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九)]
邱国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一)
·附录:文革十年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六)
·附录:文革后十四年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九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九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九二)
·铁血中共:1921-2008 结束语:中国向何处去?
·铁血中共:1921-2008(后 记)
第三部:巴山老狼杂文集
·中华民族是一个优秀民族吗?——一个令所有中国人倍感沉重的话题
·中国是谁的天堂?
·我爱伟大的大清国
·大清国万亿美元的外汇怎么花?(纯是搞笑)
·中秋佳节的沉思——中华民族何时团圆?
·科学“乱想”小说?——巴山老狼二一O七年美国梦幻游
·大清国太监代表大会盛况实录(不完全是搞笑)
·包养二奶?包养奴才?包养文人?——也谈于丹
·红朝太子沉浮录——序言
·红朝太子系列之一——嫡出太子毛岸英与一碗蛋炒饭
·红朝太子系列之二——中华五千年历史上死得最惨的太子刘少奇
·红朝太子系列之三——《党章》指定的太子林彪
·红朝太子系列之四——“伪太子”王洪文
·红朝太子系列之五——毛泽东心中的真正继位人毛远新
·《中国经济学》前言
·《中国经济学》第一讲:中国的基本国策
·《中国经济学》第二讲:中国经济的模式
·《中国经济学》第三讲: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
·《中国经济学》第四讲:中国经济运作方式
·《中国经济学》第五讲:中国财富分配方式
·《中国经济学》第六讲:中国有一个吸民血的阶层:公务员
·《中国经济学》第七讲:“中国特色”的股市
·《中国经济学》第八讲:中国房价疯狂上涨的真正原因
·《中国经济学》第九讲: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强大动力来自何处?
·《中国经济学》第十讲: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和规律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一:青冢吟——游王昭君墓地有感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二:成吉思汗墓前的沉思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三:跳进黄河洗不清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四:戈壁滩深处感悟人生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五:青藏高原神韵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六:神秘古城拉萨市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七: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巴山老狼发明反腐败惊世绝招(不是搞笑)
·马克思主义者?秦始皇主义者!——一论毛泽东
·毛泽东有没有选定“接班人”?——二论毛泽东
·毛泽东欠中国共产党多少血债?——三论毛泽东
·毛泽东欠了中国人民多少血债?——四论毛泽东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一——千古权臣之楷模:周公姬旦辅成王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二——“千金买笑”与“烽火戏诸侯”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三——商鞅变法与今日神州国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四——秦始皇的“万世梦”与习近平的“中国梦”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一:寻觅黄埔军校旧址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二:质疑孙中山“天下为公”口号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三:美国的公民身份价值几何?
·红朝起源:人类最大邪教教父马克思
·北京有多少公务员?
·铁流先生《不批毛泽东中国无民主社会可言》文章的两点荒谬之处
·比较——中国当代历史上两个卓越人物:失败的英才韩信、成功的伟人陈平
·知青苦难,岂容作秀?
·中秋感怀:中华民族何时团圆?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巴山老狼二一O七年美国梦幻游——科学乱想小说?
·中共需要多少机构才能遏制腐败?
·大清国皇帝与日本天皇:面对世界民主大潮,不同的态度,不同的命运
·巴山老狼惊闻“伯乐相马”选官制度发生重大变革
·中国高校为什么会出现巨额亏空?
·肖志军为什么不在妻子的“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缺乏现代军事常识的朱成虎将军
·生物学杂交产生优势、政治制度是否也可进行“杂交”?
· 中国在世界上如何定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九)

    巴山老狼 著

   第四篇: 中华民族第二次大劫难―― 疯狂的大跃进、庐山会议、五千万农民活活饿死

    第二十九章 无中生有翻老账置彭于死地 庄严声明耿林彪不落井下石

   

   毛泽东的讲话无疑是给要求纠左的彭、张、黄、周等人当头一棒。血气方刚的周小舟、李锐、周惠等人更是难以接受,三人来到黄克诚住处,情绪激动地发了一通:

   “袁世凯称帝,有人就特地为他办了一种报纸,专讲劝进的话,袁世凯就最喜欢听。”

   “毛泽东已到了斯大林晚年。”

   “这不是钓鱼吗?”

   “不能一手遮天!”

