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中国几十种语言濒于灭绝:20多种语言有对应的文字,满文是其中之一]
满洲文化传媒
·滿族人興京(新賓)祭祖活動
·被拆毀的新賓興京城滿族小學
·2013年滿族人祭祖活動圖集
·努尔哈赤子孙诸王世系谱
·一個人的赫圖阿拉
·《扎呼泰妈妈》传承概述
·常用满语100句
·现代满语800句
·満洲国旧影南满铁路车站
·你在图片中看到有多少人?
·满洲八旗的满洲语称谓
·您没有见过的树木雕刻
·大连满语学习班纪实
·满洲语入门必读
·滿洲興京(新賓)永陵圖集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女真文物集粹
·组图:Niohe(Wolf 狼)
·《满汉合璧六部成语》
·与狼共舞
·認識祖先與「中華民族」的荒谬
·《十一种孤独》的三个版本
·快樂一直在我們心中
·《满族传统医药新编》
·蝗汉无处不在的世界公害
·亡族奴奏鳴曲------為今日滿族人畫像
·海东青与满族的秧歌鞑子舞
·中国不只属于汉人!!!
·组图:美丽的海豚
·学习满语感知消失的过去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渤海文物集粹》(精) 出版
·俄罗斯的传统婚礼
·荣禄;本性英烈的满族大佬
·黎明前的黑暗
·游览斯大林的别墅
·肅親王善耆圖集
·地球人都知道:
·愛上美籍國父孫中山的下場
·《纽约时报》一篇无知无耻的文章:徒步走遍朝鲜半岛,一个新西兰人的梦想
·
·东北师范大学满文书法笔会
·东北师范大学满文书法笔会(一)
·俄罗斯与中国谁瓜分满洲土地多?
·令人叹为观止的木雕塑
·俄国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汉同文类集》 抄本
·尊严荣誉与无能耻辱的差距
·日本武士有趣的事实
·《辽宁满汉混合语调查研究》
·长白山下满洲语训练营写真
·游览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兵工厂
·柏林墙图集
·20世紀世界三大惡魔
·中国长城自古以来汉人的国界线
·非洲圭亚那发行清国皇帝溥仪邮票
·满洲文《清文监》
·大连星海湾浴场掠影
·作秀的花瓶满族“代表”们
·1991年8月俄罗斯政变图集
·满洲渔猎民族的祭天享鹊习俗
·在大连星海湾游玩的俄罗斯人
·历史总是很有耐心地等待被侮辱者的胜利
·岫岩满族的语言与文化
·手绘满洲文文化衫:mudan--韵
·首届“国际满文文献学术研讨会”成功召开
·岫岩满洲语教学基地挂牌
·满洲文与满洲文古籍文献综述
·《清太宗全傳》三个不同版本
·Shaman dancers
·19世纪俄罗斯油画作品欣赏
·薄熙来终身难忘的满族老师关敏卿
·法国丰富的海鲜鱼类市场
·第11屆國際薩滿研究學會
·1981年的苏联彩色照片
·滿洲盛京努爾哈赤陵寢福陵
·对满族实施文化种族灭绝政策
·劣等杂族蝗汉们涂鸦满洲古迹
·滿洲吉林九台杨氏家族薩滿祭祖掠影
·西方的狗对比劣等的中国汉人~~~
·汉独恐怖暴力组织头子孙中山
·《朝鲜朝语境中的满洲族形象研究》出版
·亡族奴奏鳴曲【修訂版】
·中國的洗腦文化
·在美抗议在中国却下跪当孙子的劣等蝗汉们!!
·美國人調教成功失敗和正在調教的漢人
·满族赵氏家族祭祖习俗
·二战彩色照片大集合
·满族关氏家族祭祖习俗
·蒙古人在中国还能走多远??
·满族石氏家族祭祖习俗
·满族石氏萨满神话
·满族人与酸菜
·改变中国命运的三个东北人
·伊通县小学普及满洲语教学
·中国人与西方人对狗的差异
·Damun 天池
·肯尼迪的历史图片
·《乌布西奔妈妈》研究出版发行
·苏格兰公布脱英独立蓝图
·萨满教与满洲族早期医学
·满洲语班咀嚼珍稀文化土特产
·冬季的長白山图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几十种语言濒于灭绝:20多种语言有对应的文字,满文是其中之一

   拯救濒危动物、植物,保护生物的多样性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意识到,但你是否知道有很多每天正在被使用的语言其实也已经处于濒危的状态,就像大熊猫一样的珍贵。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新研究发现,全世界有95%的语言目前只被4%的人使用,平均每个月就有2种语言消失。美国语言学家马提索夫教授说,估计到2050年,在全世界现有6000多种语言中,将有一半语言消亡,而且在这之后,语言消亡的速度将更快。
   

     我国的语言大约有120种,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濒危语言研究》一书的作者徐世璇介绍,目前这120种语言近一半处于衰退状态,有几十种语言处于濒危状态。
   
