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十)]
邱国权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二)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三)
·有大恩于毛泽东的中共叛徒总书记向忠发
·毛泽东PK张国焘——中共专制场上两个最强者的决斗
·大将罗瑞卿被打倒之迷初探
·毛泽东与叶剑英的特殊关系:一次合伙阴谋,终身受用无穷
·“六四”记忆: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成都
·巴山老狼就上海大楼倒塌郑重地致上海市政府的建议书
·历史回顾:一百一十五年前的中、日甲午战争
·从马英九邀请达赖喇嘛访问台湾,看未来中国统一之前景
·“恐怖分子”乎?“反美武装”乎?
·面对暴政的两种抉择——是做杨佳还是做唐福珍?
·关于儒家“三立”的一点思考
·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几何?
·看神州国新闻,感悟“指出”真谛
·连战不必仰大陆鼻息,中华民族已经在台湾崛起
·与你前世今生的最后约定
·八零后的中国男人们太苦逼了!
·给大清国政府建立一份道德档案(搞笑)
·中国景区门票疯狂涨价为哪般?
·简论“爱国”
·中国乌纱帽工业集团总公司广而告之
·中共应抛弃“党二世、党三世……党万世”的秦始皇主义,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
·金二胖子的“圆子蛋”会砸在谁的头上?
·“神州共贪裆”创造的“世界之最”!
·专制中国:“养老金产业化”大潮扑面而来!
·杂谈:国耻、钓鱼岛、琉球及其它
·什么是腐败?如何反腐败?
·胡锦涛从西柏坡到遵义的十年轮回
·红朝一党独裁专制的“破鞋”,“合”了谁的“脚”?
·习近平连发三问,奥巴马环顾左右而言它
·问习总:“情”为何物?直教中国人金银相许?
·中国:被哪个王八蛋“潜规则”了?
·主人和仆人的故事
·致卓有才华的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神州国“医疗产业”的完全真相
·从《网易论坛》“政治觉悟”的提高,看中国社会“和谐度”的提高
·巴山老狼竞选乌鸡国马太网站福音论坛《国际风云》版主宣言(搞笑)
·网易论坛愤青各阶层分析(有抄袭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之嫌疑)
·巴山老狼就十年前下岗一事至单位领导
·《博讯》怎么啦?
·巴山老狼感恩之旅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做民主国家的亡国奴比做独裁专制国家的顺民幸福十倍!
·简论亡国奴
·有关二○一七年中共将崩溃的传言之我见
·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重大外交事件得失谈
·这世界我有很多的不明白
·人岂能与狗相比?——愤怒声讨《人民日报》缺德文章!
·快讯:大清国末代皇帝溥仪视察龙兴之地黑水白山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文革五十年祭
·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安徽合肥:“教育产业化”的魔掌开始伸向三岁的幼儿
·中国的官员数量占世界官员数量的比例有多大?
·仲裁案后的中国南海政策何去何从?
·李克强发飚背后的玄机
·国家稳定、强大的两大基石:政治文明与经济文明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十)
   
    巴山老狼 著
   
   第六篇: 毛、刘分歧由来 倒刘前的各种准备

   
   第四十章 为整刘少奇编造阶级斗争谬论 想整一大片散布反修防修流言
   
   
   
   大跃进的失败,使毛泽东重新正确地认识了自己,抓经济建设不行,而抓政治斗争、抓阶级斗争、搞阴谋权术却是行家里手。面对刘少奇的非难,不把他置于死地决不罢休。但把他置于死地谈何容易,没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使人看不出一点破绽,使其没有一点察觉能行吗?整彭德怀的办法是只能用那一次,若再用来对付刘少奇就不灵了。毛泽东冥思苦想,经过多少不眠之夜,终于找到了妙方:在反修防修、阶级斗争问题上大做文章,对那些不听话的人,对那些反对自己的人,对那些敢提意见的人,对那些敢对我说三道四的人统统扣上资产阶级、修正主义、阶级敌人的帽子,并从理论上稍加阐述,就可以名正言顺了。这样毛泽东的“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怪胎。从一九六二年开始孕育,经过几年的酝酿,终于在一九六六年破腹而出,搅得中华大地妖风四起,七亿人民遭受了亘古未有的劫难。
   
   毛泽东死后,官方在解释刘少奇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时,往往得出了一个非常荒谬的结论:毛泽东先有个理论上的“反修防修”误区,错把刘少奇当“成修正主义的头子,走资本主义当权派,中国的赫鲁晓夫”而弄死了。也就是“为了反修防修,而整刘少奇。”这主要是为了维护毛泽东的形象。其实这一说法是本末倒置、荒谬之至!实际情况应是为了整死刘少奇,编出“反修防修,资本主义复辟,两个司令部,两条路线”等理论。是先有目的,(整刘少奇)再编理由。(反修防修)
   