   ……

   在共产党内饱经政治风浪的黄克诚知道这样说的后果极其严重,极力劝解。彭德怀因事找黄克诚恰又进屋,周小舟又对彭德怀说:“老总啊,我们离右派只有三十公里了。”彭说:“着急有什么用。”正说着,被罗瑞卿撞见。罗瑞卿当即向毛泽东报告:“彭黄还有组织活动。”

   七月二十四日,聂荣臻、叶剑英二人受毛泽东的委托,找彭德怀谈话说:“我们是三十年的老战友了,应该诚恳地谈一谈。你的一股骄傲劲,已经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今天你连毛泽东同志都瞧不起,还有谁看得起?毛泽东同志健在尚且如此,万一毛泽东同志不在,还有谁能管得了你?你危险就在这里。你骄傲孤高,假如是在庐山上当和尚,上天入地唯我独尊,这不要紧,而你是党中央集体领导一员,政治局委员,又当国防部长,功劳很大,名声很大,地位很高,带几百万军队。你一马当先亲自挂帅来反对党中央,反对毛泽东同志,事情就严重了。”

   “你为什么写这封信,这信是什么性质的错误,为什么总在紧要关头都要搞一下?”

   “不能单从信的方面来看,而要从如何对全局有利作想。”

   “抛开信的本身,从全面利益来作检讨。”

   据彭德怀自述中说:聂、叶二人与彭话别时热泪盈眶。

   彭德怀万没想到一封信会惹出如此弥天大祸,会招到如此严厉的批判。最后不得不“从维护毛泽东的威信”愿望出发,承认错误。

   七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六日,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周惠、李锐等人做了检查并在各小组巡回接受批判。

   没有错被逼认了错,也作了检查了。按说事情应该就此完结了吧?退一步说,就是真有错,念在几十年鞍前马后的辛劳,毛泽东也应有一丝怜悯、同情、恻隐之心吧?但毛泽东却没有。兔死狗烹、鹰尽弓藏。他要趁彭德怀等人跪地认错求饶之时,痛打落水狗,杀一儆百、不将其置于死地、决不罢休!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悄悄向李锐透露:已在起草反党集团文件。

   七月二十六日晚,毛泽东派秘书接彭德怀到其住地。当彭德怀跟秘书进去时才发现不是毛泽东一人,而是山上所有的政治局常委: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林彪(陈云、邓小平两常委未上山)集体召见。房间里没有记录,没有录音。这天晚上,毛泽东翻出彭德怀几十年来的一桩桩历史旧账,其中一笔是刘少奇、扬尚昆写给中央的信,是彭德怀鼓动起来的。另一笔就是二十四年前的往事:长征路上林彪写信给中央军委,要求撤换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的前敌指挥,由彭德怀任前敌指挥。这是彭德怀鼓动起来的。

   这两笔账中共史官方史书上从未见任何记载。七、八年后,彭德怀被投进监狱,在其所写的交待材料中,为这两笔历史旧账作了注释:

   

   “军委派刘少奇来三军团任政治部主任,原主任袁国平调军委另行分配工作。在遵义会议时,毛主席向我介绍这是刘少奇,很早加入党,中央委员。以前我不认识刘少奇,他来三军团工作我表示欢迎。我和他谈过如下话:现在部队的普遍情绪是不怕打仗阵亡,就怕负伤;不怕急行军、夜行军,就怕害病掉队。这是没有根据地作战的反映。遵义会议决定在湘鄂川黔边建立根据地,大家都很高兴,但传达不深入。我军应摆脱堵、截、追四面环敌的形势,选择有利的战机,打一两个胜仗,转入主动,实现遵义会议决议,靠近二方面军,创造新根据地就好办了。这是我和刘少奇谈话内容。”

   “过了两天,刘少奇加上自己的内容和别人的意见,写了一个电报给中央军委。拿给我和杨尚昆签字,我觉得与我的看法不同,没有签字,以刘、杨名义发了。”

   “大概是五月中旬,中央在会理开了一次会议,名曰会理会议。这时有前述刘、杨给中央军委的电报,又有林彪写给中央军委的一封信。林信大意是:毛、周、朱随军主持大计,请彭德怀任前敌总指挥,迅速北进与四方面军会合。在会议时我看了这封信,当时也没介意,以为这就是战场指挥呗。一、三军团在战斗中早就形成了这种关系,有时一军团指挥三军团,有时三军团指挥一军团,有时自动配合。这次毛主席在会议上指出林彪信是彭德怀同志鼓动起来的,还有刘、杨电报。这都是对失去中央苏区不满的右倾情绪的反映。当时听了也有些难过,但大敌当前,追敌又迫近金沙江,心想人的误会总是有的,以为林彪的信是出于好意,想把事情办好,我既没有同林彪谈过话,而同刘少奇谈话内容也是完全正当的,我就没有申明,等他们归来自己去申明,我采取事久自然明的态度,但作了自我批评。我也批评了林彪的信:遵义会议才改变了领导,这时又提出改变前敌指挥是不妥当的,特别是提到了我,则更不适当。”

   “林彪当时也没说他的信与我有关。”

   

   而刘少奇、林彪两位当事人对毛泽东的指责又是什么态度呢?

