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七)]
邱国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之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之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之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之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之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之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之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之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二)
·附录:共产党开国之初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二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三)
·附录:文革前八年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五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十)
·附录:文革十年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五)
·附录:文革后十四年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八)
·铁血中共:1921-2008 结束语:中国向何处去?
·铁血中共:1921-2008(后 记)
第三部:巴山老狼杂文集
·中华民族是一个优秀民族吗?——一个令所有中国人倍感沉重的话题
·中国是谁的天堂?
·我爱伟大的大清国
·大清国万亿美元的外汇怎么花?(纯是搞笑)
·中秋佳节的沉思——中华民族何时团圆?
·科学“乱想”小说?——巴山老狼二一O七年美国梦幻游
·大清国太监代表大会盛况实录(不完全是搞笑)
·包养二奶?包养奴才?包养文人?——也谈于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七)
   
    巴山老狼 著
   
   第三篇: 中华民族第一次大劫难――知识分子的黑色一九五七年

   
   第十七章 卢郁文卑劣小丑栽赃成“阳谋 ” 知识分子悲愤问天“这是为什么”
   
   毛泽东经过大半年时间的策划,一切准备就绪,可谓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这东风是什么呢?用叶永烈先生的话来说就是“精心选择突破口,以便师出有名。”用现代的语言来说,就是需要有一个“题材”。
   
   在中国历史上,某个皇帝老儿,或者某个英雄什么的,为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先指使某人出来散布某种谣言,再以此为借口,大动干戈,大开杀戒,并大获成功。毛泽东作为中国历史上的阴谋大家,千古一帝,对这些史实早已背得滚瓜烂熟,并把它当作雕虫小技般早已运用得炉火纯青了。此时江山在握的毛泽东简直就用不着费什么神,完全就可以信手拈来。在其手下众多的国民党变节者中,决不乏百分之几百愿扮演这种散布谣言的角色的名人,若某共产党要人秘密找到一非共人士让他扮演某种角色,那这人必会受宠若惊地跪在地上“领旨谢恩”。而原南京国民党政府派往北平与中共和谈的秘书长、和谈失败后就投入中共怀胞、时任国务院秘书助理的卢郁文就扮演了这样一种角色。
   
   根据中共中央五月二十日的指示,卢郁文在五月二十五日上午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小组扩大会议上作了“正面发言”。第二天,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就以两千多字的篇幅,不寻常地报导了卢郁文的发言:
   
   “……不要忘记我们是在搞社会主义民主。我们提意见时要警惕,社会主义民主才刚刚形成,还是在摸索中前进;而民主却在人们思想中根深蒂固,一不小心,很容易用旧民主观点来看新事物,这不但无益,而且有害。……最近民主人士对党的领导提了很多意见,如机关中党组织如何工作,学校改变党委制,合营工厂中公方代表撤出,基层以党代政,党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发指示,以及定息二十年等问题。这些意见看来虽然承认党的领导,但恍恍忽忽又摆脱党的领导的意思。……我们不要忘记,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我们走社会主义道路,这都是我们举了手的!”
   
    “章伯钧先生认为国务院开会不应拿出成品来让大家讨论,说这是形势主义的会议,这使人大吃一惊。我是给国务院会议准备工作的一员,是搞成品的。在提出一个部的文件的时候,总要问清楚,部长看过了没有;如果文件牵涉到几个部,就要问清楚商量过没有,力求把文件搞得成熟再提给领导。越向高一级提出,越希望把文件准备成熟,免得费周折。”
   
    “由于工作岗位不同,接触人物不同,就有不同的感觉。党员和我之间没有墙和沟,我和党员一起工作、学习、下棋、打扑克,并没有感到有墙,自己也没有自外。”
   
   据叶永烈先生分析:“卢郁文的这番发言,或是中共方面授意,或是因为他在国务院高层工作,虽是民主人士,但是获悉了中共中央五月二十日指示精神。不论是卢郁文‘奉命出击’,还是‘主动请缨’,他反正是以‘左翼分子’的姿态在会上亮相了。”
   
