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十)]
邱国权
· 为什么中国城市建设飞跃发展?
·中国GDP为什么是印度的四倍?
·呼和浩特市委副书记王志平被杀案细节引发的各种猜测
·胡锦涛要搞第三次“解放思想”?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一副对联谈起
·美国大选后的随想
·驳杨振宁教授有关:“《易经》拖了中国科学发展的后腿”的观点
·如何构建和谐社会?
·联合国改革?安理会常任理事扩军?大国的角方式的出现新的变革?
·“清流”祸国 想靠一场战争对抗崛起是痴人说梦
·缩小两岸差距是两岸走向和平统一的第一步
·步入歧途的中国大学教育
·无意之中透露出的教育系统惊天黑幕
·杂谈:“厕所文化”的最新翻版:“廉政文化”
·从中、韩、美、俄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不同态度,看中国外交的特点
·中国为什么反对伊朗拥有核武器?
·张维迎教授天大实话:改革使得相对利益受损的是领导干部
·面对狱中的郭飞雄先生,余杰、王怡,你们应该忏悔!
·中国已经出现巨大的“教育产业”泡沫!
·中国买航母,为了打内战?
·茅于轼提出“赞成提高高校学费”背后的官府阴谋
·中国的通货膨胀原因及其对社会各阶层的影响
·穷鬼们:认命吧!
·大学生就业:老爸们实力的竞争!
·病态的人、病态的社会、病态的国家——由杨丽娟事件而折射出来的问题
·“以谎言打天下、以谎言立国、以谎言治国”,说谎是中共的最大“优良传统”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大清国奇闻:最最最热爱大清国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十世转世灵童问世
·现代流行“八股”文章?大胆预测今后之神州国(搞笑)
·王照山副主席为结石婴儿填新词?
·腐败——中国专制经济增长最强大的推动力
·巴山老狼被“双规”始末记:在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中落马
·中共元帅、大将简评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一)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二)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三)
·有大恩于毛泽东的中共叛徒总书记向忠发
·毛泽东PK张国焘——中共专制场上两个最强者的决斗
·大将罗瑞卿被打倒之迷初探
·毛泽东与叶剑英的特殊关系:一次合伙阴谋,终身受用无穷
·“六四”记忆: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成都
·巴山老狼就上海大楼倒塌郑重地致上海市政府的建议书
·历史回顾:一百一十五年前的中、日甲午战争
·从马英九邀请达赖喇嘛访问台湾,看未来中国统一之前景
·“恐怖分子”乎?“反美武装”乎?
·面对暴政的两种抉择——是做杨佳还是做唐福珍?
·关于儒家“三立”的一点思考
·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几何?
·看神州国新闻,感悟“指出”真谛
·连战不必仰大陆鼻息,中华民族已经在台湾崛起
·与你前世今生的最后约定
·八零后的中国男人们太苦逼了!
·给大清国政府建立一份道德档案(搞笑)
·中国景区门票疯狂涨价为哪般?
·简论“爱国”
·中国乌纱帽工业集团总公司广而告之
·中共应抛弃“党二世、党三世……党万世”的秦始皇主义,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
·金二胖子的“圆子蛋”会砸在谁的头上?
·“神州共贪裆”创造的“世界之最”!
·专制中国:“养老金产业化”大潮扑面而来!
·杂谈:国耻、钓鱼岛、琉球及其它
·什么是腐败?如何反腐败?
·胡锦涛从西柏坡到遵义的十年轮回
·红朝一党独裁专制的“破鞋”,“合”了谁的“脚”?
·习近平连发三问,奥巴马环顾左右而言它
·问习总:“情”为何物?直教中国人金银相许?
·中国:被哪个王八蛋“潜规则”了?
·主人和仆人的故事
·致卓有才华的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神州国“医疗产业”的完全真相
·从《网易论坛》“政治觉悟”的提高,看中国社会“和谐度”的提高
·巴山老狼竞选乌鸡国马太网站福音论坛《国际风云》版主宣言(搞笑)
·网易论坛愤青各阶层分析(有抄袭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之嫌疑)
·巴山老狼就十年前下岗一事至单位领导
·《博讯》怎么啦?
·巴山老狼感恩之旅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做民主国家的亡国奴比做独裁专制国家的顺民幸福十倍!
·简论亡国奴
·有关二○一七年中共将崩溃的传言之我见
·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重大外交事件得失谈
·这世界我有很多的不明白
·人岂能与狗相比?——愤怒声讨《人民日报》缺德文章!
·快讯:大清国末代皇帝溥仪视察龙兴之地黑水白山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文革五十年祭
·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安徽合肥:“教育产业化”的魔掌开始伸向三岁的幼儿
·中国的官员数量占世界官员数量的比例有多大?
·仲裁案后的中国南海政策何去何从?
·李克强发飚背后的玄机
·国家稳定、强大的两大基石:政治文明与经济文明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十)
   
