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八)]
邱国权
·张维迎教授天大实话:改革使得相对利益受损的是领导干部
·面对狱中的郭飞雄先生,余杰、王怡,你们应该忏悔!
·中国已经出现巨大的“教育产业”泡沫!
·中国买航母,为了打内战?
·茅于轼提出“赞成提高高校学费”背后的官府阴谋
·中国的通货膨胀原因及其对社会各阶层的影响
·穷鬼们:认命吧!
·大学生就业:老爸们实力的竞争!
·病态的人、病态的社会、病态的国家——由杨丽娟事件而折射出来的问题
·“以谎言打天下、以谎言立国、以谎言治国”,说谎是中共的最大“优良传统”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大清国奇闻:最最最热爱大清国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十世转世灵童问世
·现代流行“八股”文章?大胆预测今后之神州国(搞笑)
·王照山副主席为结石婴儿填新词?
·腐败——中国专制经济增长最强大的推动力
·巴山老狼被“双规”始末记:在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中落马
·中共元帅、大将简评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一)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二)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三)
·有大恩于毛泽东的中共叛徒总书记向忠发
·毛泽东PK张国焘——中共专制场上两个最强者的决斗
·大将罗瑞卿被打倒之迷初探
·毛泽东与叶剑英的特殊关系:一次合伙阴谋,终身受用无穷
·“六四”记忆: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成都
·巴山老狼就上海大楼倒塌郑重地致上海市政府的建议书
·历史回顾:一百一十五年前的中、日甲午战争
·从马英九邀请达赖喇嘛访问台湾,看未来中国统一之前景
·“恐怖分子”乎?“反美武装”乎?
·面对暴政的两种抉择——是做杨佳还是做唐福珍?
·关于儒家“三立”的一点思考
·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几何?
·看神州国新闻,感悟“指出”真谛
·连战不必仰大陆鼻息,中华民族已经在台湾崛起
·与你前世今生的最后约定
·八零后的中国男人们太苦逼了!
·给大清国政府建立一份道德档案(搞笑)
·中国景区门票疯狂涨价为哪般?
·简论“爱国”
·中国乌纱帽工业集团总公司广而告之
·中共应抛弃“党二世、党三世……党万世”的秦始皇主义,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
·金二胖子的“圆子蛋”会砸在谁的头上?
·“神州共贪裆”创造的“世界之最”!
·专制中国:“养老金产业化”大潮扑面而来!
·杂谈:国耻、钓鱼岛、琉球及其它
·什么是腐败?如何反腐败?
·胡锦涛从西柏坡到遵义的十年轮回
·红朝一党独裁专制的“破鞋”,“合”了谁的“脚”?
·习近平连发三问,奥巴马环顾左右而言它
·问习总:“情”为何物?直教中国人金银相许?
·中国:被哪个王八蛋“潜规则”了?
·主人和仆人的故事
·致卓有才华的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神州国“医疗产业”的完全真相
·从《网易论坛》“政治觉悟”的提高,看中国社会“和谐度”的提高
·巴山老狼竞选乌鸡国马太网站福音论坛《国际风云》版主宣言(搞笑)
·网易论坛愤青各阶层分析(有抄袭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之嫌疑)
·巴山老狼就十年前下岗一事至单位领导
·《博讯》怎么啦?
·巴山老狼感恩之旅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做民主国家的亡国奴比做独裁专制国家的顺民幸福十倍!
·简论亡国奴
·有关二○一七年中共将崩溃的传言之我见
·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重大外交事件得失谈
·这世界我有很多的不明白
·人岂能与狗相比?——愤怒声讨《人民日报》缺德文章!
·快讯:大清国末代皇帝溥仪视察龙兴之地黑水白山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文革五十年祭
·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安徽合肥:“教育产业化”的魔掌开始伸向三岁的幼儿
·中国的官员数量占世界官员数量的比例有多大?
·仲裁案后的中国南海政策何去何从?
·李克强发飚背后的玄机
·国家稳定、强大的两大基石:政治文明与经济文明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八)

    巴山老狼 著

   第六篇: 毛、刘分歧由来 倒刘前的各种准备

   第三十八章 毛泽东一觉睡醒要开恩 大跃进饿殍遍野告暂停

   

