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五)]
邱国权
·茅于轼提出“赞成提高高校学费”背后的官府阴谋
·中国的通货膨胀原因及其对社会各阶层的影响
·穷鬼们:认命吧!
·大学生就业:老爸们实力的竞争!
·病态的人、病态的社会、病态的国家——由杨丽娟事件而折射出来的问题
·“以谎言打天下、以谎言立国、以谎言治国”,说谎是中共的最大“优良传统”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大清国奇闻:最最最热爱大清国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十世转世灵童问世
·现代流行“八股”文章?大胆预测今后之神州国(搞笑)
·王照山副主席为结石婴儿填新词?
·腐败——中国专制经济增长最强大的推动力
·巴山老狼被“双规”始末记:在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中落马
·中共元帅、大将简评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一)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二)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三)
·有大恩于毛泽东的中共叛徒总书记向忠发
·毛泽东PK张国焘——中共专制场上两个最强者的决斗
·大将罗瑞卿被打倒之迷初探
·毛泽东与叶剑英的特殊关系:一次合伙阴谋,终身受用无穷
·“六四”记忆: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成都
·巴山老狼就上海大楼倒塌郑重地致上海市政府的建议书
·历史回顾:一百一十五年前的中、日甲午战争
·从马英九邀请达赖喇嘛访问台湾,看未来中国统一之前景
·“恐怖分子”乎?“反美武装”乎?
·面对暴政的两种抉择——是做杨佳还是做唐福珍?
·关于儒家“三立”的一点思考
·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几何?
·看神州国新闻,感悟“指出”真谛
·连战不必仰大陆鼻息,中华民族已经在台湾崛起
·与你前世今生的最后约定
·八零后的中国男人们太苦逼了!
·给大清国政府建立一份道德档案(搞笑)
·中国景区门票疯狂涨价为哪般?
·简论“爱国”
·中国乌纱帽工业集团总公司广而告之
·中共应抛弃“党二世、党三世……党万世”的秦始皇主义,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
·金二胖子的“圆子蛋”会砸在谁的头上?
·“神州共贪裆”创造的“世界之最”!
·专制中国:“养老金产业化”大潮扑面而来!
·杂谈:国耻、钓鱼岛、琉球及其它
·什么是腐败?如何反腐败?
·胡锦涛从西柏坡到遵义的十年轮回
·红朝一党独裁专制的“破鞋”,“合”了谁的“脚”?
·习近平连发三问,奥巴马环顾左右而言它
·问习总:“情”为何物?直教中国人金银相许?
·中国:被哪个王八蛋“潜规则”了?
·主人和仆人的故事
·致卓有才华的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神州国“医疗产业”的完全真相
·从《网易论坛》“政治觉悟”的提高,看中国社会“和谐度”的提高
·巴山老狼竞选乌鸡国马太网站福音论坛《国际风云》版主宣言(搞笑)
·网易论坛愤青各阶层分析(有抄袭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之嫌疑)
·巴山老狼就十年前下岗一事至单位领导
·《博讯》怎么啦?
·巴山老狼感恩之旅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做民主国家的亡国奴比做独裁专制国家的顺民幸福十倍!
·简论亡国奴
·有关二○一七年中共将崩溃的传言之我见
·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重大外交事件得失谈
·这世界我有很多的不明白
·人岂能与狗相比?——愤怒声讨《人民日报》缺德文章!
·快讯:大清国末代皇帝溥仪视察龙兴之地黑水白山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文革五十年祭
·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安徽合肥:“教育产业化”的魔掌开始伸向三岁的幼儿
·中国的官员数量占世界官员数量的比例有多大?
·仲裁案后的中国南海政策何去何从?
·李克强发飚背后的玄机
·国家稳定、强大的两大基石:政治文明与经济文明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五)

