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六)]
邱国权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反动透顶的口号!
·薄瓜瓜“复仇之剑”指向谁?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实质是什么?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统一希望渺茫
·毛家天下梦断紫禁城,习党天下美梦能成真?
·当今中国,数风流人物:还看王岐山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中国人没有资格嘲笑菲律宾及其人民!
·孙政才就是弱智从政,咎由自取!
·陆军司令劲爆毛泽东时代腐败娃娃兵
·中共为什么要妖魔化林彪?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热点
·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中共十九大一道亮丽风景:元老染发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郭文贵爆料是高层倒王的超级大阴谋
·中国,一群土匪流氓强盗在创造历史!
·朱镕基前总理被捏住了睾丸?
·世界能容纳发达、民主的美国和中国,但不能容纳独裁专制的中国
·大清国对美国有两副面孔,哪张最真?
·中共思想家王沪宁、李春城,不同理论,不同结局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王岐山一番话,有三条巨大信息量!
·中国的“厕所文化”和“厕所革命”
·中国,大官人们多数都是“低端人口”!
·张阳将军:你不能这样就走!
·当“低端人口”成为“国家元首”?
·学生杀老师是中国罪恶的教育政策产物
·毛左张云帆被秘密关押的闹剧、荒唐剧
·中国“道德沦丧”的根源是什么?
·百年世界“民主仁慈皇帝”评选光荣榜(不是搞笑)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构建中国人命运共同体”
·申纪兰再当人大代表,让国人恶心至极!
·致高伐林先生:
·宋永毅有关毛泽东、林彪文章的几大荒谬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后一前的慰问电
·巴山老狼二十年前对高岗事件的英明论断得到完全证实
·让“淫民”的“领袖”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口吐亡国之音!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杀人狂毛泽东屠民屠功臣的犯罪动机分析
·张扣扣杀人案应该如何判决?
·张扣扣复仇折射中国司法体系巨大黑暗
·与人谈话后……
·毛泽东只是传皇位失败,不是开明——与小思先生商榷
·特朗普金三胖风云会,朝核问题将终结
·今日中国:终身制比任期制对民更有利
·金三箍棒逃不出特朗普如来佛手心
·笑看二○一八年中国、世界风云
·“中美是夫妻关系”的说法不妥当
·“不厚粉”是装傻还是真傻?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电大同学聚会,巴山老狼遭遇大尴尬
·自我表扬是政治文明社会的基本功课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马克思主义是祸害全人类的最大邪教!
·如果“川金会”黄了,金三胖子该怎么办?
·没有目的,谈何手段?——驳高伐林及所转的秦晖文章
·张宏良们无知:被罚款不是国耻,送钱才是国耻!
·专制中国:面对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质疑鲍彤关于赵紫阳不振臂一呼的原因
·川普弱智!巴山老狼出一惊世绝招,包管美、中贸易逆差归零,甚至美国会有巨
·终于搞清楚了鲍彤犯的什么“泄密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六)

    巴山老狼 著

   第四篇: 中华民族第二次大劫难―― 疯狂的大跃进、庐山会议、五千万农民活活饿死

   第二十六章 庐山会议前毛泽东一言定基调 会议进行中彭德怀批评大跃进

   

   毛泽东以批判“反冒进”和大搞对自己的个人崇拜开路,推动了大跃进、人民公社,大炼钢铁运动的开展,但随着大跃进运动的发动,各方面的毛病、弊端逐渐暴露,并产生了严重后果,给国家经济、人民生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性后果,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内部有识之士开始对大跃进采取观望甚至批评态度。王稼祥不赞成《关于人民公社若干问题的决议》,陈云对一九五八年公布的粮食产量持怀疑态度,并于一九五八年毛泽东生日时提醒毛泽东说:“明年钢产量1800万吨恐怕完不成,彭德怀于八届六中全会后到湖南湘潭县,十二月十六日到家乡乌石,后到韶山,又到平江县视察,发现粮食数字弄虚作假,感到这样的编造数字真是令人可怕。平江县一位伤残老红军给他寄了一首诗:“谷撒地,禾叶枯,青壮炼铁去收禾童与姑。来年日子怎么过,请为人民鼓咙胡。”

