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八)]
邱国权
·现代流行“八股”文章?大胆预测今后之神州国(搞笑)
·王照山副主席为结石婴儿填新词?
·腐败——中国专制经济增长最强大的推动力
·巴山老狼被“双规”始末记:在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中落马
·中共元帅、大将简评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一)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二)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三)
·有大恩于毛泽东的中共叛徒总书记向忠发
·毛泽东PK张国焘——中共专制场上两个最强者的决斗
·大将罗瑞卿被打倒之迷初探
·毛泽东与叶剑英的特殊关系:一次合伙阴谋,终身受用无穷
·“六四”记忆: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成都
·巴山老狼就上海大楼倒塌郑重地致上海市政府的建议书
·历史回顾:一百一十五年前的中、日甲午战争
·从马英九邀请达赖喇嘛访问台湾,看未来中国统一之前景
·“恐怖分子”乎?“反美武装”乎?
·面对暴政的两种抉择——是做杨佳还是做唐福珍?
·关于儒家“三立”的一点思考
·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几何?
·看神州国新闻,感悟“指出”真谛
·连战不必仰大陆鼻息,中华民族已经在台湾崛起
·与你前世今生的最后约定
·八零后的中国男人们太苦逼了!
·给大清国政府建立一份道德档案(搞笑)
·中国景区门票疯狂涨价为哪般?
·简论“爱国”
·中国乌纱帽工业集团总公司广而告之
·中共应抛弃“党二世、党三世……党万世”的秦始皇主义,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
·金二胖子的“圆子蛋”会砸在谁的头上?
·“神州共贪裆”创造的“世界之最”!
·专制中国:“养老金产业化”大潮扑面而来!
·杂谈:国耻、钓鱼岛、琉球及其它
·什么是腐败?如何反腐败?
·胡锦涛从西柏坡到遵义的十年轮回
·红朝一党独裁专制的“破鞋”,“合”了谁的“脚”?
·习近平连发三问,奥巴马环顾左右而言它
·问习总:“情”为何物?直教中国人金银相许?
·中国:被哪个王八蛋“潜规则”了?
·主人和仆人的故事
·致卓有才华的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神州国“医疗产业”的完全真相
·从《网易论坛》“政治觉悟”的提高,看中国社会“和谐度”的提高
·巴山老狼竞选乌鸡国马太网站福音论坛《国际风云》版主宣言(搞笑)
·网易论坛愤青各阶层分析(有抄袭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之嫌疑)
·巴山老狼就十年前下岗一事至单位领导
·《博讯》怎么啦?
·巴山老狼感恩之旅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做民主国家的亡国奴比做独裁专制国家的顺民幸福十倍!
·简论亡国奴
·有关二○一七年中共将崩溃的传言之我见
·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重大外交事件得失谈
·这世界我有很多的不明白
·人岂能与狗相比?——愤怒声讨《人民日报》缺德文章!
·快讯:大清国末代皇帝溥仪视察龙兴之地黑水白山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文革五十年祭
·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安徽合肥:“教育产业化”的魔掌开始伸向三岁的幼儿
·中国的官员数量占世界官员数量的比例有多大?
·仲裁案后的中国南海政策何去何从?
·李克强发飚背后的玄机
·国家稳定、强大的两大基石:政治文明与经济文明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八)

    巴山老狼 著

   第三篇: 中华民族第一次大劫难――知识分子的黑色一九五七年

   第十八章 卢郁文卑劣小丑栽赃成“阳谋 ” 知识分子悲愤问天“这是为什么”

   

   毛泽东经过大半年时间的策划,一切准备就绪,可谓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这东风是什么呢?用叶永烈先生的话来说就是“精心选择突破口,以便师出有名。”用现代的语言来说,就是需要有一个“题材”。

   在中国历史上,某个皇帝老儿,或者某个英雄什么的,为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先指使某人出来散布某种谣言,再以此为借口,大动干戈,大开杀戒,并大获成功。毛泽东作为中国历史上的阴谋大家,千古一帝,对这些史实早已背得滚瓜烂熟,并把它当作雕虫小技般早已运用得炉火纯青了。此时江山在握的毛泽东简直就用不着费什么神,完全就可以信手拈来。在其手下众多的国民党变节者中,决不乏百分之几百愿扮演这种散布谣言的角色的名人,若某共产党要人秘密找到一非共人士让他扮演某种角色,那这人必会受宠若惊地跪在地上“领旨谢恩”。而原南京国民党政府派往北平与中共和谈的秘书长、和谈失败后就投入中共怀胞、时任国务院秘书助理的卢郁文就扮演了这样一种角色。

   根据中共中央五月二十日的指示,卢郁文在五月二十五日上午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小组扩大会议上作了“正面发言”。第二天,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就以两千多字的篇幅,不寻常地报导了卢郁文的发言:

   “……不要忘记我们是在搞社会主义民主。我们提意见时要警惕,社会主义民主才刚刚形成,还是在摸索中前进;而民主却在人们思想中根深蒂固,一不小心,很容易用旧民主观点来看新事物,这不但无益,而且有害。……最近民主人士对党的领导提了很多意见,如机关中党组织如何工作,学校改变党委制,合营工厂中公方代表撤出,基层以党代政,党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发指示,以及定息二十年等问题。这些意见看来虽然承认党的领导,但恍恍忽忽又摆脱党的领导的意思。……我们不要忘记,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我们走社会主义道路,这都是我们举了手的!”

