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七)]
邱国权
·金二胖子的“圆子蛋”会砸在谁的头上?
·“神州共贪裆”创造的“世界之最”!
·专制中国:“养老金产业化”大潮扑面而来!
·杂谈:国耻、钓鱼岛、琉球及其它
·什么是腐败?如何反腐败?
·胡锦涛从西柏坡到遵义的十年轮回
·红朝一党独裁专制的“破鞋”,“合”了谁的“脚”?
·习近平连发三问,奥巴马环顾左右而言它
·问习总:“情”为何物?直教中国人金银相许?
·中国:被哪个王八蛋“潜规则”了?
·主人和仆人的故事
·致卓有才华的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神州国“医疗产业”的完全真相
·从《网易论坛》“政治觉悟”的提高,看中国社会“和谐度”的提高
·巴山老狼竞选乌鸡国马太网站福音论坛《国际风云》版主宣言(搞笑)
·网易论坛愤青各阶层分析(有抄袭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之嫌疑)
·巴山老狼就十年前下岗一事至单位领导
·《博讯》怎么啦?
·巴山老狼感恩之旅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做民主国家的亡国奴比做独裁专制国家的顺民幸福十倍!
·简论亡国奴
·有关二○一七年中共将崩溃的传言之我见
·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重大外交事件得失谈
·这世界我有很多的不明白
·人岂能与狗相比?——愤怒声讨《人民日报》缺德文章!
·快讯:大清国末代皇帝溥仪视察龙兴之地黑水白山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文革五十年祭
·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安徽合肥:“教育产业化”的魔掌开始伸向三岁的幼儿
·中国的官员数量占世界官员数量的比例有多大?
·仲裁案后的中国南海政策何去何从?
·李克强发飚背后的玄机
·国家稳定、强大的两大基石:政治文明与经济文明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反动透顶的口号!
·薄瓜瓜“复仇之剑”指向谁?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实质是什么?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统一希望渺茫
·毛家天下梦断紫禁城,习党天下美梦能成真?
·当今中国,数风流人物:还看王岐山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中国人没有资格嘲笑菲律宾及其人民!
·孙政才就是弱智从政,咎由自取!
·陆军司令劲爆毛泽东时代腐败娃娃兵
·中共为什么要妖魔化林彪?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热点
·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中共十九大一道亮丽风景:元老染发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郭文贵爆料是高层倒王的超级大阴谋
·中国,一群土匪流氓强盗在创造历史!
·朱镕基前总理被捏住了睾丸?
·世界能容纳发达、民主的美国和中国,但不能容纳独裁专制的中国
·大清国对美国有两副面孔,哪张最真?
·中共思想家王沪宁、李春城,不同理论,不同结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七)

    巴山老狼 著

   第九篇: 华国锋过渡时期的争斗 邓小平复辟之后的改革

   第七十七章 废除“四大”官员们有恃无恐捞私利 失去监督腐败风吞嗜邓小平政权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使得古老的中国从毛泽东的法西斯专制中复苏。然而由于共产专制制度本身所包含的原始的罪恶基因,邓小平专制制度下的经济改革又成了这种罪恶基因疯狂生长的最佳土壤,使得掌权的人道德沦丧,最后形成了一股席卷中国大地的腐败狂潮。

   中共的腐败现象始于何时尚难考据,但可以肯定地说,早在毛泽东夺取政权之初,腐败现象即开始萌芽。等级森严的中共党政官员们就享有种种特权,如高干子女免试随意就读于全国著名高等学府、依照等级序列确定其生活、工作、政治等方面的待遇,这种种特权为日后的腐败埋下了种子。在以后的几十年中,毛泽东采取铁的手腕统治中国,三天两头就开展所谓的政治运动,大抓阶级斗争,中共官员们人人自危,动辄得咎,再加开国之初就把刘青山、张子善这种公开鲸吞国家财产的官员处决,使得中共官员们的私欲受到压抑,鲜有胆量去贪污额外的钱财。最早出现的、公开的、大量的以权谋私的行为应当追朔到一九七四年,这一年中共军队征兵时,几乎所有的官员们都把其子女通过“后门”送到军队。当老百姓的儿女们个个被遣送到农村接受“再教育”时,中共官员们的子女们却上了解放军这所“大学校”。本来在文明社会里当农民与参军也没有什么大的差别,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当时的中国,参军与下乡无疑有天堂和地狱之别。此时恰逢毛泽东开展所谓的“批林批孔”运动,江青等人将“走后门”作为中共元老们的一大罪状加以批判,但毛泽东却发话说:“从前门进来的不一定都是好人,从后门进来的不一定都是坏人。”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古人云:防微杜渐。走后门这种带有腐败性质的事不制止和纠正,必会酿出大的腐败。

