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六四”十年感言 ]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十年感言

  •湘 灵•
   
    六四又至,翻检出旧文,又十年矣。英灵早已远逝,好汉而今安在。阿Q死后二十年,又成另一条好汉,我们的好汉依然在彷徨,天意何在!重贴旧文,聊作心灵之安慰。
   ***********************************************************************************
      长歌当哭欲哭无泪。十年了,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无时不想起八九年人类历史

    上最为悲壮的一夜。
   
      清清楚楚记得,八九年“六四”的早晨,我当时身在天津。那天的天空布满了
    阴霾。成千上万的人群涌向各个街头,到处是“打倒法西斯”,“打倒邓杨李”的
    巨幅标语,天空中四处飘着关于天安门大屠杀的电传,传单,“北京屠城,死伤上
    万……”,“公主坟,解放军杀开血路……”,到处有激昂的演讲,有的学生还带
    来了血衣,子弹壳……
   
      南开大学校园的大门两旁,悬挂着白地黑字的巨幅挽联,有三、四层楼高,上
    书着斗大的字:
   
      万民悲咽,苍天无处洒泪,
      千古奇冤,英灵何日招魂。
   
      门前的高音喇叭,放着低沉的哀乐。校园内,四处飘洒着白花花的传单,各种
    树上,挂满了白花。六月的天气,却充满着秋天的肃杀。使人不禁想起《窦娥冤》
    里六月雪的一幕。眼前这愁云万里天失色,白花千朵风飘舞的情景,不是六月雪又
    是什么!
   
      中国的学生,有着肩负天下的传统。从远至东汉的太学生批评朝政,到明末东
    林党聚众讲学,时至近代的“五四”运动,八九年的“六四”运动,虽屡遭惨戮,
    仍历久不衰,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其因何在?
   
      孟子云:“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东林党人曰:“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
    关心。”
      
    顾炎武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五七”战士曰:“轮流执政”。
   
      一言以蔽之,“天下者,民之天下”的思想传播历久不衰,加上青年学子的方
    刚血气,成为历次中国民主潮流中的浪头。
   
      随着历史的发展,当西方列强的船坚炮利敲开中国的大门的时候,当西方的民
    主思想在中国上空徘徊的时候,当时的人们,特别是知识分子,由于亡国灭种的考
    虑,慌乱中饥不择食,从“洋务派”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到孙中山,蒋介
    石的国民党,毛泽东的共产党,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法西斯的道路。如果说国民党和
    共产党有所区别,那就是国民党还主张从“训政”过渡到“宪政”还有一块遮羞布
    ,共产党则是直接把这块遮羞布撕得粉碎,赤裸裸地,肆无忌惮地公开叫嚣“人民
    民主专政”,“民主是手段”,兴起无时不在的运动,一次次消灭“百分之五”的
    异己力量。知识分子在这残酷的绞杀下,一步步失去传统美德。一九一九年,北大
    的青年学生尚能打出“德先生”和“赛先生”的口号,时隔六十五年后的一九八四
    年,同是北大的青年学生,却打出了“小平您好”的招牌,公开在向统治者献媚取
    宠,进步乎?退步乎?也许是刚刚经历了人类历史上的空前浩劫的“文化大革命”
    ,那个因为喊万岁喊得不好而获罪的时代,知识界经过痛定思痛的反思是什么?是
    迫不及待地那样厚颜无耻的取宠。
   
      当老邓出掌局面的一九七九年来临的时候,大批的从牢棚出来的知识分子对老
    邓以手加额,视老邓如再生父母,当那些知识分子堕落到将自身的不可分割的自由
    权看成了统治者的一种恩惠时,便种下了以后更大的恶果。魏京生敢冒天下之大不
    韪,大声疾呼警惕老邓的个人独裁,象是“皇帝的新衣”的婴儿般发现了赤裸的皇
    帝,犹如暮鼓晨钟,不同凡响,从而得到老邓的疯狂报复,被判刑达十五年之久。
    当时的知识界,不是落井下石,就是一声不响,当时知识分子绝不会认为魏京生的
    梦魇会重演吧?八九年的悲剧从此时开始了。中国的知识界麻木了,中国的精英麻
    木了,麻木到八四年,北大的学生公开的献媚。接下来,当“社会主义精神文明”
    ,“清除精神污染”,魔鬼的敲门声一步步紧逼的时候,知识分子是否从“四个现
    代化”的民族主义的虎皮下解脱出来了?让我们看看天津知识界“六四”前游行的
    主标语:“文死谏”,好一个“文死谏”!?这已是所谓共和国成立四十年的时候
    ,是大清帝国灭亡了七十八年的时候,是离高举“德先生”和“赛先生”旗帜整整
    七十年的时候了。人们不禁会问,封建王朝可以有“邹忌讽齐威王纳谏”,可以有
    皇帝的“罪己诏”,可以有孟子的“民贵君轻”,可以有王夫之的“原君”,到了
    标榜共和国的共产党时代,人民大众当家做主了,却又去乞讨“文死谏”;又倒退
    到封建王朝了。我说,错了,不如封建王朝了。为什么?读一读毛泽东的秘书李锐
    关于庐山会议的书,不难看出,原来共产党的皇帝不纳谏!共和国?纯粹是块狗头
    招牌而已!共和国了,共和国的主人却死乞百赖地向公仆进谏而不可得!天下岂有
    此理?
   