    “章伯钧先生认为国务院开会不应拿出成品来让大家讨论,说这是形势主义的会议,这使人大吃一惊。我是给国务院会议准备工作的一员,是搞成品的。在提出一个部的文件的时候,总要问清楚,部长看过了没有;如果文件牵涉到几个部,就要问清楚商量过没有,力求把文件搞得成熟再提给领导。越向高一级提出,越希望把文件准备成熟,免得费周折。”

    “由于工作岗位不同,接触人物不同,就有不同的感觉。党员和我之间没有墙和沟,我和党员一起工作、学习、下棋、打扑克,并没有感到有墙,自己也没有自外。”

   据叶永烈先生分析:“卢郁文的这番发言,或是中共方面授意,或是因为他在国务院高层工作,虽是民主人士,但是获悉了中共中央五月二十日指示精神。不论是卢郁文‘奉命出击’,还是‘主动请缨’,他反正是以‘左翼分子’的姿态在会上亮相了。”

   卢郁文的发言当即遭到民主同盟五十多岁的女将谭惕吾的驳斥。据《人民日报》报道:

   “谭惕吾不同意卢郁文的意见。她认为卢郁文的意见不是帮助共产党整风,卢郁文说与党员毫无隔阂,那不是由衷之言。她说,我们要说真话。领导党选择人也要注意,要选择对党进忠言的人。”

   “她说很多党与非党的关系问题,常常是由无耻的民主人士弄出来的。这些人隔离党,隔离群众,借机会向上爬。”

   与卢郁文的发言遥相呼应的是国民党重量级人物廖仲凯的夫人何香凝女士在六月一日公开点出“右派”一词的发言:

   “今天是新时代了,在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我们走上社会主义。难道在这个时代,也就一切都是清一色,再也不会有左、中、右了吗?不会的,大凡忠心耿耿愿意在共产党领导下,诚诚恳恳地帮助领导党,我想这就是左派。我们中国人口占世界第一位,应有决心和工人阶级在一起,为全世界被压迫人类及贫苦大众跳出水深火热的苦境,这才是革命的左派。我认为民主党派中,每一个愿意进步的人士,都要努力做一个左派,并且要在行动上表现出来才好。其次,基体上有爱国良心的人,但在思想上模湖不清,自己抓不定方向,这样中间的人们是很多的,我相信我们的领导党和各个民主党派的左派,应该努力地帮助这些人,但有极少数人对社会主义是口是心非,心里向往的其实是资本主义,脑子里憧憬的是欧美式的政治,这些人我认为是右派了。我希望有这类思想和抱着这种态度的人,应该不要甘心于长久做右派,而应不断改造自己,提高自己,那他们就有光明的前途了。”

   何香凝最后对右派们发出了警告:

   “我希望在整风中,我们能够帮助领导党纠正错误和缺点,同时也希望民主党派在整风中提高自己,首先是希望极少数右派的人能彻底改造自己,所以在现在如果领导党团结我们的左派,争取和帮助我们的中间分子,教育和批评右派的话,那只能对我们民主党派有好处,我们欢迎领导党这样做。”

   几十年后,当人们回过头来再看卢郁文与何香凝的发言任何人都能得出如下结论:毛泽东、共产党指使并授意了这两人在这样的时机作出了这样的发言。并加以利用。

   借民主党派知名人士之口,来批判民主党内的所谓“右派”,让他们先来个狗咬狗似的“窝里斗”,这是毛泽东政治的一贯手法。而民主党派内就有人甘愿作这样的“鹰犬”。

   卢郁文发言,谭惕吾反驳。毛泽东要的正是这样一种效果。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卢郁文和谭惕吾再次公开交锋,第二天,《人民日报》又将二人的发言登在了醒目的位置。

   终于,在一九五七年六月七日《人民日报》以三千字的不寻常的篇幅,报道了卢郁文六月六日在国务院党外人士座谈会上的长篇发言,捅出了一个“匿名信事件”:

   

