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二)]
邱国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九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九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九二)
·铁血中共:1921-2008 结束语:中国向何处去?
·铁血中共:1921-2008(后 记)
第三部:巴山老狼杂文集
·中华民族是一个优秀民族吗?——一个令所有中国人倍感沉重的话题
·中国是谁的天堂?
·我爱伟大的大清国
·大清国万亿美元的外汇怎么花?(纯是搞笑)
·中秋佳节的沉思——中华民族何时团圆?
·科学“乱想”小说?——巴山老狼二一O七年美国梦幻游
·大清国太监代表大会盛况实录(不完全是搞笑)
·包养二奶?包养奴才?包养文人?——也谈于丹
·红朝太子沉浮录——序言
·红朝太子系列之一——嫡出太子毛岸英与一碗蛋炒饭
·红朝太子系列之二——中华五千年历史上死得最惨的太子刘少奇
·红朝太子系列之三——《党章》指定的太子林彪
·红朝太子系列之四——“伪太子”王洪文
·红朝太子系列之五——毛泽东心中的真正继位人毛远新
·《中国经济学》前言
·《中国经济学》第一讲:中国的基本国策
·《中国经济学》第二讲:中国经济的模式
·《中国经济学》第三讲: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
·《中国经济学》第四讲:中国经济运作方式
·《中国经济学》第五讲:中国财富分配方式
·《中国经济学》第六讲:中国有一个吸民血的阶层:公务员
·《中国经济学》第七讲:“中国特色”的股市
·《中国经济学》第八讲:中国房价疯狂上涨的真正原因
·《中国经济学》第九讲: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强大动力来自何处?
·《中国经济学》第十讲: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和规律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一:青冢吟——游王昭君墓地有感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二:成吉思汗墓前的沉思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三:跳进黄河洗不清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四:戈壁滩深处感悟人生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五:青藏高原神韵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六:神秘古城拉萨市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七: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巴山老狼发明反腐败惊世绝招(不是搞笑)
·马克思主义者?秦始皇主义者!——一论毛泽东
·毛泽东有没有选定“接班人”?——二论毛泽东
·毛泽东欠中国共产党多少血债?——三论毛泽东
·毛泽东欠了中国人民多少血债?——四论毛泽东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一——千古权臣之楷模:周公姬旦辅成王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二——“千金买笑”与“烽火戏诸侯”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三——商鞅变法与今日神州国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四——秦始皇的“万世梦”与习近平的“中国梦”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一:寻觅黄埔军校旧址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二:质疑孙中山“天下为公”口号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三:美国的公民身份价值几何?
·红朝起源:人类最大邪教教父马克思
·北京有多少公务员?
·铁流先生《不批毛泽东中国无民主社会可言》文章的两点荒谬之处
·比较——中国当代历史上两个卓越人物:失败的英才韩信、成功的伟人陈平
·知青苦难,岂容作秀?
·中秋感怀:中华民族何时团圆?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巴山老狼二一O七年美国梦幻游——科学乱想小说?
·中共需要多少机构才能遏制腐败?
·大清国皇帝与日本天皇:面对世界民主大潮,不同的态度,不同的命运
·巴山老狼惊闻“伯乐相马”选官制度发生重大变革
·中国高校为什么会出现巨额亏空?
·肖志军为什么不在妻子的“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缺乏现代军事常识的朱成虎将军
·生物学杂交产生优势、政治制度是否也可进行“杂交”?
· 中国在世界上如何定位?
·电脑、软件、硬件及其它
·如何解读汪洋的“腾笼换鸟”?
·“因耕地保护导致房价上涨”?茅于轼又在胡说八道!
·中国“鸡的屁”里面装的什么东东?
·“无商不奸”乎?“无官不奸”!——“官府最奸”!
·青丝胡锦涛PK白发小布什
·为腐败政府说话、为贪官污吏办事的“爱国极品太监”茅于轼教授
·愤怒责问提出“对教育乱收费进行征税”的“税大官人”
·世界优秀民族光荣榜
·热烈祝贺中华民族荣登巴山老狼《世界优秀民族光荣榜》榜首
·千年老店不能加固,只能拆了重建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一:几滴奶水换乌纱帽的蒋晓娟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二:文人太监余秋雨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三:下跪的绵竹市委书记蒋国华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四:见到万岁爷脸笑烂了的绵阳市委书记谭力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五:中共红朝“首席大太监”王兆山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六:一跑成名的范美忠
· 手中没有枪杆子的“储君”习近平五年后如何接班?
·满族——中国五千年历史上一个优秀的民族
·与时俱进:“农民工”维权方式发生重大“变革”?
· 为什么中国城市建设飞跃发展?
·中国GDP为什么是印度的四倍?
·呼和浩特市委副书记王志平被杀案细节引发的各种猜测
·胡锦涛要搞第三次“解放思想”?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一副对联谈起
·美国大选后的随想
·驳杨振宁教授有关:“《易经》拖了中国科学发展的后腿”的观点
·如何构建和谐社会?
·联合国改革?安理会常任理事扩军?大国的角方式的出现新的变革?
·“清流”祸国 想靠一场战争对抗崛起是痴人说梦
·缩小两岸差距是两岸走向和平统一的第一步
·步入歧途的中国大学教育
·无意之中透露出的教育系统惊天黑幕
·杂谈:“厕所文化”的最新翻版:“廉政文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二)