   在毛泽东时代,中共的官场相对廉洁,但这种廉洁是建立在用法西斯手段进行血腥统治使得官员们人人自危的基础之上,是以国家的极度贫穷、社会财富极度缺乏,人民生活的极端贫困为代价,是不足取的。

   邓小平上台后,由于对毛泽东无休止的政治运动的厌恶,公开宣布永远不搞政治运动,并取消毛泽东“发明的”“四大”。(即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在一个官员由上级任命、且对官员没有任何监督机制的专制国家里,邓小平的宣言无疑就是告诉大大小小的官员们:尽量利用你们手中的权力去谋取私利而不会受到任何追究。从此以后,中共各级官员们有恃无恐,利用手中的权力大捞好处。且花样、手法、品种不断翻新,从毛泽东时代的在参军、入学、入党、提干方面利用职权走后门,发展到大捞特捞金钱、财物。从自己捞发展到为亲戚朋友儿女们捞钱提供种种方便。并你攀我比地唯恐自己捞少了。这种腐败的一大特点就是自上而下地漫延发展到中共权力所及的每一个角落,凡有中共官员的地方就有非常严重的腐败,而且越往上层越腐败,终至无法收拾的地步。当然上千万官员们同时腐败的社会总比毛泽东一个人腐败的社会要进步多了。

   邓小平时代中共的腐败现象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其腐败程度之深,堪称世界之最;其腐败面之广,可谓古今中外绝无仅有;其腐败品种之多令中外人士叹为观止。

   中共的腐败现象究竟有多少种?涉及哪些方面?有哪些品种属于老祖宗的遗传?有哪些品种属于从外国引进?有哪些属于中共官员的创新?有哪些中属于土洋结合的杂交……笔者弧陋寡闻,难以尽述,只能举出几种以飨读者。

   其一是公款吃喝疯,此是中共漫延最广、对国家、人民危害最烈、且日常司空见惯的腐败。

   公款吃喝始于八十年代初。最先是羞羞答答吃“床腿”。(即将吃喝款加在住宿发票中回单位报销)自八四年之后,公款吃喝由地下转入公开,吃喝方式大变,吃喝行情猛涨,吃喝名目之多令人咋舌:上级部门来人视察工作要吃;下级单位来人汇报工作要吃;对口协作单位来人联系工作要吃;一个公司开张要吃;一个机构撤消要吃;工程上马要吃;工程下马要吃;工程开工要吃;工程验收更要吃;某官员上任要吃;离任更要吃;干部调动工作要吃;甚至中共干部死了为表示哀悼也要大大地吃!为了吃得名正言顺,又巧立名目召开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会议:欢迎会;欢送会;检查会;鉴定会;评比会;验收会;交流会;定货会;总结会;庆功会;取经会;传经会;座谈会;讨论会;表彰会;报告会……各种会议名目繁多,令人目不暇接。有会必有吃喝,有吃喝必要名酒作陪。白吃白喝不说,会后名胜古迹随意周游。据统计:中国名酒一半以上是公款在消费!而且大吃大喝后每人一份纪念品。共产党以“革命”自诩,其“革命”发展到八十年代,内容竟成了“请客吃饭”!“革命就是请客吃饭”!

   共产党吃喝规格行情也发疯般地狂涨。最初吃鸡、鱼、鸭、肉之类几十元一桌,大家也就心满意足了,时隔不久,这鸡鸭鱼肉怎么越吃越没味道了?既然经济发展了,生活提高了,这公款吃喝也要上台阶对不?中共某省报曾以对联方式登出一段菜谱:迎客十菜一汤,尝八宝鸡、凤凰腿、全家福、山珍海味,直吃得挺腹伸腰,花公款何必小气;陪客一桌十座,品五粮液、杏花村、味美思、佳酿名酒,喝他个天昏地暗,慨国慷干吗伤心。有人戏批横联曰:快吃快吃!吃到后来,共产党官员们的嘴愈来愈刁了,且互相攀比,现在酒席桌上全鸡全鸭是“土八路”,大鱼大肉是“乡巴佬”,海参鱿鱼已“吃腻了”,对虾大蟹“还可以”。真是个“鸡鱼鸭肉牛羊赶下台,乌龟王八毒蛇爬上来,燕窝鱼翅熊掌方够味”。北方的共产党官员们吃飞龙、犴达犴、熊掌,南方的共产党官员们就吃鹿、虎、穿山甲等珍希禽兽。如此吃法,每桌少则几百上千,多则数千上万元!真是官员一席酒,百姓十年粮!