   查寻毛泽东建国后的思想轨迹,我们可以发现: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七年间,毛泽东主要是针对党外人士,在思想、文化各个领域里进行共产党的一党独裁,在这期间的批判活动主要是针对党外人士的。待党外鸦雀无声后,从一九五八年起开始注意党内的反对派,而反对赫鲁晓夫、恶化中苏关系其目的还是为了在党内消灭不同的声音。在共产党内搞毛泽东的一人独裁。毛泽东的“安内必先攘外”是比蒋先生的“攘外必先安内”高明多了。
   
   七千人大会上种下了毛泽东蓄意倒刘的种子,自此以后,毛泽东在一系列问题上大唱反修防修、阶级斗争、和平演变的调子,并对刘少奇为扭转大跃进灾难做出的巨大努力进行干扰,对刘少奇采取的许多有利于国计民生的政策统统加以抵制。若不加以抵制,刘少奇的包产到户政策只要实行三、五年,老百姓人人过上了好日子,说不定就会喊“刘主席万岁”了。那我毛泽东的江山岂不变成刘少奇的了?
   
   一九六二年七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工作会议在北戴河召开,毛泽东多次在会上讲话,满口不离阶级斗争,并提出三个重大问题让与会者思考,一、社会主义国家存在不存在阶级,二、国际国内形势问题、三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问题。并说:“社会主义国家内阶级的存在是长期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矛盾也是长期的,不是几十年,而是几百年。”毛泽东的用意很明显:先说阶级存在,一旦大家承认阶级的存在,那么阶级的斗争就是必然的了,再把整刘少奇说成是阶级之间的斗争,一切都顺理成章。
   
   未雨绸缪。倒刘的超级阴谋开始一步一步地落实在行动上。
   
   对于毛泽东的讲话刘少奇不赞成,并插话说:“要防止把什么问题都同阶级斗争联系起来。”刘少奇对毛泽东的一套整人手腕看得太清楚了,整高、饶是阶级斗争,整彭德怀是阶级斗争,不知他在朝一日整我是不是还说是阶级斗争?
   
   就在这期间,康生居然建议中共中央发表刘少奇一九三九年所写的《论共产党员修养》一书。书中有一段话很引人注目:“这种人根本不懂得马克思列宁主义,而只是胡诌一些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术语,自以为是‘中国的马克思、列宁’装作马克思、列宁的姿态在党内出现,并且毫不知耻地要求我们的党员像尊重马克思、列宁那样去尊重他。拥护他为领袖,报答他以衷心和热情。”刘少奇这些当年批判王明、张闻天、博古的话再版时没删掉,现在用来批判毛泽东最合适不过了。
   
   康生莫非以为毛泽东犯了大错误要下课了?以为刘少奇要“篡党夺权”?以为刘少奇胜券在握?在毛泽东最困难的时候提这样的建议,而毛泽东竟没追究,的确令人费解。莫非毛泽东为麻痹刘少奇故意指使康生提出这样的建议?莫非毛泽东让康生提出这样的建议试探刘少奇?若刘少奇顺水推舟就证明刘少奇有野心?
   
   一九六二年八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戴河举行,会议本来是讨论农业、财贸、城市等方面的问题,但毛泽东在开会的第一天就大唱阶级、形势、矛盾等与会议无关的空洞话题,不但讲得津津有味,而且煞有介事的样子。他说:
   
   “关于阶级问题,社会主义国家究竟存在不存在?外国人讲没有阶级了,因为党是全民的,不是阶级的工具、无产阶级的党了。无产阶级专政不存在了,全民专政没有对象了,只有对外矛盾了,象我们的国家是否也适应?
   
   “究竟这二年如何?有什么经验? 过去几年有许多工作没搞好,有许多还是搞好了的。有人说农村去年比前年好,今年比去年好,这个说法对不对?有些同志过去曾经认为是一片光明,现在是一片黑暗,没有光明了,是不是一片漆黑,两种看法哪种对?”
   
   “如果承认国内阶级还存在,就应该承认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矛盾存在。阶级的残余是长期的,矛盾也是长期的,不是几十年,我想是几百年。现在一部分农民闹单干,究竟有百分之几十?有的说百分之二,安徽更多就全国来讲,这时期比较突出,究竟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农业合作化还要不要?‘包产到户’还是集体化?现在就有单干之风,越到上层越大,闹单干的是富裕阶层、中农阶层、地富残余,资产阶级争夺小资产阶级搞单干,如果无产阶级不注意领导,不做工作就无法巩固集体经济,就可能搞资本主义。”
   
   毛泽东说了这么一通,最后还莫测高深地说:“我在大会上只出了一个题目,还没有讲完,有的只露了一点意思,过两天可能顺理成章。”
   