   巴山老狼 著

   第八篇 : 文化大革命狂飚(下) 林彪的发迹和灭亡 邓小平复出又倒台 毛泽东呜呼哀哉

   第六十二章 步步进逼毛泽东剑指林彪 殷鉴不远接班人拒不认错

   

   毛泽东通过中共的九届二中全会把林彪公开推向了对立面。把林彪、陈伯达提出设国家主席一事提到了“方向”、“路线”的高度。凡是了解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一件小事被提到如此高度,当事人是决无好下场。林彪对此完全清楚。九届二中全会以后,林彪成天是坐卧不宁,担心着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从天而降。而毛泽东则抓住庐山上的“方向、路线”问题步步紧逼,为实现除掉林彪的计划作组织、思想、舆论的准备。毛泽东招招紧逼,林彪处处被动。

   九届二中全会以后,毛泽东采取的一个重大的预防性措施就是将三十八军调出北京。众所周知,三十八军是林彪的嫡系部队,其前身是中共东北野战军一纵。一九六六年毛泽东为发动文革打倒刘少奇,到处制造“北京可能发生反革命武装政变”的谣言,把心腹林彪的三十八军调往北京保驾,确保了毛泽东在文革几年中坐镇北京而高枕无忧。现在情况变了,打倒的对象变了,那么林彪的嫡系在北京不但有碍毛泽东的手脚,而且万一林彪利用这支部队搞政变(虽然这种可能性几乎是零)那麻烦就大了。

   九届二中全会后,陈伯达被投进监狱。陈伯达被关押之初,因深知毛泽东狠毒残忍,唯恐落得刘少奇被弄死的下场,在关进监狱之时大呼:“我在阜平做过好事。”饱读圣贤书的陈老夫子大概忘了士可杀不可辱、嗟来之食不可食的古训,想的是好死不如赖活。狱警不解其意,报告毛泽东。后来陈伯达在狱中竟享受到其他入狱高官们所没有的最高规格的优待,生活比在家中还好。后来史家透露出了秘密:原来陈伯达在战争时期于河北阜平救过毛泽东一命。还算毛泽东天良未泯,且要整的目标并非陈伯达,只是让他作个林彪的“三陪先生”,才没把老陈往死里弄。但一切屎盆子、尿盆子都往他的头上扣,反正他也莫法申辩。

   一九七O年十月十四日,毛泽东在吴法宪的书面检讨上作了批示:“作为一个共产党人为什么这样缺乏正大光明的气概,由几个人发难,企图欺骗二百多个中央委员,有党以来没有见过。”

   “办事组各同志(除个别同志如李德生外)忘记了九大通过的党章。又找什么天才问题,不过是一个借口。”

   “陈伯达是个可疑分子,我在政治局会议上揭发过,又同个别同志打过招呼。”