   毛泽东的大跃进一搞就是三年,最后搞得中华大地饿殍遍野,赤地千里、活活饿死达五千多万人!这世界有史以来的亘古惨祸毛泽东居然视而不见!最后是毛泽东家乡的亲戚闯进毛泽东的皇宫,面陈险情,才万般无奈地下令停止了所谓的“大跃进”。在停止大跃进之前,毛泽东采取了一个不易令人察觉的、防患于未然的、巩固自己地位的微妙措施:一九六O年九月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议成立六个大的中央局,把大跃进的积极支持者、庐山会议批彭的干将们柯庆施、宋任穷、陶铸、刘澜涛、李井泉、李雪峰提拔到大区一级的领导岗位上,分别担任华东局、东北局、中南局、西北局、西南局、华北局第一书记。这一行动表面上是为加强各大区的领导,而更深一层的含义则只有毛泽东心里才明白:先从组织上巩固自己的地位,再来纠正大跃进的问题。若中央有人敢就大跃进一事追究什么路线、方向问题,那么在六大中央局执掌大权的人自然就会挺身而出,维护毛泽东的地位。六个中央局书记中毛泽东最信任的两个是陶铸、柯庆施。这一切准备停当后,一九六一年一月十四日至十八日,中共八届九中全会在毛泽东的主持下召开了。会上毛泽东不紧不慢地发出话来:

   

   “做工作要有三条,一要情况明,二是决心大,三是方法对。这里情况明是第一条,这是一切的基础,情况不明一切都无从谈起。这就是要搞调查研究。

   我们党有实事求是的传统,就是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跟中国的实际相结合。过去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初期,调查研究比较认真,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情况明嘹,决心就大,方法就对,解决问题的措施也比较得力,这些年这种调查研究工作不大作了,我们的同志不作调查研究工作,没有基础,没有底,凭感想和估计办事,只有正确的方针政策,但情况不明,决心不大,方法不对,还是等于零,郑州会议讲不能一平二调,方针是对的,说不算账,不退赔这点不对,上海会议十八条讲了要退赔,紧接着我批了浙江麻城的经验报告,一九五九年三、四月我批了两万字的东西,现在看来,光打笔墨官司不那么顶用,他封锁你,你情况不明,有什么办法?那时省委、地委的同志也不那么认识共产风的危害性,有的同志讲郑州会议是压服的,不是说服的,思想还有距离。所以决心不大,搞得不够彻底。

   近几年来不大了解情况,大概官做大了,摸不着底。我这个人就是官做大了,从前在江西那样的调查研究,现有就做得少了,请同志们回去大兴调查研究之风,一切从实际出发,没有把握,就不要下决心。调查研究这种事,极为重要,要教会许多人。一九六一年要成为调查研究年,搞一个实事求是年。

   搞社会主义建设不能急,十分急,搞不成,要波浪式前进,明后年,搞几年慢腾腾,搞扎实一些,然后再上去。指标不要搞那么高,把质量搞上去,不要虚名而受灾祸,要提高质量、规格、品种,提高管理水平,提高劳动生产率,要缩短工业战线,重工业战线,特别是基本建设战线,要延长农业战线,轻工业要发展,民用重工业除煤炭、矿山、木材、运输之外,不搞新的基本建设。

   

   毛泽东把大跃进的巨大灾难用“封锁”就把自己的罪行推得一干二净!

   不过谢天谢地,总算毛泽东一觉困醒了,想要开恩了。

   此次会议后,中共为稳定经济,扭转混乱局面,采取了一系列重要措施:

   一、制定了人民公社六十条,将公社由大划小,撤消公共食堂,对农民的财物进行退赔。

   二、为一九五八年大跃进以来受批判的共产党基层干部和群众进行平反。据统计,自一九五八年大跃进以来的三年中,全国共有近三百多万的共产党基层干部和六百多万的一般群众被扣上“右倾机会主义”的帽子而惨遭迫害!其中被迫害致死者不下十万人!这次为其中百分之七十的干部和群众约六百多万人平反。毛泽东对平反一事虽被迫同意,但时隔不久,毛泽东又大批所谓的“翻案风”,这一工作全部停止。一直到毛泽东一命呜呼,邓小平上台后才将其余的人平反。

   三、大规模精简城市人口。在以后的几年中,共精简了二千五百多万人。为此毛泽东还自鸣得意地说:“中国人民好哇,二千多万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不是共产党领导,谁能办得到!”把大跃进的失败,轻而易举地转变成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领导有方的精神胜利法。

   在采取了许多措施后,一九六一年全国经济情况仍未见好转。由于三年大跃进对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巨大破坏,由于中共官员们在三年大跃进中形成的习惯思维方式和工作方法,使得一九六一年经济状况比一九六O年更糟糕,全国工业总产值比上年锐减百分之四十。粮食产量在一九六O年大幅减产的基础上再减一百七十亿斤!全国总产量仅二千七百亿斤!如此一点粮食六亿多人连维持生命都不够,怎能跃进?这一年全国乡村继续大面积、大规模、成千成万地饿死勤劳善良的农民!


此文于2017年09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