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九)]
邱国权
·关于儒家“三立”的一点思考
·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几何?
·看神州国新闻,感悟“指出”真谛
·连战不必仰大陆鼻息,中华民族已经在台湾崛起
·与你前世今生的最后约定
·八零后的中国男人们太苦逼了!
·给大清国政府建立一份道德档案(搞笑)
·中国景区门票疯狂涨价为哪般?
·简论“爱国”
·中国乌纱帽工业集团总公司广而告之
·中共应抛弃“党二世、党三世……党万世”的秦始皇主义,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
·金二胖子的“圆子蛋”会砸在谁的头上?
·“神州共贪裆”创造的“世界之最”!
·专制中国:“养老金产业化”大潮扑面而来!
·杂谈:国耻、钓鱼岛、琉球及其它
·什么是腐败?如何反腐败?
·胡锦涛从西柏坡到遵义的十年轮回
·红朝一党独裁专制的“破鞋”,“合”了谁的“脚”?
·习近平连发三问,奥巴马环顾左右而言它
·问习总:“情”为何物?直教中国人金银相许?
·中国:被哪个王八蛋“潜规则”了?
·主人和仆人的故事
·致卓有才华的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神州国“医疗产业”的完全真相
·从《网易论坛》“政治觉悟”的提高,看中国社会“和谐度”的提高
·巴山老狼竞选乌鸡国马太网站福音论坛《国际风云》版主宣言(搞笑)
·网易论坛愤青各阶层分析(有抄袭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之嫌疑)
·巴山老狼就十年前下岗一事至单位领导
·《博讯》怎么啦?
·巴山老狼感恩之旅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做民主国家的亡国奴比做独裁专制国家的顺民幸福十倍!
·简论亡国奴
·有关二○一七年中共将崩溃的传言之我见
·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重大外交事件得失谈
·这世界我有很多的不明白
·人岂能与狗相比?——愤怒声讨《人民日报》缺德文章!
·快讯:大清国末代皇帝溥仪视察龙兴之地黑水白山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文革五十年祭
·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安徽合肥:“教育产业化”的魔掌开始伸向三岁的幼儿
·中国的官员数量占世界官员数量的比例有多大?
·仲裁案后的中国南海政策何去何从?
·李克强发飚背后的玄机
·国家稳定、强大的两大基石:政治文明与经济文明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反动透顶的口号!
·薄瓜瓜“复仇之剑”指向谁?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实质是什么?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统一希望渺茫
·毛家天下梦断紫禁城,习党天下美梦能成真?
·当今中国,数风流人物:还看王岐山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中国人没有资格嘲笑菲律宾及其人民!
·孙政才就是弱智从政,咎由自取!
·陆军司令劲爆毛泽东时代腐败娃娃兵
·中共为什么要妖魔化林彪?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热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九)

    巴山老狼 著

   第四篇: 中华民族第二次大劫难―― 疯狂的大跃进、庐山会议、五千万农民活活饿死

    第二十九章 无中生有翻老账置彭于死地 庄严声明耿林彪不落井下石

   

   毛泽东的讲话无疑是给要求纠左的彭、张、黄、周等人当头一棒。血气方刚的周小舟、李锐、周惠等人更是难以接受,三人来到黄克诚住处,情绪激动地发了一通:

   “袁世凯称帝,有人就特地为他办了一种报纸,专讲劝进的话,袁世凯就最喜欢听。”

   “毛泽东已到了斯大林晚年。”

   “这不是钓鱼吗?”

   “不能一手遮天!”

   ……

   在共产党内饱经政治风浪的黄克诚知道这样说的后果极其严重,极力劝解。彭德怀因事找黄克诚恰又进屋,周小舟又对彭德怀说:“老总啊,我们离右派只有三十公里了。”彭说:“着急有什么用。”正说着,被罗瑞卿撞见。罗瑞卿当即向毛泽东报告:“彭黄还有组织活动。”

   七月二十四日,聂荣臻、叶剑英二人受毛泽东的委托,找彭德怀谈话说:“我们是三十年的老战友了,应该诚恳地谈一谈。你的一股骄傲劲,已经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今天你连毛泽东同志都瞧不起,还有谁看得起?毛泽东同志健在尚且如此,万一毛泽东同志不在,还有谁能管得了你?你危险就在这里。你骄傲孤高,假如是在庐山上当和尚,上天入地唯我独尊,这不要紧,而你是党中央集体领导一员,政治局委员,又当国防部长,功劳很大,名声很大,地位很高,带几百万军队。你一马当先亲自挂帅来反对党中央,反对毛泽东同志,事情就严重了。”

   “你为什么写这封信,这信是什么性质的错误,为什么总在紧要关头都要搞一下?”

