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耕文集]->[有一种沉默叫不屈----纪念1989民主运动20周年之二]
秦耕文集
·选举制度:中国人心中永久的羞辱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上)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下)
·宪政百年轮回:用脚“走向共和”还是用嘴“走向共和”?
·民间公民维权运动的法治主义原则
·公民宪法权利:从书面文字到日常生活
·“全国哀悼日”:争取公开表达痛苦的天赋权利
·“选举年”:世界民主地图上的香港
·给警察“更高信任”还是“更低信任”?
·公民的言论自由之“矛”与政府的言论控制之“盾”
·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公共权力是如何自我扩张的?_____评车管所立法
·质疑政府的“道德教育权”
·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城市的羞耻:评上海“三月四日事件”
国际漫笔
·911周年:恐怖袭击的不仅仅是美国
·911周年:认识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911周年:美中反恐合作中的不对称
·朝鲜为何突然主动承认核武计划?
·民族主义还是民主主义?
·俄罗斯如果加入北约
·从美国《纽约时报》丑闻看中国的新闻真实
·车臣绑匪的人质与极权政府的人质
·“别开枪,我是萨达姆!”
·谁与缅甸军政权沆瀣一气?
·呼吁中国武力解救巴基斯坦被绑人质的紧急声明
·与巴格达人一起分享美军到来的喜悦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文化之痒
·从恐怖杀手到北大校长的传奇(并非学术之一)
·100年前的美国问题和今日的中国问题(并非学术之二)
·1957:中国第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末日(并非学术之三)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评委事件”之外的余秋雨
·锦瑟“无端”哭泣与关天上的失语
·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商榷槟榔:思想地图的分界线在那里?
·“中国观音塑像比美国自由女神还高出一米”?!
·隐藏在日常口语里的中国
·“新左”:中国未来可能的祸根
·“文化衫”里到底有什么文化?
·是谁在与“建设政治文明”唱反调?——评电视剧《郭秀明》
·李肇星与胡愚文有什么直接关系?
·质疑党报党刊的发行特权
·萧功秦的现代化与我想要的现代化
· 警惕儿童歌曲中的“反智主义”
·中国知识分子必须面对的三道考题
·官方荣誉与民间荣誉——致王怡与任不寐两先生
·2004年的10个关键词
·汉语的羞耻——关于我的写作的问答
·我与GCD也可以说说的故事
·为知识分子寻找尊严——阅读黑皮书札记
·“共陷区”里的投降与抵抗
人间闹剧
·之一:大槐股份公司股东大会花絮
·之二:当官与染发
·之三:娱乐还是“愚乐”?
·之四:凤凰卫视还是凤凰畏死?
·之五:央视的新闻镜头与“新伪”画皮
·非暴力的胜利—“最牛钉子户”与维权模式
·叶利钦的背影
·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
·大陆的“妖蒋化”与台湾的“去蒋化”
·从郑筱萸之死看中国的“杀贪官秀”
·写给公元1989年出生的孩子
·郭飞雄案件的后极权特征
·写给台湾民主的辩护词
·“香港大陆化”还是“大陆香港化”:从李嘉诚的担心说起
·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下篇)
·翻身的香港左派和回不了家的何俊仁
·台湾“入联公投”的危险与大陆拒绝民主的危险
·重要的是由公民来教育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一种沉默叫不屈----纪念1989民主运动20周年之二

   来源:民主中国
   纪念八九民主运动二十周年征文
   
   与畏罪潜逃、一直生活在恐惧中的官方不同,民间这20年来怀抱不灭的希望,一直生活在等待之中。20年来官方为了隐瞒罪行,刻意采取了一系列掩盖动作,民间也一片死寂,无所作为。这一切使人们不禁想问:难道罪恶真的战胜了正义?难道公理真的输给了强权?难道黑白真的可以永远颠倒?难道枪口下的冤魂永远等不来昭雪的一天?难道所有的等待注定是一场空?……有人在等待中追问,有人在追问中等待。也许20年的等待的确过于漫长了,使得一部分人们开始健忘、开始失去耐心、甚至开始陷入绝望。
   其实每个人都清楚,1989以来20年的等待虽然漫长,但这种等待决不是无望的。我在2006年曾写有《为公元1989年辩护》一文。那是我17年来第一次以文字形式公开反对1989年民主运动"失败论"。我从来不认为1989年的民主运动是失败的,20年前这样认为,20年后仍这样认为。

