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六四]
万沐
·谁在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利益政治与良心政治
·权贵中国与人民中国
· 谁在帮日本人继续迫害慰安妇
·也谈哈勃的外交政策
·小 万 集 序
·巴渝赋
·我走在空中
·制约加国华人发展的几个文化因素
·加拿大应推行北上发展战略
·谁能为新移民讲话
· 我所希望看到的工会
·我的月亮,我的故乡
· 加拿大华人的权力与傲慢
·当一汪清流从心头走过
·平面媒体的困境与出路
·枫叶红了 , 没有蝉鸣
·我走在空中
·雨夜
·关中
·烟村三首
·北美之城
·媒体的独立与发展
·贪权-贪钱-贪名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蝴蝶
·不知哪一束光是从你的窗子里射出
·流浪汉的村落
·走近狐狸、走近野兔、走近狼群
·九月,哪里是我熟悉的黄昏?
·冰冻的足迹
·走進冬天
·站在雪原上,寻找春天
·水泥丛林风光
·无题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从科索沃独立看台独与疆独的问题
·三个农民工能代表谁?
·对台政策的新发展与两岸统一的政治突破
· 为封杀汤唯叫好!
·走在雪中,一个人-------
·马英九当选对亚太局势的影响
·华人的民主之光
·物质喂养和精神尊重
·警惕另类汉奸
·“愤青”的庐山真面
·震后问责与重建同等重要
·无题
·文人的污浊与商人的清高
·夕阳-寒林
·拍马者戒 !
·瓮安事件两面观
·在加拿大,回味中国
·“陆独”是中国统一的另一大障碍
·君子爱国与小人爱国
·专制文化、土匪文化与民主文化
·两种亲美派
·鸟巢 大剧院 黑砖窑 毒奶粉
·支持华裔! 支持保守党!
·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进步了,能不能批评?
·我也有一个梦
· 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民主
·加拿大正在被政客绑架
· 中华民族需要独立知识分子
·加国经济不应被过度干预
· 美国的强大与美国的伟大
·奥巴马治标难治本
·姜维平的人权与赖昌星的特权
·故园
· 选择性的“爱国”令人恶心
·义和团 红卫兵 爱国贼
·人权应与主权并重
·也谈中国首次人权行动计划
·两种“五四”精神造就两个中国政权
·春 日
·《窦娥冤》与《邓女恨》
·两岸和平统一的当务之急
·"六四"后的中国民主多面看
· 养虎遗患与中朝友谊
·文人与女人
·帝王与诗与女人
·奔向金字塔
·沪上两文人
· 北韩中东 恐怖合流 ?
·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全球化与族群融合
·儒家思想与建安风骨
·人道高于政治
· 金正日玩弄中美
·莫用党争绑架国民
·鸠山执政未必对华有利
·鲁迅精神不死
·月亮与中国文化
·江南女人
·大宋王朝凄哀的挽歌
·柏林墙 三八线 台湾海峡
· 中印——對手还是伙伴?
·御用文人 商业文人 独立文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

   编者按:弹指一挥间,发生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那场“暴乱”或“风波”,至今已近二十年了。二十年来,中国所取得的骄人经济成就令世人瞩目,但官民冲突的群体时间也层出不穷,官场贪腐、社会不公愈演愈烈,也招来国际社会的批评声音。究竟中国的民主政治是进步了,或是退步了?未来有向何处去?本报编辑部请来本地资深传媒人古伟凯、文德,《明报》记者牛冬,时事评论员万沐及前香港立法局议员文世昌展开讨论。现将发言要点予以整理刊发,以飨读者。
   
    民主现状喜忧参半
   
   文德:20年来中国的民主在某些领域是有显著的进步。尤其是胡温时代比江泽民时代,更坚定地摒弃了过去"以阶级斗争为纲"、"抵制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政治思维,并由坚持"三个代表"的执政理念转变为"以人为本"、强调"不折腾",使现在的民间舆论有所放宽,老百姓更加敢言和勇于维权。在官场推行的"问责制"尽管是流于形式,但比之过去已是个进步。特别是上个月公布的中国政府《人权计划》,表明在当今国际民主发展大潮流和普世价值观面前,中国政府已从过去的一概排斥和拒绝,到开始承认和接受人权的存在,这实在是个得来不易的进步,相信今后的工作应会向国际民主大方向逐步接轨。当然,目前的问题还是不少。

   
   古伟凯:应该说,中国的经济上去了,民主在这些年有了局部性改善,特别是基本诉求方面有进步,民间的公民意识增强,维权的力量也释放出来。但当年学生要求的"反官倒"不仅未见效果,腐败却更加严重,说明中国政府不仅是力度不够,而且是有选择性地"反贪"。在民主政治方面,上访维权都是草根百姓,他们最低的诉求至今还得不到满足。中国政府强调施政"以民为本"是对的,但目前还是讲究特权,高干子女凭权力致富,没有民主要改善的地方太多了。
   