   巴山老狼 著

   第八篇 : 文化大革命狂飚(下) 林彪的发迹和灭亡 邓小平复出又倒台 毛泽东呜呼哀哉

   第六十五章 毛泽东杀林彪绝世招法全球惊奇 九一三大谋害史家万年难见真章

   

   九月十二日,毛泽东秘密回到北京在丰台车站下车后,立即召见了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政委谢富治、第二政委纪登奎,会同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部署搞死林彪的行动。

    毛泽东采取了什么手段来来处置林彪?至今中共官方对此讳莫如深,出版的种种书籍中也只有一句:“汪东兴亲自目睹了毛泽东为粉碎林彪反革命集团所采取的种种措施。”但从当年林彪的准儿媳张宁女士回忆林彪一家人在死前的种种情况,我们能够看出毛泽东的非同寻常的手段。与整彭德怀、整刘少奇的办法不同的是,这次是来个突然袭击,一下子就要了林彪一家子的命。此前林彪到北戴河后就被毛泽东秘密监控了起来。

   据张宁女士回忆:

   

   九月十一日,叶群接过了林立果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后,情绪上就出现了明显的反常。

   下午,叶群取消了所有的日常安排,要内勤整理去大连携带的物品。

   叶群的内勤回忆说:叶群在办公室和卧室之间出出进进,心思不知道放在哪里。

   林彪的内勤回忆说:叶群到了林彪办公室,林彪起床不久,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叶群问候他睡得好不好,他也不理,叶群在他身边站了几分钟便离开了,走时还说:“唉,首长身体不好,不能动呀。”(指移动搬迁别地)可是她离开没多久又跑回来,站了几分钟不说一句话又走。林、叶两边内勤只见叶群不断进进出出,五个内勤都有同感:“主任今天是怎么了?谁都摸不着头脑,却又不敢问。

   ……

   小孙、小克、小斌三人望着又想出门的叶群,叶群说:“你们收拾东西,注意别漏掉主席和江青写给我和首长的字条,特别是主席签字指示过的文件和交代我和首长替他办事的那些条子,整理好另放,都是证据啊!”

   三个内勤懵懵不解,噤若寒蝉地望着边走边说的叶群。叶群走到门口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自言自语叹息:“唉、用过我们啦,想不要我们啦,要甩我们啦。”语罢缓缓移动脚步出了门。内勤们瞪大又眼,迷茫地望着叶群背影,以往雌威不再,眼前是一位极度沮丧、佝偻着背的老太婆。

   林彪内勤们说,林彪那里一点反常迹象也没有。叶群多次出出进进,不管叶群说话还是不说话,林彪都没有反应,甚至后来叶群进去时,林彪连眼睛都不睁开。

   据秘书们说,林彪每次到外地休养,事先都向中央办公厅请假,他的行踪属于机密,只报周恩来和毛泽东。

   约晚九点半钟,李处长报林立果从北京来电话,叶群进卧室听电话再也没出来。

   九月十二日,上午林彪曾传秘书询问尼克松访华日程方面进展。秘书和内勤都未见林彪情绪上有任何异常。秘书说:自林彪到北戴河以后,林彪人未接听北京方面的任何一个电话,也没有打电话给北京方面的任何一个人。

   反常的倒是林彪专车司机扬振纲,他是北方人,性格忠厚,人缘不错,“林办”的人都习惯叫他大扬。自九月十日,十一日两天李处长(林彪警卫处长)找他谈话后。大扬的情绪陡然变化,老躲着大家独自沉思,职责严格规定不准喝酒,从不怎样喝酒的他,却喝得醉醺醺,不论谁问他原因,他都不理睬,情绪显得烦躁暴怒。大扬组织系统归“林办”党委,隶属李处长直线领导,其他人管不了他。大家见大扬情绪不正常,纷纷猜测各种原因,并向李处长打听。李处长说:“我也不清楚。”

