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红色暴君 帝王路40227]
孙文广文集
·孙文广简历
* * * * * *
*孙文广最新著作*
* * * * * *
《参选纪实》201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参选纪实
·《参选纪实》前言
·《参选纪实》目录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一【11月23-11月25】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色暴君 帝王路40227

——评毛泽东
    在1949年后,毛泽东的所作所为,显露他是一个装扮成“大救星”的红色暴君。
   回顾历史,毛泽东的专制独裁、帝王思想实际上早已有之。
   
   **少年毛泽东的领袖欲**

   60年代,他近身的人问过毛泽东:“主席您小的时候想过当领袖吗?”
   毛泽东回答道:“想过,小时候,我就有领袖欲,我父亲让我去放鸭,我赶着一群鸭子,好神气噢。看到一群鸭子在我的驱赶下,噗噗下水,我心里就觉得我是在指挥千军万马呢?”——《毛泽东的晚年生活》P193
   不知他当时是否想过,将来会把亿万中国人民当做一群鸭子来驱赶,把成千上万的人民赶向死亡的深渊。
   毛泽东在17岁时,曾经写过一首《咏蛙》的诗:
   “独坐池塘如虎踞,绿杨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毛泽东的晚年生活》P159
   在这首诗中毛泽东的霸王之气,帝王之势已经跃然纸上。
   早在1928年毛泽东任湘赣界特委书记时,他的专断就曾受到非议,一度被称为“独裁书记”后来也一度担任过边界特委书记的杨开明曾说过:“特委的事,总是书记一个人处理,个人专政,书记独裁,成为边界的通弊。首先泽东为特委书记时,特委就在泽东一个人荷包里。”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P7
   毛泽东的专横独断表露在1930—1931年他亲自领导的“肃AB团”大镇压中,此事造成红色根据地的严重危机和中共力量的削弱。当时红三军的冯笃才对黄克诚说:毛泽东过于信用顺从自己的人,对持不同意见的人不能一视同仁,不及朱老总宽厚坦诚。何笃才并举例说,一些品质很坏的人就是因为会顺从,受到毛的重用,被赋予很大的权力,干坏了事情也不被追究。果其不然,这位聪颖过人、毫无过错的何笃才不久就被扣之以‘AB团’的恶名遭到杀害。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P17
   **张国焘、王明说毛要当皇帝**
   张国焘和王明都曾经是早期中共的高层领导人,对毛泽东最是了解,后来他们离开大陆,在言论上不受毛泽东箝制和威慑,所以他们有可能讲出些真话,这些话对认识毛泽东的实质,很有参考价值。
   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五、六十年代在香港访问过张国焘。
   司马璐问张国焘毛泽东的为人,张国焘回答说:
   “润之(毛)一天没有登基当皇帝,是不甘心的”。当问及毛泽东的领导方式时张国焘答:“老毛的领导方式可以做到为了达到一个政治目的,不顾一切代价。”
   ——见司马璐《张国焘谈与周恩来毛泽东的恩怨》。
   王明曾是中共早期的最高领导人。后来四十年代毛泽东通过延安整风,把王明搞臭,因为王明在党内声望很高,所以1945年 “七大”时仍把他选为中央委员,1949年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1956年去苏联居住,在苏联时期王明写了很多揭发毛泽东的文章。
   据王明回忆,毛泽东在延安时曾向很多人表示他到北京后要做皇帝。
   王明为此还写过一首诗:
   《“到北京做皇帝”(毛泽东自己宣传的)》,诗是这样的:“皇帝从来是独夫,人民头上坐称孤。北京一到做皇帝,蜕化满腔党性无。”
   诗下标明“1948年11月22日晚于西柏坡”王明注说:毛泽东这天和我谈话又说年轻时候看小说,常想做皇帝是多么了不起的事呀!可是不晓得怎么才能做皇帝。现在懂得了。我们不久就要进北京了,一到北京,我不就要做皇帝了吗?他说:既然是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本质上不就是皇帝吗?
   王明还说:“那时他对许多中央委员会都宣传他是皇帝。到北京后,刘少奇同志时常奉命代他宣传:毛主席是新条件下的皇帝!此外毛泽东并下令在军队中正式做报告,宣传毛主席是皇帝这个思想。意在使人们承认他是唯我独尊的天子。现在事实证明:毛泽东的确是一个中外古今空前未有的最大的专制暴君!”
    ——《王明传》P316—P318
   王明从三十年代初到五十年代处于中共中央上层地位,一度是中共中央总书记,是毛泽东的上级领导,后来又受毛泽东的领导。他比张国焘对毛泽东的了解更深切,王明所说的毛泽东早有当皇帝的思想,应该是不错的。
   
   **毛泽东诗言皇帝志**
   常言道诗言志,从毛泽东的诗词中也可看到他的皇帝志向。除了17岁时写的那首《咏蛙》诗外
   1936年毛泽东还写了一首《沁园春 雪》: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这首词写于1936年
   今日回过头来再看这首诗词,也能够看到毛泽东当时志在帝王,而且有超过以往帝王的雄心。
   中共建国后在大陆流传极广,曾经受到很多大陆的文人吹捧,并编入中学生的教材。
   这首诗词曾被很多大陆的学子作为写作的范本, 1958年“大跃进”时的很多“跃进诗词也是出自这首词的风格。
   这首词在1936年后即已流传,在毛泽东统治的延安,是一党专政,自会有人颂扬,但是在“国统区”却是招来的不少的批评,说毛泽东有帝王思想。中共的宣传部门极力“驳斥”。
   毛泽东还在1973年写了一首七言诗,诗题为《读〈封建论〉呈郭老》。诗云: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件要商量。祖龙虽死业犹在,孔丘名高实秕糠。
   百代多行秦政治,《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毛泽东与著名作家》P73
   这首平仄不甚和谐的七言律诗,也能说明毛泽东对暴君秦始皇的崇拜。
    毛说他自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有人说秦始皇坑了四百多个儒,毛泽东说他要超过秦始皇一百倍,如果深究毛泽东的思想渊源,其一就是帝王思想,第二就是斯大林的共产极权主义。
   
