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七)]
邱国权
·千年老店不能加固,只能拆了重建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一:几滴奶水换乌纱帽的蒋晓娟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二:文人太监余秋雨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三:下跪的绵竹市委书记蒋国华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四:见到万岁爷脸笑烂了的绵阳市委书记谭力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五:中共红朝“首席大太监”王兆山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六:一跑成名的范美忠
· 手中没有枪杆子的“储君”习近平五年后如何接班?
·满族——中国五千年历史上一个优秀的民族
·与时俱进:“农民工”维权方式发生重大“变革”?
· 为什么中国城市建设飞跃发展?
·中国GDP为什么是印度的四倍?
·呼和浩特市委副书记王志平被杀案细节引发的各种猜测
·胡锦涛要搞第三次“解放思想”?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一副对联谈起
·美国大选后的随想
·驳杨振宁教授有关:“《易经》拖了中国科学发展的后腿”的观点
·如何构建和谐社会?
·联合国改革?安理会常任理事扩军?大国的角方式的出现新的变革?
·“清流”祸国 想靠一场战争对抗崛起是痴人说梦
·缩小两岸差距是两岸走向和平统一的第一步
·步入歧途的中国大学教育
·无意之中透露出的教育系统惊天黑幕
·杂谈:“厕所文化”的最新翻版:“廉政文化”
·从中、韩、美、俄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不同态度,看中国外交的特点
·中国为什么反对伊朗拥有核武器?
·张维迎教授天大实话:改革使得相对利益受损的是领导干部
·面对狱中的郭飞雄先生,余杰、王怡,你们应该忏悔!
·中国已经出现巨大的“教育产业”泡沫!
·中国买航母,为了打内战?
·茅于轼提出“赞成提高高校学费”背后的官府阴谋
·中国的通货膨胀原因及其对社会各阶层的影响
·穷鬼们:认命吧!
·大学生就业:老爸们实力的竞争!
·病态的人、病态的社会、病态的国家——由杨丽娟事件而折射出来的问题
·“以谎言打天下、以谎言立国、以谎言治国”,说谎是中共的最大“优良传统”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大清国奇闻:最最最热爱大清国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十世转世灵童问世
·现代流行“八股”文章?大胆预测今后之神州国(搞笑)
·王照山副主席为结石婴儿填新词?
·腐败——中国专制经济增长最强大的推动力
·巴山老狼被“双规”始末记:在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中落马
·中共元帅、大将简评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一)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二)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三)
·有大恩于毛泽东的中共叛徒总书记向忠发
·毛泽东PK张国焘——中共专制场上两个最强者的决斗
·大将罗瑞卿被打倒之迷初探
·毛泽东与叶剑英的特殊关系:一次合伙阴谋,终身受用无穷
·“六四”记忆: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成都
·巴山老狼就上海大楼倒塌郑重地致上海市政府的建议书
·历史回顾:一百一十五年前的中、日甲午战争
·从马英九邀请达赖喇嘛访问台湾,看未来中国统一之前景
·“恐怖分子”乎?“反美武装”乎?
·面对暴政的两种抉择——是做杨佳还是做唐福珍?
·关于儒家“三立”的一点思考
·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几何?
·看神州国新闻,感悟“指出”真谛
·连战不必仰大陆鼻息,中华民族已经在台湾崛起
·与你前世今生的最后约定
·八零后的中国男人们太苦逼了!
·给大清国政府建立一份道德档案(搞笑)
·中国景区门票疯狂涨价为哪般?
·简论“爱国”
·中国乌纱帽工业集团总公司广而告之
·中共应抛弃“党二世、党三世……党万世”的秦始皇主义,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
·金二胖子的“圆子蛋”会砸在谁的头上?
·“神州共贪裆”创造的“世界之最”!
·专制中国:“养老金产业化”大潮扑面而来!
·杂谈:国耻、钓鱼岛、琉球及其它
·什么是腐败?如何反腐败?
·胡锦涛从西柏坡到遵义的十年轮回
·红朝一党独裁专制的“破鞋”,“合”了谁的“脚”?
·习近平连发三问,奥巴马环顾左右而言它
·问习总:“情”为何物?直教中国人金银相许?
·中国:被哪个王八蛋“潜规则”了?
·主人和仆人的故事
·致卓有才华的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神州国“医疗产业”的完全真相
·从《网易论坛》“政治觉悟”的提高,看中国社会“和谐度”的提高
·巴山老狼竞选乌鸡国马太网站福音论坛《国际风云》版主宣言(搞笑)
·网易论坛愤青各阶层分析(有抄袭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之嫌疑)
·巴山老狼就十年前下岗一事至单位领导
·《博讯》怎么啦?
·巴山老狼感恩之旅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做民主国家的亡国奴比做独裁专制国家的顺民幸福十倍!
·简论亡国奴
·有关二○一七年中共将崩溃的传言之我见
·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重大外交事件得失谈
·这世界我有很多的不明白
·人岂能与狗相比?——愤怒声讨《人民日报》缺德文章!
·快讯:大清国末代皇帝溥仪视察龙兴之地黑水白山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文革五十年祭
·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安徽合肥:“教育产业化”的魔掌开始伸向三岁的幼儿
·中国的官员数量占世界官员数量的比例有多大?
·仲裁案后的中国南海政策何去何从?
·李克强发飚背后的玄机
·国家稳定、强大的两大基石:政治文明与经济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七)