   在国务院秘书长习仲勋(其子习近平后任中共总书记)今天下午邀请党外人士举行的座谈会上,国务院秘书长助理卢郁文首先发言,他宣读了他最近收到的一封匿名恐吓信。

   这封匿名信攻击卢郁文五月二十五日在民革中央小组扩大会议上的发言,卢郁文在那次发言中曾认为拆“墙”是两方面的事,并且不同意有些人只许批评中共、不许批评批评者的主张。匿名信辱骂卢郁文“为虎作伥”,是“无耻之尤”,并恫吓卢郁文“及早回头”,还说否则“不会饶恕你的”。

   这封匿名信还说:“共产党如果只认你这班人的话”,“总有一天会走向灭亡”。

   卢郁文在读完这封匿名信以后对大家说,因为我在民革中央小组座谈会上说了几句实事求是的话,对于不同的意见提出了批评,就遭到了漫骂,骂我是言不由衷,对党不实,对国不忠。现在又有人写这封匿名信来威吓我、辱骂我。

   卢郁文说,整风中向党提意见应当实事求是,有不同的意见,自己鸣,也要让别人鸣。他说:“我不理解有人为什么只许说反面话而不许说正面话,对讲了正面话的人就这样仇视,有的人辱骂我,有的人威胁我,有的装出‘公正’的态度来箝制我的发言,难道我们不应该站在社会主义的立场上吗?难道不是因为我们有了社会主义的共同立场,所以许多问题才能是人民内部矛盾吗?既然是人民内部矛盾,为什么要如此漫骂!”他还说,另外还有的人要求下轿、下台,这样怎么能够达到团结呢?

   卢郁文说,我们应当深思,我们对共产党的批评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出发?要到什么地方去呢?

   

   卢郁文在说了这些话之后表示,“他不怕辱骂,不怕威胁,他还要讲话。”

   在卢郁文谈到收到匿名信时,另一民主党派人士李仲公插话说,他也收到了匿名信。

   当年的“右派”们当即就痛骂卢郁文是“小人”、“小丑”并对匿名信表示怀疑。

   章伯钧对史良说:“……卢郁文这种人不过是一个小丑而已。我看胡风、储安平倒要成为历史人物,所谓历史人物要几百年后自有定评。”

   谭惕吾愤愤地骂道:“卢郁文这个王八蛋整到我头上来了”,“什么匿名信,一定是卢郁文自己写的。”

   匿名信事件一出来,不但右派们普遍怀疑,就连多数的中间派人士也不相信。为了证明匿名信确在其事,六月十一日,《人民日报》又登报道,披露“匿名信事件”的新进展:

   在前一日召开的国务院非党人士座谈会上,卢郁文宣布,在上次收到匿名信之后,最近又收到了四封。(此时毛泽东的《这是为什么?》一文已经发表了,谁还有这么大的胆?)

   遗憾的是,这一回,他没有公开匿名信的内容。

   更令人惊奇的是,老资格的共产党人,时任国务院秘书长的习仲勋也说,他也收到了匿名信!且匿名信警告他“随时留意,全家留意”。

   几十年后的今天,人们有理由怀疑:象卢郁文这样在民主党派内无甚名气之人,不论他作了什么样的发言,值得有人给他写匿名信吗?

   若李仲公不说也收到匿名信,则人们对卢郁文的匿名信是将信将疑,半信半疑。听了李仲公的发言整个给人的印象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而习仲勋收到匿名信之说更是天方夜谭!谁吃了豹子胆敢给当政的中共高官写匿名信?

   中共高官习仲勋以自己收到匿名信来证明卢郁文匿名信的存在,恰恰从另一角度证明:最大的可能是习仲勋授意卢郁文捏造了一个“匿名信事件”!

    “匿名信事件”的当事人都已作古,此事件已经成了千古之迷,但是因其手法太拙劣,此迷却并不难破译。

   准备工作早已作好了,只等时机与火候,现在时机与火候也到了,是发出围剿命令的时候了。

   六月八日,平地一声炸雷,《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发表了毛泽东亲自撰写的社论《这是为什么?》

   卢郁文的“匿名信事件”成了毛泽东社论中的中心议题,成了毛泽东发动“反右派运动”的突破口。社论写道: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国务院秘书长助理卢郁文因为五月二十五日在“民革”中央小组扩大会议上讨论怎样帮助共产党整风的时候,发表了一些与别人不同的意见,就有人写了匿名信恐吓他,这封信说:“在报上看到你在民革中央扩大会议上的发言,我们十分气愤。我们反对你的意见,我们完全同意谭惕吾先生的意见。我们觉得:你就是谭先生所指的那些无耻之徒的‘典型’。你现在已经爬到国务院秘书长的宝座了。你在过去,在制造共产党与党外人士的墙和沟上是出了不少力量的,现在还敢为虎作伥,真是无耻之尤。我们警告你,及早回头吧!不然人民不会饶恕你的!”

   “在共产党整风运动中,竟发生这样的事件,它的意义十分严重。每个人都应该想想;这究竟是为什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