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丹文集]->[网路上的中国]
王丹文集
·中国金融“黑洞”犹如火山口
·来自党内的“新思维”
·许良英文集出版感言
·王丹、王军涛:致美国总统布什的公开信
·军备竞赛危害中国前途
·江泽民的台湾情结
·大陆工运的六个新特点
·胡锦涛的"鸭子划水" 战术
·印度对中国的挑战正在形成
·胡锦涛出访的规格
·王丹、胡平、陈军、王军涛:关于杨建利先生回国失踪的声明
·当法律抵触了正义时——杨健利回国的意义
·王丹、王军涛:王若水对中国青年影响深远
·中共不应对俄国抱有幻想
·北京建筑批判(四)——用民族的现代精神拯救古都
·从《学习时报》的新动向 观察胡锦涛
·9.11带来的启发
·江泽民的“造神”运动
·看中国前途——太平盛世背后弥漫着悲观气氛
·新贵阶层在社会转形中扮演的角色
·亲美情结与高调反美的矛盾
·政治改革已呼之欲出
·注定平庸的前五年
·如果美国出兵伊拉克
·港府无耻
·让中国成为每个中国人的安全家园-中国宪政协会主席、中国司法观察协调人王丹就朱小华案件答记者问
·钓鱼岛事件考验曾庆红
·公民抗命瘫痪恶法
·二十三条的修改只是技术性的
·重判王炳章自彰其恶
·王炳章案与中美关系
·反战不应被当作时尚
· 左派知识分子的作秀
·机构改革不是政治改革
·朱镕基留给人的思考
·还海外公民合法身份
· 当局到底避讳什么?
·充满反战色彩的奥斯卡奖
·美国不会因反恐战争更改对华人权政策
·知情权人命关天
·苛政猛于病毒
·一场天使与魔鬼结合的战争
·从隐瞒萨斯疫情看体制改革的必要
·去他的"三个代表"
·凌锋告别江泽民
·坚决反对军队高于国家
·"六四"会被淡忘吗?
·王丹等原八九学生学者全球征文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致一位无名捐款者
·对中国新闻自由的期待又一次落空
·周正毅案与重控媒体
·“雷声大雨点小”的修宪
·谈联名公开信方式发表政见
·香港对台湾已没价值
·北京在试探香港
·说真话的力量
·持续压力 使之有所顾忌—谈美国再次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谴责案
·常识--透视中国的第一视角
·我们只想做中国人
·我们有回国的权利------关于捍卫海外中国公民国籍权、公民权和争取回国权宣言
·纪念六四,让中国成为每个公民的安全家园
·八九学生将在华盛顿重聚并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王丹、王军涛:中国人 站起来!--写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
·我对六四的三点思考
·六四问题仍然是一个问题
·真话给集权带来恐惧--- 评蒋彦永在海外发表公开信
·维护主权不应有双重标准
·我从华叔(司徒华)学到坚韧
·黄金高事件与民运分子的反腐败
·中共如何面对社会抗议
·对胡锦涛不必乐观也不必悲观
·中国经济崛起若未政改威胁世界和平
·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胡锦涛应向政治异议展示善意
·中国政府在反恐问题上的表现令人感到耻辱
·纪念自由思想者殷海光
·发展与征地的争议
·球市与股市 中国社会陷入全面困境的一个缩影
·喜看大陆知识份子的重新集结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败局已定
·法轮功问题 -- 中共苦涩的政治遗産之一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
·矿难重大 矿工命贱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论中日关系
·异议写作的啓蒙作用
·不知下落的公众事件
·丧尽天良的香港基本法
·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共产党是这样长大的
·信访条例不过文字游戏而已?--- 谈汪世源被打致残事件
·从赵紫阳事件看中国政局
·绕过封锁,自由流览境外时政网站
·中共要的不是统一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大规模学生运动发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台湾归来
·政治与文学的张力
·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王超华访谈
·美中关系——冲突大于合作
·20位海内外异议人士联名致信安南,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王丹致连战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路上的中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在六四20周年纪念活动中,我就曾经提出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强调当局对六四镇压的立场没有改变,表明中共准备加强对国内的政治控制。
   果不其然,六四20周年刚刚过去,就传来了消息,中国官方下令所有在国内生产出售的电脑都要内建过滤软体,封杀所谓“有害的内容”。而这些“有害的内容”,表面上虽然被定义为色情暴力等等,但是不言而喻,当局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它们真正要管理的,是那些自由思想,是那些挑战当局宣传口径的言论。艾未未等人的网站被关闭就说明了这点。
   我们注意到,近年来,当局加强政治控制的主要手段已经越来越侧重于对于网路的管理,其主要目的,当然还是控制言论的自由传播。虽然中共一再营造稳定统治的表像,并成功地欺骗了一些外界的观察者,但是这种对于言论自由传播的恐惧恰恰暴露了事情的真相,那就是,当局对于自己的统治并没有信心,中国的社会局势也远远不象外界以为的那样稳定,而民意更没有倒向对政府的支持,否则当局有什么必要对于网路言论如此戒慎恐惧呢?谁见过一个得到民意支持的政府这么害怕民意的自由表达的?
   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看到,当局加大对网路的管理强度,也从反面证明了网路世界的力量已经崛起到令当局不能不予以最高重视的程度。我以为,这不仅是中国社会发展进程中一个值得高度关注的成分,也是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希望所在。

   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两个中国,一个是现实世界中的中国,一个是网路上的中国。在现实世界中,中共的极权统治仍然占据绝对优势,公民社会的发展空间受到很大的限制;但是在网路的世界中,公民社会的成分获得极大的发展空间,当局尽管运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去监控和压制,但是面对不断更新的技术进步和掌握电脑知识的人数的快速增长,国家的力量已经越来越小于公民社会的力量。社会的自我管理,社会议题的设定,社会力量的串联,以及围绕社会焦点而展开的舆论,都借助于网路的力量不断发生,而当局面对这些对于极权政治结构的挑战,基本上是无可奈何的。
   我们常讲,科学的发展,与极权的社会管控,必然会形成内在的矛盾,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今天中国发生的变化,就是明证。整个人类社会,在网路世界的发展冲击下,都在发生结构性的转变,网路上的世界与现实中的世界,已经越来越界限模糊,彼此重叠,这是无法逆转的趋势。中共试图用技术的力量来阻挡技术的进步对于统治的冲击,这本身就自相矛盾,也是不可能成功的。而对于那些对于中国民主的未来悲观失望的人来说,当局的紧张本身应当就是增加乐观的理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