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双腔龙
[主页]->[百家争鸣]->[双腔龙]->[江贼民父江冠千是胡兰成亲密助手]
双腔龙
·被俄国掠夺的我国领土:五百八十八万平方公里[转载]
·新疆暴动死亡人数上升至184人
·彭德怀亲睹攀枝花女人穷得没裤子穿
·文革期间发生的灭佛报应事实
·唐子:焚烧毛贼 终止中华灾难!
·恢复明朝名誉的重大意义[转载]
·恢复明朝名誉的重大意义[转载]
·金老狗的寿命仅剩一年了!
·曹长青:纳粹和锅铲党——余杰《从柏林墙到天安门》序
·曹长青:从光州「五.一八」看北京「六.四」
·明太祖嫡五子周王朱橚对中医药的贡献
·列宁统治时期的腐败和专制政权的寿命
·中共的民族政策制造分裂[转载]
·真实的李闯贼是搞屠杀的恶魔
·秦越人:劝君莫捧秦王政
·劝君少刺秦始皇
·嬴政是阻碍中国发展的第一历史罪人
·胡星斗:秦王政及秦二世批判
·昭彰嬴政罪恶的地方[转载]
·浅析希特勒、嬴政之精神障碍
·嬴政究竟是英雄还是暴君——写在电视剧《秦始皇》开播之际
·灭秦的主要人物:赵高不是宦官而是全才
·杀人魔王黄巢[转载]
·冉云飞:屠杀成瘾的中国 以明末清初蜀难为例 纪念成都大屠杀360周年
·铁流: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冯元春
·秦末反秦战争的性质考述
·CIA:金狗日5年内死亡概率竟达71% (图)
·反自然的马克屎主义[转载]
·BBC对《毛贼-不为人知的故事》作者张戎的专访(图)
·曹长青:张戎的独特贡献
·张朴:谣言损害不了张戎的《毛传》
·曹长青:从张戎的书在台湾无法出版谈起
·首发:惊人内幕 看新疆皇帝王乐泉有多黑!
·苏联社会主义幽默精选
·苏联社会主义幽默精选
·昝爱宗:毛贼是20世纪魔鬼所推崇的鬼神--毛贼死后30年的黑色记忆
·苏联社会主义幽默精选
·曾节明: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张戎:《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自序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1 走出韶山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2 与共产党结缘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3 温热的信仰者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4 国民党内的大起大落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5 秋收暴动:拐走起义武装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6 制服朱德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7 杨开慧之死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8 “毛主席”:血染的顶子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9 第一个红色中国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10 从夺实权到丢实权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11 长征前夕:毛贼差点被扔掉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12 长征之一: 蒋介石放走共产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3 长征之二:躲避张国焘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长征之三: 独霸连接莫斯科之路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15 刘志丹的命运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16 西安事变之始:张学良欲取蒋而代之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17 西安事变之末:毛贼杀蒋不成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18 陕北的新生活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19 红色代理人引发中日全面战争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打政敌,打蒋介石,不打日本!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21 盼望苏日瓜分中国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22 皖南事变:毛贼设陷阱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23 延安整风: 靠恐怖建立权力基础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24 给王明下毒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25 当上中共的“斯大林”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26 “革命的鸦片战争”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苏联红军终於来了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28 美国人救了中共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29 蒋介石失去大陆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30 赢得内战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31 登基之初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与斯大林较劲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33 和大老板作交易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贼斯大林为什么要打朝鲜战争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35 难发的战争“财”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36 军事工业化的起步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37 向农民开战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38 打掉赫鲁晓夫的权威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38 打掉赫鲁晓夫的权威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39 杀鸡儆猴的反右派运动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40 大跃進:“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
·《毛戝-鲜为人知的故事》40 大跃進:“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
·《耄贼-鲜为人知的故事》40 大跃進:“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
·《耄贼-鲜为人知的故事》41 国防部长彭德怀孤军奋战
·《耄贼-鲜为人知的故事》42 西藏的灾难
·《耄贼-鲜为人知的故事》
·《毝贼-鲜为人知的故事》44 国家主席刘少奇的“突然袭击”
·《毛戝-鲜为人知的故事》45 有原子弹了!
·《毛戝-鲜为人知的故事》46 不安的岁月,受挫的岁月
·《毛戝-鲜为人知的故事》47发动文革的一场讨价还价
·《毛戝-鲜为人知的故事》48 浩劫降临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49 复仇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50 新当权者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51 玩火险些烧身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52 和林彪翻脸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53 树不起来的毛主义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54 尼克松上鈎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55 周恩来的下场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56 江母狗在文革中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57 邓老平迫毛让步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58 最後的日子
·《毛贼-鲜为人知的故事》谢辞 56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贼民父江冠千是胡兰成亲密助手