   巴山老狼 著

   第五篇: 中、苏从盟友到仇敌 谁是共产主义运动的老大?

   第三十七章 共产会议一边倒同声谴责毛泽东 颜面丢尽再《九评》世界历史留笑谈

   

   一九五九年,毛泽东多次提醒全党,杜勒斯的美国和赫鲁晓夫的苏联都对中国采取敌意态度。中国已肩负起了反对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支持世界民主、民族解放运动的中流砥柱的重任。

   在一九五九年的庐山会议上,七月三十日,将赫鲁晓夫与杜勒斯相提并论,把苏联和美国视为中国的头号敌人。将赫鲁晓夫一九五九年一月在苏共二十一大上对中国大跃进的批评和美国杜勒斯对中国大跃进、人民公社进行的谴责一并翻出来作为批判彭德怀等人的武器。以“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这一逻辑反证彭德怀与赫鲁晓夫、杜勒斯是一丘之貉。并将彭德怀六月率军事代表团访问苏联、东欧受到的高规格礼遇视为“里通外国”进行追查。这时的赫鲁晓夫已经是毛泽东头号“阶级敌人”了。

   一九五九年九月底,访问美国后的赫鲁晓夫应邀访问中国,当兴高采兴烈的赫鲁晓夫走下飞机准备按以往惯例同毛泽东热烈拥抱时,毛泽东突然将身子一闪避开拥抱,只同赫鲁晓夫冷冷地握了一下手。刚下飞机的赫鲁晓夫受此冷遇,这次会谈的气氛就可想而知了。随后的会谈中毛泽东处处与赫鲁晓夫对着干,在一些问题上争论不休。对于好斗的毛泽东,赫鲁晓夫反复告诫说:“不要用武力去试试资本主义制度的稳固性”。以这次赫鲁晓夫的北京之行为契机,中苏双方开始了公开决裂的过程。

   一九六O年九月一日,毛泽东向全党转发了某省委一个报告。报告中说:

   

   对现代修正主义者的斗争将是长期的、复杂的和艰巨的,现代修正主义者是注定要失败的,他们不可能担当起指导国际革命运动的职责,革命的重心己移向亚非拉,革命的指导中心己移到中国,我党应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导责任担当起来。

   

   毛泽东想当国际共运领袖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毛泽东通过一九五六年对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反对个人崇拜”的批评,一九五七年对“和平过渡”的批评,一九五八年在长波电台,联合舰队问题上的翻脸,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上认定其与美帝杜勒斯一样的敌人,国庆节公开吵架等一系列逐渐深入地恶化两党、两国关系的行动,终于制造出了许多理由,给赫鲁晓夫戴上了“修正主义头子”、“帝国主义走狗”等大帽。并使中共高层大多数领导人不得不接受他的观点。这样,自一九六O年起,毛泽东的中国在公开场合处处与苏联唱反调并对赫鲁晓夫进行攻击诽谤,在世界挑起了一场荒谬的中苏大论战,终于导致中苏分裂。