   一九五八年随着大跃进的问题愈来愈严重,开始出现了中国几千年历史、人类几千年历史绝无仅有的大面积饿死人的情况,一些共产党高干开始严词批判大跃进。一九五九年六月十七日,国家计委副主任贾拓夫在一次会议上尖锐地说:“社会主义恩格斯说从空想到科学,我们一年来是从科学到空想。”并针对左派言论“指标都是算账派算低了,不要算账派!”说:“危险不在于算账,而是当家的不算账,当权派不算账危险更大。”六月九日东北协作区委员会办公厅综合组组长李仲云写信给毛泽东,反映了大跃进中出现的大量问题说:“我们在工作中犯有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在一个比较短的时间内,左倾冒险主义思潮形成了一个主流。全民大搞土法炼钢的运动,这是一条失败的经验。去年人民公社运动在生产关系变革方面――所有制问题,可能跑得太快了。最危险是那种会引起阶级关系尖锐化的比例失调,因为这会造成全面紧张。工农业的比例关系,还有消费和积累的比例关系就是属于这一种。”

   对大跃进抵制得最历害者当是中共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张恺帆。张恺帆于一九五九年七月四日到无为县检查工作,在检查中感到农村最严重的问题是公共食堂不能再办下去了。在新民公社王福大队,张恺帆向队干部和群众宣布三条:吃饭还原,住房还原,小块土地还原。当晚就要县委书记贯彻执行。这一决定大得民心。到七月十五日,全县六千多个食堂就一风吹掉。

   在这样一种形势下,中共中央政治局于七月二日在庐山召开了扩大会议,这就是中共历史上著名的“庐山会议”。这也是决定中国几千万农民是活活饿死还是留一条活命的会议!

   毛泽东召开庐山会议的初衷是:在肯定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前提下,总结“大跃进”以来的经验教训,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大前提下,进一步统一思想,动员人们完成一九五九年的“大跃进”任务。至于“大跃进”的问题,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足挂齿。

   据苏晓康先生的《乌托邦祭》一书中分析:毛泽东早在庐山会议前就预感到党内有人会在“大跃进”问题上发难,因而早早作了迎接挑战的充分的思想准备。

   据庐山上蒙难的李锐先生的《庐山会议实录》一书中所说:毛泽东召开庐山会议的目的就是为了“钓鱼”。

   对苏、李先生的看法笔者颇有同感。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斗争”是为民主党派准备的一桌“美味佳肴”,引诱党外的反对派出笼,再聚而歼之。一九五九年的庐山会议就是专为共产党内的敢言者们准备的一席“鸿门盛宴”,引诱党内的反对派出洞,再一网打尽。为了在这次庐山会议上引蛇出洞,毛泽东早在三个月前的中共八届七中全会上就号召下面的人学海瑞,并说要五不怕:不怕撤职、降级、开除党籍、离婚、坐牢、杀头,勇于讲真话,没有毛泽东的故意引诱,庐山上的彭德怀恐怕就没有这么大的胆量说三道四了。这两次对反对派的严历打击目的只有一个:大搞个人崇拜,在中国确立自己至高无上、一言九鼎的神圣地位。让全中国人民全体共产党人在自己面前不敢有一丝一毫的不恭、不敬、不满。并让他们知道,只要敢提意见,不论对错,即有杀身之祸!通过这两次血腥的整肃,毛泽东的目的完全达到了。反对毛泽东的声音从此消失。人们甚至想都不能想毛泽东有什么不是!对毛泽东,中国人只能三跪九叩、三呼万岁!