   一九七O年十月十五日,毛泽东在叶群的书面检查上作批示:“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当了中央委员不得了了,要上天了,把九大政治路线抛到九霄之外。反九大的陈伯达路线在一些同志中占了上风。”针对叶群说的“与陈伯达斗争不够有力”的话,毛泽东严厉地说:“斗争过吗?在思想上、政治上听他的话,怎么会去同他斗争?”“不提党章,也不听我的话,陈伯达一吹就上劲了,军委办事组好些同志都是如此。”

   一九七一年二月十九日,中央政治局传达毛泽东的批示:“请告各地同志。开展批陈整风运动时,重点在批陈,其次在整风,不要学军委座谈会,开了一个月,还根本不批陈,更不要学华北会议前期,批陈不痛不痒,如李(雪峰)、郑(位三)主持时期那样。”

   一九七一年二月二十日,军委办事组对毛泽东批评军委座谈会不批陈问题写了一个报告,毛泽东又在报告上批示:“你们几个同志在批陈问题上为什么总是被动,不推一下就动不起来,这个问题应该好好想一想,采取步骤,变被动为主动。”

   一九七一年三月二十四日,毛泽东又在黄永胜等人的检讨上批示:“陈伯达早期就是一个国民党反共分子,混入党内后,又在一九三一年被捕叛变,成了特务,一贯跟随王明、刘少奇反共,他们的根本问题是在此。所以他反党乱军,挑动武斗,挑动军委办事组干部及华北军区干部都是由此而来。”

   三月三十日,毛泽东又在一份检查上批示:“此件留等军委办事组各同志一阅。上了陈伯达贼船,年深日久,虽在庐山以来半年的时间,经过各种批判会议,到三月十九日才讲出几句真话。真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人一输了理,(就是走错了路线)就怕揭,庐山会议上的那种猖狂进攻的勇气不知跑到那里去了。

   在毛泽东一系列批示和黄、吴、叶、李、邱等人不断检讨的基础上,一九七一年四月十五日至二十九日,中共中央召开了批陈整风汇报会,共有中央和地方负责人九十九人参加。四月二十九日周恩来代表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在会上作了总结讲话。讲话中说:“黄、吴、叶、李、邱在政治上犯了方向路线错误,组织上犯了宗派主义错误,站到反九大的陈伯达分裂路线上去了。希望他们按照毛泽东的教导,实践自己的声明(即检查――笔者注)认真改正错误。”

   毛泽东一方面在思想、路线上抓住不放,大做文章,另一方面又开始从组织、人事方面把林彪的所谓“反党集团”、“组织活动”编得更像样一点,以便名正言顺地除掉林彪。

   一九七O年十二月十日,三十八军写了《关于检举揭发陈伯达反党罪行的报告》送军委办事组并报中共中央。报告中说:“陈伯达千方百计突出自己,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陈伯达在处理保定问题中大搞分裂,挑动武斗,镇压群众,破坏大联合、三结合。”(保定问题是三十八军支持的一派坚决反对河北省革命委员会一负责人,而此负责人又是毛泽东的中央文革小组坚决支持的人物)

   毛泽东当即在报告上批示:“林、周、康及中央军委各同志,此件请你们开会讨论一次。各师要有人到会,时间要多一些,讨论为何听任陈伯达乱跑、乱说。他在北京军区没有职务,中央也没有委托他解决北京军区所属的军政问题,是何原因陈伯达成了北京军区及华北地区的太上皇?林彪同志对我说,他都不便找三十八军的人谈话了,北京军区对陈伯达问题没有集中开过会,只在各省各军传达,因此没有很好打通思想,全军更好团结起来。以上建议是否可行,请酌定。”

   毛泽东的批示指责陈伯达乱跑、乱说并安上“北京军区太上皇”罪名使人莫明其妙,但考虑到是为改组北京军区寻找借口又不难理解。而其中“林彪同志对我说:‘他都不便找三十八军的人谈话’”一句纯系毛泽东为稳住林彪而捏造的谎言。

   十二月十八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会专门传达讨论毛泽东对三十八军的报告的批示。十二人二十二日召开华北会议。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对北京军区司令郑维山、政委李雪峰进行严厉批判。一月二十四日,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在华北会议上作重要讲话,宣布:“将郑维山、李雪峰调离原职,继续进行检查学习,接受群众教育,待有成效后再由中央分配工作。并宣布北京军区改组,李德生任北京军区司令员,谢富治任北京军区第一政委,纪登奎任第二政委。”