   在中国结束极权体制,远不是公元1989年的任务,甚至也不是公元2009年的任务,需要民众为之长期努力。当然,现在的人们对此应该不会有异议,因为这已成为历史事实。1989年的民主运动,在我眼里只是争取民主权利的漫长过程中的一个必经步骤,是对1980年代启蒙成果的一次全面检验,是一次最为广泛的全民动员,是全国范围的第一次为争取民主权利而进行的力量展示,甚至它也是一次更为直接的公民训练和民主启蒙。在1989之后,还需要为争取民主权利而持续努力。从这个意义上说,1989年的民主运动已经出色的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任务,它非常成功。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提前辞职离开白宫不久,曾著有《1999:不战而胜》一书,他天才的预言东方专制主义与西方自由主义将在上个世纪末分出胜负。历史的实际进程比尼克松的预言提前了10年时间,欧洲东部的极权体制在1989年后半年像雪崩一样垮台了,但亚洲东部的极权体制在1989年6月用刺刀扭转了自己险些提前失败的命运,并使其寿命成功地向后延续了20年,而且可能还将再延长下去。如果以尼克松的预言为标准来判断,则1989民主运动无疑是失败的,它未能在1989年提前终结中国的极权体制,甚至在1999年的正确时间也未能实现这一目标。但在我看来,1989民主运动虽未在特定时间阶段终结极权体制,但已经给了它致命一击。6月3日夜间响起的枪声,已经启动了极权体制在中国死亡的倒计时钟。表面看,1989持续近2个月的全国民主运动是因,6月4日屠杀是果,屠杀是极权体制在生死关头的"自卫"行为,如果再不举起屠刀,就将比其东欧的那些同志们提前半年退出历史舞台。但恰恰是这个在它自己看来是必须采取、别无选择的"自卫"行为,成为极权体制不日而亡的致命伤。经历了1989的致命一击,极权体制从脚步踉跄中又站起来了,而且似乎把自己的脚跟在中国的土地上站得更稳了,仿佛可以千秋万代屹立不倒。但这一切都是幻象,只有它自己最清楚,在其华丽外衣的下边,1989年留下的致命伤口没有一天不在隐隐作疼。我相信,当人们在未来回头再看1989时,会重新发现它的伟大功绩。
   我说过,长达20年的或者更长的等待决不是无望的。在1949之后,中国人被体制的鸿沟分隔在不同的地域空间,不管是生活在香港、台湾还是大陆的人,在1989年之前,从来没有想到彼此的心原来贴得那样近。台北街头的绝食静坐者分明觉得自己的泪水和天安门广场上的人们流在一处,而罗湖桥南头每天声势浩大的游行,更是直接把自己和天安门广场捆绑在一起,就是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华人,也强烈的感觉到,民族的血脉是大山大洋无法隔断的。只有在呼唤民主、争取自由的那一刻,中国人不分港、台和大陆,他们发现彼此同呼吸共命运,心脏按照同一个节拍跳动。1989的初夏,所有中国人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和世界离得那样近,和世界上一切善良民族是那样亲密,那样容易沟通,生活在美国的华人,也第一次发现自己以华人身份受到了他人发自内心的尊重……1989民主运动超越历史时空,第一次把中国人结为一个命运共同体,这也是所有人始料不及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在1989之后,不管需要等待多久,都是值得的。
   1989民主运动虽未立刻为中国人争取到自由权利,但它已经成为横亘在极权体制穷途末路上的一块巨石,20年来,官方每天都想跨越过去,把它扔在身后,但时至今日,它发现自己仍绕不过去,而且将来也不会绕过去。我可以预言,当中国的极权体制在某一天轰然倒下时,人们将会惊讶的发现,它的尸体是从1989年的伤口开始腐烂的。20年来人们一直在默默等待着这一刻。怀着这个期盼,人们已经等待了20年。20年虽然过于漫长,但人们决不会放弃这份期盼。而这份期盼,就是1989播给未来的种子。从这个意义上说,1989的民主运动与失败无关。
   沉默并不是屈服,等待也不是放弃。1989之后的全民噤声,既是"稳定压倒一切"的结果,当然也是无声的抗议。官方虽想极力逃离犯罪现场,永远隐匿罪证,但民众不会撤离,1989之后的沉默,就是对阵地的特殊坚守。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1989之后的等待,决不会落空。我同样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为了自由的到来,不管需要等待多久,都是值得的。1989之后,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沉默中,极权体制和自由力量彼消此长,随着时间的流逝,极权体制在一天一天衰老,而1989播下的自由种子,正在人们的心中慢慢发芽。
   历史的玄机有时就是这样奇怪,当你满怀信心的等待时,你等来的是一次次失望,也许就在你准备放弃时,那个时刻却意外降临。
   2009-05-1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