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二)]
邱国权
· 为什么中国城市建设飞跃发展?
·中国GDP为什么是印度的四倍?
·呼和浩特市委副书记王志平被杀案细节引发的各种猜测
·胡锦涛要搞第三次“解放思想”?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一副对联谈起
·美国大选后的随想
·驳杨振宁教授有关:“《易经》拖了中国科学发展的后腿”的观点
·如何构建和谐社会?
·联合国改革?安理会常任理事扩军?大国的角方式的出现新的变革?
·“清流”祸国 想靠一场战争对抗崛起是痴人说梦
·缩小两岸差距是两岸走向和平统一的第一步
·步入歧途的中国大学教育
·无意之中透露出的教育系统惊天黑幕
·杂谈:“厕所文化”的最新翻版:“廉政文化”
·从中、韩、美、俄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不同态度,看中国外交的特点
·中国为什么反对伊朗拥有核武器?
·张维迎教授天大实话:改革使得相对利益受损的是领导干部
·面对狱中的郭飞雄先生,余杰、王怡,你们应该忏悔!
·中国已经出现巨大的“教育产业”泡沫!
·中国买航母,为了打内战?
·茅于轼提出“赞成提高高校学费”背后的官府阴谋
·中国的通货膨胀原因及其对社会各阶层的影响
·穷鬼们:认命吧!
·大学生就业:老爸们实力的竞争!
·病态的人、病态的社会、病态的国家——由杨丽娟事件而折射出来的问题
·“以谎言打天下、以谎言立国、以谎言治国”,说谎是中共的最大“优良传统”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大清国奇闻:最最最热爱大清国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十世转世灵童问世
·现代流行“八股”文章?大胆预测今后之神州国(搞笑)
·王照山副主席为结石婴儿填新词?
·腐败——中国专制经济增长最强大的推动力
·巴山老狼被“双规”始末记:在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中落马
·中共元帅、大将简评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一)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二)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三)
·有大恩于毛泽东的中共叛徒总书记向忠发
·毛泽东PK张国焘——中共专制场上两个最强者的决斗
·大将罗瑞卿被打倒之迷初探
·毛泽东与叶剑英的特殊关系:一次合伙阴谋,终身受用无穷
·“六四”记忆: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成都
·巴山老狼就上海大楼倒塌郑重地致上海市政府的建议书
·历史回顾:一百一十五年前的中、日甲午战争
·从马英九邀请达赖喇嘛访问台湾,看未来中国统一之前景
·“恐怖分子”乎?“反美武装”乎?
·面对暴政的两种抉择——是做杨佳还是做唐福珍?
·关于儒家“三立”的一点思考
·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几何?
·看神州国新闻,感悟“指出”真谛
·连战不必仰大陆鼻息,中华民族已经在台湾崛起
·与你前世今生的最后约定
·八零后的中国男人们太苦逼了!
·给大清国政府建立一份道德档案(搞笑)
·中国景区门票疯狂涨价为哪般?
·简论“爱国”
·中国乌纱帽工业集团总公司广而告之
·中共应抛弃“党二世、党三世……党万世”的秦始皇主义,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
·金二胖子的“圆子蛋”会砸在谁的头上?
·“神州共贪裆”创造的“世界之最”!
·专制中国:“养老金产业化”大潮扑面而来!
·杂谈:国耻、钓鱼岛、琉球及其它
·什么是腐败?如何反腐败?
·胡锦涛从西柏坡到遵义的十年轮回
·红朝一党独裁专制的“破鞋”,“合”了谁的“脚”?
·习近平连发三问,奥巴马环顾左右而言它
·问习总:“情”为何物?直教中国人金银相许?
·中国:被哪个王八蛋“潜规则”了?
·主人和仆人的故事
·致卓有才华的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神州国“医疗产业”的完全真相
·从《网易论坛》“政治觉悟”的提高,看中国社会“和谐度”的提高
·巴山老狼竞选乌鸡国马太网站福音论坛《国际风云》版主宣言(搞笑)
·网易论坛愤青各阶层分析(有抄袭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之嫌疑)
·巴山老狼就十年前下岗一事至单位领导
·《博讯》怎么啦?
·巴山老狼感恩之旅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做民主国家的亡国奴比做独裁专制国家的顺民幸福十倍!
·简论亡国奴
·有关二○一七年中共将崩溃的传言之我见
·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重大外交事件得失谈
·这世界我有很多的不明白
·人岂能与狗相比?——愤怒声讨《人民日报》缺德文章!
·快讯:大清国末代皇帝溥仪视察龙兴之地黑水白山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文革五十年祭
·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安徽合肥:“教育产业化”的魔掌开始伸向三岁的幼儿
·中国的官员数量占世界官员数量的比例有多大?
·仲裁案后的中国南海政策何去何从?
·李克强发飚背后的玄机
·国家稳定、强大的两大基石:政治文明与经济文明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二)
   