   华北会议改组北京军区是毛泽东抓住庐山问题扭住林彪不放所采取的一重大步骤。用毛泽东的话来说就是“捣烂林彪山头主义的窝子,挖了他们的墙角。”

    一九七一年四月七日,毛泽东又以军委办事组是黄永胜等人“把持”,而派纪登奎、张才千参加军委办事组,以削弱林彪在军队中的影响。用毛泽东的话来说就是“掺沙子”。

   毛泽东后来把庐山会议上所写的《我的一点意见》、改组北京军区、向军委办事组派人三件事称之为对付林彪的三大法宝:“甩石头”、“挖墙角”、“掺沙子”。这三件事一做完,林彪的罪名就基本上罗织好了。

   毛泽东死后邓小平上台,对毛泽东的挖墙角、掺沙子一事反复调查,证明北京军区的李雪峰、郑位三和黄永胜的军委办事组与林彪除工作关系外,没有任何其它往来。

   罪名编好后,就等让林彪主动认错了,然后把他象彭德怀、刘少奇一样投进大牢关死。庐山会议上追随林彪的汪东兴奉毛泽东之命找林彪谈话,逼林彪也写出书面检讨。据师东兵先生《汪东兴传》中记述:

   

   “我们谁也没想到会碰到这样的麻烦,”汪东兴说,“怎么办呢?”

   “慢着,东兴同志,”叶群说:“这不是我们的麻烦,是江青、张春桥那些人捣乱,我们是在违心地作着检查。我听说主席对你的检查还比较满意,是吗?”

   “闭嘴,叶群,”林彪吼道,“你根本不了解情况,插什么话?让东兴讲!”

   汪东兴是第一次听到林彪如此粗暴地对待他的老婆。叶群自己也吓了一跳,手中的茶水也撒了一些。

   林彪站了起来,他又恢复了原来的沉吟。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秃脑袋,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他说:“我现在己经无法和黄总长他们保持正常的联系了,其中当然包括和你的联系,为的是怕江青、张春桥这些人又在主席面前告黑状。我经常收到一些来自各地的揭发材料和原始证据,都是他们的丑闻。我无法想象,为什么主席会听信他们的谗言!东兴同志你跟随主席多年,你说呢?”

   叶群着急地向汪东兴耳语,汪东兴不慌不忙地说:“我也无法解释这个问题,不过我还是想,在这种形势下林副主席为了主动,还是向主席写个检查比较好些。”

   林彪冷笑道:“你是想让我授人以柄吗?我要写了检查,主席肯定要批发全党,那就等于我在全党全国面前承认了所谓我的错误。不,我不会上那几个笔杆子的当,我没有什么错误,我也不会违心地写什么检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他们都写了,结果还是照批不误!”

   “那我们该怎样收场呢?”汪东兴故意问道,“总不能这样拖下去吧?”

   林彪说:“我没有理由回答这个问题,这是毛主席考虑的事情。我,还有叶群及其它的部队同志们都在接受审查,我们的历史是无可怀疑的。一切让主席决定吧,我从来相信他的领导和英明、果断。”

   

   据《邱会作回忆录》载:时任总参谋长的黄永胜做了检查后发现毛泽东没完没了,想的是只有林彪做个检查事情才完结。后对叶群说劝林彪做个检查让毛泽东消消气以化解毛、林矛盾。林彪对此给了一个答复说:“一、自我批评本来是我们党的正常生活,只要有缺点有错误就应当进行批评,但对庐山的问题我是没有什么可自责的。全会开幕上我的讲话,毛主席是同意的,我讲话的要点毛主席是知道的。所以毛主席才会说‘不要奉命讲话,要讲自己的话,才能讲好’我就是本着这个精神讲话的。二、他们妄想要从我们的自我批评中得到什么东西,这是不可能的,在庐山兴师动众闹了几天,还不就是得到了‘天才论’和设‘国家主席’两个问题,前者是老掉牙的问题,我是提过坚持天才的观点,难道我连提个人观点的权利都没有了?三,庐山的问题不是做自我批评可以了结的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