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图伯特
[主页]->[人生感怀]->[图伯特]->[纪念六四:一百三十三人应率领民众推翻中共]
图伯特
·大一统重要,还是人的自由重要?
·什么是真正的民主民运人士?
·给新唐人神韵艺术团的建议
·图伯特应实行一夫两妻制
·必须追究中共屠杀图伯特的刑事责任!
·中国过渡政府要说话算话
·纪念六四:一百三十三人应率领民众推翻中共
·烛火二十年年有,就是不见烧中共.
·中国民主民运人士应该向老百姓学习
·连牲畜都不如的中共军警
·中国十八省
·中共加快毁灭图伯特高原
·给沙叶新先生
·图伯特不属于中国
·中国是蒙古一部分
·图伯特与汉族不同源
·给博讯记者王宁
·法轮功新唐人应该开餐馆
·图伯特给满洲文化传媒的信
·那个时候中共后悔就太晚了!
·给刘国凯等中国人
·黄河决堤是蒋介石策划的
·毁灭真拉萨,建立假拉萨
·去东土的汉人自找麻烦
·走了王乐泉,来个王八蛋
·郭保胜胡平杨建利夏业良
·作茧自缚的中共高级军官
·中国汉人为啥抗日?
·專訪宗喀.漾正岡布教授
·汉人必须离开东土
·没有中共全世界人会饿死吗?
·中国恐怖统治
·新浪网拒绝面对普通常识
·汉人冒充图伯特报考公务员
·民运人士要诚心负责
·黄红白花黑教的称呼是歪曲侮辱诬蔑。
·全世界民运方略
·给盛雪
·被新浪网查封的文章
·拿起武器推翻中共是唯一出路
·图伯特国三区介绍
·谁是白痴?评魏京生.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陈维健
·图伯特中国和谈声明
·要这样的联合国作啥!
·晋美朗嘉:猥琐的威权
·达赖喇嘛尊者对中共当局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的公开声明
·北京欲认定西藏转世灵童是政治手段
·可笑的《中華民國頌》
·庆祝图伯特标准语通行世界五十周年
·你们也断它中共的水电
·中国独立运动
·没有青海,中国人还活什么呀?
·对新唐人及神韵艺术团的严厉批评
·中共对图伯特高原的全面破坏掠夺
·人证、物证俱在的谎言
·就图伯特专访桑东仁波切
·中共的另外几个器官来源地
·图伯特流亡政府决定不欢度新年
·两个图伯特文化网被中共封杀
·中国是中原.长江以南不属于中国.
·熄灯不如熄中共
·远在瑞丽的维吾尔兄弟
·达赖喇嘛尊者谈藏中分歧
·给汉藏《桥梁会议》主事者
·萧平实的“自我画像”
·两个小时里中共在作啥?
·图伯特地震新闻发布会
·日本中国对比
·柴春芽:向死而生
·朱瑞:紧急呼吁
·评央视玉树救灾大戏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请不要把震灾当成表演的舞台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地震前玉树牧民控告开矿之殇
·不讲公德的中国裔
·给毕研韬主任
·学习杨佳干掉中共
·一份上访书,来自嘎玛桑珠三兄弟家乡的村民
·多识教授:图伯特佛教与和谐社会
·胡耀邦方略:免税,开放,走人.
·中国特务危害全世界
·共和国对不起青海!!!
·谁解雪域风情?
·人间不存在活佛
·二胡不是中国乐器
·扬琴不是中国乐器
·中共又要修改历史了
·中国人骂日本人是猪
·感谢王藏
·讨论母语犯法
·华人的耻辱
·惊世大案:格萨尔古灵塔群被盗被毁
·妖魔活动本月启动
·《國際自由行動聯盟》憲章
·中国过渡政府无权处理南蒙古事务
·胡锦涛送给美国的两个礼物
·图伯特梅里雪山的哀求
·达赖喇嘛向华人的讲话全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念六四:一百三十三人应率领民众推翻中共