   一九六O年二月初,华沙条约国组织召开政治协商会议,通过《华沙条约缔约国宣言》。宣言中说:“裁军是当今世界的主要问题。苏联在联合国十四届大会上提出的全面裁军的建议,反映了华约缔约国和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立场。”中国代表康生在会上发表了与大会会议气氛极不协调的发言,声称:由于美国在国际关系中一直对我国采取排斥的态度,因此,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式参加和它的代表的签字,有关裁军的国际协议和其他一切国际协议都不能对中国具有约束力。中国的《人民日报》二月六日公开发表了康生的声明。

   声明公开发表后,全世界震惊,中苏分歧扩大到国际关系领域!中国公开与苏联大唱反调,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赫鲁晓夫对中国将中苏分歧再次公开大为恼怒,(第一次是一九五六年挂斯大林像一事)但又无可奈何。

   一九六O年四月《红旗》杂志第八期发表了《列宁主义万岁》一文。四月二十二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沿着伟大列宁的道路前进》的文章。同时中共中央宣传部长陆定一在纪念列宁诞辰大会上作了《在列宁的革命旗帜下团结起来》的报告。以此三篇文章的发表为标志,毛泽东挑起了中苏两党的大论战。

   此三篇文章的核心内容就是:列宁关于武装斗争的科学论断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对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就只有走列宁指引的道路,采取武装斗争的办法来实现无产阶级专政。

   毛泽东把死了四十多年的列宁的幽灵抬出来,把他的只言片语作为教条,采取指桑骂槐的策略,明批“南斯拉夫修正主义”,暗中矛头直指赫鲁晓夫。这三篇文章的发表,即是毛泽东为证明赫鲁晓夫是“修正主义者”而寻找的理论依据,也是为自己蓄意恶化两党、两国关系编造的理由;既是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理论、策略、战略标榜正统,也是向赫鲁晓夫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袖地位发起的挑战!共产主义世界的“老二”毛泽东迫不及待地想当共产主义运动的 “老大” 了。

   毛泽东在未主宰中共时,反对正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王明路线,把它斥之为“教条主义”,强调所谓的“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当他坐上世界共产主义运动“老二”的位置上,又对“老大”“把马列主义同世界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作法提出严厉批判,并斥之为“修正主义”,自我标榜是所谓的正统。看来反“教条主义”或“修正主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为我所用。

   面对毛泽东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理论上的挑战,赫鲁晓夫对此似乎没多大兴趣。以沉默作答。但中共并不就此罢休。一九六O年六月初,阿尔巴尼亚领导人访问中国,中国领导人刘少奇、周恩来等在与列希会谈中,大肆攻击赫鲁晓夫和苏联。列希在回国途中路经莫斯科时,与列希一同访问中国的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政治局委员贝利绍娃向赫鲁晓夫私下报告了刘少奇、周恩来对列希谈话的内容。赫鲁晓夫大吃一惊!“多么可鄙的忘恩负义啊,我们不懂得为什么中国人要讲这些。”(见赫鲁晓夫回忆录)愤慨之余,苏方准备对毛泽东的卑鄙行为进行反击。这就是著名的布加勒斯特会议上中苏大冲突的由来。而那位向赫鲁晓夫打了“小报告”的阿尔巴尼亚女政治局委员回国后即被霍查处决。

   阿尔巴尼亚之所以当时与中国关系如此投机,其原因也是霍查此人对个人崇拜极感兴趣,对斯大林的血腥政策极为赞赏,对赫鲁晓夫批判“个人崇拜”极为不满。虽然阿尔巴尼亚从苏联得到了大量援助,但霍查还是与毛泽东一样暗中寻找反对苏联的同盟者,结果毛泽东与霍查臭味相投,双方一拍即合。后来两人都继承了斯大林的衣钵,在国内大搞独裁专制,血腥镇压异己,翻开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斯大林、毛泽东、霍查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铸出三大魔鬼!

   一九六O年六月二十日至二十五日,罗马尼亚工人党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赫鲁晓夫致函中共,建议在布加勒斯特召开社会主义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中共中央复函建议扩大会员,召开世界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但应延期。苏联方面表示同意。

   先发表纪念列宁的文章以标榜正统,再建议召开世界共产党全体会议,是否有与赫鲁晓夫摊牌,争国际共运领袖的目的?