江贼民父江冠千是胡兰成亲密助手
   ——近廿年中共为汉奸翻案的秘因
   
   文章摘要: 原来江贼民的父亲是胡兰成在汪伪中宣部的心腹干将兼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为胡兰成、周作人平反旨在为江贼民的父亲平反造舆论。既然毛贼东能包庇汉奸陈永贵,那么坐镇中南海皇宫的江贼民不能为他父亲鸣不平吗?江贼民混入「革命」队伍是在抗战胜利之后,他和周佛海的两个儿子投奔新四军出于同样的动机──为了「洗底」,只不过江贼民做得更彻底更掩人耳目,他把父亲都「换」了 。
   

   作者:郑义 (胡志伟) 
   
   
   
   一九九○年十一月十日,汤臣影业公司在尖沙咀海城戏院放映文艺片《滚滚红尘》,招待全港文化界人士。接著,香港报纸的娱乐版出现了百多篇给《滚》片捧场的文章。但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其中不外乎两类内容,其一是电影公司编发的宣传稿,按照广告商的安排,无论左中右报章,都要照登如仪,除非那张报纸不想要电影院的广告订单;其二是该片编剧三毛(陈平)专程来港为滚片作宣传时对娱乐记者的演讲稿,其语句肉麻如「《齐瓦哥医生》(按:俄国作家帕斯捷纳克的诺贝尔文学奖作品)那样史诗式的电影」云云。以上宣传稿的收视率自然不如影评专栏,而专业影评人几乎全都拍案而起指责《滚》片意识不良,善恶不分。香港的报纸容或有左中右之分,但在谴责《滚》片有违中华民族善良风俗、罔顾民族大义方面却显得不谋而合。
   
   《滚滚红尘》是为汉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那天的招待场是在上午,我出场时好像吃鸡汤面误食了一只苍蝇,愤懑之情郁结在胸中不吐不快,下午便伏案疾书投书港台各报刊,诸如:明报月刊九一年一月号〈《滚滚红尘》与胡兰成〉、当代周刊一月十九日〈从《滚滚红尘》获奖看台湾媚日风气浓郁〉、开放月刊九○年十二月〈滚滚红尘盖不住历史真相──金马奖的堕落〉、争鸣九○年十二月〈《滚滚红尘》引起台北尴尬〉、龙旗月刊〈影片《滚滚红尘》含意何在?〉、开放月刊九一年一月〈红尘滚滚话台北──传统价值观的崩溃〉以及在九○年十一、十二月《香港时报》副刊连载三十多篇的《滚》片影评,总计五万余言。
   
   消息传到台北,《滚》片的编剧三毛一改已往的宣传手法,矢口否认剧中男女主角以汪伪中宣部副部长与沦陷期间上海流行作家张爱玲为模特儿,却又承认胡张爱情在她创作时「给予不少灵感」。该片导演、谤书《金陵春梦》作者严庆澍(唐人)之子严浩则埋怨香港影评家「看不懂这部片子,完全是捕风捉影心态」,又指观众「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他还以中共当局全力支援此片的拍摄来抵挡批评,言下之意:凡是中共支持的影片就是绝对正确的。同一个严浩,十二月十二日在台北举办的观众座谈会上面临大量指摘时,竟情绪激动当众饮泣,且表示今后要慎拣剧本云。
   
   在台湾批判汉奸,自然引起台独人士的敏感。九○年十二月初,台北新新闻周刊为了声援滚片,特别制作了三万余字、廿三页的特辑〈滚滚红尘里的汉奸疑云〉,该刊总主笔王杏庆(南方朔)干脆否认「汉奸」这一名词的合理性,他说:「当土地已失,统治者又怎能说别人为『奸』?」,并为胡兰成炮制了整整两版吹捧文字,说他不齿于华人社会只是因为他「在一个时代里太突出,太高太远,现在的尺度量不到他的高度」,然而连胡兰成本人都供认「平生知己乃在敌人与妇人」之中。
   