   巴山老狼 著
   
   第十篇: 民主启蒙、民族觉醒、“六、四”天安门大屠杀

   
   第八十二章 民主潮流不可挡世界大变革 民运精英在呐喊中国大躁动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世界和中国酝酿着一场巨大的变革。
   
   自从列宁根据马克思的学说在的世界建立了第一个号称无产阶级专政的专制国家后,由于共产主义与生俱来的罪恶基因,社会主义国家不但没有象马克思所说的那样推动社会生产力发展和社会文明的进步,反倒是严重地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阻碍了社会的进步。最明显的比较就是中国大陆与台湾、东德与西德、北朝鲜与南朝鲜,相同的民族、相同的文化、相同的起点、仅仅是社会制度不同,仅时隔四十年,发展水平就有巨大的差别。当资本主义民主政治制度日臻完善,经济高速发展之时,社会主义国家却陷入了深刻的政治、经济、道德、信仰危机之中。当老一代的顽固统治者离开政治舞台后,新一代的领导人终于产生了某种危机感,意识到再不进行制度上的变革,就会有被开除球籍的危险。历史真是一个魔幻大师,谁也料想不到,社会主义国家的真正意义上的改革竟是从世界第一个共产专制国家苏联开始。
   
   一九八五年三月十一日,年富力强的戈尔巴乔夫登上了总书记的宝座。面对日新月异的世界,飞跃发展的经济、科技、文化,再回头看国内僵化的政治、经济体制和停滞不前的经济,下定了变革的决心。最初戈尔巴乔夫也想仿效邓小平进行经济层面的变革,但是变革的艰难超出了变革者的想象。六十多年一成不变的官僚专制体制对变革的本能性抗拒,既得利益者的官僚集团对变革的阻挠和破坏,使得改革事业举步维艰。自一九八六年起,戈尔巴乔夫果断地决定先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
   
   一九八六年,苏共召开了二十七大。在这次大会上,戈尔巴乔夫不但果断地撤换了大批思想僵化的老人,而且提出了令苏联人民兴奋不已、令世界对之刮目相看的两个政治口号:公开性、民主化。
   
   公开性包括几个方面,一是国家的重大政策决定、政治生活中的重要事件、主要情况要向人民公开,包括领导的错误、工作中的失误,以及社会的阴暗面。二是要让人民群众能够就国家的重大方针政策公开发表各种意见,展开讨论,甚至是针锋相对的争论。三是人民对国家机关及工作人员进行公开的监督、公开揭露其缺点错误和不法行为。他说公开性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的途径既是动员群众参加国家政治生活的方法,又是动员群众实施政治监督的手段;既是改革的一项基本内容,又是改革得以顺利进行的保证。公开性是同开放性联系进来的,它还意味着对外关系上从封闭走向开放。
   