   大扬连续躲避大家三天,直到十二日深夜开车载着林彪等人冲过警卫部队的防线,进机场并协助林彪上飞机,一同死在外蒙,整个过程非常沉默,始终没说一句话。

   没有大扬,林彪走不成,林彪有“三不” ,其中之一就是“不是大扬开的车他不坐” 。这个关键人物的工作是谁做的?因为只有李处长接触过他,所有“林办”的人都怀疑李处长。

   当天中午,林立衡和张青霖(林立衡未婚夫)得知林立果晚上回到北戴河,林立衡分析林立果回来后一定有所动作。张青霖非常焦急,因为不掌据底细,深恐飞机一旦真的上了天,不知道往哪飞(林立果七日曾向林立衡流露过去广州),建议向中央报告。林立衡认为情况还不明朗,向中央报告怎么说,万一林立果回来什么动作也没有,怎么向中央解释?怎么向林彪交待?岂不是置自己于被动?以后真的有什么事,连中央也不会再相信她说的话。权衡利弊,为了防止万一,张青霖提出四条防卫措施:

   一、调动警卫部队砍树栏车,防备叶群突然出走;

   二、派有去机场破坏飞机;

   三、林立果一回来,借谈话之机绑架林立果;

   四、等林彪清晨出来转车,把林彪救走。

   四条措施都被林立衡否定,她认为情况未明之下先自行动一定会遭叶群反制。说不定会被栽上“杀人” 、“企图谋害首长”的罪名。最不利于己方的是没有任何一个警卫干部敢执行为四条,虽然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弟弟,但在职务一一个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一个是空军作战部副部长,岂可没有证据乱动他们,搞不好所有的人都会认为林立衡是“谋反” 。

   ……

   最后两人取得共识:由林立衡出面先找少数主要工作人员秘密打招呼,让他们知道叶群和林立果对林彪安全造成威胁,要他们注意林立果回来后的动向,保护林彪。

   下午被召来谈话的人有林彪的马列秘书老李,值班秘书老宋,内勤警卫处长老李,还有外勤警卫处长老刘四人(当天老刘已从大连布置完警卫工作返回北戴河)。

   众人听到林立衡当面叙说林彪安全有危险,威胁来自叶群和林立果,十分震惊。不约而同对林立衡提出质疑:“你有什么证据,不是你家庭闹矛盾开玩笑的事。”

   林立衡一时无法说明白,只得强调:“主任说是去大连,不一定是去大连。最好让首长别动,哪里都不去最保险。”

   ……

   众人大吃一惊,一起转向李处长问道:“你察觉有什么反常?”

   李处长摇头道:“没有。哪有什么反常,我一点没看出。”

   林立衡当机立断,向四人具体交待任务,尤其盯紧李处长:“首长的安全你负主要责任,你要把关。主任和立果要带首长走,你一定不能上车,你不上车,首长就不会上车,你一定不能让她们带走首长。如果首长出事。唯你是问。”众人齐声附和林立衡意见,认为李处长为一关卡住,林彪就不会出问题。

   李处长反驳说:“你又没证据,我怎么好擅自做主?如果主任叫出车,我不出车,首长咭问起来,责任谁负?现在关键的是要有证据,有证据什么都好说,甚至抓人我都敢!”李处长态度强硬,说得也有道理。

   ………

   北京方面林立果准备回北戴河。正当此时,林立果得到急报:毛泽东突然返回北京,已到西山落脚,不见任何人,行动反常。林立果怀疑有人泄露他这方面动态,又认为毛泽东行事诡异多变,秘密返京必定对林彪有不利的行动。他留下周宇驰等人处理北京善后工作,再去北戴河会合,自己匆忙起程赶回北戴河。……

   ……

   ……林立衡从林彪办公室出来后,就问林立果:“你下面打算怎么办?”

   林立果说:“走!”

   “往哪走?”