   共产党官员们公款吃喝从何处开支?这不难。文革中一样板戏唱道:“天下事难不倒共产党员!”何况此区区小事耳?中共财政中八十年代一创新栏目“招待费”即可包罗万象。如招待费也花光了咋办?有办法!救灾款、专项工程款、乡镇企业发展基金、军属优待费、教育费、计划生育罚款费、林业保护费……都可以拿来吃。每个共产党人都知道这样一个“真理”: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

   共产党每年公款吃喝掉多少人民的血汗?据一九八七年底某报透露,当年公款吃喝款达三百亿元之巨!也就是在贫困的中国,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人人皆有每年掏出三十元供中共官员们大吃大喝、穷吃穷喝、白吃白喝、疯吃疯喝之义务!且这公款吃喝的数额每年是以百分之二十以上的速度在增长。到九十年代,每年公款吃喝金额已达数千亿元之巨!二○○○后,中国每年公款吃喝已达几万亿之巨!

   共产党人们白吃白喝了后还心安理得:我都是共产党的人,吃点共产党的东西是应该的嘛!

   公款吃喝之风笔者翻遍古今中外史册未见哪国、哪朝、哪代象中共这样白吃、海吃,吃成了社会一大公害。在同样是共产党国家的苏联、东欧、越南、朝鲜等也未见有此一吃,更没到“疯”的地步。此种腐败当属于邓小平等中共官员们的一大首创,更是一大“发明”。此发明不但应当列入“吉尼斯世界大全”,更应当荣“获诺贝尔奖”。只是以何种名目发出此大奖尚待该委员会衮衮诸公们费一点心思了。

   其二,请客送礼。这也是中共官场最为普遍的一大腐败现象。请读者们注意:此处的“请客”与前面的“公款吃喝”是有所区别的。

   中国自古以来官场衙门深似海。所谓“衙门八字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便是人们对数千年封建王朝衙门的真实写照。中共几十年血腥暴政统治实是集数千年封建社会之大成,毫无民主、科学、进步之言,自然而然得以将封建社会这一传统全盘继承。到邓小平上台后,这一传统更得到发所光大。普通老百姓要办事,不请客或送礼简直就是妄想,送礼轻了还被嗤之以鼻:瞧不起人,我就值这几个钱?礼品从名烟、名酒逐渐发展到金钱。

   请客送礼发展到送钱的份上,那就不是简单的送礼问题了,而是行贿受贿的犯罪行为。

   私事公办必须请客送礼送钱,公事公办更是要请客送礼送钱。送者心不痛:再多的钱也是公家出。收者手不抖:我为你办了事,一份劳力一份代价。

   私事公办、公事公办为什么要请客送礼送钱?这其中就大有名堂了。个体工商户为得以顺利办到营业执照必须向有关的部门送礼;(笔者经营一小小店铺,在办理卫生许可证时,需街道办事处盖一一公章,当笔者找到管公章的办事员时,办事员公开说:“盖一个章收六十元。”且没有任何收钱凭据之类的东西给我本人。这真是公开地在抢老百姓的钱。你还不敢说个不给?否则不给你盖章,损失就会更大。你还不敢去告他――没凭没据的怎么告?)下级单位为本单位争资金、争设备、争项目、争指标……就必须向有关部门的关键人物送礼;企业为推销自己的滞销产品要向有关的采购人员送礼;驾驶员向公安部门申请驾照要请客送礼;供销公司为得到平价原材料、紧俏货物要向生产厂家的关键人员送礼;原告、被告为执法判决对己有利要向法官们送礼;……真是个有“礼”走遍天下,无“礼”寸步难行。

   求人办事请客送礼虽属勉强,送礼一方能受益也还想得过。更有甚者,一些实权人物为收受礼物巧立名目寻找借口公然向有关单位个人勒索:某厂电路发生故障,供电部门以此为由要罚款十万元。厂方不得已,高标准地宴请一次后,罚款变成了六万元。最后向供电部门的领导每人送一套高级组合家俱后,罚款全经免了。某工厂被环卫部门指为卫生设施不合格。要罚款万元。厂方领导也是共产党官员,深知其个中三味,请环卫部门领导大吃一顿后又送上一套高级器皿,“不合格”立即就变成了“合格”。

   在有“礼”走遍天下的中共官场里,无理之事,极难办之事,一般人想都不敢想之事,经“礼”一到即可立即办到。胆大之人,精明之徒看准了中共官场这一“行情”,用“礼”开路,敲开了中共神秘的、深不可测的、重重叠叠的各道衙门,实现了发财梦。请看一九八八年八月十三日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肖秧与一个精明之徒、人称“倒爷”的一段精彩对白:

   

   书记:你倒什么?

   倒爷:我倒彩电。

   书记:你怎么从工厂里拿出来的。(上半年全重庆市仅生产七万台彩电,市商业部门仅得了七百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