女人成了文人写作与生命的灵魂!

   原载《北美周末》2009-6-1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