图伯特序:
   被救一百三十三人是谁?应该是一一公布姓名的时候了,你们应该负起责任,率领民众,学习孙中山及民国志士,推翻中国共产党独裁法西斯政权.整个行动救出了包括赵紫阳儿子赵二军,还有四个解放军也被送去英国,以及之后,一直到现在被救出的人们.你们一定要一一追究那八万个以六四名义取得绿卡的人的道义责任.你们一百三十三人是领袖人物,二十年过去了,你们还在等啥?不要再等了,是你们站出来的时候了.民国革命十次,胜利创建中华民国.没有中共的中国有谁创建?是你们!是你们!是你们!
   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310
   
   黄雀行动背后:港人命救危内情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4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黄雀行动前线总指挥六哥(陈达钲)向亚洲週刊首度完整曝光「黄雀行动」工作日记,整个行动救出了包括赵紫阳儿子赵二军在内的一百三十三名学运领袖、民运分子和学者、作家,期间,黄雀行动有四名成员在公海快艇追逐中丧生;在拯救学者陈子明和王军涛时,行动失败,两名伙计中伏被公安抓获判刑,为此他前往公安部与一局局长谭松裘谈判,发现「爱国」是双方的共同语言,终获释放。 (博讯 boxun.com)
   
   
    当年「六四」事件中,被称为「黄雀行动」的在中国大陆与香港之间,拯救、运送被追捕民运人士的秘密行动,二十年来始终披著神秘面纱。近来,这一面纱虽微微掀起,但深不可测的面目依然没有显露。「六四」二十週年纪念日的前三天,一部「黄雀行动」工作日记首度完整曝光,揭开了庐山真面目的清晰一角。
   
    「黄雀行动」前线总指挥陈达钲,在他杂乱的办公桌上,摊开了二百多页「黄雀行动」工作日记複印件,他边喝著普洱茶边说:「我这是第一次全部公开,再好的朋友也只是看过两三张,前几天只让一家香港传媒拍摄了一张,今天你们亚洲週刊可以随意挑选随意拍摄。」「黄雀行动」中所涉诸多人物至今仍极度敏感,所涉来龙去脉的细节始终没有曝光。
   
    日记的原件,由陈达钲秘藏在朋友家里。眼前的这一页页日记複印件,记载著历史秘密的一丝一缕,记载著当年行动的惊心动魄。陈达钲指著一页又一页如数家珍:「这一页写著「目前工作进展胜(顺)利」,有二十七个『正』字,一笔划代表成功救出一个人,一个『正』字,意味著救出了五个人。厦门四人,深圳二人,海南二人,广州三人,太平四人,上海五人,福建四人,北京五人……」
   
    被救助的名单上有北大诗人、天安门广场宣传部长老木、「六四」担任「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纠察总长」的张伦,还有老鬼、吾尔开希、于硕、项小吉夫妻。他又指著另两页,上写「国安局某某某专案小组处理外逃事件」,「问老蔡,建平在公安接受交代了什麽问题,公安提问些什麽东西?」「目下尚有几位未有消息,陈卫、陈破空、张雨、李霜……」
   
    在江湖上被称为「六哥」的陈达钲,在八九年六月至十二月,救出了被北京当局通缉、跟踪、迫害的一百三十三名学运领袖、民运分子和学者、作家。他们感恩地说,他是「香港英雄,中华英雄」(严家其),「丹心一片,高山仰止----永记六哥救命之恩」(苏炜),「六哥救出一批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在历史上功不可没」(陈一谘),「再生父母」、「民运人士大救星」、「当代侠士」、「香港的辛德勒」。长期来,他始终保持低调,避见传媒,十九年来仅接受两三次传媒追访,披露了一些「黄雀行动」的粗略内情。零九年五月二十八日,在香港旺角行人专用区举办的「纪念六四,感谢黄雀行动」论坛上,才首次公开亮出自己真实身份。
   
