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中国几十种语言濒于灭绝:20多种语言有对应的文字,满文是其中之一]
满洲文化传媒
·吉林市满族陈列馆展示厚重历史
·通古斯满洲民族佩饰古俗考源
·通古斯满洲石氏家族萨满教神歌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通古斯满洲民族早期婚姻及其在清代的遗存
·满族人十大不明白
·岳飞大侄子,请你滚出满洲!!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中的“盗火”神话
·满族萨满舞蹈的古崇拜意识论
·通古斯满洲民族萨满教面具制做艺术
·满洲族旗胞盛大公祭努尔哈赤
·满洲旗袍,怎一个美字了得!!
·满族资料图片集【九】
·通古斯萨满教敏知观探析
·满族你这个2B民族到底优秀在哪里?
·把耻辱刻在脸上却不知羞耻的劣等民族
·满族人当前的任务与责任
·满族格格穿旗袍原来是这样的!!!
·外满洲萨满文化的艺术大展
·河北丰宁农民建满族民俗馆
·满洲国邮票
·再现传统萨满教祭祀全过程
·大满洲地区通古斯原住民族摄影
·东北满族习俗行文化:爬犁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关于开办满洲语学习班的通知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滿族格格
·从《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遍布东北各地的的满洲语地名
·一部通古斯满族文学故事的背景——《尼山萨满传》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满州族民间文学的萨满教传承
·《红楼梦》里面的满族风俗
·满洲の思念
·一套印有满洲文字的满洲国邮票
·评关纪新《老舍与满族文化》
·满洲民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惠英红领衔娱乐圈十大满族明星
·满族灵禽崇拜祭俗与神话探考
·本溪立冬民俗满洲民族风情浓
·郎世宁绘带有满洲文字的十犬图...
·通古斯满洲民族词典
·红楼梦》中的满族旧俗
·丢勒经典满洲旗袍肖像画
·川岛浪速与“满洲独立”
·通古斯满洲文化:博大精深
·北方满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皇太极与萨满教
·格致散文中的满洲民族情结
·民族“自决”和国际社会的反应
·介绍吉林市永吉满族民俗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族群认同、族群认同的发展及测定与研究方法
·犹太民族与土地的特殊关系
·多铎入南京图
·金国灭辽三大经典战役
·满洲还愿歌
·阿骨打学兵法
·金国灭亡后的女真人
·告别谎言酱缸文化溯本正源:觉醒吧,通古斯八旗满洲!
·满族与东北地域文化
·兼收并蓄的满洲民族传统音乐
·恢复满洲圣城赫图阿拉城
·捍卫国家,满洲八旗们的最后抵抗!
·背信弃义反复无常的北宋南宋汉人
·曼珠女医关大姑
·席慕蓉谈如何看待蒙古国的独立
·世代居住长白山的满洲原住民
·满洲人金溥聪任台湾国民党秘书长
·世纪之交的萨满教研究
·满族解放军退役上将于永波
·八旗子弟玩偶
·萨满教与氏族地理
·满族资料图片集【十】
·满洲族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通古斯满洲萨满教雪祭探析
·松花江中上游满族萨满田野考察札记
·努尔哈赤时期萨满堂子文化研究
·独联体各国在语言上去俄罗斯化
·满族说部研究座谈会纪要
·陶制满洲族绣边高足格格鞋
·穿满洲旗袍的南航空姐
·满洲语新派生单词
·契丹战马鞍具装备图
·滿洲文春聯
·追忆满洲文化传承大师傅英仁先生
·追寻通古斯满洲萨满的足迹
·渥太华北亚萨满教艺术及传统研讨会
·金溥聪自嘲是“鞑虏”称从未说过是溥仪堂弟
·法国满洲语学习班开始招生报名!
·组图:冰雪满洲圣山长白山
·多尔衮为何把大清城迁北京
·满族神话和满洲
·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满洲吉林市雾凇图赏
·满洲语365句学习一天一句满洲语
·俄罗斯远东几个原满洲城市
·长春满族人谈传承满洲语体会
·世居外满洲俄境内满洲人姓氏
·流传在海参崴一带的满洲民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几十种语言濒于灭绝:20多种语言有对应的文字,满文是其中之一

   拯救濒危动物、植物,保护生物的多样性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意识到,但你是否知道有很多每天正在被使用的语言其实也已经处于濒危的状态,就像大熊猫一样的珍贵。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新研究发现,全世界有95%的语言目前只被4%的人使用,平均每个月就有2种语言消失。美国语言学家马提索夫教授说,估计到2050年,在全世界现有6000多种语言中,将有一半语言消亡,而且在这之后,语言消亡的速度将更快。
   

     我国的语言大约有120种,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濒危语言研究》一书的作者徐世璇介绍,目前这120种语言近一半处于衰退状态,有几十种语言处于濒危状态。
   