    巴山老狼 著
   
   第四篇: 中华民族第二次大劫难―― 疯狂的大跃进、庐山会议、五千万农民活活饿死

   
   第三十章 悲惨中国继续疯狂跃进 五千万农民化骷髅白骨
   
   以政治运动推动生产发展,这是毛泽东搞经济的惯用手法。也是所谓的“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反右倾运动取得了“伟大胜利”后,毛泽东无视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的事实,不顾数亿农民正在饥饿线上挣扎的现状,硬说“我国国民经济中主要比例关系是协调的,正常的”。9月14日,毛泽东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写信说:“国家的政治经济情况极为良好。”并把因搞大跃进造成的生产下降和各大城市经济生活的困难归罪于彭德怀等人,说成“是由于右倾思想、右倾活动、特别是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作怪”造成的。
   
   十月十六日至二十八日,全国工业生产会议召开,会上安排了第四季度的生产,提出保证全年一千三百万吨钢、三亿四千万吨煤、等一系列高指标计划。为了完成这一计划,十月二十三日国家计委、国家建委提议重新开工新上项目二百三十个,追加基建投资十三亿元。基建战线扩大后,职工队伍再次膨胀:一九五八年底职工总数为四千五百三十二万人,其中近半数是大跃进中新增加的,五九年初决定减少八百万人,庐山会议前已减少五百万人。反右倾后,再次大干快上,到五九年底职工总数反比五八年底增加三十万人。
   
   经过反右倾和拚设备、拚劳力、拚资源的蛮干,一九五九年战绩辉煌,据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统计:一九五九年产钢一千三百三十五万吨,煤近三亿五千万吨,粮食五千四百亿斤,棉花四百八十多万担。可谓项项跃进。毛泽东继政治上取得揪出“反党集团”的伟大胜利后,又取得了经济战线上的“伟大胜利”!只是上面公布的数字,特别是粮食、棉花数又有多少是真实的呢?
   
   在一九五八年、一九五九年连续“跃进”的基础上,毛泽东又准备着一九六O年的跃进。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国家计委向中共中央提出了《关于一九六O年国民经济计划的报告》,提出一九六O年钢产量要达到一千八百四十万吨,煤四亿二千五百万吨,粮食六千五百亿斤棉花六千万担。分别比一九五九年完成的指标高出23-33%!
   
   一九六O年一月一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展望六十年代》。宣布八届八中全会关于在一九五九年提前三年完成第二个五年计划的主要指标的号召已经实现,并宣称:“我们不但对于一九六O年的继续跃进和更好跃进充满了信心,而且对于整个六十年代的继续跃进也充满信心。”
   
   一月二十六日,中共中央又提出了三年设想和八年设想。其三年设想的目标是:一、提前五年实现中共中央八届二中全会提出的十年赶上英国的口号。二、提前五年实现十二年农业发展纲要。三、提前五年实现十二年科学规划纲要。八年总要求是:以共产主义的雄心大志,尽可能地加快建设,保证工农业生产的不断跃进,基本上实现我国工业、农业、科学文化和国防四个现代化,建立起完整的经济体系,使我国成为一个富强的社会主义国家。同时,要基本上完成集体所有制到全民所有制的过渡,在分配制度中要逐步增加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
   
