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三)]
邱国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三)
·附录:文革前八年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十)
·附录:文革十年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五)
·附录:文革后十四年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八)
·铁血中共:1921-2008 结束语:中国向何处去?
·铁血中共:1921-2008(后 记)
第三部:巴山老狼杂文集
·中华民族是一个优秀民族吗?——一个令所有中国人倍感沉重的话题
·中国是谁的天堂?
·我爱伟大的大清国
·大清国万亿美元的外汇怎么花?(纯是搞笑)
·中秋佳节的沉思——中华民族何时团圆?
·科学“乱想”小说?——巴山老狼二一O七年美国梦幻游
·大清国太监代表大会盛况实录(不完全是搞笑)
·包养二奶?包养奴才?包养文人?——也谈于丹
·红朝太子沉浮录——序言
·红朝太子系列之一——嫡出太子毛岸英与一碗蛋炒饭
·红朝太子系列之二——中华五千年历史上死得最惨的太子刘少奇
·红朝太子系列之三——《党章》指定的太子林彪
·红朝太子系列之四——“伪太子”王洪文
·红朝太子系列之五——毛泽东心中的真正继位人毛远新
·《中国经济学》前言
·《中国经济学》第一讲:中国的基本国策
·《中国经济学》第二讲:中国经济的模式
·《中国经济学》第三讲: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
·《中国经济学》第四讲:中国经济运作方式
·《中国经济学》第五讲:中国财富分配方式
·《中国经济学》第六讲:中国有一个吸民血的阶层:公务员
·《中国经济学》第七讲:“中国特色”的股市
·《中国经济学》第八讲:中国房价疯狂上涨的真正原因
·《中国经济学》第九讲: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强大动力来自何处?
·《中国经济学》第十讲: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和规律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一:青冢吟——游王昭君墓地有感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二:成吉思汗墓前的沉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三)
   
    巴山老狼 著
   
   第五篇:中、苏从盟友到仇敌 谁是共产主义运动的老大?

   
   第三十三章 周恩来对苏联内政横加干涉 毛泽东想办法恶化中苏关系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毛泽东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上讲话说:“关于苏共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我想讲一点。我看有两把刀子,一把是列宁,一把是斯大林,现在斯大林这把刀子俄国人丢了,哥穆尔卡,匈牙利的一些人就拿这把刀子杀苏联,这个领袖就是陶里亚蒂,帝国主义也拿这把刀子杀人,杜勒斯就拿起来耍了一顿,这把刀子不是借出去的,是丢出去的,我们中国没丢。列宁这把刀子现在是不是也被苏联一些领导人丢掉一些呢,我看也丢掉得相当多了。十月革命还灵不灵?还可不可以作为各国的模范?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赫鲁晓夫的报告说,可以经过议会道路去取得政权,这就是说各国可以不学十月革命了,这个门一开,列宁主义就基本上丢了。
   
   毛泽东的讲话肯定了斯大林主义,强烈批评了赫鲁晓夫,而且不同意赫鲁晓夫的“和平过渡”,将“和平过渡”提到“丢掉列宁刀子”的高度,为日后同赫鲁晓夫唱对台戏造舆论。
   
   一九五七年一月,周恩来率领中国党政代表团访问苏联、波兰、匈牙利后,再回访苏联。在与赫鲁晓夫会谈中出言不逊,指责苏联一九五六年出兵波兰是“大国沙文主义”,是错误的。赫鲁晓夫对此表示:周恩来讲这些事情是不尊重他们。若毛泽东此时处于赫鲁晓夫的位置,肯定会暴跳如雷地大叫“你干涉了我的内政!”
   
   关于苏联出兵波兰是否是大国沙文主义不好界定,但同年发生的匈牙利事件在毛泽东时代中共官方的说法是:匈牙利发生了反革命武装叛乱,赫鲁晓夫对出兵一事态度暧昧,毛泽东派出刘少奇到苏联就此事会谈,苏联红军是在中共的强烈要求下才不得不出兵平息叛乱的。而毛泽东从没指责过苏联出兵匈牙利的事。看来所谓的指责“大国沙文主义”是假,找碴子闹事是真。
   