   卢郁文的发言当即遭到民主同盟五十多岁的女将谭惕吾的驳斥。据《人民日报》报道:
   
   “谭惕吾不同意卢郁文的意见。她认为卢郁文的意见不是帮助共产党整风,卢郁文说与党员毫无隔阂,那不是由衷之言。她说,我们要说真话。领导党选择人也要注意,要选择对党进忠言的人。”
   
   “她说很多党与非党的关系问题,常常是由无耻的民主人士弄出来的。这些人隔离党,隔离群众,借机会向上爬。”
   
   与卢郁文的发言遥相呼应的是国民党重量级人物廖仲凯的夫人何香凝女士在六月一日公开点出“右派”一词的发言:
   
   “今天是新时代了,在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我们走上社会主义。难道在这个时代,也就一切都是清一色,再也不会有左、中、右了吗?不会的,大凡忠心耿耿愿意在共产党领导下,诚诚恳恳地帮助领导党,我想这就是左派。我们中国人口占世界第一位,应有决心和工人阶级在一起,为全世界被压迫人类及贫苦大众跳出水深火热的苦境,这才是革命的左派。我认为民主党派中,每一个愿意进步的人士,都要努力做一个左派,并且要在行动上表现出来才好。其次,基体上有爱国良心的人,但在思想上模湖不清,自己抓不定方向,这样中间的人们是很多的,我相信我们的领导党和各个民主党派的左派,应该努力地帮助这些人,但有极少数人对社会主义是口是心非,心里向往的其实是资本主义,脑子里憧憬的是欧美式的政治,这些人我认为是右派了。我希望有这类思想和抱着这种态度的人,应该不要甘心于长久做右派,而应不断改造自己,提高自己,那他们就有光明的前途了。”
   
   何香凝最后对右派们发出了警告:
   
   “我希望在整风中,我们能够帮助领导党纠正错误和缺点,同时也希望民主党派在整风中提高自己,首先是希望极少数右派的人能彻底改造自己,所以在现在如果领导党团结我们的左派,争取和帮助我们的中间分子,教育和批评右派的话,那只能对我们民主党派有好处,我们欢迎领导党这样做。”
   
   几十年后,当人们回过头来再看卢郁文与何香凝的发言任何人都能得出如下结论:毛泽东、共产党指使并授意了这两人在这样的时机作出了这样的发言。并加以利用。
   
   借民主党派知名人士之口,来批判民主党内的所谓“右派”,让他们先来个狗咬狗似的“窝里斗”,这是毛泽东政治的一贯手法。而民主党派内就有人甘愿作这样的“鹰犬”。
   
   卢郁文发言,谭惕吾反驳。毛泽东要的正是这样一种效果。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卢郁文和谭惕吾再次公开交锋,第二天,《人民日报》又将二人的发言登在了醒目的位置。
   
   终于,在一九五七年六月七日《人民日报》以三千字的不寻常的篇幅,报道了卢郁文六月六日在国务院党外人士座谈会上的长篇发言,捅出了一个“匿名信事件”:
   
   在国务院秘书长习仲勋今天下午邀请党外人士举行的座谈会上,国务院秘书长助理卢郁文首先发言,他宣读了他最近收到的一封匿名恐吓信。
   
   这封匿名信攻击卢郁文五月二十五日在民革中央小组扩大会议上的发言,卢郁文在那次发言中曾认为拆“墙”是两方面的事,并且不同意有些人只许批评中共、不许批评批评者的主张。匿名信辱骂卢郁文“为虎作伥”,是“无耻之尤”,并恫吓卢郁文“及早回头”,还说否则“不会饶恕你的”。
   
   这封匿名信还说:“共产党如果只认你这班人的话”,“总有一天会走向灭亡”。
   
   卢郁文在读完这封匿名信以后对大家说,因为我在民革中央小组座谈会上说了几句实事求是的话,对于不同的意见提出了批评,就遭到了漫骂,骂我是言不由衷,对党不实,对国不忠。现在又有人写这封匿名信来威吓我、辱骂我。
   
   卢郁文说,整风中向党提意见应当实事求是,有不同的意见,自己鸣,也要让别人鸣。他说:“我不理解有人为什么只许说反面话而不许说正面话,对讲了正面话的人就这样仇视,有的人辱骂我,有的人威胁我,有的装出‘公正’的态度来箝制我的发言,难道我们不应该站在社会主义的立场上吗?难道不是因为我们有了社会主义的共同立场,所以许多问题才能是人民内部矛盾吗?既然是人民内部矛盾,为什么要如此漫骂!”他还说,另外还有的人要求下轿、下台,这样怎么能够达到团结呢?
   