    六月一日,走进香港旺角一幢商业中心大厦,刚步出电梯,通道上香烟烟雾瀰漫,循著烟雾越来越浓而走,便是陈达钲的办公室。一见面,个子矮矮的他就豪爽地说:「我的共产主义不是土豆加牛肉,而是普洱茶加香烟。」他一天三包烟,十来平方米的办公室显得杂踏,他座椅的三面全堆著书报,他挨著的右牆上,悬挂著大陆著名书画家范曾写给他的七字条幅:柯如青铜根如石。当年范曾出走法国,引发「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争议,陈达钲正是范出走的主要策划人之一。
   
    二十年前的「六四」,热血中华魂。香港人多次百万人上街游行,声援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运动,再次感受港人的命运与共和国相连。「六四」开枪后,香港人的激愤转化为一股地下奔腾的力量。被北京当局通缉、追捕的「六四」人士纷纷匿藏而外逃,中国大陆与香港之间被称为「秘密通道」的出逃行动,逐渐形成规模,至少有三百人摆脱公安及国安追踪,成功抵达香港而转移外国。
   
    来自草莽的陈达钲,就是这一行动的主要核心人物之一。「六四」事件发生,目睹天安门惨剧,他极度悲伤,削髮光头明志,恨不得能与学生们一同抗暴。在「黄雀行动」之前,就成功拯救了一批「六四」人士逃离大陆。一个偶然的机遇,他成了「黄雀行动」前线总指挥,屡屡智破追踪,幕幕怒海枪战,演绎了一篇篇隽永传奇。
   
   
   
   
    梁湘的儿子与陈达钲稔熟。陈达钲说,由此可见,赵二军成功出走,是梁湘有意放走的。赵二军要来香港,是时任《海南日报》总编辑程凯与陈达钲联繫的,程凯是梁湘的干将。「六四」事件期间,程凯主持的《海南日报》支持学运,支持赵紫阳。赵紫阳下台后,程凯面临的政治压力很大。他下决心要出走,临走前,他去见梁湘,心中默默向梁湘告别,在纸上写了一个字:「走」。暗示自己要走了,也暗示梁湘赶快走。梁湘看了纸条,装著狠狠骂了一句:「你快给我滚,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示意他赶快走。那年七月,梁湘被中央诱骗去北京谈海南洋浦开发,遭软禁两个月,接受审查,主要问题是两个,一是在六四问题上,向中央发电文支持学生运动,支持赵紫阳;二是洋浦开发计划是「丧权卖国」。结果梁湘海南走马上任,鞍垫未热,便匆匆下台,被撤去省长职务,经年饱受不公正遭遇,九八年十二月十三日鬱鬱而终。
   
    陈达钲回忆说,赵二军走了后,他夫人和女儿要走,夫人姓汪,叫什麽名,现在忘了。她们始终被有关部门监视、盯梢、跟踪。她们从北京到了广东,与陈达钲弟弟陈达钳接上头。她们从屯门龙虎滩上岸,在去市区途中,遭香港警察例行检查,当时车上有枪。「黄雀行动」过程中,他们有秘密电话,凡是遇到麻烦,就拨打这一电话,号码是岑建勳给他的,陈达钲用大哥大电话拨打了那个号码,是时任香港总督卫奕信接的电话,陈说了情况,卫奕信问陈,身在何处,陈作了回答。不一会儿,警察就接到来自上司的电话,车子没作检查便被放行了。陈达钲说:「由此可见,『黄雀行动』与当时的香港政府有密切关系。当时,没有按惯例先将赵二军夫人和女儿送去我办公室,而是直接载她们去了法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当时总领事是梦飞龙(Jean Pierre Montagne)。」
   