   毛泽东这个题目一出,立即将一个研究讨论经济工作的会议引向了讨论阶级斗争的会议,并在“阶级斗争”的幌子下,开始大批“黑暗风”、“单干风”、“翻案风”。
   
   八月九日,毛泽东在中心小组会议上说:“一九六O年以来,不讲一片光明了,只讲一片黑暗,或者大部分黑暗。思想混乱,于是提出任务,单干,全部或者大部单干,据说只有这样才能增产,否则农业就没有办法,包产百分之四十到户,单干、集体两下竞赛,这实质上叫大部分单干。单干势必引起两极分化,两年也不要,一年就要分化。”
   
   毛泽东以一党之尊扭转会议方向后,刘少奇并没注意到毛泽东的强烈针对性,反而自然而然地向毛泽东靠拢,支持附合毛泽东有关阶级、阶级斗争一系列观点。八月下旬,参加北戴河会议的中共要员又齐集北京。举行八届十中全会预备会议,就毛泽东提出的阶级斗争等问题进行深入讨论,并草拟文件,为八届十中全会做准备。
   
   九月二十四日上午,中共八届十中全会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毛泽东主持会议并讲话,进一步阐述、发挥其在北戴河会议上提出的题目,危言耸听地说:“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开党代会讲、开全会讲,开一次会就讲,使我们对这个问题有一条比较清醒的马克思主义路线。”
   
   毛泽东在针对彭德怀于七千人大会后写信给中央的八万言申诉书后说:“近来平反之风不对,真正错了再平反,搞对了不能平反,没错的一律不平反。”“我对彭德怀这个人比较清楚,不能给彭德怀平反。”
   
   历时三天的八届十中全会(加上预备会共有一月余)结束后,九月二十九日发表了全会公报。经过毛泽东修改审定的公报上声称:
   
   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整个历史时期,在由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时期(这个历史时期需要几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这两条道路的斗争。被推翻的反动统治阶级不甘心灭亡,他们总是企图复辟。同时在社会上还存在着资产阶级的影响和旧社会习惯势力,存在着一部分小生产者的自发的资本主义倾向。因此在人民中,还有一些没有受到社会主义改造的人,他们人数不多,只占人口的百分之几,但一有机会,就会企图离开社会主义道路,走资本主义道路。在这种情况下阶级斗争是不可辟免的,这是马克思早就阐明了的一条历史规律。我们千万不要忘记。这种阶级斗争是错综复杂的、曲折的、时起时伏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这种阶级斗争不可避免地要反映到党内来,国外帝国主义的压力和国内资产阶级影响的存在,是党内产生修正主义思想的社会根源。在对国内外阶级敌人进行斗争的同时,我们必须及时警惕和坚决反对党内各种机会主义的思想倾向。
   
   毛泽东在这里描绘了一幅多么可怕,多么恐怖的阶级斗争场景啊!在这幅图画的遮盖下,毛泽东未雨绸缪,悄悄地、不动声色地编织着一张“阶级斗争”的天罗地网。这天罗地网是为刘少奇而准备的。而刘少奇此时还在梦中。
   
   北戴河政治局扩大会议和随之而来的中共八届十中全会是中共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会议,此会有几点特别引人注目:
   
   其一、毛泽东一人随心所欲地扭转了会议的方向,将讨论经济的会议开成一个大讲阶级斗争的会议。而中央政治局常委却无人敢站出来说一句。毛泽东放个屁都成了圣旨。如此以来,谁还敢对毛泽东说一个不字?
   
   其二、毛泽东过去曾对自己大跃进的错误进行了深刻的检讨,在这次会上却在批“黑暗风”、“单干风”、“翻案风”上大做文章,进行彻底的反攻倒算,这一来不但将自己过去的罪恶洗刷得一干二净,还给在一线艰难扭转局面的刘少奇等人扣上了政治大帽子,为攻击刘少奇等人寻找到了理论根据,可谓一箭数雕:批“黑暗风”的结果是自此后无人再敢言大跃进的错误和后果。批“单干风”的结果是彻底否定刘少奇、陈云为扭转中国农村经济惨状所进行的卓有成效的努力,刘、陈二人不但无功,而且有过。批“翻案风”的结果是否定大跃进以来错整了的近千万干部和群众,并停止了甄别平反工作。为了不给彭德怀平反,还专门成立了彭德怀专案审查委员会,和刚被打成“反党集团”的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专案组。
   
   其三、首开了对歌颂共产党的文艺作品进行上纲上线、牵强附会的批判,将《刘志丹》与为高岗翻案相联系。文字狱从党外扩大到党内。并对赞扬过《刘志丹》的中共高干打成“反党集团”。过去的“反党集团”多是在党的会议上持不同观点的要人,这次发展到对一部文艺作品赞扬即成“反党集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