   民主化的内容是“多一些社会主义、多一些民主”。戈尔巴乔夫说,民主是改革的实质,改革的目的,改革的核心,是改革不可逆转的保证。应当从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来认识民主应有的位置。而苏联社会以往的做法,实际上是把人民排除在政治之外,“是一种精英统治原则”,是违背社会主义的。人民才是决定性的力量。应当通过改革把人民置于应有的位置上。为使改革不可逆转、不遭遇失败,一个单值的结论便是加深和扩大民主。办有真正感到自己是主人,才会把家里搞得秩序井然。没有群众的“合唱”,改革只会成为“孤鸿哀鸣”。只有通过民主,才能为社会主义最强大的创造力――在自由国家的劳动和自由思维打开天地。他还认为,民主是要突出人的问题,突出人在社会主义社会中的主人翁地位和作用。而人民群众的主人翁感不只是一个心理感情问题,它还是一个经济概念、政治概念、社会概念。围绕人的主人翁地位和作用,要解决人的经济利益、政治权利、社会保障,以及为实现人的价值开辟各种途径,强调发挥个人的作用。这些思想,后来逐步发展成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的核心内容。
   
   在公开性、民主化的旗帜下,苏联轰轰烈烈的政治体制改革成了当时全世界关注的焦点。虽然由于国内尖锐的民族矛盾,民主改革最终导致国家的解体,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极权制度在世界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国家土崩瓦解,人民获得了自由,人民的基本权力得到了保障,成了国家真正的主人。
   
   无独有偶。就在苏联开始搞公开性、民主化之时,东欧的匈牙利也自动开启了政治体制改革的大门。
   
   自一九五六年匈牙利的民主运动被苏联血腥镇压后,匈牙利在卡达尔的领导下于六十年代初开始了经济层面的改革,(后来邓小平的经济改革与此有点相似)也取得了一点成效,但由于共产主义极权制度本身对经济发展的制约,匈牙利的经济在八十年代中期陷入了困境: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为零,消费品价格却上涨了百分之十五以上,人民的实际收入下降达百分之五,外债高达一百六十多亿美元,平均每人一千五百美元。
   
   面对经济的巨大困境,自一九八七年起,匈牙利政治局面开始动荡,变革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一九八七年九月二十七日,一百五十多位著名学者在洛基泰莱镇就匈牙利现实存在的问题和今后的出路召开讨论会,会议通过的决议认为:匈牙利正面临着有崩溃危险的经济危机,整个民族失去了共同的前景。
   
   此次会议后,各种政治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新三月阵线”、“青年民主战士联盟”、“科学工作者民主工会”、“民主论坛”、“公开性俱乐部”、“匈牙利民主青年”等等。这些组织高举民主、自由、人权的大旗,对共产党执政几十年的历史、现行政策和社会制度进行猛烈的抨击。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中旬,反对派联名发出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卡达尔下台,要求从宪法上限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权力。
   
   也许是卡达尔对自己在一九五六年请苏军镇压本国人民心怀几分愧疚,再加苏联已经开启政治体制改革,面对反对派的呐喊,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和政府并没有采取任何强硬的措施。
   
   与此同时,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内部也发生了分化。以政府总理格罗斯为代表的一派主张进行改革。同时还有比格罗斯更为激进的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政治局委员、爱国人民阵线全国委员会总书记波日高伊。
   
   面对一浪高过一浪的改革呼声,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于一九八八年五月二十日召开了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会上中央机构也大幅度进行了调整,格罗斯当选为总书记。格罗斯当选总书记仅几分钟,就对电视台的记者说:“这次代表会议标志着彻底的变革。”
   
   一九八九年二月,匈党中央全会又通过决议,正式宣布:“在匈牙利特定的情况下,政治体制多元化可在多党制的范围内实现。”
   
   一九八九年五月,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又为一九五六年反抗共产主义暴政的人民起义平反,重新安葬了这次事件的领导人纳吉。
   