   更有甚者,连中华民国的政府官员都口没遮拦,行政院新闻局电影事业处处长官庆成公开对新新闻记者说,我的影评文章「极为空洞,全是八股文难以引述!」同一个官庆成在金马奖颁奖前后两次以公函向我表示「至为感谢」,这真是「官字两个口,咋说咋有理」。
   
   十二月十三日,南京大屠杀五十三周年纪念日,这部鼓吹「作汉奸也无所谓」的影片竟荣获国家级的「金马奖」八个奖项。
   
   三毛自杀与《滚滚红尘》铩羽有关
   
   翌日,加拿大侨选立委许之远在立法院向行政院副院长施启扬提出质讯,那位德国海德堡大学法学博士敷衍道:「我认为民族大义很重要,我愿意把许委员的意见转达给新闻局长」。
   
   一九九一年一月五日凌晨,三毛在台北自缢身亡。汤臣公司老板娘徐枫对记者说,三毛的自杀与《滚滚红尘》一片有关。
   
   三毛的自杀与《滚滚红尘》一片有关
   
   《滚》片在台北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八个奖,唯独未获编剧奖;在一九九一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评选时,该片竟吃了个鸭蛋,毕竟香港民众的政治觉悟与历史常识高于台湾。
   
   事情还没完结。经过多次严厉质讯,五月廿二日许之远委员在立法院联席审查会上将新闻局年度预算删减了一亿一千万台币,还坚决要求官处长引咎辞职。一周后,官庆成被远谪三万里外的巴拿马。六月二日,中央日报社长姚朋(1926-- ,天津人,笔名彭歌)亲撰社论〈扭曲了艺术良知的暧昧荣宠〉,直斥滚片连影艺二、三流货色都够不上,居然被颁予国家级的金马奖,「真是令人笑死愧死」!七月廿八日,中共文化部机关报《中国文化报》刊载署名王钢的文章〈滚滚红尘要告诉人们什么?〉,指责滚片「亵渎抗战的正义和伟大」。这个迟来的正义比诸香港影评家,迟了八个半月!
   
   
   
   胡兰成与《今生今世》一书
   
   胡兰成是汪精卫的文胆,日本投降后,他窜至汉口,创办《大楚报》,鼓吹湖北省独立,抗拒中央政府接收。他亡命日本后,写了《今生今世》一书,把汪伪特工总部头目吴四宝这个杀害千百名抗日志士的刽子手美化为「轻财重义,刚肠侠骨」,把吴逆的妻子、曾指挥保镖枪杀英租界警员的女流氓佘爱珍描述为「才气飞扬,义薄云天」,还公然为绑票掳财、背信撕票的吴四宝辩护道:「对瘟孙屈死(按:沪语,指土财主)本来不必客气。生意人蜡烛脾气,你拔他一根毛,他也痛彻心肺;斩掉他一只大腿,他倒也不过如此。对这种蜡烛脾气不见棺材不流泪的人,是要给点颜色他看看,使他晓得晓得,是他的钱值钱,还是人家的言语值钱。」
   
   两岸三地奉旨谀上的周作人、胡兰成热
   
   滚片是台湾商人在香港开设的电影公司与中共合拍的。一九九○年四月至六月,该片在吉林长春开拍,连新华社编印的《了望》周刊海外版都为它大吹法螺,该刊六月廿五日出版的一期,图文并茂介绍了这部「两岸情」拍片散记,声称为求逼真,共方派人跑遍长春找到一幢日本和式老楼,经过一番移花接木的加工、改造,成为四十年代的日式花园洋房,而楼房里的家具、古董都是真的。为了拍摄战争场面、逃难境头,中共当局出动了六千名武警装扮群众角色与中日两军官兵。
   
   中共如此兴师动众、不惜工本协拍《滚》片,无非是为了在中国人的社会恢复胡兰成的名誉,然而胡兰成这个死去近十年的民族败类,究竟何德何能要劳动中共为他涂脂抹粉呢?十五年来我一直沉思这个问题,《滚》片的出笼具有什么样的社会背景呢?
   