     有的语言只有几十人在用,而且多为老人。
   
     据徐教授介绍,我国现在大约有20多种语言面临语言功能衰退的“濒危状态”,急需采取保护和抢救措施。
   
     如赫哲语,使用这种语言的赫哲族分布于黑龙江省同江、佳木斯、饶河等县市,到2000年底,只有19个60多岁以上的老人还不同程度地会说一点。
   
     畲语,使用这种语言的畲族分布于广东省的博罗、惠东、增城、海丰等县,现在保留本族语的不到1000人,基本上都在40岁以上,20岁以下的青年已经基本不懂畲语。
   
     还有北京人较为熟悉的满族所使用的满语,现在只有黑龙江省黑河市、富裕县少数边远村屯大约100人能够听懂,不到50位老人还可以说本族语,村子里面的年轻人基本上都不说满语了。
   
     当记者询问到北京是否还有满族人会说满语的时候,徐教授说据他们的调查是没有了,只有在故宫博物院里面,从事满族文化研究的专业学者还懂满语。
   
     除此之外,还有塔塔尔语、阿侬语、仙岛语、达让语等,这些语言使用的人数大多不足1000人,有的甚至只有几十人,而且使用者大部分为老人。
   
     年轻人大都不常说本族语
   
   
   
   
   中国只有20多种语言有对应的文字,满文是其中之一
   
   
     这些语言消失的是一种强势文化对弱势文化的冲击。兰州大学研究西北民俗方面的专家柯杨认为,当时民族语言中没有政治、科技的名词,像现在的好多现代词汇都使用汉语的说法。这些民族语言使用范围很有限,许多年轻人已经不愿再去学习。掌握这些语言的老一代人去世后,语言将没有办法传承下去。
   
     有的则是基于本民族一种错误的语言观念。徐世璇说,许多年轻人都觉得说自己的地方语言很土。他们虽然对本民族语言有感情,但在与现代社会的接触中却因为经济落后而对本民族语言失去自信,在学会说汉语之后,都放弃了自己的语言。反而越是经济发达和比较开放的民族,如壮族、纳西族和朝鲜族等,在和汉族交往的同时,很好地保持了本民族语言和传统。他们人口授教育程度很高,使用双语的人数也很多。
   
     观点
   
     多种语言消失 世界将面临危机
   
     现在也有一些人认为经济在发展,文化在融合,一些小语种语言的消失是很自然的。地球上语言种类越少,人们的交流和沟通就越方便。
   
     针对这种观点,徐教授认为,语言不仅仅是一种交际的工具,更重要的是蕴含在其中的文化价值。
   
     每一种语言都记录着不同民族的历史和文化的发展历程,包含着不同族群对动物、植物的精细分类和很多丰富的知识,有的甚至是连专家都不了解的东西。
   
     因此在动物学、植物学、医药学和农业等领域,地方语言对认知和分类经常具有提示和启发作用。
   
     如有一些动物或植物物种在生物分类学开始辨认为不同物种之前,在地方语言中就有独特的名称。
   
     在徐教授的《濒危语言研究》一书中,也提到了很多有趣的例子,例如,太平洋岛屿的土著居民用海参做毒鱼的药,西方国家直到20世纪50年代才发现海参的这种用途;他们知道用什么来消除海豚的毒性,还知道用生的海豚内脏抹在伤口上,几分钟以后就可以止痛。
   
     生活在我国云南的毕苏人,对山里特有的蜂类、鼠类、鹰类、菌类等动植物有相当精细的认识,可以一口气说出几十个专有名称,像各种各样的蜂:大的、小的,尖头的、长头的、圆头的,棕色的、黑色的、红色的,有条纹的、没条纹的,单翅膀的、双翅膀的,头短尾长的,腰细肚子粗的……都有各自的专门命名。
   
     语言的发展需要相互的影响,比如汉语就吸收了很多其他语言的词汇,比如一些方言如“嗯呐”(是)、“哈喇”(食物变味了)、“勒特”(邋遢)等,就是和满语融合的结果。如果世界上只有一种或几种语言存在了,也将面临发展危机。
   
     声音
   
     云南大学民族史博士生导师方铁教授:按马克思的观点,语言是一个民族中最稳定的因素。一个民族的语言一旦消失,整个民族也就消失了。
   
     云南大学研究语言和民族文化的木霁弘先生:现在民族语言已经到了一种非抢救不可的地步,一种语言的消失不亚于一个物种的消亡。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徐世璇:拯救濒危语言,要在各民族提倡使用双语,在掌握汉语的同时,不要轻易放弃本族的语言。
   
     界定
   
     什么语言属于濒危?
   
     国外对濒危语言的界定,范围比较广,只要不是经常使用的语言就可能被归为濒危语言。
   
     我国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接触濒危语言的研究,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对于濒危的界定标准还不统一,一方面是看语言的使用人数,如果一种语言使用的人数越来越少,逐渐没有人能流利自如地使用,也没有人再继续学习,这种语言,尤其是口头语言就可能面临消失的危险。比如澳大利亚的迪厄巴尔语,在1963年时大约有100个使用者,到1993年时只剩下6个人还懂这种语言。
   
     另一方面是语言使用者的平均年龄。任何一种语言都是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的。如果一种语言,男女老少都说,这样的语言就比较安全。但是有的语言,当年轻人学会汉语之后根本就不愿意说本民族的语言了,像这样的语言,只有五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才会用,当然就比较危险了,伴随着老人去世,语言也就消失了。
   
     此外,就是看语言在社会领域的使用情况,有些语言在政治经济等领域都不用了,只用于家庭生活中,它的生命力也就比较弱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