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六)]
邱国权
·面对狱中的郭飞雄先生,余杰、王怡,你们应该忏悔!
·中国已经出现巨大的“教育产业”泡沫!
·中国买航母,为了打内战?
·茅于轼提出“赞成提高高校学费”背后的官府阴谋
·中国的通货膨胀原因及其对社会各阶层的影响
·穷鬼们:认命吧!
·大学生就业:老爸们实力的竞争!
·病态的人、病态的社会、病态的国家——由杨丽娟事件而折射出来的问题
·“以谎言打天下、以谎言立国、以谎言治国”,说谎是中共的最大“优良传统”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大清国奇闻:最最最热爱大清国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十世转世灵童问世
·现代流行“八股”文章?大胆预测今后之神州国(搞笑)
·王照山副主席为结石婴儿填新词?
·腐败——中国专制经济增长最强大的推动力
·巴山老狼被“双规”始末记:在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中落马
·中共元帅、大将简评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一)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二)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三)
·有大恩于毛泽东的中共叛徒总书记向忠发
·毛泽东PK张国焘——中共专制场上两个最强者的决斗
·大将罗瑞卿被打倒之迷初探
·毛泽东与叶剑英的特殊关系:一次合伙阴谋,终身受用无穷
·“六四”记忆: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成都
·巴山老狼就上海大楼倒塌郑重地致上海市政府的建议书
·历史回顾:一百一十五年前的中、日甲午战争
·从马英九邀请达赖喇嘛访问台湾,看未来中国统一之前景
·“恐怖分子”乎?“反美武装”乎?
·面对暴政的两种抉择——是做杨佳还是做唐福珍?
·关于儒家“三立”的一点思考
·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几何?
·看神州国新闻,感悟“指出”真谛
·连战不必仰大陆鼻息,中华民族已经在台湾崛起
·与你前世今生的最后约定
·八零后的中国男人们太苦逼了!
·给大清国政府建立一份道德档案(搞笑)
·中国景区门票疯狂涨价为哪般?
·简论“爱国”
·中国乌纱帽工业集团总公司广而告之
·中共应抛弃“党二世、党三世……党万世”的秦始皇主义,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
·金二胖子的“圆子蛋”会砸在谁的头上?
·“神州共贪裆”创造的“世界之最”!
·专制中国:“养老金产业化”大潮扑面而来!
·杂谈:国耻、钓鱼岛、琉球及其它
·什么是腐败?如何反腐败?
·胡锦涛从西柏坡到遵义的十年轮回
·红朝一党独裁专制的“破鞋”,“合”了谁的“脚”?
·习近平连发三问,奥巴马环顾左右而言它
·问习总:“情”为何物?直教中国人金银相许?
·中国:被哪个王八蛋“潜规则”了?
·主人和仆人的故事
·致卓有才华的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神州国“医疗产业”的完全真相
·从《网易论坛》“政治觉悟”的提高,看中国社会“和谐度”的提高
·巴山老狼竞选乌鸡国马太网站福音论坛《国际风云》版主宣言(搞笑)
·网易论坛愤青各阶层分析(有抄袭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之嫌疑)
·巴山老狼就十年前下岗一事至单位领导
·《博讯》怎么啦?
·巴山老狼感恩之旅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做民主国家的亡国奴比做独裁专制国家的顺民幸福十倍!
·简论亡国奴
·有关二○一七年中共将崩溃的传言之我见
·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重大外交事件得失谈
·这世界我有很多的不明白
·人岂能与狗相比?——愤怒声讨《人民日报》缺德文章!
·快讯:大清国末代皇帝溥仪视察龙兴之地黑水白山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文革五十年祭
·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安徽合肥:“教育产业化”的魔掌开始伸向三岁的幼儿
·中国的官员数量占世界官员数量的比例有多大?
·仲裁案后的中国南海政策何去何从?
·李克强发飚背后的玄机
·国家稳定、强大的两大基石:政治文明与经济文明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六)

    巴山老狼 著

   第七篇: 中华民族第三次大劫难 文化大革命狂飙(上) 从炮轰刘少奇到“九大”

   第五十六章 王、关、戚成变色龙毛泽东安抚军队 杨、余、傅变小爬虫江皇后出口恶气

   

   武汉“七、二O”事件发生后,七月二十二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提出“揪军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七月二十五日,康生告诉王力说:已请示了毛主席,毛主席同意“揪军内一小撮”的提法。康生的话令中央文革小组的秀才们兴奋异常。八月一日,《红旗》杂志发表社论《无产阶级必须牢牢地掌握枪杆子》,社论中说:“要把军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揭露出来,从政治上和思想上把他们斗倒斗臭。”