   **红色暴君毛泽东**
   毛在建国之后的所作所为,清楚地向人们表明,他是个当代的秦始皇,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暴君,他是一个红色的暴君,“红色”含有两重含义,其一是他尊崇马列,马列以血色为标记,其二是他靠血腥,靠众人的鲜血取得政权,又以众人的鲜血为代价来巩固政权。
   在他临死之前他也没有忘了用血腥来交班,1976年当他自知死期不远,面对他的接班人,他对如何交班问题是这样说的:“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得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毛临死也没有忘了“血腥”。——《毛泽东传》2003年版P1782
    毛泽东在一生中致死了多少人?
   因为中共封锁档案,准确的数字只能有待历史上的考证,根据国内外的报导,应在3000万到6000万之间。
   做为一般帝王,错杀了人,他还有些内心的自责。有时会下“罪已诏”,但是毛泽东直到他临死,对他造成数千万人的死亡,都毫无忏悔。
   他才真是个带着花岗岩脑袋进棺材的人。
   
   **李志绥话暴君**
   李志绥先生是毛泽东的私人医生,他在毛的身边20余年,他对毛的了解最为真切,他在“回忆录”中写道:
   “最初我很是困惑不解,我很难接受毛竟会如此轻贱人民的性命,以达到他的目标。一九五四年十月下旬,印度总理访问中国。毛与尼赫鲁总理会谈时,毛明确表明,原子弹无非是:‘纸老虎’,为战胜帝国主义,值得牺牲几千万中国人民的生命。毛这样告诉尼赫:‘我不相信原子弹有那么不得了,中国这么多人,炸不完。而且原子弹你能放,我也能放。炸死一千万、两千万算不得什么。’这些话当时使尼赫鲁大为吃惊。
   后来毛在一九五七年在莫斯科的演讲中又说过,中国就算死了一半人口(三亿人)也算不上什么,我们可以再制造更多的人。
   直到‘大跃进’,上千万中国人民死于饥荒,我才开始醒悟到毛和他所推崇备至的暴君之间的相似之处。毛知道有上千万人饿死。他无动于衷。”
   ——见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P120
   有一个案例也可以看到毛泽东残暴的个性,据李志绥先生回忆:
   “有一晚在上海,由上海杂技团表演‘人梯’,顶上的一名幼童失手,头朝下跌到地板上。这时舞池没有任何保护设备。轰隆一声巨响,大家都惊叫起来。孩子的母亲也是杂技团员,急得嚎啕大哭。我那时就坐在毛的隔壁。全场一片闹烘烘时,毛与坐在他身旁的文工团员仍在说说笑笑,喝着茶,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事后毛未过问幼童的情况。”
    ——见李志绥“回忆录”P116
   毛泽东在夺 取政权之后的所作所为完全是一个暴君的模式,他专制独裁,杀功臣,要人民对他三呼万岁,他的一言一行,容不得半点不同意见,甚至同意他的意见,不紧跟也不行。
   他实行领袖终身制,死前指定接班人,他有享受不尽的特权,行宫遍于全国,身边一群美女,他选妃子,公款养妃子,耽于女色。
   他利用职权,在工作时间差使秘书、文胆,为他动笔抄稿、整理,通过会议,讨论他的文稿和发言。然后编书强制全国购买,敛取数以千万计的“稿费”。从行行总总来看,他不是当代的红色暴君,千古罪人又是什么?
   
   **莫学老毛当皇帝**
   帝王思想在中国源远流长,环顾今日中国大陆,不论在高层领导人中,还是一般干部中,常能看到平日专断独行,不知“民主”为何物的人物。
   很多人梦寐以求,搅尽脑汁,使权弄术,就是要在追求权力,一国之内要追求当帝王,在地方上要争当土皇帝、土霸王,为此可以不择手段,他们都崇拜毛泽东。这些人的言行举止,对人对事都是模仿毛泽东。
   张国焘在评论毛泽东时说他:“为了达到一个政治目的,不顾一切代价”。
   毛泽东的目的是什么呢?开始就是追求一个地区的权力,为此不惜主张分裂中国,主张建立“湖南国”,写《反对统一》的文章。
   进入共产党内,则是追逐党内的绝对权力,为此不惜在党内开展残酷的路线斗争、阶级斗争把人往死里整,“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当他成了中国的国君,成了马克思加秦始皇时,他又要争当全世界的霸主和皇帝。
   后来在毛的身边,在中国高层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毛的奴才,还有一种是毛泽东正准备打倒的敌人。
   多少与他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同志”,被他整死,包括刘少奇、林彪。毛是当面甜言蜜语,背后下毒手。
   再看国内的中青年人,也不乏极端的功利主义者,毛泽东的成功史,毛泽东的权术,毛泽东的特权,毛泽东的思想,毛泽东的为人,成了他们效法的榜样。
   再加银幕上无穷的帝王片,难怪有些年轻人说“当皇帝真好”。在毛的书房中放满了中国古代的线装书,毛就是从这些书中寻找帝王之术。
   为了中国的前进,为了中国的民主化,我们应该清除毛泽东的流毒,还认清他的真实面目,看清他造成的巨大祸害,不应跟他学当皇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