   一九六O年三月八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拟发的关于城市人民公社问题的指示上批示说:
   
   看起来,以大工厂、街道、机关学校三种为中心,而又有各种所有制(国有制、社有集体制、社以下集体所有制)同时存在于一个公社内,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很好的。
   
   挂上公社的牌子则是可以的,……以一新耳目,振奋人心。
   
   最好有一位书记专管城市人民公社。中央希望今年上半年全国城市普遍试点,取得经验,下半年普遍推广。各城市应派一位书记率领几个干部到哈尔滨、天津、郑州等处去参观那里的人民公社。
   
   一九六O年三月九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城市人民公社问题的指示》。城市的人家家户户又把家中的坛坛罐罐砸得稀烂,把铁锅送进毛泽东的炼钢炉。到这年底,全国城市有六千多万的居民成了“城市人民公社”的社员!
   
   在农村人民公社已活活饿死上千万时,毛泽东又把人民公社又办到了全国各大、中、小城市!几百、上千的城市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挤在毛泽东搭的灶台上的抢着一锅清水红苕稀饭大锅汤,煞是热闹好看!
   
   而毛泽东和中共的各级高官呢?他们吃的是专门特供的鸡鱼鸭肉,专配的厨师为他们各家各户单独调制美味佳肴,与自己的妻儿老小们慢慢地、愉快地享受着。
   
   毛泽东的“大跃进”在第三个年头终于到了一鼓作气、再竭三衰的地步,官方公布的统计数字上的“跃进”掩盖不了国民经济特别是农业全面崩溃的严峻现实,人民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
   
   当年划为右派的顾准先生被遣送农村劳改时亲自经历、目睹并记录下的人类历史最悲惨的一幕:
   
   在冀鲁豫时不能下咽的,这回全部吃完。尤其晚饭三百斤菜,七十五斤米的菜饭,加一盆红薯叶,居然吃完。饥饿是可怕的。(1959年11月21日)
   
   为食物的欲念所苦,想如何找杨陆何三人中的好对象得以早上喝一次菜汤。想如何搞一点红薯与胡萝卜吃。(1959年12月平均5日)
   
   劳动队的肿病一下子在一个月内从四十四人增加到七十多人。(1959年12月17日)
   
   民工队来买菜的人说村里的红薯已经吃光了,刘引芝的父亲死了。肿病劳动过度,营养不良,缝纫室的哥嫂同时死亡,也是肿病。1959年旱灾,1960年春夏还有多少人死亡呢?(1959年11月4日)
   
   劳动队真是天堂。徐从周的孩子在这时吃了早晚两顿稀饭,欢喜得不得了。徐从周是在避难所时。我对他说,现若他仍在农村目击心伤,如何过去?(1959年11月4日)
   
   刨红薯,民工过路,羡慕不已,都到地头捡残屑,驱之不去。一个新发明,红薯藤磨粉。(1959年11月13日)
   
   死人已知柳学冠之弟、杨文华之女、刘文惠之父。其他所说的还不少。(1959年11月27日)
   
   附近路倒尸二起。黄渤家中……十五人中死了五个。(1959年12月17日)
   
   柳学冠家母弟同时死了,杨柔远母亲死了。夏伯卿家死了人,张保修家死了人。(1959年11月30日)
   
   为了果腹,大知识分子顾先生也去偷吃萝卜,实在是“有辱斯文”,不过天良不泯,还三省吾身:“我是否变得卑鄙了?”
   
   顾淮先生所记是一九五九年底,那么更为艰难的一九六O年、一九六一年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惨状?
   
