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好斗的毛泽东31222]
孙文广文集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好斗的毛泽东31222

——写于毛泽东生日110周年前夕
   前言:再过几天就是毛泽东出生110周年(12月26日),进入12月,全国纪念毛泽东的活动已热火朝天,邮局发行纪念邮票,每晚电视充满毛泽东的“光辉形象”,几十集的电视连续剧,有好几部主角都是毛泽东,包括“延安颂”(40集),等等。
   报纸上,网络上,文章千篇一律歌颂伟大领袖毛泽东,不少人在网上表达了“誓死捍卫”的决心。有人贴了“谁反对毛主席我就和谁拼命”。
   本人不想和人拼命,只是写点对毛泽东的不同看法,如有错误,也望明白人指正。前面写了三篇“不跟毛泽东学”打头文章,这篇可作第四篇。篇名也可为“不跟毛泽东学好斗”。
   先看几条毛泽东语录:

   “与人斗,其乐无穷”
   “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阶级斗争为纲”
   “不斗争就不能进步,八亿人口不斗行吗?!”
   
   **自幼好斗的毛泽东**
   毛泽东1893年生于湖南的农村,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对毛泽东要求甚严。
   毛泽东十岁的时候,为了反对他父亲和老师,竟不辞而别,离家出走在外流浪三天。毛泽东在1936年对美国记者斯诺说:“我回到家里以后,想不到情况会有点改善。我父亲稍微比过去体谅些了,老师的态度也比较温和些了。我的抗议行动的效果,给了我深刻的印象。这是一次胜利的‘罢课’啊。”
   试想家中长子,刚刚十岁的男孩,突然失踪了三天,生死不明,家中是何等的焦虑,但是毛泽东却认为这是他与父亲斗争的第一次胜利。
   据毛泽东回忆:“我到了十三岁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利用我父亲所引以为据的经书上面的话,来同他进行辩论的好办法。我父亲喜欢责备我不孝和懒惰。我就引用经书里关于长者必须慈爱的话来回敬他。针对他指责我懒惰,我反驳说,年长的应该比年轻的干得更多,我父亲年纪比我大两倍多,所以应该多做工作。”按照这个逻辑,他的父亲永远要干更多的事,那么他自己什么时候尽孝呢?
   毛泽东还说:“我大约十三岁的时候,我父亲请了许多客人到家里;我们两人当着他们的面争论起来。父亲当众骂我懒而无用。这一下激怒了我,我回骂了他,接着就离家出走。我母亲追着我想劝我回去。父亲也追上来,边骂边命令我回去。我跑到一个池塘边,并且威胁说如果他再走近一步,我就跳进水里。” “回想起来,我认为我父亲的严厉态度到头来只是自招失败。我越来越恨他。”(以上见1936年《毛泽东与斯诺的谈话》)
   毛泽东的父亲,当时的心态只不过是望子成龙,恨铁不成钢。出于对长子的懒惰的不满,说了几句重话,为此,却招来了少年毛泽东的仇恨,不惜在十岁时离家出走,十三岁与父亲当众对骂。
   
   **不知反省的毛泽东**
   如果说毛泽东少年无知,童言无忌,而他与斯诺谈话是在1936年,这时他已43岁了,应该是比较成熟的人,但是讲起这些往事,他竟然毫不觉得歉疚,而是沾沾自喜,以他自小就有“造反精神”,“斗争精神”,而夸耀于美国记者斯诺。说明他缺少修养,缺少孝道,缺少反省。毛泽东对他的父亲尚切如此,更何况是对他的朋友和同志。
   毛泽东好斗的性格,造反的精神,在他的少年时代已经初步形成。因为缺少良性的引导,他自己又不善于反省,后来经过不断的积累,形成了他的“斗争哲学”。
   他常讲:“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到底是受了哪些压迫?这些压迫是否因为他的过错而产生,他是不管的。在他的著作中从未检讨过自己的错误。
   回顾历史,在二十世纪,毛泽东对中国有着最为重要的影响。他的“斗争哲学”,给中国、给世界带来灾难,不值得人们效法。
   中国有句古训叫做“和为贵”,“和”并不是没有是非,而是要争取用和平的方法,解决我们所面对的是非,待人要从善意出发,“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老父亲出于爱子之心,骂了儿子,儿子不应回骂于他,有人打了你一巴掌,你也不一定要还他一拳。如果为人处世,或领导一个国家,只认“斗争哲学”,提倡冤冤相报,以血还血,世界将永无宁日。
   
   毛泽东正是带着小时形成的“造反精神”在1921年加入共产党,走上了“武装斗争”夺取政权的道路,取得政权之后,发起一次又一次血腥的“阶级斗争”,镇压反对者,迫害异见人士。在国际上也始终保持“好斗”,“好战”的立场。
   