   关于刘少奇的态度,据庐山蒙难的李锐先生所著《庐山会议实录》一书载:刘少奇在大会上批判彭德怀时,当众说信是彭德怀指使写的。

   关于林彪的态度,据彭德怀自述中说:

   

   “林彪同志庄严声明了,那封信与彭德怀无关!他写信时,彭不知道。”

   

   林彪真豪杰之士也!彭德怀面临如此绝境都不无中生有地大泼脏水,可以说在中共高层人士中实在难得。林彪若顺水推舟说是彭德怀叫写的,一则可解开自己历史上与毛泽东关系的一大疙瘩,开脱自己的责任;二则又可为毛泽东提供打击彭德怀的炮弹,以获得毛泽东更大的信任,谱写与毛泽东关系史的新篇章。可他却偏不识趣地“庄严声明”一番。毛泽东本想往彭身上栽赃,不料半路杀出林彪为彭开脱,毛泽东当时的尴尬心情可想而知。

   为什么要翻出历史旧账?因为毛泽东非常明白,单凭彭德怀信就置其于死地,不但毫无道理,而且众“神仙”们也难以服气。怎么办?翻历史老账是一个最好的办法。毛泽东与他的同事们共事几十年,总有意见相左之时,不同意见交锋难免有正确和错误之别。要想整倒某人,只需将其错误逐条列出。如此一来,一贯正确变成一贯错误,变成彭德怀一贯反对我。再顺理成章地扣上“反党、右倾、野心家”等帽子。

   历史旧账一抖落出来,不由得彭德怀怒发冲冠,终于骂出了一句青史留名的粗话:“你在延安操了我四十多天娘,我操你二十天的娘不行?!”与会的众常委们纷纷起而指责彭德怀“太不象话了”。彭德怀的粗话成了他“记仇的证据”,毛泽东在以后的十多年中经常提到此事,以证明彭德怀一贯反对自己。

   七人二十七日上午,刘少奇主持协作区主任会议,传达毛泽东的指示:“继续批判彭、黄、张、周反党集团。彭德怀同志对毛主席长期以来是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还要联系彭德怀同志历史上的错误来批判,“划清界限,不仅对事,而且对人。”

   对彭德怀的历史清算开始了,批判斗争在逐步升级。

   七月二十九日,毛泽东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召开八届八中全会,讨论路线,彻底解决彭德怀的反党和“右倾机会主义”问题。并下令派飞机将全国各地的中央委员接上庐山。

   七月三十一日至八月一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常委会,参加者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林彪,以及彭德怀、彭真、贺龙,黄克诚、周小舟、周惠、李锐四人旁听。这两天会议由毛泽东唱主角,大多数时间是毛泽东一人在算彭德怀的总账,对彭德怀进行批判斗争。

   毛泽东首先对彭德怀所谓的“错误”和几十年来与自己的关系进行定性:“彭德怀同志错误的性质是资产阶级思想,或者是资产阶级和封建主义的结合物。三十一年来,彭德怀和我是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一、二、三次反围剿,反张国焘路线是合作的,但都有他的不同意见。抗日战争时期,完全是另搞一套。抗美援朝时期,有的问题也是不合作的。”

   毛泽东发言后,几个常委轮番上阵揭发批判彭德怀。

   朱德发言时,态度温和,只就信的内容泛泛而谈,还没谈完,毛泽东即将腿抬起,用手指搔了几下鞋面,说:“隔靴搔痒”弄得朱老总脸一红,就停止发言了。

   朱德此人为人忠厚,无整人害人之心,又与彭德怀是几十年的老搭档,二人相知甚深。对中共历次所谓的路线斗争都置之事外,甚至帮被斗者说好话,王明走红时,毛泽东遭排斥,朱德仍是总司令,并协助周恩来取得了反第四次围剿的胜利。张国焘成立“中央”时,朱德加入了张国焘的“中央委员会”并任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毛泽东整高岗时,朱德又为高岗说话并为此受到毛泽东的严历批评。几天前在批彭的小组会上,朱德又赞扬彭德怀“艰苦卓绝,无人能及”。毛泽东为此还在其秘书林克面前说:“朱德是个老右派。”只是朱德是中共领导集团中年龄最大,资历很老,又无甚野心的人,因此才没有和他太过意不去。

   倒是林彪出语惊人,在对彭德怀进行了严历批判后说:“中国只有毛主席能当大英雄,你不要打这个主意。”

   林彪是揶揄讽刺,还是反话正说?这是对彭的批判,还是对毛的奉承?当着毛和众人的面这样说,毛泽东及众人心中定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