   一九八六年四月,南京《文教资料简报》第四期精心编发了一组访问记,其一是(一九四一年的中共北平特委书记)王定南对记者沈鹏年说,那年伪华北教育督办汤尔和死了,他根据中国大学校长何其巩与燕大教授张东荪的意见,安排周作人站到前台出任伪职,也即周作人任伪华北教育督办是秉承中共的意图。其二是该刊同期登载三料间谍、中共国安部离休高干袁殊的话:「周作人不是汉奸,周作人同我党有不少关系」。其三是二○○○年该刊第三期刊出「葛鑫」文章,指中共中央有关部门与「中央负责同志」要给周作人平反,而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负责修订的《毛贼东著作选读》中有关周作人的注释已淡化周作人的汉奸身份。
   
    周作人
   
   于是,海峡两岸三地同时掀起一股周作人热,周作人的《苦茶随笔》、《知堂回想录》、《知堂文集》大量重印,文化商人唯利是图,可惜两岸的历史学家都绝口不谈周作人赴医院慰问屠杀中国军民的日寇官兵,到电台演说「强化治安支援大东亚战争」以及聘请日本人修订教科书对年轻学生厉行奴化教育等罪行。
   
   由于吹捧、美化胡兰成,爱屋及乌,贼及他的「爱人」张爱玲,大陆各省市竞相翻印久违四十多年的张爱玲旧作,把一个普通的通俗小说作者捧到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水平,还把张爱玲的挚友、另一位曾以文化汉奸被国府起诉的女作家苏青也抬出来凑热闹,一时间,书肆充斥了「皇民文学」与「顺民文学」的作品。而胡兰成的卖国杂文集《今生今世》《岁月山河》一直风行到本世纪初,长踞京沪两地畅销书榜首。
   
   一九九二年《谢振华回忆文集》面世,他回忆自己任山西省革委会主任、山西省军区司令员时,由于按组织程式向上级党委呈报陈永贵曾任日本特务小头目的历史问题,而被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臭骂一顿,王当场责令谢振华回山西接受陈永贵主持的大会批斗,被迫交代「整陈永贵黑材料」的「罪行」,原因是:毛贼东为了维持他的「大寨红旗」,下旨「不准再提陈永贵的历史问题」。谢振华官至昆明军区政委、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要捱到陈永贵死后六年才敢揭露真相,可见历史只是中共当权派手中任意捏弄的一块橡皮泥。
   
   一九九四年六月,中共汕尾市委书记彭禹贤为十巨册的官修《陈炯明文集》题词,称颂这个英帝国主义走狗为「天地正气,古今完人」,端的是颠倒黑白!
   
   泛滥于学术界的「汉奸无罪」论
   
   一九九三年,香港两大左派竞相纪念江文也逝世十周年,誉他为「伟大的音乐家」,又为他文革挨斗打抱不平。我即在一家民营报纸撰文,揭露江文也是日占区的文化汉奸,他所作的〈新民会会歌〉与汪伪〈军歌〉,号召沦陷区青年「奋勇杀敌」,系指屠杀中国抗日军人,这样的人值得纪念吗?如果说「当汉奸是为了吃饭」(《滚滚红尘》编剧三毛语录),那么音乐家黄自没去大后方,他留在沦陷区没当汉奸也没饿死呀!此后,香港左报再也不敢纪念江文也了。
   
   一九九五年四月北京三联书店推出中共御用历史学家茅海建的四十万言巨著《天朝的崩溃──鸦片战争再研究》,称:鸦片战争时,清廷弊在不肯尽早与英国侵略者签下降书。翌年《北方文学》第一期登出无聊文人孙少山的散文〈烟雨五月下扬州〉,侈言「我相信当时的扬州老百姓一定是倾向于投降的……痛恨史可法的自私」,此人把屠城八十万条人命账直接算在史可法头上,毫不谴责侵略者的残忍无道,反而歌颂满清的「帝王之气」与「宽大」,指责爱国将士守土抗敌之「自私」。
   
   一九九六年五月,明报月刊推出《汉奸问题新争议》专题,以未经历过抗战的洋博士罗久蓉所撰〈忠奸之辨与汉奸的迷思〉、王克文撰〈八股「汉奸」论亟须重新检讨〉等三篇文章完全否定抗战胜利后国府的肃奸工作。我立即写了〈概念偷换逻辑混乱──汉奸争议的欺枉与迷惘〉,指出洋博士们错在以时代意见来批评历史意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