   “不能单从信的方面来看,而要从如何对全局有利作想。”

   “抛开信的本身,从全面利益来作检讨。”

   据彭德怀自述中说:聂、叶二人与彭话别时热泪盈眶。

   彭德怀万没想到一封信会惹出如此弥天大祸,会招到如此严厉的批判。最后不得不“从维护毛泽东的威信”愿望出发,承认错误。

   七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六日,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周惠、李锐等人做了检查并在各小组巡回接受批判。

   没有错被逼认了错,也作了检查了。按说事情应该就此完结了吧?退一步说,就是真有错,念在几十年鞍前马后的辛劳,毛泽东也应有一丝怜悯、同情、恻隐之心吧?但毛泽东却没有。兔死狗烹、鹰尽弓藏。他要趁彭德怀等人跪地认错求饶之时,痛打落水狗,杀一儆百、不将其置于死地、决不罢休!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悄悄向李锐透露:已在起草反党集团文件。

   七月二十六日晚,毛泽东派秘书接彭德怀到其住地。当彭德怀跟秘书进去时才发现不是毛泽东一人,而是山上所有的政治局常委: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林彪(陈云、邓小平两常委未上山)集体召见。房间里没有记录,没有录音。这天晚上,毛泽东翻出彭德怀几十年来的一桩桩历史旧账,其中一笔是刘少奇、扬尚昆写给中央的信,是彭德怀鼓动起来的。另一笔就是二十四年前的往事:长征路上林彪写信给中央军委,要求撤换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的前敌指挥,由彭德怀任前敌指挥。这是彭德怀鼓动起来的。

   这两笔账中共史官方史书上从未见任何记载。七、八年后,彭德怀被投进监狱,在其所写的交待材料中,为这两笔历史旧账作了注释:

   

   “军委派刘少奇来三军团任政治部主任,原主任袁国平调军委另行分配工作。在遵义会议时,毛主席向我介绍这是刘少奇,很早加入党,中央委员。以前我不认识刘少奇,他来三军团工作我表示欢迎。我和他谈过如下话:现在部队的普遍情绪是不怕打仗阵亡,就怕负伤;不怕急行军、夜行军,就怕害病掉队。这是没有根据地作战的反映。遵义会议决定在湘鄂川黔边建立根据地,大家都很高兴,但传达不深入。我军应摆脱堵、截、追四面环敌的形势,选择有利的战机,打一两个胜仗,转入主动,实现遵义会议决议,靠近二方面军,创造新根据地就好办了。这是我和刘少奇谈话内容。”

   “过了两天,刘少奇加上自己的内容和别人的意见,写了一个电报给中央军委。拿给我和杨尚昆签字,我觉得与我的看法不同,没有签字,以刘、杨名义发了。”

   “大概是五月中旬,中央在会理开了一次会议,名曰会理会议。这时有前述刘、杨给中央军委的电报,又有林彪写给中央军委的一封信。林信大意是:毛、周、朱随军主持大计,请彭德怀任前敌总指挥,迅速北进与四方面军会合。在会议时我看了这封信,当时也没介意,以为这就是战场指挥呗。一、三军团在战斗中早就形成了这种关系,有时一军团指挥三军团,有时三军团指挥一军团,有时自动配合。这次毛主席在会议上指出林彪信是彭德怀同志鼓动起来的,还有刘、杨电报。这都是对失去中央苏区不满的右倾情绪的反映。当时听了也有些难过,但大敌当前,追敌又迫近金沙江,心想人的误会总是有的,以为林彪的信是出于好意,想把事情办好,我既没有同林彪谈过话,而同刘少奇谈话内容也是完全正当的,我就没有申明,等他们归来自己去申明,我采取事久自然明的态度,但作了自我批评。我也批评了林彪的信:遵义会议才改变了领导,这时又提出改变前敌指挥是不妥当的,特别是提到了我,则更不适当。”

   “林彪当时也没说他的信与我有关。”

   

   而刘少奇、林彪两位当事人对毛泽东的指责又是什么态度呢?

