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我和你有个约——电影《拉贝日记》]
李对龙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出卖
·蜕变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水泥盒子
·感谢组织给予我们放屁的自由!
·童话农场(之一)看门猪的故事
·童话农场(之二)猫和老鼠的友谊
·童话农场(之三)肃整风波
·童话农场(之四)虎落平阳
·传说
·蛮荒时代
·浪漫时代(小说)
·史无此记
·宋家王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和你有个约——电影《拉贝日记》

   
我和你有个约——电影《拉贝日记》

   第一次知道格劳秀斯和他的《战争与和平法》是在国际法教科书上。战争一直都是国际政治纷争的最后手段,这部高举国家主权和详细论述战争的书,使作者被尊为了“国际法之父”。格劳秀斯在自然法的基础上阐释战争规则,也就是在战争中引入了人道主义:像人一样战斗,而非一群相互撕咬的野兽。

   当然,为什么而战一直都是个老大难的问题,既然是人而非野兽,就不能赤裸裸地说为了食物和地盘。师出总得有名,让人送死总得有个由头,比如为了雅利安的优化,为了大东亚的共荣,为了全人类的解放。长盛不衰的说法是,为了和平而战。战争与和平,这对不共戴天的词汇,已越来越成为相亲相爱的兄弟。纵使格劳秀斯,这位国际规则的“父亲”,在研究战争时也把它的反义词拉下了水。

   专家的意思是,格劳秀斯是为了消灭战争才为战争立法的。但为战争订立规则,也就承认(至少是部分承认)了战争的合法性。有人会说,战争也是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的,正义之战自然是合法的。为战争分门别类,这也是让格劳秀斯耗费了大量笔墨的事情。我承认正义的神圣性,但也觉得正义与否是个花哨而困难的问题,以此让人送命却是切实而容易的。我们是应当慎重思量,无论什么门类的战争,都是以剥夺人的生命为代价的。

   设身处地地想想,格劳秀斯的时代,强调国家主权的确有助于免去许多战争,但国家却又制造出更多更大的战争来。于是格劳秀斯只得搞不过它就加入它了,既然暂时无法彻底消除战争,就以人道主义的旗帜为战争订立规则,让我们像人一样战斗。当然,前途总是光明的,我们的目标一直都是:和平。只是在严谨的法律规则之外,我还是忍不住想象这样的画面,格劳秀斯这位可敬的“父亲”,在详细规定了用什么方式杀死对方算是合法和人道后,对交战双方说:“孩子们,就按这样,好好干吧,祝你们好运!”

   世俗规则的很多事情,一联系到终极价值就容易产生悖论,这样的悖论想多了会让人抓狂。

   只是在见识了野兽一样的战争后,我才放下那些浮想联翩的悖论,去拥抱格劳秀斯,这位先知先行者。电影《拉贝日记》里,那个日本亲王把对南京守军的作战比喻为围捕大象,一场野兽的战争就此开始了,我们不是大象,他们却真成了嗜血的野兽。《南京南京》的导演陆川,首先假想我们一直都认为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是在疯癫状态中犯下的,然后塑造了一个矛盾的日本军官的角色,最后告诉我们,他们没疯,他们清醒得很。其实稍微了解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日本人没疯,他们十分理性地违背着国际法,钻国际外交的空子,事后竭力掩盖着罪行,《拉贝日记》忠实地还原了这些内容。

   当战争无可避免,格劳秀斯只能给交战双方出具一份要式合同,明确列举出可为和不可为的事项。日本和中国同为国际法意义上的主权国家,他们理当签字并受合同条款的约束。但日本军队却背信毁约,烧杀抢掠,连俘虏和平民也不放过,他们把自己降低为了嗜血的野兽。人道主义的法条,最终还是要指向人的内心,或者说是个人良知。时至今日,就像《拉贝日记》在日本被禁一样,高傲的日本人可以承认自己的先辈曾无视国际法条,但很难承认他们曾蜕变为野兽,做出了那么多良知沦丧的事情。前者可以用大东亚共荣的春秋大梦来做托词,后者呢,良心的事情是最简单明了的,让你无处躲藏。

   按照正义和非正义的说法,日本政府发动了侵略战争,他们是不义的,抵御一方的国民政府自然戴上了正义的花环。但深知双方实力悬殊的蒋总统,弃花环于不顾,迫不得已地做了蒋跑跑,扔下一座城让日本人来蹂躏。从一定意义上说,他们都是违约者。德国西门子公司驻华代表约翰·拉贝也是要跑的,他和公司总部有着工作委任之约,和自己的妻子有着“相亲相爱,不离不弃”的婚姻爱情之约。拉贝有充分的理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他最终选择留下来,因为他还有一个和仓促成立的南京国际安全区委员会的约定,他被选为了这个委员会的主席。

   更重要也更关键的是,拉贝和自己还有一个约,确切地说是和自己的良心。也许有人会说,自己的良心属于自己,自己和自己无法立约。扪心自问,我们有多少时间是和自己的良心并行不悖的?我们是否总在倾向于远离自己的良心,甚至是与其背道而驰?我们都不是完人,包括拉贝,身负工作之约和爱情之约,还有求生求安的本能,他差点就跨上了轮船。良知在召唤他去进行人道主义的救援,他最终保全了这份契约,留在了南京。如果之前拉贝用纳粹党旗保护员工的行为,还可以解释为他和他们有雇佣之约的话,那么之后拉贝在南京所做的一切救助,就都是在履行自己和良心的这份契约了。我们也无需刻意拔高拉贝,在生死未卜的妻子面前,在自己的纳粹元首面前,在躲进安全区的战俘面前,良知也成了个难以决断的东西。但至少,安全区救下了二十万人。

   虽然败得一塌糊涂,但总得引出点希望才是。《南京南京》给出的希望是,中国的女人又怀孕了,她们还能继续生,中国人是杀不完的。《拉贝日记》给出的希望是,战争中的人道主义救援救下了二十万人。陆川并不能理解,什么是真正的战争与和平。

   格劳秀斯提醒我们,我们已经进化为人,他让我们立约,要像人一样战斗。但接下来,我们何时才能真正放下武器,像人一样和睦相处?这样的约在哪里?那些悖论,我们终究还是要面对。

   2009年5月25日

   《自由圣火》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