   果不出毛泽东的神算,正式会议开始后,即出现了毛泽东所期望的“右派”分子们自己跳出来的局面,只是这次右派分子不是一小撮,而是大多数。这的确大大出乎毛泽东的意料之外!六个小组的座谈会上,多数都是对大跃进、公共食堂、大炼钢铁的批评意见。连刘少奇、朱德也对“大跃进”以来的问题提出了批评。而小组会议上批评意见最尖锐者是时任国防部长的彭德怀。其发言要点如下:

   “一九五七年整风反右以来,政治上经济上一连串胜利,党的威信高了,得意忘形,脑子热了一点,把这些经验总结一下,不要丢掉了,但不要埋怨。”

   “毛主席家乡的那个公社去年提出的增产数实际上没那么多,我也了解,实际上只增产百分之十六。我也问周小舟同志,他说那个社增产只百分之十四,国家还给了不少的贷款和帮助。主席也去这个社,我曾问过主席,你了解怎样,他说没有谈过这个事。我看他是谈过。”

   “去年忽视了工作方法中一切经过试验,吃饭不要钱。那么大的事,没经过试验。总之大胜利后容易热,就是熟悉的经验也容易忘记。”

   “无产阶级专政后容易犯官僚主义。因为党的威信提高了,群众信任,因此行政命令多。马克思在巴黎公社问题上曾讲,无产阶级专政要防止官僚主义,防止的办法有两条:一是工作人员经过选举群众有随时罢免权。二是工资等于最高技术工人的工资。这次在国外跑了一趟,对这一点体会最深。与人民利益相一致的事情我们可以做到,如除四害。但与人民利益相违背的事,如砸锅,在一定的时候可以做到,因为党在人民群众中威信高。”

   “要找经验教训,不要埋怨,不要追究责任。人人有责,人人有份。包括毛泽东同志在内。1070万是毛主席决定的难道他没有责任?上海会议他作了自我批评,说他自己脑子也热了。我也有份,至少当时没反对。主席最伟大的地方在于能及时发现问题。弯子转得快。如果没有郑州会议,经济会被破坏。”

   “在北戴河会议以后,搞了个左的东西,全民办钢铁这个口号究竟对不对?全民办工业限额以下搞了13000多个,现在怎么办?每个协作区省委搞个工业体系不是两个五年计划的事。”

   “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合作容易犯右的错误,与资产阶级分裂容易犯左的错误,我们党总是‘左’的难纠,‘右’的比较好纠,‘左’的一来,压倒一切,许多人不敢讲话。成绩是伟大的,缺点是一个短时间发生的,而影响不止三个月,换来的经验教训是宝贵的。要把问题搞一致,就团结了。”

   “人民公社我认为早了些,高级社的优越性刚发挥,还没有充分发挥就公社化。而且未经过试验。如果试上一年再搞就好了。这也不是说等他衰老。居民点上半年才修,下半年就拆。把战略口号当成当年的行动口号。公社没有一个垮的,但像徐水那样的公社却垮了。”

   “政治与经济各有不同规律,因此思想教育不能代替经济工作。毛主席与党在中国人民中的威信之高是全世界找不到的,但滥用这种威信是不行的。去年乱传主席的意见,问题不少。”

   “错误的东西一定反对,北戴河会议不批判‘吃饭不要钱’。结果普遍推广了。”

   “农村四个月不供应油事实上办不到,这完全是主观主义。我上次回国看到这个电报就打电话提出意见。你们提了意见没有?你们抵制没有?”

   “什么算账派、观潮派等帽子都有了,对于广大干部有影响,有些人不说真话,摸领导人的心理。”

   “基层党组织的民主问题要注意,省地的民主是否没有问题呢?现在是不管党委的集体领导的决定,而是个人的决定,第一书记决定的算,第二书记决定的就不算。不建立集体威信只建立个人威信是很不正常的,是危险的。”

   “解放以来,一连串的胜利造成群众性的头脑发热,因而向毛主席反映情况只谈可能和有利因素,在大胜利中,容易看不见、听不进反面的东西。”

   “浮夸风,小高炉等都不过是表面现象,缺乏民主、个人崇拜才是这一切的根源。”

   彭德怀的发言得到了与会者绝大多数人的共鸣,六个小组的发言其内容均是一片反“左”的呼声!

   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的秘书胡乔木、吴冷西、田家英、陈伯达四人加上后来的杨尚昆、谭震林、陶鲁茄、李锐、曾希圣、周小舟共十一人受命起草了一个《庐山会议诸问题的议定记录》。这个记录的中心还是要纠正毛泽东的左倾大跃进。


此文于2017年09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