   关于刘少奇的态度,据庐山蒙难的李锐先生所著《庐山会议实录》一书载:刘少奇在大会上批判彭德怀时,当众说信是彭德怀指使写的。

   关于林彪的态度,据彭德怀自述中说:

   

   “林彪同志庄严声明了,那封信与彭德怀无关!他写信时,彭不知道。”

   

   林彪真豪杰之士也!彭德怀面临如此绝境都不无中生有地大泼脏水,可以说在中共高层人士中实在难得。林彪若顺水推舟说是彭德怀叫写的,一则可解开自己历史上与毛泽东关系的一大疙瘩,开脱自己的责任;二则又可为毛泽东提供打击彭德怀的炮弹,以获得毛泽东更大的信任,谱写与毛泽东关系史的新篇章。可他却偏不识趣地“庄严声明”一番。毛泽东本想往彭身上栽赃,不料半路杀出林彪为彭开脱,毛泽东当时的尴尬心情可想而知。

   为什么要翻出历史旧账?因为毛泽东非常明白,单凭彭德怀信就置其于死地,不但毫无道理,而且众“神仙”们也难以服气。怎么办?翻历史老账是一个最好的办法。毛泽东与他的同事们共事几十年,总有意见相左之时,不同意见交锋难免有正确和错误之别。要想整倒某人,只需将其错误逐条列出。如此一来,一贯正确变成一贯错误,变成彭德怀一贯反对我。再顺理成章地扣上“反党、右倾、野心家”等帽子。

   历史旧账一抖落出来,不由得彭德怀怒发冲冠,终于骂出了一句青史留名的粗话:“你在延安操了我四十多天娘,我操你二十天的娘不行?!”与会的众常委们纷纷起而指责彭德怀“太不象话了”。彭德怀的粗话成了他“记仇的证据”,毛泽东在以后的十多年中经常提到此事,以证明彭德怀一贯反对自己。

   七人二十七日上午,刘少奇主持协作区主任会议,传达毛泽东的指示:“继续批判彭、黄、张、周反党集团。彭德怀同志对毛主席长期以来是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还要联系彭德怀同志历史上的错误来批判,“划清界限,不仅对事,而且对人。”

   对彭德怀的历史清算开始了,批判斗争在逐步升级。

   七月二十九日,毛泽东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召开八届八中全会,讨论路线,彻底解决彭德怀的反党和“右倾机会主义”问题。并下令派飞机将全国各地的中央委员接上庐山。

   七月三十一日至八月一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常委会,参加者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林彪,以及彭德怀、彭真、贺龙,黄克诚、周小舟、周惠、李锐四人旁听。这两天会议由毛泽东唱主角,大多数时间是毛泽东一人在算彭德怀的总账,对彭德怀进行批判斗争。

   毛泽东首先对彭德怀所谓的“错误”和几十年来与自己的关系进行定性:“彭德怀同志错误的性质是资产阶级思想,或者是资产阶级和封建主义的结合物。三十一年来,彭德怀和我是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一、二、三次反围剿,反张国焘路线是合作的,但都有他的不同意见。抗日战争时期,完全是另搞一套。抗美援朝时期,有的问题也是不合作的。”

   毛泽东发言后,几个常委轮番上阵揭发批判彭德怀。

   朱德发言时,态度温和,只就信的内容泛泛而谈,还没谈完,毛泽东即将腿抬起,用手指搔了几下鞋面,说:“隔靴搔痒”弄得朱老总脸一红,就停止发言了。

   朱德此人为人忠厚,无整人害人之心,又与彭德怀是几十年的老搭档,二人相知甚深。对中共历次所谓的路线斗争都置之事外,甚至帮被斗者说好话,王明走红时,毛泽东遭排斥,朱德仍是总司令,并协助周恩来取得了反第四次围剿的胜利。张国焘成立“中央”时,朱德加入了张国焘的“中央委员会”并任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毛泽东整高岗时,朱德又为高岗说话并为此受到毛泽东的严历批评。几天前在批彭的小组会上,朱德又赞扬彭德怀“艰苦卓绝,无人能及”。毛泽东为此还在其秘书林克面前说:“朱德是个老右派。”只是朱德是中共领导集团中年龄最大,资历很老,又无甚野心的人,因此才没有和他太过意不去。

   倒是林彪出语惊人,在对彭德怀进行了严历批判后说:“中国只有毛主席能当大英雄,你不要打这个主意。”

   林彪是揶揄讽刺,还是反话正说?这是对彭的批判,还是对毛的奉承?当着毛和众人的面这样说,毛泽东及众人心中定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