     有的语言只有几十人在用,而且多为老人。
   
     据徐教授介绍,我国现在大约有20多种语言面临语言功能衰退的“濒危状态”,急需采取保护和抢救措施。
   
     如赫哲语,使用这种语言的赫哲族分布于黑龙江省同江、佳木斯、饶河等县市,到2000年底,只有19个60多岁以上的老人还不同程度地会说一点。
   
     畲语,使用这种语言的畲族分布于广东省的博罗、惠东、增城、海丰等县,现在保留本族语的不到1000人,基本上都在40岁以上,20岁以下的青年已经基本不懂畲语。
   
     还有北京人较为熟悉的满族所使用的满语,现在只有黑龙江省黑河市、富裕县少数边远村屯大约100人能够听懂,不到50位老人还可以说本族语,村子里面的年轻人基本上都不说满语了。
   
     当记者询问到北京是否还有满族人会说满语的时候,徐教授说据他们的调查是没有了,只有在故宫博物院里面,从事满族文化研究的专业学者还懂满语。
   
     除此之外,还有塔塔尔语、阿侬语、仙岛语、达让语等,这些语言使用的人数大多不足1000人,有的甚至只有几十人,而且使用者大部分为老人。
   
     年轻人大都不常说本族语
   
   
   
   
   中国只有20多种语言有对应的文字,满文是其中之一
   
   
     这些语言消失的是一种强势文化对弱势文化的冲击。兰州大学研究西北民俗方面的专家柯杨认为,当时民族语言中没有政治、科技的名词,像现在的好多现代词汇都使用汉语的说法。这些民族语言使用范围很有限,许多年轻人已经不愿再去学习。掌握这些语言的老一代人去世后,语言将没有办法传承下去。
   
     有的则是基于本民族一种错误的语言观念。徐世璇说,许多年轻人都觉得说自己的地方语言很土。他们虽然对本民族语言有感情,但在与现代社会的接触中却因为经济落后而对本民族语言失去自信,在学会说汉语之后,都放弃了自己的语言。反而越是经济发达和比较开放的民族,如壮族、纳西族和朝鲜族等,在和汉族交往的同时,很好地保持了本民族语言和传统。他们人口授教育程度很高,使用双语的人数也很多。
   
     观点
   
     多种语言消失 世界将面临危机
   
     现在也有一些人认为经济在发展,文化在融合,一些小语种语言的消失是很自然的。地球上语言种类越少,人们的交流和沟通就越方便。
   
     针对这种观点,徐教授认为,语言不仅仅是一种交际的工具,更重要的是蕴含在其中的文化价值。
   
     每一种语言都记录着不同民族的历史和文化的发展历程,包含着不同族群对动物、植物的精细分类和很多丰富的知识,有的甚至是连专家都不了解的东西。
   
     因此在动物学、植物学、医药学和农业等领域,地方语言对认知和分类经常具有提示和启发作用。
   
     如有一些动物或植物物种在生物分类学开始辨认为不同物种之前,在地方语言中就有独特的名称。
   
     在徐教授的《濒危语言研究》一书中,也提到了很多有趣的例子,例如,太平洋岛屿的土著居民用海参做毒鱼的药,西方国家直到20世纪50年代才发现海参的这种用途;他们知道用什么来消除海豚的毒性,还知道用生的海豚内脏抹在伤口上,几分钟以后就可以止痛。
   
     生活在我国云南的毕苏人,对山里特有的蜂类、鼠类、鹰类、菌类等动植物有相当精细的认识,可以一口气说出几十个专有名称,像各种各样的蜂:大的、小的,尖头的、长头的、圆头的,棕色的、黑色的、红色的,有条纹的、没条纹的,单翅膀的、双翅膀的,头短尾长的,腰细肚子粗的……都有各自的专门命名。
   
     语言的发展需要相互的影响,比如汉语就吸收了很多其他语言的词汇,比如一些方言如“嗯呐”(是)、“哈喇”(食物变味了)、“勒特”(邋遢)等,就是和满语融合的结果。如果世界上只有一种或几种语言存在了,也将面临发展危机。
   
     声音
   
     云南大学民族史博士生导师方铁教授:按马克思的观点,语言是一个民族中最稳定的因素。一个民族的语言一旦消失,整个民族也就消失了。
   
     云南大学研究语言和民族文化的木霁弘先生:现在民族语言已经到了一种非抢救不可的地步,一种语言的消失不亚于一个物种的消亡。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徐世璇:拯救濒危语言,要在各民族提倡使用双语,在掌握汉语的同时,不要轻易放弃本族的语言。
   
     界定
   
     什么语言属于濒危?
   
     国外对濒危语言的界定,范围比较广,只要不是经常使用的语言就可能被归为濒危语言。
   
     我国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接触濒危语言的研究,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对于濒危的界定标准还不统一,一方面是看语言的使用人数,如果一种语言使用的人数越来越少,逐渐没有人能流利自如地使用,也没有人再继续学习,这种语言,尤其是口头语言就可能面临消失的危险。比如澳大利亚的迪厄巴尔语,在1963年时大约有100个使用者,到1993年时只剩下6个人还懂这种语言。
   
     另一方面是语言使用者的平均年龄。任何一种语言都是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的。如果一种语言,男女老少都说,这样的语言就比较安全。但是有的语言,当年轻人学会汉语之后根本就不愿意说本民族的语言了,像这样的语言,只有五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才会用,当然就比较危险了,伴随着老人去世,语言也就消失了。
   
     此外,就是看语言在社会领域的使用情况,有些语言在政治经济等领域都不用了,只用于家庭生活中,它的生命力也就比较弱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