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转帖]全球危机的最坏结局(2009/06)]
生存与超越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zt]抢盐抢的是什么?——抢的是失落,是对制度的不信任(2011/03)
·[zt]鲁能晋铝挖黑煤引发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生态灾难(2011/04)
·[zt]重估中国的崛起:已知和未知(2011/04)
·[zt]李昌平、潘毅对话农民工问题(2011/04)
·[zt]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2011/04)
·[zt]溫家寶站到了政治制高點(2011/0-4)
·[zt]粮食危机恐全面爆发 中国面临最大挑战(2011/04)
·[zt]毒馒头与粮食危机(2011/04)
·[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帖]全球危机的最坏结局(2009/06)

全球危机的最坏结局 宁南

     她有点羞怯地问道——

     ‘柴郡猫,请你告诉我,打这里我该走哪条道?’

     猫儿答道——

     这要看你往哪儿去啰!”

     □ 记者 宁南

     2009年,《爱丽丝仙境漫游记》中的童话场景变成了真实世界的拷问。

     面对世纪性危机这个“恐怖大王”从天而降,无论是西方世界的美国总统、英国首相、德国总理,还是“金砖四国”的中国国家主席、俄罗斯总理、巴西总统、印度总理,每一个大国首脑心中都有一个“爱丽丝”。

     要命的是,“爱丽丝”同时骑着两匹马,光明的理想和灰暗的现实。领导们谁都清楚,身下的两匹马正在分道扬镳,最坏的结果还不仅是骑错马,而是彷徨犹豫首鼠两端中摔落马下,被遗弃在“大萧条”般的黑暗世界……

     伯南克的“green shoots”

     5月初,“寻找春天”的游戏还在继续。

     美国总统奥巴马宣称自己看见了“glimmers of hope”;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发现了美国经济复苏的“green shoots”,在国会作证“美国经济应该可以在今年晚些时候走出衰退,重新开始增长”;欧洲央行行长让-克劳德·特里谢则断定,全球经济正处于“拐点”,而一些国家已经“越过了拐点”。

     在被赋予“率先复苏”使命的中国,高唱“春天的故事”的官员和专家几乎组成了一支合唱队。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今年公开场合已经六次强调“中国经济情况好于预期”,他最新的表述是:“各种迹象表明经济运行发生了积极变化”。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也在打气,“当前中国经济运行比预料得好,中央一揽子计划取得了明显成效”;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判断,“中国经济已经触底”;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强调,中国并没有进入衰退,只是增长放缓了一些,下行的压力大了一些……

     但现实没有给乐观情绪留丝毫情面。

     5月15日,最新美欧经济运行数据纷纷出炉。美国4月份工业产值下滑,同比下降12.5%,为过去16个月来第15次下滑;4月份开工率降至69.1%,为1967年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4月份CPI下降0.020%,为1955年6月以来的最大降幅,且远低于2%这一美联储认为的与维持物价稳定及促进就业最大化双重职责相称的水平;美国4月份的失业率飞涨至8.9%,创1983年以来最高。

     欧洲同样一片愁云惨淡。5月15日,欧盟统计局也公布了欧元区今年第一季度GDP数据:较上季度环比萎缩2.5%,较上年同期萎缩4.6%,均创下该地区自1995年开始编纂GDP数据以来的最大降幅。其中,德国第一季度GDP较去年第四季度下降3.8%,这是德国GDP连续第四个季度环比下降,并创1970年有纪录以来的最大降幅。

     中国的情况也不可能例外:4月份主要宏观运行数据没有改变继续下滑的局面:CPI同比下降1.5%,PPI同比下降6.6%,是6年来首次出现连续三个月“双负”增长;全国发电量同比下降3.5%,降幅环比扩大2.2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为7.3%,比上月低1个百分点;出口同比下降22.6%,降幅环比加深5.5个百分点……