   据丛进先生所著《曲折发展的岁月》载:
   
   一九六O年的工农业总产值,完成了2065亿元,只达到二届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最高指标的69.3%
   
   农业在一九五九年已大幅度下降之后,继续大幅度下降。
   
   一九六O年农业总产值415亿元,比一九五九年又下降了12.6%
   
   粮食产量,据一九六一年核实只有2870亿斤,比“大跃进”前的一九五七年的3900亿斤下降了26.4% ,跌到了一九五一年2874斤的水平。
   
   棉花产量,2126万担,比一九五九年下降了37.8%。也跌到了一九五一年2062万担的水平。
   
   油料作物,3405万担。比一九五九年下降了50.9%比一九五七年下降了54%跌到了建国时的水平以下。
   
   就农业而言,三年并没能够“跃进”,恰是大幅度“跃退”了。
   
   一方面是粮食产量自一九五九年起连续下降,另一方面是高征购、高销售。一九五七年度征购粮食961亿斤,占年产量的26.4%比较正常。一九五八年度征购1095斤,占年产量的27.3%已经多了。一九五九年度征购达1348亿斤,占年产量的39.6%。一九六O年度征购1024亿斤,占年产量的35.7%。 使得农村留粮,由一九五七年的2940亿斤减少到一九五九年的2052亿斤,一九六○年的1846亿斤。一九六○年比一九五七年减少37.2%按人口平均的农村粮食消费量,由一九五七年的409斤,降到一九五九年的366斤,一九六○年264斤。一九六○年比一九五七年减少了35.3%
   
   在高征购但又高销售之下,国家库存周转粮耗多补少,连年下降。一九五八年六月底,国家存粮386亿斤,一九五九年六月底降为343亿斤,一九六O年底又降为127亿斤,连正常情况下的铺底粮和运转状态的周转粮数量都不足。农村粮食短缺,国家存粮无几,一些大中城市几乎脱销,全国大约缺少三千万人一年的口粮。……
   
   ……
   
   轻工业出现从未有过的下降情况。
   
   一九六○年轻工业产值550亿元,比一九五九年减少9%。棉纱产量下降了28.6%棉布下降了28%。食糖等某些轻工产品下降了60%。人们很需要的轻工日用品供应日益减少,呈现出奇缺现象。
   
   重工业在农业、轻工业大幅度下降的同时,更加孤军冒进。
   
   一九六O年重工业产值1100亿元,比一九五九年增长25.9%。加上一九五九年、一九五八年的冒进增长,一九六O年的重工业产值比一九五七年增长了2、3倍。
   
   钢的产量1866万吨,比一九五九年增长了34.5%钢材增长23.8%。原煤增长7.5%。发电量增长40.4%。水泥增长27.5%。金属切削机床增长32.9%
   
    一方面是重工业高速增长,另一方面是一九六O年的农业比一九五七年下降了14.8%。重工业的发展不但完全脱离了农业基础的状况,与轻工业的情况不相适应,也为重工业自身所无法承担的。重工业严重挤了农业和轻工业,造成比例更加失调。一九六O年与一九五七年相比,农业的比重由43.7%下降到21.8%轻工业由31.2%下降到26.1%,重工业则由25.5%猛增至52.1%。
   
   基本建设规模过大,积累过高,效益下降。
   
   一九六○年全国基建投资总额389亿元,比已经很膨胀的一九五九年投资又多39亿元,增加10%。一九五八年至一九六○年基建投资合计996亿元。比“一五”计划五年的总和550亿元还要多81%。这种庞大的基本建设规模,是建立在一九五八年粮、棉高估产(产粮7500亿斤、产棉6600万担)基础上的,计划一九六二年要达到钢产量5000万至6000万吨的目标来安排的。挤垮了农业,挤伤了轻工业,重工业自身到一九六O年底后,也站不住而掉了下来。
   
   ……
   
   国家财政连连出现大量赤字,通货膨胀,商品价格上涨。
   
   三年“大跃进中发生大量财政赤字,一九五八年为21.8亿元,比一九五六年冒进造成的赤字要高出3亿元;一九五九年赤字猛增为65.8亿元;一九六O年赤字又高达81.8亿元。三年合计169.4亿元。一九六一年仍有赤字10.9亿元。
   
   为弥补赤字,大量增发票子,造成通货膨胀。一九五七年末的货币投放量为53亿元,一九五九年上升到75亿元,一九六O年上升到96亿元。作为三年“大跃进”的后果,一九六一年又高达125亿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