   关于周恩来指责苏联一事,毛泽东在一九五七年一月二十七日的省委书记会上说:“中苏关系我看总是要扯皮的。不要设想共产党之间就没有皮扯。”“据我看形势比一些人强,甚至比大官强,在形势的压迫下,苏联那些顽固分子还要搞大国沙文主义那一套行不通了。我们目前的方针还是帮助他们,办法就是同他们当面直接讲,这次我们的代表团到苏联去就给他们捅了一些问题。我在电话里跟周恩来同志说:‘这些人利令智昏,对他们的最好办法是臭骂一顿。’这回恩来同志在莫斯科就不客气了,跟他们抬杠子了,搞得他们也抬了,这样好,当面扯清楚。他们想影响我们,我们也想影响他们。我们也没有一切都捅穿,法宝不一次使用干净,手里还留了一把,矛盾总是有的,目前只要大体过得去,可求同存异,那些不同的将来再讲,如果他们硬是这样下去,总有一天要统统捅出来。
   
   从毛泽东的这些讲话中可以看出,周恩来对苏联的批评、指责是毛泽东有意恶化中苏关系的第一个重大行动。对于中苏关系,毛泽东已经不想再发展了,“目前只要大体上过得去。”而且毛泽东似乎抓到了赫鲁晓夫什么把柄似的,“法宝不一次使用干尽”。还作了彻底恶化中苏关系的打算:“总有一天要统统捅出来”。在斯大林时代说苏联搞“大国沙文主义”那是千真万确,赫鲁晓夫的“大国沙文主义比斯大林差远了,但毛泽东却偏要指责赫鲁晓夫而不指责斯大林。一九五九年十月中苏关系恶化后,毛泽东也没见有什么“法宝”使出来,所谓的“统统捅出来”不过是骂了赫鲁晓夫几句背叛“马列主义,搞修正主义”之类的话话而已。要说“修正主义”毛泽东才是当之无愧,毛泽东把马列主义早就修正为封建法西斯主义了。
   
   一九五七年六月,苏共中央主席团内部在莫洛托夫、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等人的策划下,乘苏斯洛夫等几人不在莫斯科的时机,召开主席团会议,提出赫鲁晓夫的路线政策有问题,以七票的多数通过了撤消赫鲁晓夫第一书记职务,由莫洛托夫任第一书记,马林科夫任部长会议主席的决定。赫鲁晓夫反击说:第一书记是中央委员会选举的,主席团无权撤消他的第一书记职务,并要求召开中央全会讨论解决。在六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九日的中央全会上形势急转直下,赫鲁晓夫获得了二十大新选出的中央委员多数的支持而取得胜利,马林科夫、莫洛托夫、卡岗诺维奇等人定为“反党集团。”
   
   对于苏联共产党内部这件事情,作为共产主义运动的小兄弟的中共理应站在赫鲁晓夫一边,向赫鲁晓夫表示坚决的支持。但毛泽东却没有这样做,不但没有,而且在当年十一月率中国党政代表团赴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四十周年庆典并出席世界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时于十八日就此事发表了一通令赫鲁晓夫万分难堪,令与会共产党首脑们万分惊奇的怪论,请看当年参加会议亲自听到毛泽东讲话并注意观察会场情形的南斯拉夫驻苏大使米丘诺维奇的日记:
   
   所有代表团对他(毛泽东)的发言都抱有很大的兴趣。所有的人都是到讲台上发言的,只有毛泽东是会上唯一没有上讲台的人,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讲话。他一开始就说他不到讲台上去讲话,因为他有病,翻译翻的是“头痛”。我感到这番话使大多数与会者感到意外。毛通过翻译讲了几乎一个小时。我觉得,讲话是公式化的、带有宣传色彩的,讲了许多中国的谚语和格言,都没有描绘上当今的世界,无论社会主义世界,还是资本主义世界,或者两者之间的世界的真实面貌。
   
   毛一度在没有特别准备的情况下谈到苏联的领导中发生了“两个不同集团”之间的冲突,“以赫鲁晓夫为首的一派取得了胜利。”翻译就是这样翻他的话的。毛在讲话中把莫、马、卡反党集团同被称为另一集团的苏共党等同起来,且在世界各国共产党会议上讲的,这使得有几百人在场的格奥尔基大厅变得死一般的寂静。米高扬示威性地站起来,露出一副决不是友好的表情。站在那里把目光投向发言者和中国人,一度,又背转向发言者,看用金字刻在大厅墙上的上千个俄国最高战斗勋章获得者的名字。……在毛泽东讲了这样一番话,米高扬作出示威性的反应,而苏联代表团又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之后,我们在这里处处都听到的苏联和中国“磐石般的团结”这句话听起来就不那么令人信服了。在这段时间里,中国人却表现得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似乎一切都完全正常。
   
   毛泽东在会议大厅时里的不同寻常表演,也许可以理解为一个乡巴佬见不得大世面,或者是毛泽东想以此标新立异显得与其它共产党的首脑不同;而会上莫名其妙的发言无疑是当众煽了赫鲁晓夫一个耳光!若此会在北京召开,赫鲁晓夫也当着全世界的共产党国家面,不给身为主人的毛泽东一点面子,说毛泽东与高岗是两个集团的争斗,毛泽东又会作何感想!毛泽东想方设法恶化中苏关系,找碴竟找到赫鲁晓夫的家里去了!
   