     正如刚刚在中国“商业巡演”结束的新晋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讽刺的那样,一切不过是“下滑,稍稍恢复,下滑得更深……”同样是5月15日,上海外滩的2009年陆家嘴金融论坛上,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说对了,这就是“W”型经济。而那些所谓的“好消息”,会因为这种向下持续不断的震荡,像筛子一样漏洞百出。

     例如,关于“green shoots”,伯南克的真相透露在美联储最新一期的《褐皮书》报告中,“联邦储备系统的12个地区储备银行辖区中,只有5个区域的经济衰退有所减缓。”而美国银行业不断放出令人称奇的赢利消息,只不过是滑稽的利润报表数字游戏。

     富国银行近期就发布了其有史以来最好的季度收益数据,但同诸如销售额等硬指标相比,银行的赢利数据无法反映其真实的运营情况。商业银行的会计报表是否漂亮,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当年计提的预期贷款损失,富国银行的会计假设和相关会计问题经不起深究。

     再看看高盛一季度令人印象深刻的高达16.6亿美元净利润,细心的分析师很快就发现这也不过是个文字游戏。因其法律地位由投资银行改变为商业银行,高盛改变了其对“会计季度”的定义。于是,赢利数据不甚理想的“12月”就这么悄悄地从会计报表上消失了。

     在“马多夫”横行的时代,朋友是用来卖的,好消息是用来怀疑的。

     还有多少“黑天鹅”?

     “我们喜欢可触摸的东西,被证实的东西、显而易见的东西、具体的东西、已观察到的东西、被灌输的东西、典型的东西、美化的东西、官方的东西、学术的空话、经济学家的废话、哈佛商学院、诺贝尔奖……”美国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随机科学系教授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在他的《黑天鹅》一书中抨击了人类的浅薄:绝大多数人从来不愿意看“月亮的阴影面”。

     在他看来,“现代世界是极端斯坦,被不经常发生及非常不经常发生的事件左右,它会在无数白天鹅之后抛出一只黑天鹅”。事实上,2008年,就是“黑天鹅”演绎“完美风暴”的一年:“3·14”拉萨骚乱让中国政府措手不及;“5·12”汶川大地震带给了中华民族巨大的伤痛;在北京奥运会“盛宴”时刻,雷曼公司的倒闭,将一场华尔街的次贷危机演变成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机……

     半年过去了,人们的恐惧情绪稍稍稳定,2009年3月墨西哥爆发“人感染猪流感”疫情,又一只“黑天鹅”——甲型H1N1流感随即席卷了北美、欧洲、南美、亚洲,在金融危机肆虐的全球经济“伤口”上撒了一把盐。恐怖的是“黑天鹅”用它的反复多变连续电击着人类的神经。5月中旬,刚刚被宣布已经稳定并减缓的疫情,突然再次加剧,连续多起日增千例……刹那间,世界几乎成了“黑天鹅斯坦”。

     过去两年来,面对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在“大萧条”的恐惧压力下,不少人在寻找和预测“黑天鹅”。在国内,最具代表性的要数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和从美国回来用一本编著的《货币战争》赢得庶民热捧的“海归”宋鸿兵。

     身份迥异的两位“卡珊德拉(Cassandra)”,在官方主流圈子里遇到了相同的遭遇:非主流的观点命中率甚高,然而其不吉利的预言不但谁也不信以为真,还遭到嘲笑甚至憎恨……

     遭到主流经济学者集体排斥的宋鸿兵,戴着“阴谋论”的帽子继续预言坏消息。“表面来看,全球股市似乎出现见底信号,但我个人认为,全球经济尚未见底。”4月26日,宋鸿兵在成都娇子国际会议中心,以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这个“编外正科级”身份,第N次预言金融危机第二波。