   在毛泽东的认可下,在《人民日报》、《红旗》杂志的大力鼓噪下,全国“揪军内一小撮”的呼声甚嚣尘上。中共的八大军区已有两大军区(成都、武汉)的司令员、政委因犯“方向、路线错误”而倒台,下一个不知会轮到谁?由于贯彻林彪的军委八条,大军区司令员们普遍犯错误,普遍遭到揪斗。可出乎人们意料之外的是,这股揪军队领导人的风气到了南京,竟嘎然而止。

   共军悍将许世友将军坐镇南京,统帅几十万大军。其人性格刚烈剽悍,以一出家和尚之身投奔共产党,身经百战、战功显赫。早在延安时期,因不满毛泽东整肃四方面军,要拉人马回大别山。就在毛泽东想将其处死时,许世友见事不妙,朴通一声跪在毛泽东脚下。毛泽东见此人识趣,不但没杀,还封以高官。从此成为毛泽东身边最红的将军之一。此人文化不高,颇有古代武将的豪爽、愚忠之风。一九六四年底,毛泽东为准备发动文革,对许世友说:“如果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你怎么办!”许世友当即胸脯一拍:“我立即带兵北伐!”谁知毛泽东的文革一来,许世友将军也在支左中犯了“方向、路线错误”,遭到揪斗的命运。在中央文革小组张春桥的公开支持下,上海的“工总司”等夺权组织到南京军区揪斗许世友。逼得许大和尚东躺西藏,最后逃到大别山上。造反派们不死心,追上了大别山。许世友野性大发,给毛泽东发电报,声称:若造反派们再来揪斗,就立即命令警卫部队坚决镇压,杀他个片甲不留。这封电报还真有效力。毛泽东接此电报,才慌了神。明白了若再这样“揪军内一小撮”的话,只怕会逼反军队高干。当即命令张春桥、姚文元把许世友接到北京。有人以许世友和张春桥二人不和为由,建议派别的人去接许世友。但毛泽东却说:“你明白吗?张春桥是反许的,因此要叫张春桥去接。”许世友一到北京,即跪在毛泽东脚下痛哭流涕。毛泽东终于发出话来:“许世友不能倒,许世友一倒,那么韩先楚、杨得志、陈锡联等都得倒。”许世友将军因祸得福,不但稳坐南京军区司令的交椅,在中共“九大”和“十大”还升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以示安抚。许世友大闹一场不但自己升官,也保护了其它几位军区司令,使毛泽东和中央文革的人以后再也不敢轻易地揪“军内一小撮”,各地军队要人自此过上了安稳日子。

   由于“揪军内一小撮!”口号经《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广为宣扬,毛泽东不得不找上几个替罪羊。八月中旬,毛泽东指出:八月一日《红旗》杂志的一篇文章提出“揪军内一小撮”的社论是大毒草,并要顺藤摸瓜追查责任。康生忙把责任推给了陈伯达,说文章是陈伯达签发的。最后江青出面说:不能错误人人有份。把责任推给了王力、关锋。当即宣布对王力、关锋进行审查。可叹王力上一个月还象英雄般地从武汉凯旋归来,不到一个月就成了替罪羊,变成阶下囚。再隔数月,倒刘英雄戚本禹又被投进监狱。

   就在王力等人倒台后半年,中共军队代总参谋长杨成武、空军政委余立金、北京卫戍区司令傅崇碧又莫名其妙地被赶下台。

   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的下台不象其他中共高干下台时那样大字报满天飞、批斗会天天开,闹得乌烟障气、轰轰烈烈,仅仅是开了一个会,宣布了一下,也没说这些人有什么错误,会后三人即被投进了监狱。倒是在宣布杨、余、傅下台时的会上,几个要人的发言耐人寻味。

   周恩来说:“完全拥护林副主席刚才宣布的、我们伟大领袖、伟大统帅的英明决定和命令。”“我们要永远忠于中央文革!”“你们要继续揭发,有可能在杨成武后头还有后台。”

   康生说:“完全拥护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及时的既严肃又宽大的英明决定,应当说江青同志起了巨大的作用,树立了特殊的功绩,……我相信杨成武背后还有后台的,还有黑后台的。”

   对周、康二人“揪杨成武后台”的话,有史家牵强附会地说:杨成武解放战争时在聂荣臻手下,揪后台一说是针对聂荣臻的。其实聂荣臻在红军时期和遵义会议毛泽东掌权后,从来都是老好人一个,也无什么才干,不爱抛头露面。这样的人对任何台上的人都不构成一点威胁,且任何台上的人都会喜欢他。毛泽东做梦也不会想要整聂荣臻的。

   陈伯达说:“完全拥护林彪同志宣布的我们伟大统帅毛主席的命令。……在文化大革命中,第一次胜利是揭发了彭、罗、陆、扬,第二次胜利是打倒刘、邓、陶,第三次胜利是把二月逆流击溃了,第四次胜利是把刘、邓、陶留下的一些爪牙,隐藏在文化革命小组里面的小爬虫王、关、戚等揭露出来了,第五次胜利就是把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揭露出来了。”

   陈伯达这种说法很有道理,殊不知他一回到家中,其妻子就讽刺他说:文化革命第六次胜利就是把你揪出来。真是一语成谶,果不其然,两年后,陈伯达被揪出来了。排在了第六次“伟大”胜利上。

   杨成武等人被打倒前,林彪一点消息也不知道。直到毛泽东召见他面谈才知要打倒杨成武等人。此事真是搞得神不知鬼不觉。不知杨成武等人何事得罪了毛泽东、江青?