   卢郁文说,我们应当深思,我们对共产党的批评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出发?要到什么地方去呢?
   
   卢郁文在说了这些话之后表示,“他不怕辱骂,不怕威胁,他还要讲话。”
   
   在卢郁文谈到收到匿名信时,另一民主党派人士李仲公插话说,他也收到了匿名信。
   
   当年的“右派”们当即就痛骂卢郁文是“小人”、“小丑”并对匿名信表示怀疑。
   
   章伯钧对史良说:“……卢郁文这种人不过是一个小丑而已。我看胡风、储安平倒要成为历史人物,所谓历史人物要几百年后自有定评。”
   
   谭惕吾愤愤地骂道:“卢郁文这个王八蛋整到我头上来了”,“什么匿名信,一定是卢郁文自己写的。”
   
   匿名信事件一出来,不但右派们普遍怀疑,就连多数的中间派人士也不相信。为了证明匿名信确在其事,六月十一日,《人民日报》又登报道,披露“匿名信事件”的新进展:
   
   在前一日召开的国务院非党人士座谈会上,卢郁文宣布,在上次收到匿名信之后,最近又收到了四封。(此时毛泽东的《这是为什么?》一文已经发表了,谁还有这么大的胆?)
   
   遗憾的是,这一回,他没有公开匿名信的内容。
   
   更令人惊奇的是,老资格的共产党人,时任国务院秘书长的习仲勋也说,他也收到了匿名信!且匿名信警告他“随时留意,全家留意”。
   
   几十年后的今天,人们有理由怀疑:象卢郁文这样在民主党派内无甚名气之人,不论他作了什么样的发言,值得有人给他写匿名信吗?
   
   若李仲公不说也收到匿名信,则人们对卢郁文的匿名信是将信将疑,半信半疑。听了李仲公的发言整个给人的印象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而习仲勋收到匿名信之说更是天方夜谭!
   
   中共高官习仲勋以自己收到匿名信来证明卢郁文匿名信的存在,恰恰从另一角度证明:最大的可能是习仲勋授意卢郁文捏造了一个“匿名信事件”!
   
    “匿名信事件”的当事人都已作古,此事件已经成了千古之迷,但是因其手法太拙劣,此迷却并不难破译。
   
   准备工作早已作好了,只等时机与火候,现在时机与火候也到了,是发出围剿命令的时候了。
   
   六月八日,平地一声炸雷,《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发表了毛泽东亲自撰写的社论《这是为什么?》
   
   卢郁文的“匿名信事件”成了毛泽东社论中的中心议题,成了毛泽东发动“反右派运动”的突破口。社论写道: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国务院秘书长助理卢郁文因为五月二十五日在“民革”中央小组扩大会议上讨论怎样帮助共产党整风的时候,发表了一些与别人不同的意见,就有人写了匿名信恐吓他,这封信说:“在报上看到你在民革中央扩大会议上的发言,我们十分气愤。我们反对你的意见,我们完全同意谭惕吾先生的意见。我们觉得:你就是谭先生所指的那些无耻之徒的‘典型’。你现在已经爬到国务院秘书长的宝座了。你在过去,在制造共产党与党外人士的墙和沟上是出了不少力量的,现在还敢为虎作伥,真是无耻之尤。我们警告你,及早回头吧!不然人民不会饶恕你的!”
   
   在共产党整风运动中,竟发生这样的事件,它的意义十分严重。每个人都应该想想;这究竟是为什么?
   
   毛泽东在提出“为什么”之后,对卢郁文的“匿名信事件”加以剖示。社论首先对所谓“无耻之尤”加以批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