      粗读一下中国的历史,就可发现中国人的自由一代不如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
    良知,越来越少。老子时,可以“日出而做,日没而息,帝力于我何有哉”;满清
    时,明的遗老遗少,尚可退居山野,拒不出仕;民国来了,可以自由办报;共产党
    来了,休已!政权下达到城市居民委员会的小脚侦缉队,农村的生产队,想逃避?
    无门!是政治的严酷使知识分子越来越趋炎附势,还是知识分子的趋炎附势使政治
    更严酷,真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困惑!然而,共产党还有一个损招,从五九年
    之后,中学不准开设历史课,要你们不能粗读历史!随之而来的是什么?是中国知
    识界的天生营养不良,是中国知识界的集体大倒退,是中国文化的集体大倒退。据
    说胡适在四八年对共产党在大陆的得势有过相当精辟的谈话,那就是一种落后文化
    战胜先进文化。由此,又回到了八九年“六四”前后的日日夜夜,当共产党文化文
    化训练下的青年人和共产党的党魁交锋的时候,真是棋逢对手,一方面壮怀激烈,
    绝食绝水,一方面是雄师在握,绝不手软。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党文化训练
    出来的人,只有一个念头,“誓死不当叛徒”“不能将领导权交到那些叛徒手里”
    ,然而青年学子那里明白,这全是共产党编给他们欺世盗名的鬼话而已,他们自己
    却是别有不同。君不见老毛重庆屈膝时,君不见老邓上书永不翻案时。念著人家写
    好的经,去跟人家玩,岂有不输之理!由此想起一个关于歌德的笑话。有一次,歌
    德与一个贵族在公园小路狭路相逢,贵族站在路中央,说:“我从来不给傻瓜让路
    。”“而我却相反!”歌德让开路,反讽道。如果我们的学生当时有此智慧,或许
    会少有所牺牲,少流些血,现在能学会此智慧,将来亦能有所成,可惜的是,现在
    没有此智慧的“精英”还是不少。
   
      当“六四”前各地的游行请愿运动风云涌动之时,成千上万的人走向了街头,
    波及了全国一百三拾几个城市,成为共产党建国以来前所未有的群众自发的大规模
    抗争运动。其主因当是老邓摸着石头过河,实行物价双轨制,即计划内平价,计划
    外高价,造成官商官倒横行,物价飞涨,民不聊生。胡耀邦一死,导火线点燃。学
    生运动起,市民阶层集体响应。此时此刻共产党内部亦发生了根本分歧。一些有良
    心的共产党人,不愿看到大屠杀的出现,产生了赵紫阳泪洒天安门广场的悲壮一幕
    。赵紫阳是共产党集团内的一个异数,是个难得的有良心的统治者。关键时刻,不
    同老邓绑在一个战车上,做历史的罪人,被老邓定为关键时刻分裂党。赵的这一功
    绩,永远不会被历史抹杀。记得文革党文化疯行时,有一种论调说清官比贪官更坏
    ,因为清官是为了统治者的长久利益,而贪官却只是为了统治者的暂时利益,所以
    容易垮台。我想是否是这种观念在学生们的头脑中作祟,使他们失去了最后一次妥
    协的机会。
   
      “六四”的血,再一次向世人展现出共产党吃人的狰狞面貌。当坦克车载着机
    关枪开来的时候,天真的学生们还认为“人民解放军”不会屠杀人民!不可怪罪他
    们啊!因为他们被党文化愚弄太久了;因为他们不了解共产党的发家史,从老毛“
    枪杆里面出政权”的论调发出后,共产党的哪一步没有血腥;因为他们从小灌输的
    是“人民军队爱人民”,现在好了,“六四”之后,共产党公开打出了“人民军队
    忠于党”的底牌。“六四”的枪响了,中共亦成了赌光血本的赌徒。老邓说:“还
    是解放军可靠。”可是后果将会非常之惨烈。共产帝国的丧钟被老邓敲响了,一个
    军阀割据的时代就要来临。看看下面的数字,江泽民掌军以来,已封了二十五个上
    将,比老邓掌军时封十七个上将还多八个。
   
      当中共的贪官污吏弹冠相庆之日,正是民运的精英们亡命天涯之时。此时此身
    ,何不痛定思痛,以图东山再起?然而,细观下来,精英的所做所为,无不是党文
    化下的表演而已,真是亲者痛而仇者快。先是在杀人多少的问题上以一个谎言反对
    另一个谎言。用坦克、机关枪去对付手无寸铁的和平请愿的民众,没有比这更鲜明
    的,何必去跟共产党玩杀人多少的游戏。而后是内斗无穷,无非是要论证老子天下
    第一而已。我曾亲耳聆听过某位“精英”到波士顿的演讲,套句孟子的话说:“见
    其人不愿读其书”,一付趾高气扬之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君不过是以亡命之身
    ,靠诉说祥林嫂的故事,来嬴得人们掬一把同情的眼泪而已,何必装出象巨鹿凯旋
    归来的项羽一样,使人要“膝行辕门,不敢仰视”乎?要知道,中共初兴之际,也
    是讲究礼贤下士,分化瓦解,各个击破,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啊!周围的一些朋友
    ,谈到一些与“精英们”会见场面,亦有同感。呜呼!难道上帝真要使我国人永远
    受难乎?我国人中产生的所谓“精英”怎么能是这等模样?看看历史,则不然也。
    “天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似这
    等轻浮之人,怎能当此大任?却要自封精英。我时常想起李太白的几句诗,略做改
    动,奉劝世人:
   
      君不能学老邓,横行北京夜带刀,东屠天安取皇袍;
      君不能学“精英”,飞扬跋扈走泰西,坐令鼻息吹虹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