   万沐:中国的民生进步是远大于民主进步。中国这些年经济的发展主要得益于世界经济发展的大环境,另外,由于放权、管得少了,使民间的潜力得到释放。特别是从过去的搞"人斗人"转为专注搞经济,现在民生是有进步,但民主仍没有很大进步。两极分化、贫富悬殊、高干子女侵吞国资暴富、公民道德堕落、贪腐严重等,都说明中国的民主政治发展滞后,并为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及社会稳定,埋下了"定时炸弹"。
   文世昌:中国的民主可以说是有进步,也有退步。现在共产党的民主化有了个开端,经济上也开放了,并与国际经济相接轨,但政治权力从未放开,胡温政体的民主化程度甚至比前任更倒退了。连基本透明度、舆论自由都受到管制,没有集会自由、言论自由、选举权力,就很难谈得上什么民主。
   
   牛冬:中国近年国力昌盛是全球有目睹,特别是在目前的世界经济复苏中起到中流抵柱作用。问题是这种强势能持续多久?从中国历史来看,以专制去维持的盛世不可能太久,如清朝乾隆盛世后,社会就一路向下走,并走向国内混战。中国称坚决"不走西方的民主化道路",实际上,这种说法是有偏差的。因为民主化是个世界潮流,并非西方国家的专利,同时已超越了资本主义范畴,成为普世价值观。
   
   政改迟滞根在何处
   
   万沐:根源在于中国现在形成了权贵资本主义,存在一个庞大的官僚益集团,而公民社会也未能形成。特权阶层不愿将权力与人民分享,并利用手中的权力去同资本相结合,操纵市场,排斥公平与竞争,处处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自然需要进行政治和思想的禁锢,阻碍法治社会的建立。
   
   古伟凯:问题在于中国出现了有自己集团利益的权贵阶层,这个阶层将权力与资本相结合的后果,就是必然要在政治上更加专制,拒绝任何外来的反对声音和监督。但在香港和台湾,人们可以见到的是,权贵很少,没有人能够利用手上的政治权力去谋私、为亲属子女经商做生意铺路搭桥,否则,有关人就早要下台。但中国的高官子女利用权力侵吞国有企业、垄断经商比比皆是,为了保住这些人的地位和利益,就只能加强社会和言论的控制,所以现在连公开官员财产这样简单的事都做不来。
   
   文世昌:中国至今的问题仍然是统治者将权力抓得很紧,不让权力开放。以香港为例,香港保留了英国的代议制,自己可以选出议员和特首,但中央政府始终是不信任、不放心,并使整个社会的民主在逐步倒退。中国的经济发展之后,老百姓生活好了,也随之会要求政治权力,要讲话,因而网络言路上的声音多了。但当局也在加紧进行控制,而且至今也未见到胡温在有关开放政治权力方面的言论和动作。余曦:中国的政治改革迟迟迈不开步子,根源在于权力的不愿开放。而将权力进入市场的结果,只能是导致贪腐横行、社会黑暗、人人唯利是图、政府公信力下降,影响社会稳定。老百姓未能分享经济增长中的好处,未能享受更充分的民主和人权。
   
   中国民主向何处去
   
   牛冬:民主的发展,在世界上经历了三个波浪:第一波是英法大革命,而且由于美国独立战争而得到加强。华盛顿拒绝任皇帝,建立起一个全新的民主国家;第二波是二战后,德意日专制强权国家的跨台,并被强制进行民主改造后,最终成为国际经济和政治强国;第三波是前苏联的解体,由专制走向民主,其影响很深远。亚洲的南韩、印度也走上了民主;台湾实现的政权和平交替,应该是华人的骄傲。中国坚持说要拒绝西方的民主化,实际上是错误的,也是不可能的。但中国的民主化路程将会是漫长而艰难。
   
   万沐:中国政治向何处走,用什么模式?现在还很难下定论。但应该说的是,民主发展不是西方所特有,而是普世价值,连温家宝也认识和承认这一点。对中国来说,只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民主化的问题,是步子大与小的问题。比如象搞经济特区一样,可以在上海、广州、深圳等发达地区搞个政治特区,先试一试。现在只在落后的农村搞基层选举,其实意义不会大。今后必须加强公民民主意识,形成强大的公民力量,建立完善的法治制度,维护社会公正,对加快中国民主化极为重要。
   
   文世昌:中国的民主化走向还需要过十年后才能看得清。香港实际上就是中国的政治特区,基本法规定市民有特首选举权。健康的民主社会需要法治精神、公开透明度和民众的素质,但中国目前仍然缺乏这些,特别是统治者不愿与人民分享权力,未有法治,连自己的财产都不愿公开、不愿接受民众监督,未来的民主化前景不容乐观。
   
   古伟凯:台湾的民主模式对大陆具有示范和借鉴意义。从七十年代起,台湾也曾有过党禁、报禁、白色恐怖后的红色恐怖。后来的逐步开放及民主化,使台湾跃居"亚洲四小龙"之一,人民享有广泛的权力和自由,总统贪腐犯法也会被追究。
   
   文德:近年中国的经济高速增长,去年又成功举办北京奥运,在当前的全球经济衰退中,连美国也有求于中国,并在各国掀起了一股"马克思热"、"社会主义热",这只会增强中国政府维持现有政制的自信心。另外,现行中国的人大代表主体是地方党政官员,政协也演变成为名流和富豪俱乐部,就更难确立其监督政府的地位,而只会进一步强化现有利益分配格局,强化现行制度。外界所期望的三权分立、全民普选、社会监督等民主国家通行的政制模式,中短期内还难以在中国见到。还是哪句话:中国的"舞"会照跳。
   
   原载《北美时报〉2009-5-29
   
   

此文于2010年08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