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30424]
孙文广文集
*孙文广最新著作*
* * * * * *
《参选纪实》201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参选纪实
·《参选纪实》前言
·《参选纪实》目录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一【11月23-11月25】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30424

    ——有感于非典肺炎流行之二
   
    2002年11月在广东,发生了非典型性肺炎,当时其烈性传染的特性已十分明显。就是这样一个极其危险的传染病,却被高层领导人封锁了消息,隐瞒了疫情,长达四个月之久。错过了防止瘟疫扩散的最佳时机,致使非典瘟疫传向全国,走向世界。今年四月下旬,以胡锦涛为首的的中央领导撤了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长孟学农职务,向世界公布了真实疫情。
     北京市的罹病人数从原来公布的37人一夜之间变成了399人(至4月22日已达到693人)。
     这次事故的发展当然有制度上、体制上的原因但是如果追究最高领导的责任,可能江泽民难辞其咎。

     从去年11月到今年3月中旬选出胡锦涛代替江泽民担任国家主席,这段时间,不论形式上(公开露面,江前胡后),还是在实质上,江泽民都是中国的最高领导核心。在这段时间他的影响力无人能与之相比,这段时间也正是隐瞒非典疫情的关键时刻。
     这次疫情初发于广东。多少年来,江泽民对广东,深圳都有特殊的偏爱。经常前去听取汇报,有一年春节还是在广东度过的。根据种种情况分析,江泽民对发源于广东的疫情不可能不知道,负有一定责任。
     据报道,今年2月12日,军委领导下的军事医学科学院的部分专家被派到广东疫区调查"非典",按理当时任军委主席的江泽民应该是知情的,江如知道疫情,为什么不以其权势制止隐瞒行为?是他没有制止?还是授意隐瞒?
     我们还可以看一下在军委主席江泽民领导下的北京军队医院是怎样隐瞒非典疫情的,据北京军队医院的老军医蒋谚永写信给海外《时代杂志》揭发:
     "4月3日中国卫生部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目前该病已经得到了控制,他提供的数字是北京有12例sars,死亡3例,我看了后简直不敢相信...今天我到病房去,所有的医生护士看了昨天的新闻都非常生气...我看了新闻后就打电话向309医院(现在是总后指定的收治sars的医院)咨询,他们也看了新闻说张简直是胡说八道,309医院已经收治了60例sars病人,到4月3日已有6人死亡"
     在中国军队医院是向社会开放的,他们收治大量的社会病人。北京的301,309医院都是军队医院,他们归口军委领导。
     这次在免除北京市长职务时主要原因是隐瞒疫情,但北京市的医院分属不同系统,包括军队系统,如果军队不向他们报告真实数字,北京市长怎能向全国公布准确的患病人数呢?如果说北京市长有责任,那军委主席江泽民,也应该是脱不了干系。
   
   2003.4.24于山东大学
   
   (新世纪、大参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