   **毛泽东与“地主”的斗争**
   毛泽东对“地主”深恶痛绝,他在世时编辑出版的《毛选四卷》,开卷第一篇是《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该篇第一句为:“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文章中论述的“敌人”,首先是“地主阶级”,毛泽东从上世纪的二十年代开始,就组织、领导了与“地主阶级”的斗争。据毛泽东自己讲:1925年他到农村去组织农民运动,成立了二十多个农民协会,后来又开办了一个推动农民运动的“讲习所”,目的是训练农民运动的组织者,与“地主阶级”做斗争。他后来主持了共产党农民部的工作。
   毛泽东1927年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实际上记录了毛泽东当时是怎样组织农民与“地主”做斗争的。这个斗争包括:宣传敌视、仇视“地主”的思想,暴力斗争“地主”,掠夺“地主”的资财。
   毛泽东在农村以贫农雇农为主体,组织农会,这个农会拥有无上的权利,不受任何法律约束,表现“无法无天”,他们可以把“地主”拉出来游街,戴高帽子,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可以到地主家里去杀猪出谷,在斗争激烈时,甚至不惜将“地主”活活打死,拉出去枪毙,。
   以后他们还夺取枪支弹药建立农民武装。
   毛泽东等人领导的农民运动,在农村中造成一片恐怖,毛泽东却认为这样的恐怖现象“好得很”。
   看看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再比较一下“文革”,有多么的相似。同样的是“群众运动好得很”,“造反有理”,在文革中一些出身好的人,都可以自发成立“战斗队”,抓住一些 “资产阶级代表人物”、“走资派”开批斗会、游街、抄家,把人打死了也是“革命行动”。
   比较这两次相隔40年的毛泽东领导的“阶级斗争”,很是相似。
   同样的无法无天,同样地鼓动无产者,没有文化,或缺少文化的人,向有较高文化的人进行斗争。同样地鼓动社会地位低下的人,向社会地位更高的人进行斗争。
   同样地制造社会的恐怖,在恐怖的基础上,一些人为所欲为,一些人备受摧残。
   同样的是无政府主义,平均主义大泛滥。
   同样地发动群众运动,开展“阶级斗争”。
   但是这两场相隔40年的阶级斗争,却也有不同,第一场运动主要是斗“地主”,而第二场运动,“文革”,主要是斗“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斗那些当年斗过“地主”、后来当了官的所谓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知识分子。
   毛泽东死后,这些当年斗过地主,后来当过“走资派”的人,起来翻案,把“文革”定成了 “大灾难”,“大浩劫”。
   而当年“斗地主”的事,在历史上如何作结论,在国内至今还不可能公开讨论。“地主阶级”作为人群的一部分,他们犯下了什么罪恶?为什么要用暴力对侍他们?为什么要消灭这个阶层?为什么要消灭这个群体?
   
   **与“地主”代表蒋介石做斗争**
   1926年毛泽东领导的农民暴动进入高潮。在农村,“地主”资财被掠夺,人身遭侵犯,这违犯了国民政府的法制。蒋介石领导北伐正在推进,北伐军很多将领的父辈在农村遭到批斗甚至杀害,召来北伐将士极大的愤怒和抗议。
   在这同时中共很多党员是按照共产国际的指示大批加入国民党,毛泽东一度当了国民党的代理宣传部长,当时中共还在国民党的黄埔军校和军队中成立秘密小组。按照共产国际斯大林的意见:中共党员加入国民党之后,在国民党内发展自己的组织,打着国民党的旗帜去争夺取国民党的群众。斯大林在一次演讲中说:“中国共产党对国民党的政策必须是像榨柠檬一样,把它榨干以后丢掉”,这就是利用蒋介石国民党发展自身,以后从国民党手中夺取政权。
   1927年3月共产国际命令周恩来等在上海组织暴动,企图夺取中国这个最大的城市。结果中共死伤惨重。(见司马璐《中共“绝代巨人”陈独秀》)。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在这种背景下开始在上海广州清党。于是毛泽东等人感到受了“压迫”,便把斗争矛头对准了所谓“地主阶级”的代表蒋介石。从此就有了长达10年的国内战争(从1927年到1937年)。
   1937年爆发抗日战争,毛泽东对蒋介石的斗争仍没有停止。有人说八年抗战中毛泽东对蒋介石的斗争,其用心、用力要远超过对日本侵略军的斗争,他用了主要力量发展自己。在抗日战争开始时,毛泽东领导的军队只有二万多人,抗日战争结束时发展到一百二十万。
   在抗日战争中毛泽东通过延安整风,总结出了武装斗争,武装夺取政权的经验。抗日胜利之后,毛泽东与当时代表中央政府的蒋介石寸土必争。毛泽东表示,“一支枪,一粒子弹,都要保存,不能交出去”,他要维持武装军事割据,毛泽东的这种取向,决定了中国的内战必然爆发。
   在以后三年国内战争中,为了打倒蒋介石,为了与蒋介石做斗争,多少中华好儿女死于战场,多少资财化为灰烬。(待续)
   毛泽东在共产党内的“极左”立场,自然和某些人的意见抵触,党内、外有些人与他意见相左,凡有所表示者,都被他 视为“右倾”“右派”。加以批判、斗争。
   
   **毛泽东与右倾机会主义做斗争**
   陈独秀就曾抵制过毛泽东的错误,引来毛泽东的反抗。毛泽东说:“我开始对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政策持不同意见。我们逐渐分道扬镳了,但是我们之间的斗争一直要到1927年才达到顶点。”
   毛泽东认为陈独秀:“压制所有反对意见,奉行右倾机会主义的小资产阶级政策。对于当时党的政策,特别是有关农民运动的政策,我非常不满意。我今天认为,如果当时更彻底地把农民运动组织和武装起来,开展对地主的阶级斗争,那么,苏维埃就会更早并更有力地在全国发展起来。”——见《毛泽东自述》P50、P51
   后来在毛泽东等人的极力反对下,1927年8月7日,撤消了陈独秀的总书记职务,毛泽东被派到长沙去组织农民暴动,毛泽东提出的纲领要求“没收大地主以及中小地主的财产”,“组织工农革命军”、“组织苏维埃”,从此之后,共产党走上了公开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
   毛泽东和“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还表现在抗日战争之中。1937年共产党与国民党蒋介石实行合作抗日,毛泽东极力与蒋介石领导的中央政府对抗。
   王明当时有军队国家化,实现多党制,服从蒋介石为首的中央政府统一领导的想法,这实际上是法国、意大利共产党后来所走的道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