   林彪对打倒杨成武一事在态度在张宁女士的回忆中有所批露:为倒杨一事,林彪抗着,叶群怕得罪毛泽东,背着林彪到江青那里去表示支持。林彪事后又对叶群大发雷霆。

   中共党史专家王年一先生在其《大动乱年代》一书中说毛泽东的考虑一是因全国出现了右倾翻案风,要抓一个典型以正视听。二是因杨成武是华北聂荣臻山头的人,想用林彪四野部下取代之,以稳定全国局势。这第一个原因有一些道理,自王、关、戚倒台后,军队对地方造反派的态度强硬了许多。而第二个原因就难以成立。杨成武参加红军后就在林彪手下,年仅二十岁时被林彪提升为师长,极受林彪器重,也是林彪手下一员得力的战将,开国后,杨成武一篇回忆文章:《林彪军团长教我怎样当师长》足以说明林、杨关系之深。杨成武复出后从未在公开场合说过林彪一句不是,足见杨对林的感情。而聂荣臻与林彪又是红军时期的老搭档,在毛泽东的红一方面军中分任军团长和政委,彼此配合默契,又怎能说林、聂是两个山头?

   毛泽东、江青为什么要打倒杨成武等人?也许这已成为一个永久的秘密。笔者认为此事与王力、关锋、戚本禹的倒台密切相关。

   王、关、戚的倒台,是毛泽东、江青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为平息军队的怨气而采取的不得已的行动,是在军队干部的逼迫之下不得已的舍车保帅行为。把这三个文人干将抛出来后,毛泽东、江青后悔不已,因而想也弄出几个军队的要人出来,以报复军队。毛泽东的文革遭到军队的有力抵制,各大军区在“支左”中竟全是支持了保守派,这已令毛泽东和中央文革不可容忍,想揪几个军区司今出来杀一儆百,偏又出了一个许世友以武力相要挟,只得中途作罢。但心中这口气实难下咽,军区司令奈不何,也只好把手无兵权有名无实的代总参谋长拿来出气。公开揪斗难有结果,也是只得采取实然宣布的办法。王、关、戚为“揪军内一小撮”而垮台,现在从军队中弄他几个“坏人”出来,以证明军队确有“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

   在“揪军内一小撮”口号搞得军队高干人人自危的情况下,毛泽东为安抚军队、以防军队激变而不得不批准揪出中央文革小组的大员王力、关锋、戚本禹。同样为证明“揪军内一小撮”口号不是没有道理,毛泽东、江青把杨、余、傅揪了出来。我中央文革的王、关、戚成替罪羊,你林彪手下的杨、余、傅也不是好东西。这样军队与中央文革双方皆大欢喜。毛泽东、江青夫妻和林彪在“新的基础”上达到了新的团结。

   笔者记得当王力等人被揪出时,铺天盖地的大标语说的是“打倒变色龙王、关、戚!”后来当扬成武等人被揪出时,铺天盖地的标语又是“揪出小爬虫杨、余、傅!”

   三十年后,笔者细细品味周恩来、康生、陈伯达、林彪在倒杨一事中的言谈举止,感到毛泽东夫妻发动文革的全部目的是要把林彪一并搞死!现对林彪爱将杨成武下手并发出了“揪后台”这样明显针对林彪的信号,实际上是毛泽东让周恩来、康生两人把话挑个半明半白,为日后倒林张本,同时试探林彪有什么反应,以制定倒林的相应措施!难怪日后周、康二人在整林彪时成毛泽东的依靠对象。林彪一九六七年接见罗马尼亚外宾时说:“我们之所以没在文革期间犯错误,是因为毛主席向我们交了底。”其实毛泽东只向林彪交了“打倒刘少奇”的半个底,最终林彪还会被毛泽东指责“犯错误”。陈伯达对倒杨一事不明究里,为了讨好毛泽东,为其寻找理论的依据。林彪在军事上的才能绝世无双,但政治上的反应还是欠缺――也许不是欠缺,而是看得清清楚楚,但又无能为力,只能任其宰割。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当开国功臣、朝廷大员感到皇帝老儿要他的命时,有几个有能力自救?有几个敢奋起反抗?最后不都乖乖地走上断头台去“谢主隆恩”?


此文于2017年09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