   一九八九年六月,匈牙利各党派举行圆桌会议,就废除一党专制、民主选举、修改宪法、建立宪法法庭、政党法、更改国名等达成一致意见。
   
   一九八九年十月,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召开十四次(非常)代表大会,更名为社会党。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覆灭。同时国会根据社会党与反对派圆桌会议谈判结果,对宪法进行重大修改,取消了马列主义政党领导作用的条款,军队国家化,内务部门非党化,解散工人卫队。
   
   一九九O年三、四月,匈牙利举行了大选,匈牙利四十五年的共产党独裁专制宣告结束。
   
   东欧的波兰自共产党当政以来,人民反抗共产暴政的运动就从未停止过。到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爆了震惊世界的大罢工和团结工会运动。在这一运动中,执政的波兰共产党几近解体,有三分之一的党员退党,近一百万的党员参加了团结工会,有三分之一的中央委员和一名政治局委员参加了团结工会。面对人民争民主自由的运动,执政的波兰共产党在当时苏联的勃涅日列夫的强大压力下,不得已由国防部长雅鲁泽尔斯基出任总理,宣布全国实行军管,逮捕了五千多名团结工会的领导人,并取缔了团结工会。
   
   军管使全国局势出现了暂时的稳定。但刺刀和枪炮带来的稳定又能持续多久呢?当波兰共产党迫于世界的压力取消军管、释放政治犯后,受压迫的波兰人民再次举行罢工抗议共产党的独裁统治并强烈要求恢复团结工会的合法地位。
   
   历史进入八十年代末期,当苏联的戈尔巴乔夫也走上了改革之路并提出“公开性”和“民主化”口号后,波兰的共产党人们终于可以在没有外来压力之下自己决定怎样处理本国的事物了。雅鲁泽尔斯基决定与团结工会进行政治对话。
   
   一九八八年八月二十六日,内务部长基什查克与团结工会主席瓦文萨就召开圆桌会议问题进行了第一次会晤。这次会晤后,历时二十天的全国大罢工宣告结束。
   
   一九八九年一月,波兰共产党召开十中全会。这次全会是波兰历史上不同寻常的会议,对波兰大步走向民主、自由道路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雅鲁泽尔斯基在会上提出了在波兰实行政治和工会多元化的主张。经过激烈的辩论,全会通过了《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关于政治多元化和工会多元化立场》的决议。
   
   一九八九年二月和四月,波兰政府、各政党和团结工会和各社会组织的五十七名代表举行了圆桌会议。经过反复的磋商,会议通过了三个基本文件:《关于政治改革问题的立场》、《关于社会和经济政策以及体制改革问题的立场》、《关于工会多元化问题的立场》。
   
   军管当局的首脑自行提出并实施政治多元化、民主化,这对波兰国家和人民是一大幸事。圆桌会议后,波兰终于走上了民主、自由之路。
   
   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和匈牙利、波兰所进行的民主改革对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一个巨大的震动。从这些变革中人们可以看到共产主义的大厦将倾。
   
   几乎所有东欧共产党专制国家都开启了政治变革。唯一不想变革的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齐奥塞斯库在下令对要求变革的民众开枪后,导致军队倒戈。齐奥塞斯库夫妇被愤怒的倒戈军队打成筛子!
   
   世界在变革,中国也在不断地发生新的变化。八十年代末的中国由体制弊端而产生的极度腐败也使得人们对政治变革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当邓小平等老人们把赵紫阳扶上台时,原本期望赵紫阳吸取胡耀邦下台的教训,对所谓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进行大张旗鼓的批判。但事与愿违,赵紫阳作为一个开明的共产党人,对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没多大的兴趣。坐上总书记的宝座不久就下令停止进行所谓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斗争”并对一些与资产阶级自由化有牵连的知识分子进行了保护。同时又对一些资产阶级的东西津津乐道。正是赵紫阳的开明,才使得中国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出现了一个较为宽松的政治环境。这种宽松的政治环境与当时苏联的公开性、民主化运动和东欧人民争民主、自由的斗争汇成了一股共产专制国家变革的历史潮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