     “这场危机的暴风眼,已经从美国13万亿美元的按揭抵押贷款市场,移向了27万亿美元规模的企业债、金融债、地方政府债及其他资产支持债券。”不过,他把引爆时间从两个月前的4—9月调整到9—10月间,“一些美国大型商业银行可能面临崩溃的危险,最终可能被国有化。有理由判断,其冲击力不会亚于次贷的冲击。”而花旗银行和美国银行被国有化或申请破产保护,在他看来,将是第二波危机中的标杆性事件。

     伴随而来的另一个坏消息,宋“海归”认为是未来惊浪滔天的通货膨胀。他提醒到:“2008年11月以来,美联储创造了历史上令人惊恐的货币发行量。”1913—2008年,美联储用了95年时间将基础货币量做到了7500亿美元,而外号“直升机伯南克”从2008年11月开始,仅2个月时间就增发了同等数量的基础货币,创造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快的印钞纪录。基础货币在接近1.9万亿美元,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资产总额已经超过2.5万亿美元。

     “美元这种前所未见的货币增发,将对今后世界经济造成严重的冲击,将会对世界价格体系产生严重的冲击。”宋鸿兵预言,在2009年以及今后,一个可能的风险是整个价格体系的剧烈反转,一场恶性通胀可能即在不远的前方。

     “石油价格可能在面临另外一次突然而猛烈的冲击。”他说。

     中国的“生产过剩”、美国的“美元危机”,是过去六七年王建反复宣讲的坏消息。这位主流身份现在却被冷落在非主流意见市场的体制内专家成名甚早,1980年代末以“发展大进大出的加工型经济,参与国际经济大循环的构想”得到了赵紫阳的重视,30多岁就获得了“中国首届经济改革人才奖”、“1988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国家级有特殊贡献的专家”和国家计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等一系列头衔和身份。现在,他认为,无论是生产过剩还是美元危机,都已经是大错已铸,就像美国“镀金时代”小说家德莱塞书中的“嘉莉妹妹”,流落在芝加哥大都市灯红酒绿的乡下姑娘已经回不去了。

     对于中国的产能过剩,王建认为根子在收入分配矛盾,少数人占有的绝大多数财富造成了贫瘠的内需,“要想从根本上理顺至少要8—10年”,而且还有一个前提——美国经济像过去那样继续繁荣十年;对于美国的美元危机,关键在美国经济基础已经虚拟化,要想重回物资资本主义,无异于把魔鬼重新装进所罗门宝瓶,非人力可为。

     于是,王建放出了一只最大的“黑天鹅”:“危机根源无法消除,战争是阻止全球经济落向深渊的最后刹车器。”

     “大萧条”的真相

     如果只是把“卡珊德拉”们的坏消息当作最坏的情境,那也太低估我们眼前这个时代的戏剧性了。预言家们现在放飞“黑天鹅”的场景,仅仅是一部惊悚片开幕时营造氛围的“鬼火”而已。事实上,当历史真相最终浮出水面时,一切不过是人心贪婪、无知和浅薄作祟的结果。

     “制度的基础无需检讨。”1928年,即将就职美国第21任总统的赫伯特·胡佛在挤满人群的斯坦福大学体育场高声宣讲,“在今天的美国,我们比历史上任何地方在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于最后战胜贫穷,济贫院正从我们中间消失。”

     自从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成为世界头号债权国以来,美国已经如1914年前的英国那样控制着世界经济。高效率的美国体制输出了比以往更多的商品,美国人通过借美元给外国人购买美国商品和直接投资于外国股票及证券的办法,使世界经济到处运转起来。

     1929年入驻白宫的胡佛给他的国务卿亨利·史汀生写到:“目前的和平前景比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任何时候都要深厚。”

     就像胡佛不相信白宫大门外有人食不果腹一样,他拒绝正视美国经济的真相。美国康奈尔大学历史学教授沃尔特·拉菲伯说,“当时的大多数美国人太贫穷,无力购买正在供过于求的商品。”1919—1929年,美国生产能力提高了近50%,1929年的GDP达到1040亿美元,但工资却没有相应增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