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闲话汪伦]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闲话汪伦

    湘灵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赠我情。
   

   
    李白这首《赠汪伦》诗,流布天下,汪伦先生的大名也跟著千古流传了。想象汪伦老员外,这笔买卖真做值了。天下芸芸众生,能成名者,毕竟凤毛麟角,而挖空心思,希冀成名者,则多于过江之鲫。有人出血,献上生命,有人出力,付出汗水,更多人投机取巧,达到目的。
   
    一班一班的才子,一代一代的过客,谁又能记住几个。中国历史上的皇帝几百个,能记住谁?但汪伦同志,你记住,我记住,大家记住。记得很牢,不但有“桃花潭水”的千年美谈,当地还留有“踏歌古岸”假的---也许是真的古迹,假的时间长了,就变成了真的。
   
    当年,为卧龙古迹,河南、湖北两地打得不亦乐乎,只好请出官府做了断。好在那时的官府不如当代果断,比如苏俄的“李森科事件”,以长官意志—苏共中央委员会的魔法,宣判孟德尔-摩尔根的基因学说的死刑。不果断的官,只好作出“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却留下一个百年佳话。那时的官府长官顾嘉衡,两边都不想得罪,想必两边都有财团的支持,就像眼下,各地造无穷的假古迹,吸引著无数的善男信女又磕头、又上供,趋之若鹜,您就剩下躲在一边偷著乐,票子都数不完。顾嘉衡的断案,留下一副楹联。
    心在朝廷,原无论先主后主。
    名高天下,又何辨襄阳南阳。
   
    那卧龙先生, 心里只有刘氏,无论荆州、益州,是刘氏就可以,管他刘备还是阿斗。这诸葛孔明,出名足已矣,早就名扬天下,襄阳、南阳这小地方,又乱扯什么。
   
    人们渴望成名,当地的子孙也争著沾光,能不使人绞尽脑汁。
   
    话说某朝,人人思变,听得海外有金山,泛海而来者,何止千万。人多手杂,生计成为首要。好在老祖宗可怜子孙,留下煎炒烹炸的绝技,足可傲视番人。华馆犹如丛林,伙计多过蚂蚁。老板、伙计想在丛林、蚂蚁中脱颖而出,有相当的难度,又有哪些穷酸博士、硕士,在旁起哄,架秧子,唾沫也把你淹死了,你还没成名呢!
   
    有一老板、伙计,偏不信邪。也是命里注定,一日,有一群人光顾小店,询问下,乃上国来观光的写手。写手虽在党国吃香喝辣,前呼后拥,但来我番地,番人竟不识此等人物了得,岂不扫兴大家。想到此,忽生一妙计。遂自荐道:在下慕名久已,干脆,以后撇店就是写手之家。老板出钱,来当家长,伙计出力,当然副之,写手安心出书,大家乐而为之,岂不痛快!遂一拍即合。小店老板、伙计,附上骥尾,最终成名天下。
   
    某朝的写家,虽然早已退化,比不得盛唐的李白,但比当时的刘黑,还是强百倍。写家嘴一馋,笔下的吹功也上进。
   
    写手非李白,
    酒家胜汪伦。
    虽无千潭水,
    情却万里纯。
   
    还不止此,写手回家,一传十,十传百,写手们在家呆烦了,嘴馋了,来海外写家之家玩玩,写作更上进了。写手们一高兴,请写手之家的家长光临上国的写手全球盛事,外邦小店老板成为上国名流,连带小店伙计也著书立说,真可谓汪伦再世。
   
   
   
   
   

此文于2012年12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