   “去大连。再不行就去广州。到哪都行。看情况吧。”……

   林立衡看着林立果又到叶群办公室去,便带上张青霖直奔八三四一部队找姜队长,要求用他们的电话直拔中央。接电话的是八三四一警卫部队张耀词师长,林立衡说:“首长要动,可能安全上有问题,请你马上向中央报告。”

   张耀词很吃惊,叫林立衡说清楚,因为对林彪的安全他负有责任。

   林立衡说:“叶主任和林立果有些反常,恐怕对首长安全不利,请中央制止首长行动。”

   张耀词认为事关重大,问林立衡:“你有什么证据。没有证据不可以乱讲。”

   林立衡一时语塞。张清霖一旁着急:“干脆说了吧!”

   林立衡犹豫,林彪态度没摸清楚,怎么能讲,叶群和林立果是林彪妻儿,说出去会给林彪造成很大被动。直到此时,林立衡原则上还想在内部凭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她认为,只要中央不许林彪离开北戴河,叶群林立果的计划就得逞不了,所以林立衡没有向张耀词说出真情,只催促张耀词向中央报告林彪不能动。

   张耀词答应林立衡向中央报告,但放下电话以后很久没有回复,据说是找不到周恩来。

   据内勤们说,订婚仪式结束不久,叶群带着林立果又返回林彪办公室,秘书们虽然进去监视,但不能进办公室,只有小张、小陈借着服侍林彪的理由进去,但这次谈话关着门,小张、小陈又不能做得太过分露出破绽,所以无法听清他们完整的谈话。小张和小陈贴在门缝上听,只听到叶群几句断断续续的话:“……不知,去广州怎么样?……”据小张、小陈说叶群那语词像是劝做林彪的工作。但是他俩始终听不到林彪开口说话。摸不清林彪态度。几十分钟后叶群带着林立果离开。林彪仍像往常一样,静坐沙发上一言不发。

   ……(大约晚上十点)

   林立衡向张耀词报告:“首长明天早晨去大连,你们千万不要让首长动!”

   张耀词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说清楚怎么向中央报?”

   ……

   北京方面周恩来查问二五六号专机下落,三十四师参谋长胡萍报告说在山海关机场停降。二五六号三叉戟是林彪专机,林彪外出行动都乘坐它,周恩来查问此机并未引起胡萍特别注意,他还向周恩来报告这架飞机有故障。当天傍晚回山海关,林立果带了四个机械师,最后有三个摔死在温都尔汗。我后来曾听幸存的机组人员讲过,他们跟机的任务就是因为飞机有点小毛病要加以维修。

   周恩来查问二五六号专机的情况立即由山海关机场通报给林立果,林立果指示机场:“再有人查问,就说飞机出故障,由机场修理。”

   ……

   事件以后,我从一位秘书那里听到一个当时的情况:周恩来知道北戴河情况以后,除了立即向毛泽东报告,还向毛泽东请求让自己去一趟北戴河找林彪谈话,摸清他真实思想,最后争取他一下。毛泽东不批准周恩来去北戴河见林彪。

   据林彪的两个内勤说,这一段时间只见叶群和林立果不断往林彪办公室跑,有时围着林彪嘀嘀咕咕,有时站在林彪身旁一句话不说,站一会儿就走,隔一会儿又来,不管叶和林立果说话或不说话,林彪始终不开口。

   十一点多了,林彪始终沉默,林立衡摸不到她爸爸的真实态度,非常焦急。直到此时,她还寄希望于中央,认为中央能够保护林彪,因为即使她把情况告诉了工作人员,大家虽然执行监视任务,但人们受精神崇拜的桎梏束缚,仍然不相信的居多。张青霖再一次提醒林立衡去向林彪说明,立衡却顾虑林彪生活上长期受叶群控制,没有叶群的直接罪证,恐怕说了也无济于事,因为叶群已向林彪做工作去广州,林彪未理睬叶群。她自己再去说恐怕更增林彪烦恼,反而摸不着林彪真实态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