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湘 灵·
   
     今晚,哈佛大学东亚系以《华夏文明的异化与再生》为题,请来久闻大名的龙应台女士、龚鹏程先生两位即将高就台湾文化官员(龙应台)和已就任过文化官员(龚鹏程)者来谈中国文化,又请来王丹和台湾有名的诗人陈克华敬陪末座。
   

     因为主讲全是名人,当然少不了捧场者,三百人左右的会场,座无虚席,又时常有镁光灯闪动,好不热闹,我亦有幸,成为看热闹的看客。
   
     要问我的感受,我首先想到的是关于钱钟书先生的一个传说。据说有一德国女记者慕名想见钱先生,钱先生一口回绝,说了一句名言:你吃了鸡蛋,不一定非要见生蛋的母鸡。给那位慕名者留下终身想象的空间,我想她一生都会快乐。而我恰恰没有那样幸运,因为见到了生蛋的母鸡,你一定猜到了我的感觉是多么的痛苦。
   
     龙应台女士以第三者的称谓,细道她自己的成长过程,从小时以乡下人的身份,发现附近的眷村,看到了外省人的世界讲起,接着讲到来美国留学,之后带老公回台湾,再随老公赴其欧洲家乡,先瑞士,后德国的迁居生活,唯一发现是欧洲文化与美洲文化的区别比中、西文化的差别要大。接下来当然要扯到她将就任台北文化局长之事。龙首先将此官位等同于中国古代的礼部侍郎,还问坐在旁边的龚鹏程中国历史上有无女侍郎。我私底下讲这一等同是风马牛不相及,本想提问,但却提了其他两个问题:
   
     (1)此官职是任命还是民选?
   
     (2)有何具体事务,是否因人设庙?
   
     对第一个问题,龙的回答是:政务官员,为任命制。对第二个问题,龙讲了台湾歌仔戏的例子,博物馆的设立等,均需要文化局的钱来支持生存。并讲西欧诸国、美国等亦有文化部,她自己等同于大陆主管宣传的官员丁关根。她的主观武断,马上得到回响。哈佛大学陆惠风教授马上反击说:美国没有文化部长。你的台北市文化局长相当礼部侍郎一论走题太远,礼部和文化局不相干,古代省一级有个学政官,想是与你的文化局长相当。可龙应台却坚持己见,并说古代没有与文化局相当的机构,大概只有翰林院,但翰林院只是皇帝的秘书,相当于李登辉的秘书。这翰林院是皇帝秘书论又引起陆的反击,因为龙的胡拉乱扯,会场产生僵持,主持人只好打圆场制止,说等会后再议。龙还扯到大陆的文化部不做事,引得底下大陆来的听众大笑,因为龙要做的事,正是大陆文化部正在做的事,会后有一台湾来的先生问我台下大笑的原因,我对他做了说明,弄得他亦笑。龙的傲慢无知与偏见如此,却偏偏被点中做文化官员,不知台北市的文化事业,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文化局和礼部等同真是南辕北辙。礼部按《辞海》的解释:官署名。北周始设,隋唐为六部之一,分礼部、祠部、主客、膳部四曹,掌礼仪、祭享、供举等职,长官为礼部尚书。与龙应台这主管民间文艺团体的文化局毫无相似之处,她倒是有点像古代负责民间采风之官。文化官员无知偏见又自大,这一点与大陆的官员又何其相似。看来物种的改变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龙应台与大陆的官员,生于不同的土壤,作风却惊人相似,看不出华夏文明异化到那里。
   
     另一位是前文化官员,现就任佛光大学校长。谈到佛教与中国的文化关系时,说到佛教在魏晋南北朝时并不盛行,我马上提到杜牧的诗“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隐含对南朝佛教盛行的批评,龚又改口,说没有说魏晋南北朝佛教不盛行的话。可陆惠风教授会后对我说,他是讲了,还写到他书里。
   
     谈到了华夏文明,不能不提到华夏文明中造神的功力。而神可远观而不可近亵焉。但人造的神往往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无论是大神还是小神,均是如此。反观西方文明中,对人自信的教育,对个人的成功,对国家的强盛,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因为你的信念是“IAM THE BEST”,当你以这种心态去看人生时,还有什么叫做“高山仰止”呢?
   
     其实,中国历史上亦有自信成功的例子。譬如,草民刘邦和项羽,并没有被秦始皇的威严的仪仗气势吓住,一个要“大丈夫生当如此”,一个称“吾可取而代之”,如果我们能有这种心态去参与那些名流的集会,你会发现你原先看不到、或原先体会不到的东西。去试试吧。
   
   原载 1999 华夏文摘 cm9912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