   毛泽东在这次会上还发表了一通与苏联的外交政策,与全世界人民的和平愿望相反的有关战争的言论:
   
   “国际形势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目前形势是东风压倒西风,也就是说,社会主义的力量对于帝国主义的力量占了压倒的优势。……现在还要估计一种情况,就是想要发动战争的疯子,他们可能把原子弹氢弹到处摔,他们摔,我们也摔,这就打得一塌糊涂这就要损失人。问题要放在最坏的基点上来考虑,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不是我们要打,是他们要打,一打就要摔原子弹、氢弹。我和一位外国政治家辩论过这个问题。他认为如果打原子弹,人会死绝。我说极而言之死掉一半,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一定还要多。”
   
   这真是一个战争狂人的疯狂叫嚣。毛泽东根本不把人民的生命当回事,动辄以“死掉一半人”的气壮如牛的口气发出谬论!“因为社会主义力量占压倒优势,”因此就应该挑起一场核战争,并把战争的罪责转嫁到帝国主义身上:“是他们要打!”毛泽东的中国当时一穷二白,若有美国或苏联的实力,毛泽东肯定会挑起一场世界大战,去实现他的统治全世界的野心。
   
   毛泽东的“极而言之,全世界死一半的人”的心态在日后的“大跃进”中表露无遗。明知“大跃进”已使成千上万的人活活饿死,但死几千万人又有什么关系?我中国人多,死上一半的人也没关系,国家建设好了,再过多少年又有六亿人口!这种心态真实地表现了毛泽东个性中的一种疯狂、追求刺激、不喜欢平静、不愿天下太平无事、不愿人民安居乐业,他需要的是从社会大乱、国家大乱中得到某种刺激,需要的是从战争、流血、百姓的痛苦、民众的死亡中获得某种快感,是盼望全世界人民在一场血腥的屠杀后自己以胜利者的身份成为人类主宰!
   
   毛泽东的战争谬论理所当然地受到赫鲁晓夫和与会的绝大多数共产党头目们的不满和强烈反对。波兰共产党首脑哥穆尔卡对毛泽东的说法表示愤慨。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首脑诺沃提尼即席发言,指责说:“毛泽东说他准备从六亿人口中丧失三亿人,我们怎么办呢?我们捷克斯洛伐克只有一千二百万人,我们的人在一场战争中将要死光,不会有什么人剩下再从新开始了。”
   
   一年多以后,毛泽东在与赫鲁晓夫的秘密会谈中,还试图让苏联挑起同美国的战争。据赫鲁晓夫回忆录《最后的遗言》中记述:
   
   ……他对另一大战的可能性提出了一些使人吃惊的看法。从他一年前在莫斯科的讲话中我已经熟悉他的一些想活。但我们在北京游泳池旁的会谈期间,他比我以前听到的走得更远了。他开头说:‘让我们设想一下未来的战争。’听,多么像斯大林。他也爱提这类假设性的问题。‘美国有多少个师?我们知道美国的人口,因而可以计算出。如果他们征召所有合格服兵役的人,能够募集到多少师?’然后他继续提到其它资本主义国家:英国、法国等等,他接着说:‘现在我们能够募集多少师?考虑一下中国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人口,你会知道我讲这话的意思。’
   
   他朝我笑笑,好像是说:你知道吗?力量对比对我们多么有利。
   
   他的思想方法太使我吃惊和苦恼了,我甚至不想同他争论,在我听来,他的话好象小孩子的谈话,像他这样一个人怎么能够这样考虑问题呢?讲到这里人们会问,他怎么升到这样重要的一个职位?
   
   “毛同志”我说:“你的计算犯了一个根本错误,你要知道,自从苏沃诺夫时代以来,事情已经起了变化。现代士兵不再靠刺刀或子弹来打赢战争……现在在导弹和核弹时代这一方有多少师或那一方有多少师实际上对战争的结果毫无影响。一颗氢弹可以把所有的师变成一大堆烤肉。一颗炸弹有巨大的杀伤直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