   以彭真为团长的中共代表团于六月十九日抵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彭真一到布加勒斯特就向在那里的所有共产党散发中共纪念列宁的三篇文章。想得到其它共产党组织的支持。

   二十二日下午,东道主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乔治乌、德治口头通知中共代表团:二十四日召开社会主义国家兄弟党会议。

   二十三日下午苏联方面交给中国代表团一份六月二十一日的《苏共至中共通知书》。下午十九时又送给了苏联起草的会议公报草案。

   在二十四日举行的社会主义国家工人党和共产党代表会议上赫鲁晓夫上台发言,历数中共故意恶化两党、两国关系的言行;谴责毛泽东的中共背信弃义、忘恩负义的行为;驳斥中共在时代问题上重复列宁的论述是“教条主义”;说中共拒绝和平共处,希望战争,坐山观虎斗,制造紧张空气是左倾冒险主义;说中国进行托洛茨基式的分裂活动,在国际群众组织中采取“宗派主义立场;说中共领导人同阿尔巴尼亚党负责人的谈话是为寻找反苏同盟;说康生在华沙条约国政治协商会议上的讲话的发表是“向帝国主义送情报;中共散发纪念列宁的三篇文章是“南斯拉夫式的分裂活动”。赫鲁晓夫的发言得到了与会大多数国家共产党的支持。东德、波兰、捷克、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古巴、蒙古等国家代表团纷纷谴责中共的种种言行。

   在群起而攻之的会议上,以彭真为首的中共代表团措手不及,狼狈万分,陷入空前的孤立。经向毛泽东请示后,于二十六日通过会议主席乔治乌、德治向各国代表团散发了中共代表团声明,指责赫鲁晓夫“在这次会议中完全破坏了在会谈以前关于这次会谈只限于交换意见,不作任何决定的协议,……滥用苏联共产党从列宁以来长期形成的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威信,极粗鲁地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采取家长式的、武断的、专横的态度,把伟大的苏联共产党同我们党的关系不是看成兄弟党的关系,而是看成父子关系。”

   从中、苏两党相互指责的情况来看,苏方指责较为具体,中方指责较为空洞。再说,全世界近百个共产党组织都没有感受到苏联共产党、赫鲁晓夫有“老子党”的味道,就你中国共产党、毛泽东有当“儿子党”的感觉,岂非咄咄怪事?说到底还是毛泽东想争共产主义世界“老大”的位子,好向其它共产党发号施令,自己当“老子党”,别人当“儿子党”。

   中共代表团散发的信件,非但没有起到改变中共代表团难堪境地的作用,反而使自己陷入了更为难堪的处境,再次受到与会多数代表团的谴责。在整个会议期间,只有阿尔巴尼亚、朝鲜、越南没有谴责中共。阿尔巴尼亚与中共有勾结,自不用说。而朝鲜、越南没说什么并非是赞成中共,只是因为朝鲜、越南是中国的近邻,从毛泽东那里得到了好处,不便多说。但时隔不久,朝、越都站到了苏联一边去了。

   中共代表团眼见众怒难违,无可奈何“为了顾全大局”只得在隐含攻击中共内容的会议公报草案上签字。中共与苏共,不!是毛泽东与赫鲁晓夫第一回合的公开的较量就以赫鲁晓夫的胜利而告一段落。事后彭真灰溜溜地回到了北京。

   我看这布加勒斯特会议真像中国的庐山会议。赫鲁晓夫动员其它国家共产党整中共,就像毛泽东动员中央委员们整彭德怀。最后都为了顾全大局而在整自己的文件上签字同意。毛泽东整彭德怀时大获全胜,赫鲁晓夫整中共也满载而归。然毛整彭大错特错,赫整毛万分正确。

   彭真先生在这次会议上言不由衷的表演令赫鲁晓夫极为同情。后来赫鲁晓夫回忆说:“虽然他站在了毛的一边,但我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出某种焦虑和郁郁不乐,我吃不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身上有什么东西使我感到为他难过。我可以说他正在忍受着某种内心的混乱,我认为他看到了毛正在把党领导到什么地方去,但他不能使自己采取决定性的反措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