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卖国贼与“卖身贼” ]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五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八)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二)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卖国贼与“卖身贼”

                    ·湘 灵·
   
     很久没与友人联系,打了电话后,对方Z君谈起加入美国籍一事。我笑称对方要成为“美国鬼子”了,Z君亦笑,说:现在国内反美亦轰轰烈烈,我们亦被称为卖国贼云云。我马上反驳说,此话错矣,卖国贼实不敢当也,“卖身贼”才充其量。
   
     为何?想当卖国贼而不可得也。卖国贼者,根据《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9年)的定义:勾结、投靠外国侵略者,出卖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的人。据此定义,诸君试之,想当这卖国贼,其实并不容易。

   
     首先,亡命海外,没有居家而握权柄之人的特殊优越条件,君不能学老毛,以一句“我们应该感谢日本人”的轻松的谈笑,谈笑之间,使几亿人浴血奋战的成果灰飞烟灭,与那位田中同志相逢一笑泯恩仇,上百亿美元的战争赔款一笔勾销。君不能学小邓,一句“钓鱼岛的问题太复杂,让我们的子孙去谈吧”的托辞,使日本霸占钓鱼岛成为可怕的事实。君也不能当石敬塘第二,认斯大林同志为干爹,为了与对手争夺天下,甘做儿皇,让苏俄在中国的东北横行霸道。君是甚么?靠出卖自己的血汗,出卖的自己的头脑,出卖自身的价值,在漂泊的他乡,换得一片锚地,使早已疲惫的身心得以安心而已的苦力,充其量,“卖身贼”而已,卖国贼根本轮不上你。
   
     其实,《辞海》中“卖国贼”的定义,我认为不够确切,有补充之处。因为此定义不能合理解释历史上很多次的争端。早的例子,有“留得子胥豪气在,三年归报楚王仇”的伍子胥,千百年来,被人们当成英雄角色而歌颂。但套用此定义,不行了,伍子胥变成“卖国贼”了,不但投靠敌人吴国,还引敌兵杀回自己的祖国,登上纪念堂,挖出自己祖国伟大领袖楚主席的尸体,还要加上三百鞭!你们看看,这不是“卖国贼”又是什么?可人们对这样的“卖国贼”却是千古传颂。为什么?人们心中自有一把正义的尺度在起作用,因为君权与国权产生了矛盾,君权代表不了国权。在这里,可以看出,统治者的思想是和被统治者的思想相矛盾的,当然对事情的结论也是不一样的。再有晚于伍子胥的李陵。一篇《李陵答苏武书》亦是名传千古。(有现代学者认为是后人伪托,这就更大可深思,后人为什么要为李陵说话?)与苏武持汉节而牧羊北海相比,投降了匈奴的李陵,娶了王爷的女儿,又接受敌人的封爵,当然是“卖国贼”!?小时候,看小人书《杨家将》二郎山一节,说杨令公在四面楚歌声中,咬破手指,写下血书,然后碰死在李陵碑下,表示自己宁死不做李陵。可是,我长大后,读了为李陵辩护而下狱的司马迁的《报任安书》,才发现问题并不那么简单。司马迁盛赞李陵,身先天下,有国士之风,“李陵提步卒不满五千,深践戎马之地,足历王庭,垂饵虎口,横挑疆胡……,旃裘之君长咸震怖,乃悉征左右贤王,举引弓之民,一国共攻而为之,转斗千里,矢尽道穷,救兵不至,士卒死伤如积……,”迫于无奈,而出此下策也。走笔到此,不禁想到海湾战争中,被俘的英美士兵,在伊拉克电视台大骂美国侵略者,可是后来回国,却是受到英雄式的欢迎,由此可以想出,西方发展到今天民主的国家,思想也接近了民意。
   
     慢慢的读的书多了一点,常常与家父讨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处于一个昏君当道、民不聊生的时代,是不是还要“忠君”?是不是可以学伍子胥,引来异族,杀他个回马枪?争得面红耳赤,被家父评为“虚无的爱国主义”,论据是当时人的思维,“忠君”即是“爱国”,不可分割。可是时代发展到了今天,“忠君爱国”却变了一下招牌,叫做“忠于领袖、忠于党、爱国”,两、三千年过去了,真不知中国的思想进步到那里。
   
     不知从什么书里,发现了马克思的一句话,给了我一点安慰,“工人没有祖国”,这话太对我的胃口,象是对我说的,工人走过任何地方,都是干活,吃饭是为了明天的干活,有什么祖国可言。又不能象南唐李后主一样,都“最是仓惶辞庙日”了,还忘不了“挥泪对宫娥”。看看“卖身贼”们,“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辞国,是多么潇洒。
   
     无聊的时候,看看闲书,突然找到一篇关于国共两党和谈内幕的文章,关于外蒙独立的文章,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回过头来一看,国共两党的三大会战,伏尸百万,并不是为了什么新中国,而是毛老板不甘屈居于老蒋之后,当然老蒋亦不会让出宝座,屈居第二。前者有老毛《沁园春·雪》为证。吾被人一直愚弄到上大学,被班上的葛同学道出“还看今朝”指还看老毛是也,道破天机。原来一直认为是指还看今日之百姓是也。后者有一九五九年北京开列的招安条件写的分明:台湾“匪首”可以官居北京副头领。呜乎哀哉,原来只是为了两个老板的易位,就使千百万百姓的人头落了地。由此想起使人愁怀千古的项羽,是真正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多么光明正大。刘邦想代项王,项王曰:“天下匈匈数岁者,徒以吾两人耳。愿与汉王挑战决雌雄,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为也”,置地有声,豪云千丈。想想中国的百姓,真真的悲哀,平时流尽了汗,用来养活那些奴隶主,到了战时,还要流尽了血,用于那哥几个比武功的筹码。更可悲的是,分明是当着奴隶,却鹦鹉学舌一般,学着奴隶主的样子,同奴隶主一个鼻孔出气。偌大的一个外蒙,从另一个更大的帝国分出去,却是蒋,毛哥俩,争取苏俄外援的小小馈赠,我想你我这种留学生兄弟,想当这真的卖国贼,真不知差了多少斤两。
   
     在民主、民国还没有真的到来的中国,统治者的思想永远是代表统治者的利益。这就是大陆“四个坚持”中“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的核心所在。当目前海峡两岸的“霍霍”磨刀声响彻云霄的时候,当大陆以台湾的统独主张做为判断“卖国贼”与否的试金石的时候,当海峡两岸的百姓的思想又被当局阉割,而相互攻讦的时候,不妨以被统治者的思想去独立思考一下,这就是:能不能要江、李哥俩,学学项前辈,摆个擂台,一决公母,看在顺民们流了太多血汗的份上,饶过他们,不要以“爱国”或“卖国”的假招牌去驱使他们再做你们的炮灰。否则,他们会有更多的人,投身怒海,像你我留学弟兄一样,去当“卖身贼”了。
   
   原载 1999 华夏文摘 cm9909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