    陈达钲说了赵紫阳智囊陈一谘的故事。陈一谘千辛万苦匿藏在海南岛,躲在一个医生家里,香港支联会把他的资料给了陈达钲,他们就相约他见面。陈达钳和高世昌去接他,将他送到海边,乘坐吞吐量七千吨的大船出逃的,陈一谘藏在大船右舱,很闷热,船长的儿子手持五四式枪,护送他,船驶向广州,到了珠江口,陈达钲派出的「大飞」(在快艇尾部加装四五个马达,一启动便速度奇高)去珠江口接应陈一谘,结果船长的儿子也一起出逃了。到了香港,陈达钲将他俩交给支联会,再送往英国。陈达钲说:「当时送去英国的不多,还有四个解放军也是送去英国的。」
   
    广东东莞的四个解放军是「黄雀行动」的支持者,帮助实施计划,比如在虎门过关,他们负责打灯,安全护送外逃的学运领袖。四个军人都是官员,从上尉到少校之间。陈达钲手下人被当局逮捕,四个解放军是参与行动的,见过那手下人,于是担心他们受牵连,陈达钲下令,以最快速度让他们撤离,用快艇接走他们。当时,这四个军人衣服都来不及换,身著军装,背著枪枝,旋即出逃。陈达钲接他们抵达香港,交给支联会,怕夜长梦多,一接来香港,便即时送上去英国的飞机。
   
    「黄雀行动」中,陈达钲有四个伙计牺牲了,他们是建筑工地的搭棚工人。时年三十三岁的吴浩铭是陈达钲的得力小兄弟,他是粤港一带最大走私犯,走私船队跑遍全世界,手下人强马壮,有几十个马仔,他有一条大船,五六条「大飞」。用陈达钲的话说,此人有「犯罪天才」,政府各个部门,他都有关系,走私关卡全由他疏通。吴浩铭后来因走私及贩毒被中共当局抓捕,判无期徒刑,最近减刑为十九年半,至今还在狱中。他被抓那天是中秋节,陈达钲带著月饼约见他,与他在广州吃饭。当天饭后,陈达钲听闻他被捕,立即赶回香港。
   
    那四个牺牲的伙计就是吴浩铭的手下,两个是大陆人,两个是香港人。快艇高速前进,又有大雾,快艇撞上运载水泥的大船,死了两个。另两个是「大飞」温度太高而著火,他们跳海而亡的。陈达钲说:「我对不起死去的弟兄们。给每个人家属五十万抚恤金,那是我私人给的,与支联会没有关系。我没什麽太大能耐,我的工作是靠整个团队,我一个人做不了事,我们讲的是团队精神。」
   
    半年后,即八九年年底,「黄雀行动」受挫。一次在湛江拯救学者陈子明和王军涛时,情报有误,令行动失败,陈达钲的两名弟兄李龙庆、黎沛成中伏被公安抓获。陈达钲为此天天茶饭不思,千方百计救人,他说:「如果要我投降而能救出弟兄,我也心甘情愿。否则,我以后怎麽面对那麽多弟兄。」被捕的李龙庆,原先是在深圳畔溪酒家当部长,陈达钲认为他能干事,就要他辞去工作,回香港帮忙,上前线去拯救学生。
   
   
    在香港陈达钲有个国家安全部的官员朋友,外号叫「蔡胖子」,他知道陈达钲在「六四」期间救了很多人,无法回大陆,内心很痛苦。蔡胖子有个弟弟蔡晓津,和陈达钲关系很深,由于蔡晓津涉及「六四」问题,陈达钲备了快艇和枪枝,去深圳要他赶快出走,蔡晓津说:「我不走,赵(紫阳)家在位,我没有得到什麽特别好处,他下台,我也不会受牵连。」由于入境是公安部管辖的事,国家安全部无法安排,于是「蔡胖子」为陈达钲介绍了驻香港的公安部官员彭先生。陈与彭谈判,彭了解了陈达钲不是要与中央对著干,只是为爱国而从人道主义出发拯救学运领袖,陈达钲还明确表示,只要释放他两个手下,他可以不再参与「黄雀行动」。彭先生向北京作了汇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